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最深处第十七章 拔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拔河

小说:梦境最深处 作者:录难行 更新时间:2017-11-15 13:03 字数:2904

  南昕诡异的笑着,他的一只手已经插进了卢诗雨的胸膛。

  “大笨蛋,你……!”

  圣杯里传出了柳晓汐惊讶的呼声。

  “另一个我,你……你怎么了?”

  虽然自己的胸膛被刺破,但是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痛感传来,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

  而南昕自出现为止就一直诡异的笑着。

  僵持数秒,南昕突然用力一扯,竟然从卢诗雨的胸口扯出了一段金色的锁链出来!卢诗雨只觉身体突然变的轻了起来,那锁链也被南昕越拉越长,卢诗雨只觉要晕眩过去一样。

  而柳晓汐早已一路小跑到了卢诗雨的身边,她伸出两只小手连忙拉住不断被扯出的锁链,焦急的道:

  “大笨蛋,你快扯住这个!不然……”

  “柳大小姐,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卢诗雨强作精神,尽全力握住了自己胸前的锁链,终于止住了锁链被拉出的势头。

  “这个是心灵锁链!老头子对我说过!在未来,人们对多重人格有过很多研究,这个锁链就是控制身体的钥匙,只有同一身体的不同人格才能找到它们。如果锁链被全部扯走,当前人格就会失去身体的控制权,直到他再次抢回来为止……”

  “就是说,如果这段锁链被另一个我抢走,我就会和他互换身体控制权吗?”

  “没错,他怎么会知道这种事……!你们的时代不可能有人能知道这个!”

  柳晓汐紧张的盯着南昕,满脸恐惧。

  南昕一直保持着那诡异的笑容,只见他突的双手一用力,卢诗雨两人瞬间压力增大,胸口的锁链又被扯出了一小截。

  “大笨猪,你什么情况啊,都是同一个人怎么会输给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使不出劲啊!”

  南昕再度发力。

  “不、不能再让他扯了,快到尽头了!!!”

  柳晓汐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可恶,如果这是本小说的话,我应该是主角啊!哪有主角活不过两集的啊!”

  都这关头了,卢诗雨竟然还说着奇怪的话。

  “有了!”

  而柳晓汐根本就无视了卢诗雨的话,自刚刚起就一直在四处张望着。此刻的她似乎是有了什么发现一样,突然松开了双手。顿时,卢诗雨感觉对面的压力更大了。

  “柳大小姐,你见死不救啊!……嗯?”

  卢诗雨只见柳晓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塔罗牌,口中念念有词。瞬间,一阵绿光传来,绿油油的权杖被柳晓汐麻利的抽了出来。

  “现在召唤权杖一?你要用这个去打另一个我吗?”

  卢诗雨的疑问显得傻乎乎的。

  柳晓汐只是回头白了卢诗雨一眼,便举起权杖一道:

  “你看好了!”

  她按下权杖上的按钮,法杖的绿光立马喷射而出,朝向了……房间角落里被遗忘的几根铁链。

  铁链接受了绿光的沐浴,刹那间,那数根铁链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开始自己动了起来,飞速的靠近了柳晓汐。

  “果然有效!”

  柳晓汐喜上眉梢,急忙指着远处的南昕道:

  “你们,把那个家伙捆住!”

  话还没说完,铁链就从两人头上飞过,迅雷不及掩耳之间就缠住了南昕的左右手,卢诗雨顿觉压力小了很多。

  “猪!快扯回来!”

  柳晓汐急忙道。

  卢诗雨也很快反应过来,稍一用力,心之锁链就从被困住的南昕手中滑掉,被卢诗雨慢条斯理的扯了回来。

  不到半分钟,铁链的最后一端也被按进了卢诗雨的身体,他长出一口气。仿佛劫后余生。

  “没时间了,猪,上去干掉他!”

  柳晓汐一只手拉住卢诗雨的袖口就往前拖,卢诗雨只好跟了上去。

  此刻的南昕被数条铁链牢牢的捆绑住了双手,动弹不得,但是却还是在诡异的笑着,仿佛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

  两人走到南昕面前,柳晓汐先是很得意的比了个V字手,然后对卢诗雨道:

  “快,用剑消灭他!这个梦境就结束了!”

  “……啊,我,我可能做不到。”

  卢诗雨犹豫不决,慢吞吞的道。

  “为什么!他可是差点就把你身体抢走的人!”

