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蝉传第一章桃花不解春风语,何故含羞枉凋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桃花不解春风语,何故含羞枉凋零

小说:貂蝉传 作者:王泰铭 更新时间:2017-11-15 00:29 字数:6668

  (一)

  天府之国南都市。一大早,一个消息就震惊了蓉城。

  《蓉城早报》第一时间以整板头条报道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华阳县集贤乡永宁里黄土坡考古有重大发现,貂蝉墓时隔千年惊现人间。

  “在我的家乡?貂蝉,这有名有姓白纸黑字的,不会是真的吧?”曾蝉,成艺大舞蹈系校花,此刻正和她的追求者----天府在线老总的独子汪荃在操场上看报。

  “应该是真的,要不,咱们也去看看,顺道拜访一下老岳父?”汪荃追求曾蝉有快小半年了,他们是同班同学,他还记得入校第一天,别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唯独她带一只宠物小白兔,在报到的人群中鹤立鸡群格外显眼。

  “切,谁是你的老岳父?我答应你了吗?”追求曾蝉的人可多了,她是有点喜欢汪荃,可是她还想考验考验他是否值得付出真心,她还没答应做他女朋友呢。

  不过,这小子挺殷勤也懂浪漫,每天有人帮着在图书馆霸座位、提开水打早点……那感觉也还是有点爽呢!

  哈哈,昨晚,是曾蝉19岁的生日,他就在32号宿舍楼前用蜡烛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字,插了99朵玫瑰,惹得全校同学围观起哄不说,还被宿管何俊芬老师骂了一通,说要让他写检查。

  “你检查写好了吗?别忘了,是两份,一份交给宿管何老师,一份交给我。”曾蝉摘了几棵嫩绿的青草,正在逗她的小白兔玉儿吃。

  汪荃嘟囔着嘴:“怎么是两份了,这影响大家休息,破坏环境卫生我也就认了,你说损害了你的自尊,不敢苟同。”

  “你写不写?不写算了。”曾蝉心道,这点小考验都经受不住还说爱我,哼。

  “喏,早写好了,我的公主,呈请公主御览。”汪荃边说边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封信来,单膝跪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双手把信举过头顶。

  “你连夜写的?”曾蝉心头一喜,一股暖流像一丝甘泉,淌过了她的心扉。

  “哈哈,小滑头,你这那是检讨,分明是情书嘛。”还没读完,曾蝉就被逗乐了。

  只见汪荃写的是:《检讨》----兹有小生汪荃,因对曾蝉小姐一见倾心,日思夜想不能自己,故决定充当曾小姐的护花使者,一生相许,永不变心。昨晚恰逢曾小姐生日,吾不该在末征得佳人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点烛献花,惊扰了曾蝉和众姐妹的清梦,造成了校园喧哗。我的错误很严重,我深刻反省后,更加清醒地认识道,青春无悔,爱情无价,三生三世,永远追随。

  “走吧,汪小生,我也很好奇想回去看看。”曾蝉没想到这小子不仅舞跳得不赖,文笔也这么出彩,更难得的是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那份真心感动了她。

  玛萨拉蒂跑车就是快,两小时后,他们就回到了北郊华阳县曾蝉的老家。

  果农曾昂看见闺女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帅小伙,心里特别高兴,赶紧和妻子张罗着去厨房做饭。

  不一会儿,一桌可口的家常小菜端上了桌。有藜蒿炒瘦肉、蚕豆炒蒜苔、酱爆牛肉、炸花米、卤鹌鹑蛋,还有一海碗桃胶冰糖雪梨汤,那是从曾蝉家果园采的桃胶熬炖的。

  “来,曾叔,我敬你一口。”汪荃恭恭敬敬地给曾昂倒上一杯泸州老窖,举起了杯。

  “好,好,”两口酒下肚,曾昴老人家话多了起来,给他们大致讲了事情经过。

  昨天下午,南都市铁路局工程队在曾蝉家果园后山修路。正施工呢,一辆推土机突然掉进了一个长约8米、宽约6米、深有4米左右的大坑里。工程队的人被吓坏了,请来了20多个工人,他们想把坑挖成斜坡,好把推土机弄出来。

