黑龙卫队哀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哀痛

小说:黑龙卫队 作者:莲城浪客 更新时间:2018-03-13 23:18 字数:4493

  任务文:萨尔麦的背叛

  战争毁灭了一个时代,但战争也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当欲望失去了枷锁,就没有了向前的路,只能向左或是向右,然而左边是地狱,右边也是地狱。——《狩魔手记》

  PS:谨将此文献给我心目中的大神——烟雨江南。

  亚洲的东海岸,第一缕七彩的朝阳穿过浓浓的辐射云,洒落再翻腾着酸性气泡的海面上,汹涌的波涛掀起了一股一股强烈的硫化氢风暴,像一张巨兽的口器,想把这缕稀有的阳光吞进它那充满核废料的肚腹中。

  大海不远处的山岩上,矗立着一栋七层高的六角菱形大楼——这是战后典型的建筑风格,如果放在战前的旧时代,会被人笑死的。大楼的顶层是一间豪华的办公室,墙上挂满了耶稣和圣母的画像,符合材料打造的书架上,摆放着一套套书籍《欧洲古典经济学》,《资本论》,《国富论》这些都是一些在新时代被淘汰的旧书,但可见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有一定怀旧情结。

  古朴的黄花梨木书桌上,一位身穿紧身作战服的中年男人捧着一本牛皮封面的《圣经》,口中发出虔诚的诵唱,身后的壁炉升腾着鲜亮的火焰,将豪华的办公室渲染颇为温馨,与男人身上的作战服格格不入。

  突然,男人猛地合上手中的书籍,瞳孔缩成针孔大小,身体上传来如同蚂蚁嗜咬的刺痛,下一个瞬间,男人的身体像炮弹一般撞碎了身旁的玻璃幕墙,随着晶莹碎片一起飞出窗外,七层的大楼足有二十米,他却像片叶子似得,轻盈落地,连一丝烟尘都没有溅起来。

  他厚实的牛皮靴刚刚着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白色的大楼被轰成废墟,与那些不远处被核弹炸成的残垣断壁没有什么差别。

  “啪,啪。”清脆的鼓掌声传入男人的耳朵,“看来韩嵩将军的感知域能力进步了不少嘛。”说话的是一位肌肉几乎要将身上衣衫撑爆了的黑人壮汉。

  “萨尔麦。”韩嵩站起身来,双目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盯着眼前这位与他口中的名字,极为不搭配的壮汉“为什么。”韩嵩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冰寒。

  “哈哈哈,将军阁下,您不觉得,这样的建筑风格,才接地气吗?”萨尔麦指着那座被炸成废墟大楼,放肆的大笑,他口中说的居然是标准的普通话。

  “我们苏联与黑水联盟的《苏黑互不侵犯条约》难道成了一纸空文吗?”韩嵩的手摸向身后,抓住了腰带上那把

  洪荒的阳光,穿越了稀薄的大气层,撒漏在贫瘠龟裂的土地上,这片土地上的万千生灵,仰视着天空中那团不断在产生核裂变的火球,眼神中充满着狂热的信仰,人们的口中发出低声的呜咽,环绕着一根棕色的图腾柱舞蹈——这是人类最原始,最本真的信仰。

  然而,这太阳的光环,已经遮蔽了人们的双眼,在他们无法触及的天空中,一场生死时速的逃亡,正在上演。

  “砰,咔”本来稳定的空间,如同漩涡一般的扭曲,在漩涡的中心,走出一个女人,“咳”那女人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原本苍白的脸上,又褪去了一丝血色,金色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她光洁的俏脸上。身上的华贵的衣袍,被扯成细碎的布条,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与地面上那些围着兽皮的原始人,没有什么区别。

  突然,女人面前的的空气,微微颤动,衍射出道道裂纹,突然像镜子一般破碎,一位白衣男子从空间裂缝中甩出。

  “师尊,对不起,徒儿没用,没.....没有拦住他”白衣男子艰难的开口,声音沙哑难听,带着一种垂死挣扎的绝望。

  “清儿,没关系。”女人的玉手抬起,按在白衣男子的肩上,一道温和的元力涌出,人影身上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迅速愈合。“唉,想我嫦芸,一代武神,居然会落到被人追杀的境地。”女人长长的叹了口气,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清儿,逃吧,别管我了,我们的时代,终将结束,这是大势所趋。”