  柳晓汐急的声音都有些变形,质问着卢诗雨。

  卢诗雨摇摇头,低声道:

  “我还是觉得很奇怪,另一个我这前后差别太大了,他是不是被什么控制了。他应该还能醒过来的。”

  “都什么时候了!大笨猪!你还看不出来吗,他只是装成那副样子让你放松警惕的!他被困在身体里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对你没有怨言!肯定早就想夺回身体了!”

  柳晓汐涨红着脸焦急的道。

  “可是……”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是个好人,现在也已经入魔了!再不解决他,等这些铁链恢复正常,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了。”

  卢诗雨面色痛苦的咬着牙,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剑刺向了南昕的身体。剑尖锋利无力,就像切豆腐一般刺穿了他的胸膛。

  “呜……另一个我?”

  正在这时,南昕突然收起了邪恶的笑容,露出了很痛苦的表情。

  “另一个我?你恢复正常了!?”

  卢诗雨见状,慌忙将剑尖拔了出来,柳晓汐也愣住了。

  “这,这是……”

  南昕一脸不敢相信的捂着自己被刺穿的胸膛。

  “另一个我,你刚刚被控制了!突然变成了巨大的怪物!”

  卢诗雨急忙解释。

  “是吗……算了,反正也来不及了。另一个我,我有一些话现在必须告诉你。”

  南昕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想听解释,只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段云鹏……柳晓汐,我觉得他们非常可疑。他们……说要来拯救你的理由太牵强,而……这位柳晓汐的小姑娘,长得又……太像……我们的菜。太奇怪……了。怎么会刚好……有未来的好心科学家……带着一个……美丽的小姑娘来找我们……”

  “……”

  卢诗雨哑口无言,柳晓汐却低着头默不作声。

  “还有……那个段云鹏……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好好想想……柳晓汐……很可能在骗你……不要被她的外貌……”

  “我没有……!”

  柳晓汐终于按耐不住,语气委屈的道。

  “看吧,另……一个我……这语气……我们不会……拒绝。”

  南昕的目光再度对上柳晓汐,目不转睛的道。

  卢诗雨什么话也说不出。

  “你……多留意……接下来,我要休息……一下了。”

  话音刚落,南昕的身体逐渐变的透明,最终完全消失了。只剩组成身体的小光球四散在了空中,缓慢的像烟火般消失。

  卢诗雨见南昕消失,目光呆滞的跪了下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大……大笨蛋……”

  柳晓汐见卢诗雨说话,才怯生生的小步走上前,轻轻道:

  “你……你没事吧。”

  “……”

  没有回应。

  “你、你这样我会担心的!”

  “……”

  “呜……呜呜呜……”

  柳晓汐终于哭了起来。

  这时,卢诗雨才仿佛突然醒了过来一般,转过来,轻轻抚摸着柳晓汐的头发。

  柳晓汐被这一摸,立马止住了哭,吓道:

  “你,你怎么刚做完这种事就做这种事!”

  卢诗雨苦笑道:

  “你是不是有点语无伦次啊……”

  “…………臭流氓。”

  柳晓汐一跺脚,正准备毒舌几句,却突然脸色一变,铺上了一层阴霾。

  “你怎么了?柳大小姐?”

  “猪,你觉得……我在骗你吗?”

  她又垂下了头,声音无力又柔弱。

  卢诗雨闻言,不由愣住了,但是随即又很快的笑了笑,又上前摸了摸柳晓汐的头,温柔回道:

  “不会。”

  “可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们来的那么突兀,还不由分说的让你戴上了这个入梦机,你一点都不怀疑有其他可能吗?”

  “如果不信任你们,我才不会这么戴上这个入梦机呢。”

  卢诗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语气很是随意。

  “果然是笨蛋。”

  柳晓汐轻轻道。

  卢诗雨似乎很享受现在的气氛,点了点头。可惜,帅不过三秒,他突然感觉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

  “你……你没事吧!怎么回事!”

  卢诗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

  “好像有点累,没事。”

  可是他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子,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自刚刚开始,他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有些太过劳累了。

  柳晓汐无言的点了点头,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一样。

  轰!!!!!

  正在这时,这巨大的房间突然出现了强震。

  “大笨蛋,这里,好像要塌了!”

  柳晓汐焦急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柳大小姐,你先走,我……睡……”

  卢诗雨还没说完,终于因为疲倦昏了过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梦境最深处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