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或消逝院中长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院中长夜

小说:存在或消逝 作者:帝字无殇 更新时间:2017-11-15 13:15 字数:4373

  灯光很刺眼。我,在哪儿?

  林靖缓缓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单?嗯!旁边柜子上印了一个红十字,医院?林靖挣扎着坐起来,伸着自己的双手,呆呆地看着这双白净的手,修长的手指颤抖着,在林靖眼中逐渐化为血色。

  痛!林靖的头又疼了起来,与黑猫生死相搏的各种画面犹如浪潮一般从林靖脑中拍来拍去,啊!林靖将手按在自己额头之上,痛,啊!林靖晃荡着自己的脑袋,不对!林靖双目突然爆发出一道异样的神彩,四处张望,黑猫呢?嗯?我,好像把它捶死了,连脑袋都给捶平了!林靖想起当时的画面,不由地恐惧起来,我用手把一只猫给捶死了?我当时是怎么了?好像,好像我当时是快死了吧?不,林靖握紧了双拳,不,我不是怪物,不,不是!正当林靖即将崩溃时,一名护士走了进来,“你醒了?”

  林靖此时正是心理极不稳定的时候,这时见到那护士,只觉得恶从心头起,怒从胆边生,竟从床上跳了起,拳头在床头捶了一震,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护士本是一脸疲惫的样子,此时竟被吓了一个机灵,手死死的握住了门柄,以使自己可以随时把门关上,“我,我只知道你被人送进医院时已经昏了过去,全身几处伤口,血流的吓死人了!”

  那护士讲了几句后镇静了下来,“医生说是受了巨大的刺激,没什么大事,只是失血过多,于是对你进行了紧急包扎。”

  说罢,她死死的盯着林靖身上的绷带,她这么一说林靖才发现自己身上满是绷带,更重要的是自己居然只穿着内裤?!林靖惊恐的看了护士一眼,连忙躲进了床单。

  护士看林靖滑稽的样子,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林靖此时异常尴尬,于是笑道,还有,“你妈妈来过了,给你留了一个袋子,她说你醒了就给你,就在床头的柜子里。”

  “那个,孙护士。”林靖已从她胸前的身份卡上得知了该护士的姓名,“先别提我妈!先跟我说说,我是怎么到医院来的,发生了什么?”

  孙护士想了想说到,“发生了什么,我确实不知道,可是是翔宇保安队的江奇胜送你来这人民一医登记的,你回去倒是可以问问他。”

  江奇胜?保安队的江队长?怎么和他扯上了关系?嗯?不对,我想起来了,当时他好像确实在场,我当时好像是昏了过去,难道是我昏过去后,他把我送来的?

  护士见林靖此时生龙活虎的,便惊讶道,“不过你失了那么血,医生说你起码也得在床上躺上两天,现在你这样子倒是蛮精神的啊!”

  林靖一听此语才发现自己身体传来一阵虚弱的感觉,“那个,孙护士,我多久能出院?”

  孙护士掩面笑道,“小帅哥,你倒是心急,难得能在这儿躺两天,还急着走?你们这些学生不是装病都要医院玩一摆吗?还是,嗯,讨厌姐姐?”

  林靖一阵恶寒,这孙护士虽说不丑,可这一三四十岁的女人装起嗲来,确也着实让人毛骨悚然。

  “呵呵!”孙护士见自己的调笑让林靖狼狈的样子,不由又笑了一声,随后收敛了笑容,“还有不要再像刚才一样的巨烈运动,会导致伤口再度破裂,不要......有事就按床头的按钮,我走了啊。”

  看见孙护士向自己挥手告别,林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啰嗦啊!跟我妈似的。嗯?在孙护士走后,林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床头柜子上,孙护士走前说我妈来过?还留了东西到柜子里?还真是稀奇呢!林靖伸手拉开柜子,只见其中一个黑袋子,打开一看,一些水果和一个钱包,以及,嗯?老妈居然把手机给我送来了,好啊!林靖径直取出手机,一打开便是一段录音。

  “靖靖,医生说你的伤没什么大事,你怎搞得?搞成这个样子?你没事招惹疯猫干什么?......好生修养,过两天就会没事的。妈妈不能陪你,我还有工作没干完,这会我是在回公司的车上跟你发的消息,你爸爸也很担心你,但他有事走不开,你一个人在医院一定要......记住,有事找护士,好,我到公司门口了,挂了啊!”