  挖着挖着,工人们惊奇地发现坑四周都是彩色壁画,有各种鸟兽虫鱼,还有一些像老虎和其它说不出名字的动物图案,后来还挖出了两块合在一起的墓碑。报社、考古专家闻讯都赶来了,据初步考证,专家说这是貂蝉墓。

  饭后,一行三人来到了后山。只见墓周围已经被围了起来。挤进人群,他们看到了曾蝉在成38中高中时的林允老师。

  林允老师站在两块墓碑前,正仔细辩认上面的碑文。两块碑约80厘米见方,厚约6厘米,碑石青灰色,一块是篆书,一块是隶书。

  由于历史久远,碑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林老师断断续续地念道:夫人貂蝉也……随先夫入蜀……貂蝉,王允义女也……是因董卓猖獗,为延汉祚,除却奸邪,传续正统……为社稷屈身侍贼……

  他们还想往里面的墓地去看,被施工队和考古队的人拦住了。

  曾蝉看着墓碑和墓穴,突然感到墓穴中青气蒸腾,电光一闪,脑中呲呲作响……

  可令她奇怪的是,周围的人却像什么也没看到似的没任何感应。她若有所悟,恍然有些迷迷登登起来……

  林允老师看她神色有异,浑身微微颤抖摇摇欲坠,赶紧搀扶住她,有些责备地对曾昂说:“走,回去吧。这儿古墓阴气重,别吓着孩子。”

  晚上,曾蝉像住常一样打开了陌陌直播。她玩陌陌直播,一是为了好玩,二是为了赚点零花钱勤工俭学。她学舞蹈艺术的,有才艺是个优势。

  她跳的嗨舞能迷死人,比如《开火车》、《空中乘务员》、《青狐媚》、《抖抖》等,现在已经有两百多万粉丝了,好点的话,一个月可以挣三四千。

  汪荃不喜欢她开直播,说搔首弄姿的太勾人了,容易招蜂引蝶。曾蝉说那是表演,和舞台上表演没啥区别,靠自己的劳动挣钱不丟人。她家境不是太好,穷人的孩子懂事早,她要勤工俭学,减轻点父母的负担。

  汪荃经常一上来就刷个车队,曾蝉往往会过后偷偷刷还他,她明白,他们只是一般同学,尽管他在追她。

  汪荃拿她没办法,要求当了她直播间的管理,说要守护她,她心里暗喑感激,同意了。

  “蝉儿,来个开火车,666,老铁没毛病。”

  “可以私聊吗?加微。”

  “约不?五辆跑车”……

  字幕一行行飘过,可是曾蝉今晚仿佛着了魔,老是痴痴地看着屏幕发呆,既不说话,也不跳嗨舞。幸好他的管理汪荃来了,一上来就刷了十辆跑车,那些污的人才闭了嘴。

  “对不起,朋友们,今天我去看貂蝉墓了,感触很多,所以情绪有点不好,今天跳不动了,我们聊聊天好吗?”曾蝉在直播间上传了一段今天下午她录的视频。这下可热闹了,屏幕上粉丝们炸了锅,纷纷议论开了。

  “我也看了电视和报纸,听说貂蝉墓在咱们蓉城。那就是说貂蝉最后归宿在咱天府?”

  “怎么可能,老师说貂蝉是虚构的。”

  “貂蝉确有其人,只是生卒年不详,下落不明。”

  “貂蝉是个巾帼英雄,四大美人,如果真是落根蓉城,那倒是个巨大的旅游资源哦。”

  “貂蝉不是被关公斩了吗?怎么会来蓉城,你们就瞎扯吧。”

  “你们说真有貂蝉其人,可是为什么翻遍文学史,就没有一部《貂蝉传》呢?”

  “网文上有啊,不过污的很,什么扒光,什么干等等,真是不忍卒读啊,哈哈。”

  “美女,你就是貂蝉啊,哦不,比貂蝉漂亮一百倍,约吗?哥哥器大活好哦。”

  …………

  直播间大部分粉丝是好的,对于那些污言秽语,管理汪荃会及时禁言和踢人,铁粉们也会口诛笔伐。

  曾蝉今天确实有点像中了邪,浑身乏力,她想早点结束直播,所以她统一作了回复:老铁们,我相信确有貂蝉,我今天都亲眼看到貂蝉墓了。

  至于为什么貂蝉墓会出现在蓉城,我也不太清楚,老铁们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抒已见。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奥妙的宇宙等着我们去探究呢对吧?今天蝉儿特别累,就聊到这儿吧,咱们明天再聊这个话题。

  欢迎老铁们常来蝉儿的直播间,谢谢榜一,谢谢老铁们,谢谢蝉儿的大管理,666,爱你们。下播了老铁们,拜拜!

