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启第四章 穷极恶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穷极恶鬼

小说:武启 作者:吾有叾 更新时间:2017-11-15 13:23 字数:4134

  “你在害怕什么?”

  “放开心神的阻挡,容纳我进来吧!”

  “你……现在需要这股力量!”

  “这个世界只有你才能拥有我的力量……”

  “不被始灵规则束缚的人类。”

  一张漆黑面具散发出惊人的穷极魔力,悬浮在这个纯白无比的至静空间,异常显眼。

  而在面具面前,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眼神空洞的正视着前方。

  “来吧,接纳我!接纳…我的力量!”

  “我不要。”

  少年冷清的回答道。

  不知怎么,抗拒的意念从开始面对这漆黑面具的时候,就如喷涌的热泉,支持着少年,抵御这股黑暗的力量。

  ……

  面具不再发出声音,静静悬浮空中。

  不知过了多久,也仿佛在这纯白空间中感觉不到丝毫时间的流逝,少年的双手颤动起来,下一刻,空洞的瞳孔中恢复了原有的色彩。

  少年一身黑色长袍,双脚逐渐离开地面,直至一米左右的高度,停了下来。

  随后,左手微微抬起,伸向了漆黑面具。

  而此刻的面具如同和刚刚的少年调换了一般,开始奋力抗拒起少年的左手。

  “你不是他!”

  “你是谁!”

  面具之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它感觉到,清晰的感觉到,此时面前的少年一定不是之前的那个少年,一定不是。

  到底哪里出了错?这个到罗尘域没有我的允许根本没有其他神灵魂魄能够进入,到底是……

  伸手抓住面具的少年,见状轻轻一笑。

  “巴梵,好久不见!”

  “……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在天外天陷落之后便消失了!”

  “怎么会在这个孩子身上!不对,……你,只是残魄!”

  那声音似乎顿悟了一般,反应过来,这少年现在给他的感觉一下明白过来。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怎么,要对这孩子下手?你不怕帝君惩罚你?”

  “守幕天在天外天陷落之后,也被抹杀了,帝君被关进了极荒,……我,也只有倚靠生前拥有的这张面具存活了下来,逃进了帝君事先准备好的到罗尘域。”

  “守幕天没了,那其余的九道天,一定大乱了吧。”

  “哟哟哟,就你这屠户的本性也会伤感了?倒也稀奇。”

  漆黑面具一晃挣脱了少年的左手,再次悬浮在空中,将穷极魔力收敛,魔力一散,面具露出了原本的模样,银灰的颜色,精致无比的灵纹遍布全部可以覆盖到的部分。

  “这就是你在琳琅天抢来的那个宝贝吧,样子不错!”

  “哼,说正经的,我需要借助这个孩子的身体复生,你让开。”

  于是,听到这话的少年很愉快也很礼貌的闪到了一边。

  “你!琉璃!别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哈哈,真不幽默。”少年大笑起来,然后,双手结印,一个玄妙的符纹出现在少年身前。

  “炎奂印!帝天的印记,你怎么会!”

  听到那声音变得语气急促,少年一抹,符纹消散成纷纷灵芒。

  “他告诉我的啊,喏,现在和你说正事了。”

  “这个少年你不能动,他可是帝君留下的后手之一,得亏了我从其他界位世界中带过来,不好找的很呢。”少年装样的拍了拍手说道。

  “帝君留下的后手?那……”

  “我没说完呢,刚刚不是和你说了,炎奂印是帝天告诉我的,所以这个少年的消息,也是他说给我听的了。”

  “我还好奇呢,我前脚出门,天外天后脚就被陷落了,你说这生命一途怎么就那么不如意呢。”

  面具微微摇晃,显然已经看透了这少年现在这般模样肯定又在调侃自己,婶婶可以忍叔叔不能忍!

  “说重点!”

  “咳,帝天让我转告你,让你辅助这个孩子,让他尽快成长起来,然后找到那个地方的钥匙,让帝君能够早些回归九道天!”

  少年扬起双手,一脸隆重的对着面具说道,“欸!鬼脸,这姿势不错吧!”

  说完,只见面具飞跃而起,穷极魔力瞬间迸发,一个巨大的阵纹在上空愈来愈明显。

  “琉璃,希望你说的是真话,那便由你来帮这孩子完成契约,毕竟穷极恶鬼的力量,太过庞大,你不主持疏导的话,这孩子还是会被我吞噬,那一切……便无意义了。”

  绽放这漆黑与猩红的光芒大阵,密集的符文印记旋转在阵纹之中。

  “呼,你还真是舍得,那我也尽一尽力吧,毕竟欠着梵朝那家伙一个大人情……”

  “人情?”