  嘀嘀嘀,之后便是盲音。林靖将手机放下,心中一阵无名怒火,真是一对混蛋父母呢!只知道在手机里面唠叨,竟然把自己儿子一个人扔在医院里!真是混蛋啊!林靖又捶了床一下,打开通讯,“工作,工作,一天到晚只知道工作,像你们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不如死了算了!”

  转头看向窗外,刚刚一直在跟别人交谈,还没细致的打量这人民一医的环境,窗外黑乎乎的,只有远处还有三星两盏灯火,一看手机时间,十点一刻,下晚自习了呀!林靖朝学校方位的墙看了看,陈晨现在在干吗呢?

  正当林靖想心思的时候,肚子传来了抗议的咕咕声,从晚饭开始到现在十点一刻,不过才睡了四个小时吗!怎么又饿了?不过林靖现在对自己的胃口已经习以为常了,从黑袋子中抓起水果便开始啃,嗯?吉吉水果店的广告贴,吉吉水果,不就在翔宇对门吗?真是混蛋老妈的作风,估计是去学校请假时顺手带的吧。袋中的水果虽多,却也经不起林靖一口半个苹果的吃法,好饿!不行,吃不饱的!林靖权衡了一下,打开钱包一看,果断在网上定了一份外卖,幸亏给我留了钱,这混蛋老妈!

  水果吃完了,外卖尚未到,林靖于是百无聊赖的登起了QQ,一上线,各种消息铺天盖地,自己被怪猫袭击进医院的事,貌似成了新闻?先是陈晨在QQ空间里发了条讲述此事以及祝自己早日康复的说说,接着群和朋友圈里都被刷屏了?至于吗?林靖只感到一阵头大,看来这回自己倒是“一举成名”了!

  林靖颤抖的点开了消息列表,只见一行行的问候,真的让人头大啊!林靖只得逐条逐条的回复解释,当真是谣言满天飞啊!好累啊!

  “陈晨,你个混帐,搞这么个架式是为了啥?”陈晨回了一句,“就算我不发那条说说,大家也都知道了,你妈晚自习闯进来在讲台上跟老班都说了。”林靖一阵恶寒,脑补了一下那画面。那个混蛋老妈!怎么不去死啊!

  “叮!先生,您是xx吗?您是叫了的外卖吗?我到达人民一医,请您将病房号码发我。谢谢。”这时林靖又发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病房号码是多少?

  林靖拿着外卖,边啃边骂起自己,“妈的!要你多管闲事,这下倒好,一下子成了名人。”

  看着咬了一半的汉堡,林靖转而又惆怅起来,我怎么会这么能吃的?

  也不怪林靖惆怅,任谁发生这种情况都会诧异,只是林靖并没有将这事与和黑猫激战时爆发的力量联系起来,他只是单纯的对自己吃得多感到无奈罢了,看来我以后的胃是难得装满了的。林靖想道。

  此时翔宇男生宿舍楼内,陈晨一边狂啃面包一边对旁边室友骂道,“喂!喂!学霸,林靖那小子居然敢不鸟我了!嘿,你说老子有什么错吗?”那个被称为学霸的本是一班的学生,只因一班寝室人满了,所以才在三班寢室中借住,此时学霸正在洗衣服,头都没有抬上一下,“对,对,你是对的!好吧?”

  陈晨一见学霸也不鸟自己,讨了个没趣,便准备继续啃自己的面包的时候,学霸突然抬头看向陈晨,“你好像吃的很多呀!”

  陈晨从学霸这貌似无意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别的意味,于是警惕起来,“晚上没吃饭,现在吃会儿夜宵怎么了?”

  学霸收回了他的目光,“不,我只是觉得你和林靖这一久感觉很古怪。”

  “古怪?”陈晨火了,他现在最不愿听的就是别人说他古怪,“你想怎么地?老子要吃,你管得着?”

  对于陈晨这充满挑衅的话语,学霸只是笑了笑就又把头低了下来,继续洗起了衣服。只是空气中的火药味却并未消散,此夜寢室里注定无眠。

  保安室内,今天本不该或者说是轮不到江队长值夜班,可是江队长却执意要留在这儿,搞得那些保安也很诧异,队长今天去了趟竹林救了个学生后感觉好古怪啊,而江队长看着这些小弟的样子,却又不由得发起火来,“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老是看着老子干什么?啊?”

