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芜纪虖勺山上有谪仙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虖勺山上有谪仙

小说:天芜纪 作者:衍无 更新时间:2017-11-15 12:56 字数:3511

  虖勺山,其上多梓、枏,其下多荆、杞。此地距南离不知其多少万里路程。

  在山下,流传着一个故事,当地人们都深信不疑。他们每年都进贡朝拜这方神土,用二八年华的处女来换以村庄的宁静。

  是年,在虖勺山山脚,勺村的族长因为村中缺少贡品而焦急病狂。村中人为了保住村子,趁在山腰上外出的砍柴樵夫不在,绑了他的女儿简玉。

  山林间,四个彪形大汉将五花大绑的简玉抬着。有的神色凝重,有的咧嘴笑着,有的心无杂物,还有个色眯眯的盯着简玉,在她身上乱摸。他们任着简玉挣扎,死死的扣住,大步在林间穿梭。

  简玉使劲的扭着身体,玉骨发出咯咯的声响,大声喊着:“你们这群无异于匪徒的东西,难道就不怕我爹知道吗。”

  见她太吵,一位领头的大汉在身上撕下了一块衣角布,塞在了简玉小嘴中,然后对着她通红的耳朵说道:“放心吧,你爹这一世都不会知道的。”

  过了许久,简玉折腾了好一会儿,不再发出动静,软塌塌的被大汉们举着。她耗尽了力气,需要休息。眼角边的泪水已经沾湿了半边发丝。林中鸟兽的鸣叫,让她忆起了以往的时光,也让她想起了那个恶毒的故事。

  传说在千年以前,虖勺山满是参天大树,只有鸟兽歇住。它们时常以人为食,以血为酒。距离此百里,人们民不聊生,频繁出现人类失踪的事。

  后来,有一位神人路过,此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神通广大无边。他自号金虚仙翁,跟着他的还有一兽,约半丈高,名叫猾褢,此兽身型如人,但体表上长着猪鬃,时常发出锯木般的叫声。

  一日,猾褢大吼一声,吓死了虖勺山林间大片的鸟兽。惊动了山中异鸟,这只鸟,尾处长有三根一丈长且分别为红、蓝、黄色的翎羽。其身躯庞大如牛。眼中冒出幽兰色的愤恨之火。喙处喷出足以掩盖猾褢的巨大蓝色火球。

  猾褢体上的猪鬃竖起,神色呆滞。原地不动的看着炙热无比的火球奔袭而来。

  身旁,金虚仙翁大喊一声:“孽畜。”做出要拼命的架势。

  传言,仙翁与异鸟大战过三百回合,最后异鸟战败,在高空之中坠落,化成了荆杞。包围着此山,让仙翁和猾褢永远无法逃出去。

  那一战,仙翁身受重伤,性命垂垂可危。而猾褢的尸骨更是融在这方圆半里的焦黑之土中。

  他静心修养,在此一动不动就是八年。最后却因为走火入魔,失了恒心,下山时,被荆棘穿插致死。在死前,仙翁在猾褢死的地方刻了一块七尺高的石碑,前面是碑记,后面有十个特殊的奇怪符文。

  百年后,当先人们靠近这里时,那些异鸟所化的荆棘因为怨恨已散,慢慢退化失去了神通。他们披荆斩棘,在山下滂水边建村,后来又壮大发展成了几个村落。可是自发现那石碑后,几个村落的全部男子变的形销骨立。人们认真查探原因,请来当地最有名望的巫师。

  巫师告诉众人,那只异鸟的精神力太过庞大,加上猾褢自身本是尧光山上的大妖,能够吸食周围生灵的精气,死后还有残余精血在这片神土上。致使让众位壮年变得形销骨立,只有取一二八处女,采集身上千注毛发制成金纸缕衣,再由女子穿上,配上当地三支凤黯尾羽,嘴含山下滂水,牡荆焚烧躯体后,才可消除此难,化解壮汉身上的奇异怪病。

  众人听闻,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也只好照办,否则失去了劳力,都难存活。

  这进贡第一次后,果真村落中的情况大有好转,壮士们又恢复了力气,能够再次下田干活。但是,六个月过去后,一个较为庞大的村落中死了十三个壮士,村民们惶恐,纷纷向巫师求解。巫师向窗外山腰望去,恐惧地说道:“一切都完了,我们贡的太少,要再加贡三人且每六个月贡献一次,否则的话,我们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在这儿啊。”

  聚众的村民大都是一些妇女,有些已经出去,有些还在这栋屋子里议论纷纷。她们问巫师有什么别的方法解决没有。但问完这句话的时候,一些人就后悔了,她们知道这可能是最简单的办法,不然的话巫师是不可能用这种祭祀蛊术的。还有一些人觉悟性不高,说道:“最不济,远搬此地,在别的地处扎根立足不就行了吗。”

  巫师大声呵斥“放肆。”那些人立马闭嘴,知道自己错了,而后向巫师叩首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祭祀之时,四位二八年华少女被绑在分别位于东南、西南、东北、西北的空心铜柱上,她们嘴中含着滂水,眼睛中充满恐惧的看着祭台下一些虚弱无力的男士。