  “嗯,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准备好,我要开始了……”

  紧接着,少年的身体慢慢升空,直到接近了阵纹,才停下来。

  少年双手触摸过阵纹,大阵内顿时涌出一阵鬼哭狼嚎。

  “给我安静!”

  那面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充满了威严与庄重。

  “琉璃,如果可以,帮我去道洲找一个人,或者,也不是一个人!”

  “好。”

  “契约开始了,巴梵……帝君回归时,再见!”

  片刻,那悬浮在高空的面具,瞬间融入了阵纹。

  ……

  阵纹之中,少年浑身亮起白色的光芒,那些雌伏在阵纹里的印记渐渐活跃起来,如同一条条小蛇向少年身上绕去。

  “始灵的祈愿,启明的魂魄!”

  “吾!琉璃千示!在此刻召唤古代的契约!”

  “与魔具……巴梵的假面缔结根源之力!”

  “契约,成立!”

  嗡!

  那空中的大阵闪耀起剧烈的猩红魔光,而黑红符纹印记缠绕中的少年,只见他一头黑发迅速蜕变成银白色,向阵纹边缘延伸而去。

  吟!

  ……

  ……

  ……

  “染伯,快来看看,这人动了!”

  一个少女蹲在草地上,看着躺在她面前的少年,激动的朝那正在溪流中捕鱼的老人喊道。

  “是吗,我来瞧瞧!”

  “咦!这孩子的头发怎么突然变成白色!”

  “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玉衣,去后面茅屋里把我那瓶云仙液拿过来。”

  老人已经来到少年跟前,挽起少年的后颈,对着少女说,“还有,你来看看,染伯今天给你抓了多少鱼,一同拿回去,晚上染伯啊,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少女一听晚上能够吃到染伯做的好吃的,一下兴奋的不得了,飞快的提起木桶向茅屋跑去。

  “染伯最好了!等等,我这就去把云仙液拿过来!”

  ……

  简陋的陈设,茅屋中除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物件之外,很少有其他特别的精致的东西。

  靠窗的床铺上,少年缓缓地睁开眼睛,模糊的情景在眨了两下眼睛之后变得清晰起来。

  这又是哪?我不是被野兽给撞下山崖了?呼……竟然没牺牲掉,万幸!

  不过,说回来,看这样子,我是被救了吧。

  该死的,头好疼啊!

  “你醒啦!”

  少年看到一个盘着黑发,穿着碎花衣裳的少女走了过来。

  等等,这里有人!……竟然有人,我的天,同胞啊!祖上积德,没让我孤独闯荡。

  “嗯,这是哪?你……是谁?”

  不对,我在说什么!为什么这么流畅!为什么穿越沟通无障碍!……算了,这些天遇到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不少了,慢慢习惯吧……

  “我叫燕玉衣,这里呢,是我和染伯的住处。”

  “另外,你……也是染伯在外面不远的溪流中找到的。”

  燕玉衣?染伯?果然,少年郎啊,命大一点总是好的。

  “谢谢,我叫离湘水,谢谢你,还有染伯。”

  “嘻嘻,你等下,染伯去城里办事情去了,走的时候交代了我,如果你醒了,就再拿一瓶云仙液让你服下去。”

  说完,少女离开床边,走进了另一间房中。

  看着人走开,少年伸出手抓了抓头发,于是,……脸上表情凝固了。

  呃……白色……什么!白发了!坠崖还附带给头发染色的啊!

  我的青春,我逝去的黑发青春,我没有好好珍惜你!

  “哎……少年白发,家门不幸……”

  ……

  ……

  ……

  黑色的气息在离湘水身上不断升腾着,一张若有若无的银灰面具出现在他脸上。

  正是山涧中,鲭镰狂狮的尾刺穿透了燕玉衣的腹部之时,刚好赶来的离湘水将这一幕狠狠的看在了眼里。

  “燕玉衣!”

  “给我滚开!”

  面具黑光大现,有着鬼魅一般的幽影疯狂扑向鲭镰狂狮。

  吼!

  吼!

  鲭镰狂狮对着袭来的黑色幽影一阵大吼,锐利的前爪伸出,震起蓝色光芒,要把幽影打散!