  关了直播,曾蝉倒下就睡着了,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她飘飘悠悠来到了一个地方。

  只见所到之处宫殿巍峨,轻烟笼罩,飘飘渺渺,奇花异草五颜六色,宫外银装素裹,门外一颗粗壮的桂花树虬枝参天,长势十分茂盛。曾蝉心中纳闷,这里好熟悉呀,有点像广寒宫。

  走进宫去,正殿之中一人身坐莲台,面目慈悲,手持净瓶,浑身佛光闪耀。哎呀,这不正是观音菩萨吗?曾蝉吓得赶紧趋前跪下。

  观音菩萨慈祥而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嫦娥仙子,你历劫末满,为何擅自回宫,你可知罪?”

  “菩萨恕罪,蝉儿做了个梦,不知为何就到了这里。”曾蝉内心惶恐,原来我是嫦娥转世呀!Oh,my god,厉害了。

  “嫦娥仙子,念你无心,恕你无罪。今大汉有难,命你化身貂蝉,前去铲凶除歼,拯救黎民,匡扶汉室。”

  曾婵俯身再拜:“菩萨慈悲,此去艰险,能否赐蝉儿什么法宝?”

  菩萨沉思片刻,摘下一片柳叶吹一口仙气,柳叶化为一支金钗:“这支金钗你可带去,危难之时,可助你一臂之力。恐你途中孤单,玉兔也可随你前往。”

  “多谢菩萨,菩萨英明。蝉儿领旨,这就去来。请菩萨放心,蝉儿定竭尽全力,不辱使命。”

  (二)

  公元176年,农历丙辰年,东汉灵帝熹平五年春二月。

  黎明,太阳升起来了,万道霞光把大地染得金碧辉煌。忻州郡木耳村的猎户任昂吃过早饭,怀揣几个锅魁一大早就出了门,他要上山打猎。

  村前无定河缓缓地流淌着,两岸平畴沃野,田里的小麦已经抽穗,蚕豆嫩绿的豆荚上露珠闪耀。妻子就要生产了,他心里甜丝丝的,露水打湿了他的裤腿也浑然不觉。

  村后的山梁上,是大片的果园,眼下正是早春时节,梨花、苹果花开得姹紫嫣红煞是好看。可是,桃花,昨天还开的艳丽多姿的桃花呢?为什么一夜之间全谢了呢?

  路上,任昂碰到了正在果园里除虫施肥的任五老汉:“任老丈,您老人家早啊。”任五老汉直起身,满脸疑惑,嘟嘟囔囔地道:“昂伢子,你也好勤快,那么早就上山了。唉~你看见了吗,这满山遍野的桃花咋一夜之间全谢了呢?”任昂皱眉道:“俺也正纳闷儿呢。”

  转过几道山梁,任昂进入了太行山腹地。这里林木葱郁,野兽出没,是一个狩猎的好去处。正行之间,他发现地上有一行脚印,仔细辩认了一番,他确定那是野猪的脚印,不禁心里一喜,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突然,他看见前面密林深处,一头野猪正在追逐一只白兔。他弯弓搭箭,“嗖”的一声正中野猪颈下,野猪受伤扔下白兔,“嗷”的一声嘶叫,箭一般向他扑了过来。

  他一点也不慌张,拔出猎刀站稳脚步,待野猪靠近的一刹那,侧身闪过冲过来的野猪,瞅准野猪花白肚皮用劲划去。只听“呲啦”一声,野猪的肚皮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冲前几步撞断了一棵碗口粗的松树,倒在了血泊之中。

  任昂大喜,简单清理了一下,扛起猎物就往回走。说来也怪,回去的路上,他救下的那只小白兔,总是在他前面不远不近地引路。有时他走慢了,小白兔还会停下来,抖抖耳朵似乎在向他招手。快进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只见那只白兔一闪身跳进他家的果园不见了。

  任昂有点诧异,但因为担心家中快临盆的妻子,也没多想,径直往家赶去。他的家,有三间草房和一个用松木围起来的小院子。他的妻子名叫李丹,小名牡丹,是临洮郡胭脂川李家村人氏。