  “师尊,我不会丢下你的!”男子拿开嫦芸的手,在虚空中站定,手指间跳出一丝橙色的火焰,化成一柄大锤。

  “哈哈哈哈。”天空中传来一声放肆的大笑:“嫦芸大人,清月大人,您倒是逃啊,您逃得动吗?”七彩的阳光凝成一道阶梯,走下一位头戴金凤点翅冠,身穿绣龙紫金袍的男子,他一头耀眼的金发,俊朗的面容,仿佛上天的宠儿,一双锐利的鹰目,扫视着面前困兽犹斗的师徒,眼中带着戏谑的光芒。

  “公孙睿!”清月兵刃在手,声音中含着一丝宁死不屈的霸气:“今日,我清月与你拼个你死我活。”

  “算了吧,清月,我只想与我同等级的人说话。”他的目光越过清月,死死盯着嫦芸的眼睛;“嫦芸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拜托您告诉我,日月神脉,到底在哪?”

  “呵呵”嫦芸掩面轻笑;“小睿,难道你费了这么大力气,就是想去找那个子虚乌有的东西啊,那我告诉你吧,日月神脉,根本就不存在。”

  “不存在?嫦芸,你以为我公孙睿是三岁孩童,那么好骗吗?”他的声音颤抖着,眼白布满血丝,如同一头嗜血的饿狼。“你和剑大人的事情,早就在五大神族之中传开了,想必只有你自己,还蒙在鼓里吧”

  “你....”嫦芸紧咬银牙,俏丽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公孙睿!你根本不会明白的,武神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我和阿剑双修,也只是为了.....”

  “哼,更高的境界?我好歹也是剑大人的徒弟,嫦芸大人,您就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把日月神脉交出来!而这第二条....”他的目光落在嫦芸如同象牙一般晶润的皮肤上:“就是让我尝尝,这武神之躯的滋味....”

  “砰”公孙睿的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撞在远处的山岩上,砸出一个人形的凹坑。

  “公孙睿,你贵为武神之徒,居然如此不识礼法,欺师灭祖,大逆不道!今日,我清月,便为剑大人清理门户!”清月目疵欲裂,双手紧紧握住锤柄,周身火焰环绕,“来呀,怕死的话,尽早认输。”

  “嗖”一声清脆的音爆在虚空中炸响,公孙睿的身形化作一道红色的流光,一拳向着清月砸去,一道金色的苍龙虚影破拳而出。

  “真天耀阳,焚尽天下妖魔,正气长存,涤荡乾坤万恶。”清月周身的火焰凝成一头巨大洪荒巨兽。与虚空中的苍龙拳意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给我破!”清月声气好似化作实质,环绕着火焰的大锤,将那看似虚幻的龙头砸的四分五裂。

  “公孙睿,你就这点本事吗?把剑大人教授你的绝学都使出吧”清月抬腿向虚空中猛得一踩,身形如同炮弹般弹起,大锤在空中抡圆,携着滔天的火焰,狠狠的向着公孙睿砸下,锤身合着锐利的破风声,好似要将这洪荒世界劈成两半。

  “清月,你要和我玩火是吗!”公孙睿抬头看着那遮天蔽日的大锤,原本散漫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厉色。“金乌临世,万火朝拜,凤鸣岐山,梧桐开花!”陡然,天地之间的所有声音消失了,一声嘹亮的凤鸣,几乎划破了清月的耳膜。

  虚空碎裂,一只巨大的凤凰破空而出,撞击在清月的大锤上,“砰”一声脆响,大锤迸出道道裂缝。哗啦的一声碎成了铁屑。清月感觉到一股大力撞击在胸口,胸腔瞬间凹陷下去,鲜血染红了他华贵的衣袍。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公孙睿的眼中火焰升腾,脚踏虚空,头顶的阳光照耀着他的身上,周身的空气炙烤出微微的波纹,这才是神的力量啊!

  “清月,看到了吧,这就是差距,你我同为武祖,但是呢?你却接不下我三招!”公孙睿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嫦芸:“月神大人,看看你的好徒弟,你们月神一族,全是废物!”

  “士可杀不可辱!我清月乃天下器祖,器祖四剑,出鞘!”一道锐利的劲风刮过,四把华美的长剑,漂浮在清月身边。“轩辕——社稷人道之器,湛卢——百家圣道之兵!赤霄——帝皇王道之刃!太阿——乾坤霸道之锋!”