  “放开她!混蛋!”

  像是发疯的野兽,离湘水狰狞的表情,极速的冲过前去,一把抓住鲭镰狂狮那条穿透了燕玉衣身体的尾巴,任由那尾巴上无比锋锐的尖刺把自己的手掌刺破!

  “我说!滚开了啊!”

  离湘水双手拉开,忽然在他双手之中的一节尾巴脱落了,没有任何伤痕般的脱落了。

  “这不是灵元之力!人类,你竟然拥有那异端的力量!”

  话完,鲭镰狂狮前爪再次拍出,一爪击向离湘水。

  嘭!

  迅速抱住燕玉衣,用背部抵挡鲭镰狂狮正面一击的离湘水被猛的击飞出去!

  “咳!混蛋!”

  “燕玉衣,燕玉衣!你醒醒!”

  离湘水艰苦的咳嗽一身,着急的盯着怀里的燕玉衣,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和上那银灰色面具,显得妖异至极。

  “人类,你这力量从何而来?!”

  狂狮怒视着离湘水,似乎既忌惮又憎恶这种被它称为异端的力量。

  不过显然,它也只能感觉到这种不属于灵元之力的力量大不相同,却是认不出来。

  “混蛋!给我死来!”

  看着再次朝自己冲来的年轻人类,鲭镰狂狮有些恼怒了。

  “不自量力,竟然还敢口出狂言!人类,虽然你拥有着不同寻常的力量,但是,你还是太弱小了。”

  鲭镰狂狮狮口大开,周围活跃的灵力骤然涌向狂狮,一团巨大的光芒聚集在狮口外,准备喷射而出。

  离湘水见到这个庞然大物口中的巨大光芒,依然没有停住自己的脚步,当下心中一横,把燕玉衣伤成这样,我一定要让你付出更大的代价。

  只是,重来都有勇敢之人,冲动,愤怒,和情感,就算弱小于蚂蚁,无止境的情绪冲激着头脑,为了某个人某件事,不顾一切,直至舍身,这样值得?

  值得!

  握紧了双拳,将速度提升到极致,离湘水迎向了鲭镰狂狮口中喷射而来的光芒。

  嗡!!!

  这力量的对比相差太大,犹如鸡蛋碰石头,强烈的光芒彻底将离湘水裹住,击向远方。

  轰!

  轰!

  光芒直至山涧密林外,一条灼烧直道出现了,离湘水被直接轰出了这里。

  嘭!

  猛的撞击在一棵巨大的树干上,在这前面,延伸看去,鲭镰狂狮的这一次攻击,多么惨烈!

  残余的树枝上还有依旧冒着火光的枝叶,地面上已经是一片焦灼黑色。

  “哼!”

  山涧里,鲭镰狂狮向着远处看去,眼神中带着疑惑,随即轻踏着大地,转身正欲离开之时,看向了岩壁深处一株暗红色的药草,于是……

  “夏通玄,带着你的人,赶紧离开!”

  夏老从远处几次闪现,站在了山涧中,气愤的看着鲭镰狂狮。

  “钊廉,你……”

  “你什么你,我没有下死手!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不要再和我啰嗦!”

  “带着他们赶快离开。”

  一株药草被鲭镰狂狮的尾巴卷起甩了出去,随后,狂狮四肢一蹭,迅速的离开了山涧。

  “这株乌血参王是那个叫做燕玉衣的孩子要找的东西,另外她被我的尾刺重伤,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脱落下来的尾刺内,有几滴我的清血,凝练出来,就喂她服下,便能保证这孩子的安全,你可别耽误了。”

  “还有,夏通玄,你教导的学生真是越来越差,临难之余,竟然背信弃义!”

  “什么!”夏老脸上惊疑不定。

  “……之后,让你们安排在妖帘山的人赶紧回去吧,妖帘山要发生大事了,他们在这里只是增添尸体。”

  夏老接过药草,听到鲭镰狂狮的话,顿时心情复杂起来,随即转身朝燕玉衣走去,过去之时,望着那一条焦黑的林道,深深皱眉,错觉么?

  ……

  密林外,被撞击出去的离湘水此时全被面具中溢出的黑芒笼罩,就在他右手稍微能动弹一下的时候,异变再生。

  空中,一只无形的巨大手掌将离湘水握住,然后又无声无息的隐没在了空气里。

  离湘水被带走了。

  ……

  (本章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武启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