  刚进院子,就听见屋里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他急忙放下猎物跑进屋里,只见内室红光满室,香气袭人,稳婆麻三姑抱着一个婴儿出了内室,让他看了一眼,满脸笑容:“恭喜恭喜,生了,生了,是个千金。”

  喜得千金,又打得野猪,任昂一家十分高兴。任昂的父亲任炳德老汉大声对儿子说:“俺和你娘收拾野猪整弄饭菜,你快去村东头酒肆买五斤地瓜烧,再去把太岳书院的任老先生请来,晚上估摸着给孩儿取个好名儿。”

  不一会儿,任昂手提两个大酒壶抢先跨进了院子,他对着屋里朗声喊道:“爹,任老先生来了”。炳德老汉闻言赶紧迎出院外,双手一鞠:“任老先生,有劳大驾。”任老先生银须飘飘,一袭长袍,仙风道骨,见了炳德老汉也拱手施礼:“炳德兄弟,叨扰叨扰。”

  这位任老先生,名寅,字仲德,学识渊博、贤良方正,不仅精通治世经学,而且对《易经》《奇门遁甲》等也颇有造诣。按汉朝的察举制,已经几次被州郡举荐为官。但他眼看自从恒帝灵帝以来,朝政一日不如一日,所以不愿出仕做官,只愿闲居山野隐逸江湖。

  酒席早已齐备,炳德老汉把任老先生让在上首,一家人围桌而坐,边吃边商量给新出生的娃儿取名之事。

  “你家的娃儿不一般啊,”任老先生喝了口酒,拈须推算:“今日是丙辰年二月廿一日,时令春分,娃儿生于酉时三刻,按天干地支推算,此女不是人呐,”说着又端起了酒杯。这任老先生什么都好,就是贪杯,呵呵。

  炳德老汉一听这话,吓得手里的筷子一哆嗦掉到了地上:“不是人?那是什么?”

  屋里的曾蝉一听也不乐意了,她小脚一蹬大声喊道:“任老头,亏你还是太岳书院的首席讲师,净满嘴胡说,敢骂本姑娘不是人,你……你……你……你……”可是一急她也忘了,她现在穿越了,才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还不会说话呢,所以喊出来的话尖厉刺耳,犹如蝉鸣。

  屋里的人不知道是曾蝉在喊,只听到了蝉鸣。现在是早春二月,蝉鸣夏天八九月才有,哪来的蝉鸣?“蝉妖?”一个念头闪过,满屋的人被吓得面如土色呆如木鸡。

  “咣当”任老先生也被曾蝉尖厉如蝉鸣的喊叫吓着了,手里的酒杯掉在了地上。

  沉默了好一会儿,稳婆麻三姑面色惨白,试探着说:“接生的时候,俺隐隐约约感觉有一只银貂窜入了床下……这……这……不会是……貂仙……吧?”

  曾蝉气急,什么蝉妖貂仙?我爹请你们吃烤野猪,你们倒好,净埋汰我,只听她又是一声大吼:“你……你……你也胡说?你……你老眼昏花,那哪是什么银貂,那分明是我的宠物玉兔嘛!”她的话听在众人耳里,又是一阵蝉鸣声起。床下玉兔“嘘”了一声:“嫦娥姐姐,别喊了,你会吓死人的。小心观音菩萨罚你。”

  这回轮到床上的曾蝉吃惊了,玉兔什么时候会说人话了?想了一会,这才想起穿越投胎之事。

  就见玉兔口衔一支金钗递给曾蝉:“姐姐,这支金钗请务必收好,这是菩萨赐予的法宝。”曾蝉心中一喜,接过金钗仔细端详起来。这是一支凤头金钗,100%纯金打造,与一般的金钗不同,凤眼镶嵌着一颗钻石,凤顶点缀有红黄蓝三色宝石,熠熠生辉。

  外屋,任老先生定了定神,捡起酒杯重又满上,呡了一口道:“非也非也,此女贵不可言呐。我刚才要说的是‘此女不是人,九天仙女下凡尘’,也怪老朽贪杯,没有把话说完。呵呵,得罪得罪。”众人一听,这才放下心来。

  老先生又仰脖喝了一杯,这才慢条斯里地说:“至于银貂和蝉鸣,那也无妨。银貂本是有灵性的神物,蝉鸣嘛,蝉本是高洁之物,所谓:‘垂蕊饮清露,居高声自远’,写的就是蝉啊。这娃儿出生前后,既有银貂显灵在先,又有蝉鸣示警于后,俺看这娃儿的乳名,就叫貂蝉如何?”