  “去!”清月掐出一道剑诀,四柄宝剑化作长虹,刺向公孙睿,人道,圣道,王道,霸道。四把带着人世志高道理的长剑,在公孙睿的瞳孔中无限的放大。他的身体居然被这大道的威压死死锁住。

  “我太阳神族,力量至上,怎会被你这四把破剑所伤!”公孙睿发疯似得大喊着,双拳迸射出道道拳意,却无法使器祖四剑的冲势减少半分。

  “咔”锐器刺入身体的声音,在公孙睿耳边响起,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自己如此强大的身躯,居然会被四把破剑刺穿。

  他的双手紧紧抓住剑柄,想要从身体中拔出来,可无论是再大的力气,都无法拔出寸许,“嫦芸大人,救救我,求您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公孙睿看拔剑无望,居然屈下双腿,跪着虚空中,向着嫦芸磕头求饶。

  “公孙睿——”嫦芸杏眼怒张,声音好似变成了刺耳的尖叫。饱含着无数的愤怒,在公孙睿耳边炸开。“阿剑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徒弟!你是五大神族的耻辱!”只见嫦芸玉手轻抬,一道黑色的元力匹练,划破虚空,狠狠地抽在公孙睿的脸上。

  “别杀我,嫦芸大人,我知道错了,我是师尊唯一的徒弟,如果我死了,太阳神族就无法传承了,大人您就看在公孙剑大人的面子上,放过小人一马吧。”公孙睿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满脸泪痕。此时的他心中充满绝望,只能扯出太阳神的虎皮来保命。

  “我当然不会杀你!我只会摧毁掉你的武道根基,让你一辈子,无法突破武神!”嫦芸在虚空中遥遥晃晃的站起来。手中金光闪烁,凝成一根华美的权杖,权杖的顶端,雕刻这一轮弯月,放射出万千光芒。

  浩瀚的天空,居然有一半暗了下来,升起一轮皎洁的月亮,银色的月光与金色的阳光交相辉映,将天边的白云染成瑰丽奇异的色彩。

  “月华杖出,日月同辉!”嫦芸高举着权杖,眼中映射出冰寒的决绝:“阿剑,对不住了。”嫦芸的手臂向着公孙睿一指,一道银色的光柱,笔直的射向他,穿过他的丹田,在虚空中消散。

  “啊——”公孙睿撕心裂肺的惨叫,穿过层层空间,天空中的太阳的光华,都变得黯淡.....

  嫦芸轻轻地一踩虚空,来到公孙睿身边,握住插在他身体中的四把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失败吗?”嫦芸的声音如同在山崖间流淌的清水,婉转悠扬:“因为,我们的时代,结束了。”

  “嫦芸大人。”公孙睿咽下口中的鲜血,已经没有焦点的瞳孔,感受着体内不断流失的力量,那种真正恐惧慢慢的吞噬了他。

  “蹭”刺耳的蜂鸣带起了鲜红的血花,四把长剑如同听话的宠物,离开公孙睿的身体,回到了清月手中。

  “清月,谢谢你。”公孙睿露出被鲜血染成淡红的牙齿,冲着清月阴惨惨笑了笑:“成王败寇,这是规则啊,呵呵呵....”

  “来吧,兄弟。”清月蹲下颀长的身躯,拉起公孙睿的手:“我幸运的朋友,希望你能代替太阳神大人,见证这一刻。”清月的声音完全放松下来,变得清澈,富有磁性。

  “见证?见证什么?难道说——”公孙睿的瞳孔颤抖着,气机都有些紊乱,甚至,超过了器祖四剑洞穿身体的恐惧。

  突然,一道悦耳的歌声,将他从恐惧之中拉回,只见嫦芸高高举起手中的权杖,万丈的银光,仿佛洗清了这世界的所有罪恶,在这光华的照耀下,万物都显得那么温顺,纷争的洪荒世界,也仿佛母亲怀中的婴孩,那么平静,安详。

  月华杖携着美丽的光环,没入云端。陡然间,浓密的云层缓缓裂开,露出浩瀚的星辰,与明亮的阳光融合在一起,这半暗半明的天空上,浮现出四件同样耀眼的神器。隐隐散发出浩大的威压,好像将这片天地之间,所有的能量凝聚在一起。

  “神兵归位!”随着嫦芸的一声令下,五件光芒各异的神兵,散落开来,在大陆上空撑起了一面巨大的半圆形屏障。

  “武神大陆,裂!”嫦芸低下头,看着脚下缓缓裂开的大陆,汹涌的海水,无孔不入的灌进陆地之间的裂缝,不知过了多久,才形成完整的地貌。

  “好了,孩子们。”嫦芸转头看向惊魂未定的公孙睿和清月,目光中充满着如释重负的畅快。

  “武神时代,再见!”嫦芸的声音,消失在茫茫的虚空中.....

  “清月。”公孙睿站在猎猎的罡风中,金色的长发飘舞着,仿佛一面金色的旗帜。“你要去什么地方?”

  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回答。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黑龙卫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