  诸保安被这一凶便纷纷退出保安室,出去时议论纷纷,只有个机灵点的叫赵斌的保安最后一个退出,关门时,体贴的来了句,“队长,有事就叫我,随叫随到!”

  江队长见这赵斌这么识相,心中一阵宽慰,面子上却依旧挥了挥手,“好,你出去吧!”

  “是。”赵斌旋即关上了门,这空大的保安室内便只剩下了江队长一人,江队长捣出了一包芙蓉王,抽出一根试图点上,手却抖了一下,没点到。“妈的!”冮队长大骂了一声,将打火机砸在了墙上,看着自己抖动的那只手,“妈的!怎么回事?”江队长心中怒骂,“今天真是晦气,竟遇上了那种鬼事,那个小鬼!”江队长一想到林靖竟颤抖了一下,简直不是人,那道血红的背影和那张半面被鲜血染红的脸,江队长又抖了一下,竟然把猫脑袋用手捶平了,这是学生能干出的事吗?

  又想起林靖当时的眼神,混蛋,我当时怎么会被一个学生吓到的?江队长此时正处于恐惧与后悔两种情绪交织的情况中,他既对林靖感到恐惧,又后悔当时被恐惧所支配而一动也不动,把颜面丢尽了。没能像预想中的那样装逼,这对我们好面子至极的江队长来说打击还是蛮大的!“呸!呸!老子在想些什么?”江队长对自己感到恐惧深恶痛绝,妈的,那个小鬼再怎么凶残,还不是被老子救了?若不是老子把他载到医院,他不死定了?江队长也就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这夜啊,江队长看来是睡不着喽!

  林靖吃完外卖,終于将腹中那股饥饿之感强压了下来,啊!终于吃饱了!林靖一看手机,已经十一点过八分了,时间如流水啊!才一会儿功夫就快过了一小时去了,算起来倒也该睡了。林靖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关上了灯,平常在寢室里都是十点半就熄灯,而林靖则一般在十点四十就睡了,这十一点过八分相对平常的确挺晚的了。林靖躺下来时不慎将肩上的伤口给弄疼了,“靠!”林靖伸手摸着肩上的绷带,还真是疼啊!林靖算了算自己身上的绷带,肩上,背上,手臂上,“嘿!我居然还活了下来!”

  林靖一边抚摸着自己身上的绷带,一边暗自庆幸,正当林靖感慨菩萨保佑的时候,忽而想起了当时身体中的咔嚓一声,脑海中回放起当时的画面,自己跌倒在地,黑猫已经朝自己的面门上扑了上来,离自己已然很近了,林靖回想起了那双绿瞳中的不屑与嘲讽,不对劲啊?我的手按理说是没办法在那么短时间里抓住黑猫的头部的,难道是身体的条件反射?不对,我当时清楚的听到了咔嚓声,那种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解放了一样,林靖此刻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解放后的力量,对,林靖此刻突然对那种力量有了极大的渴望,那种感觉,好像只要自己愿意就能做成任何事,一时之间,林靖好似痴了一样,那种感觉,那种力量以及那个速度,嗯?!速度,林靖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些什么,速度,速度,那种感觉,那种生死一刹那的感觉,对,没错,就是一刹那!速度仿佛快到了极致,林靖忽而一拳挥了出去,好慢!刚刚那种感觉如退潮一般,消逝的无影无踪了,林靖抬头看着空空的天花板,又想起了那黄昏的天空,真是混乱的感觉啊!林靖默默的想道,明明可以真真正正的感受到那股力量,现在却怎么也使不出来,好像被戴上了枷锁一样。枷锁?断裂?难道说我当时之所以能使用那股力量,是因为面对危险,潜能爆发,所以挣开了那道枷锁?林靖觉得自己已经非常接近答案了,只限于知识水平限制,无法对此科学的做出解释,有些人在面临危险中会爆发出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力量,而股力量的来由,却众说纷纭,有人说...有人说...林靖对这股力量感到极度渴望,就好像吸毒上瘾一样,林靖胡思乱想了一阵,默默地爬了起来,拿起了手机,开始搜索起来......

  林靖不知道,前面是一个怎样子的禁区在等着他。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存在或消逝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