  “貂蝉?好听,就叫貂蝉。”任昂听任老先生一说,也高兴了,任老先生德高望重,他可是十里八乡最有学问的长者,他老人家说好那肯定就是好的了。

  婴儿床上的曾蝉,哦不,亲们暂停,以后曾蝉在二十一世纪还叫曾蝉,在广寒宫叫嫦娥,在三国嘛就改名叫貂蝉了。当下貂蝉一听也乐了:“厉害!这都能胡诌圆了,任老先生果真学问大。比二十一世纪的那些大学教授强,那些大学教授连俺的生卒年月都搞不清楚。记住了,俺,貂蝉,生于公元176年,东汉灵帝熹平五年春,丙辰年二月廿一日,时令春分,酉时三刻。”

  玉兔妹妹插话了:“姐姐,空口无凭,何以为证?”

  貂蝉笑道:至少有三条证据,其一,《三国演义》第十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中第十三行:“却说董卓在长安,闻孙坚已死,乃曰:吾除却一心腹之患也!问:其子年几岁矣?或答曰十七岁,卓遂不以为意”。你想,这一年孙策十七岁,俺十六岁,俺比孙策小一岁,孙策在《史记》、《三国志》上都有记载,生于公元175年,东汉熹平四年,那么,俺比他小一岁,不正是公元176年吗?

  其二,汉少帝刘辩于公元176年生,公元189年5月被立为皇帝,公元189年9月被废,公元190年被董卓老贼所杀,史书上载明其卒年15岁。俺是少帝死后一年,即公元191年入宫侍贼,时年十六,也就是说俺和少帝刘辩是一年所生,都生于公元176年。俺虽然没有当皇帝的福气,可寿命比少帝长多了,呵呵。

  其三,俺16岁入宫,那一年是东汉献帝初平二年,倒推回十六年,不正是东汉熹平五年,也就是公元176年吗?和俺一年出生的,还有蔡文姬妹妹、帅哥马超、学霸法正。

  玉兔一听,心悦诚服,不由得跪了:“哇,姐姐真是学识超群,果然是证据确凿啊。”

  她们姐妹在内屋嘀嘀咕咕,外屋酒席还在继续。

  就听任老先生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此女不同凡响,她一出生,十里八乡桃花一夜含羞凋零。依老朽看,实在是因为貂蝉这孩子容貌无双,连桃花都含羞避让了。桃者红也,凋的反义乃是昌,貂蝉的学名,就叫任红昌如何?”

  众人一听,连声叫好,炳德老汉和任昂父子俩也挺满意。从他们内心来说,本希望生个儿子,虽然现在生了个千金,但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所以也很开心。任红昌,有点男性化的一个名,正可补齐这个遗憾。

  稳婆麻三姑还有疑惑:“任先生,那为什么只有桃花凋零,梨花苹果花这些没有反应呢?”

  任老先生轻轻叹了口气:“哎,这正是奇异之处。此女虽然贵不可言,但丙辰年属龙年,命中带桃花煞,稍有不足,属海中之龙也,否则,必将飞龙在天啊。”

  正在这时,貂蝉的妈妈牡丹醒了,她看见貂蝉咿咿呀呀,眼睛忽闪忽闪的,怜爱地说:“宝贝,你说什么呢?来,妈妈给你吃奶。”貂蝉怕吓着妈妈,不敢再说话。

  再说貂蝉听任老先生他们说了半天,自己又考证了半天历史,还玩了一回穿越。她心说人家还是个宝宝,出生才一天,这来来回回也真够累了,所以她一头扎进妈妈怀里,大口大口地喝起甘甜的乳液来。她心说:“晚安,小伙伴们,且让宝宝喝口奶压压惊,咱们下章再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王泰铭 说:桃花不解春风语,何故含羞枉凋零。三生三世情犹在,不见当年美貂蝉。要寻佳人芳踪迹,君点推荐票票否?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貂蝉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