  待巫师做完法,退出祭台后,手中出现一团幽火,点燃了牡荆。

  台下妇女皆是抽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的孩子命葬火场。男士们皆是无力的捏住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

  的确,巫师所做的巫蛊之术非常奏效,但是每六个月就祭四位女子,简直是不太可能,人们想尽办法,最终和一些临近的村子成立了一个底下杀人团伙,在百里之外袭抢别村的女子。这才得以活继。

  数千年来如此。可简玉没想到的是,自己也会被村子里的人盯上。

  很快,晌午临近,天气开始燥热,四位大汉的衣服被浸湿。他们的步伐变慢,不像之前那样快步如风。

  不一会儿,领头的一位大汉停下,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住。他们望向前面不远处。领头的大汉开口说道:“咦,各位你们看,我记得这块石碑百步之内寸土不生的啊,如今怎么会长出草来?”

  另一位大汉说道:“是啊,要不我们过去探查一番。”

  领头大汉思索片刻,道:“好,诸位不要动,就在此刻休息一会儿,大伟你照看简玉这丫头,我去看看。”

  说完,领头大汉探查式地向着那石碑走去。很快,他走到了石碑面前,石碑上青苔遮住了所刻的文字。碑下开着一朵红花。大汉蹲下身子,仔细辨认,一时间,却想不起来这是什么花,只觉得从未看过。在确认周围安全后,他向着其他两位大汉喊着:“大罗、大东,你们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听闻领头大汉呼唤,两位大汉快步走近,那位名叫大罗的人仔细看着花,摇摇头,说道:“奇怪,老子少说也进山几百次了,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品种。大东你来看看。”

  “嗯。”大东凑近,发现这朵红花的确不一般,但也不认识。他摇摇头看向领头大汉说道:“要不然,我们回去禀告长老,让族内年长见多识广的人来判定吧。”

  “好。”俩人点点头,准备离去。这时,大东起身刚要走时,发现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他回头定睛一看。

  “啊!”

  听到惨叫声,大罗和领头大汉齐齐转身望向大东,而后都面色发白,嘴唇发紫。他们瑟瑟发抖,因为此时的大东小腿处有一条手臂粗的黑色大藤,那藤蠕动着环绕大东的大腿,其快速地侵蚀他的身躯。

  这时,守护着简玉的大伟听闻动静,已经跑了过来。他询问道:“大志,大罗,你们怎么了。”

  “不要过来。”领头男子大喝,可是已经为时已晚。大伟发现了那根黑色大藤,他没想太多,身体极快地冲上前去,准备扯断这根黑色大藤。可是那藤死绕在大东身上,怎么用力也扯不下来。

  “啊!”大东惨叫,随后着急说道:“它在吸食我的血气。”

  大伟听闻后,倒吸一口凉气,准备将手收回。但是他发现那株黑色大藤从大罗的身上冒出了三株较之纤细的藤蔓,一根已经缠住了他的手,还有两根绕住了大志和大罗。

  他向大罗脸庞望去,发现大罗面色枯黄,皮肤干褶,活生生的像一个九十岁的老人。突然间,就在大罗濒死之际,石碑上的十个奇异符文大放光彩。原本缠住众人的黑色巨大藤蔓极速的缩回。那朵红花上的花瓣自动飘落,洒在了草地上。草地顿时化为了一片泥泽。

  还在缓神的四位大汉大腿根处已是湿透,他们虽然杀过人,但是此情此景仅是平生第一次见,难所不会大小便失禁。

  躺在不远处的简玉已经将嘴处的衣布弄出。她眼睁睁的看着陷进泥泽的四名大汉,心中百感交集。

  就在这时,石碑上的奇异符文竟然脱落而出,浮在泥泽的上方,它们发出金色光芒,似有一股无穷的吸力,将陷在泥泽中的四名大汉吸出。同时,奇异符文还在泥泽中吸出了一个人。

  这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傲气,不过脸上多许有些稚嫩之气,嘴唇有点发白,看上去有些羸弱,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少年此时睁着眼睛,眼中闪着金色光辉,他望向被捆着的简玉和已经被奇异符文甩出去昏迷的四名大汉,疑惑的顿了顿。而后手指指向简玉身上的绳子,嘴唇一抿,那绳子便从简玉身上脱落而出,入到了少年的手上,他转过头看向那朵红花,反手间,红花拔地而起,跟着的还有一株黑色藤蔓。

  这株黑色藤蔓离开了地面之后迅速枯萎,化成了灰烬,而红花随着吸力顺势而飞,好似有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插在了少年身上。

  少年金光绽放,形成了坚固的防护,虽然极大程度的化解了红花飞来的攻击,但还是没有躲避过去,结果受了重伤,倒在地上。

  此时,简玉已经自由,她从地上爬起,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仔细打量着少年。

  少年的长相俊美绝伦,立体的五官虽然有着一分稚气,但闭眼时,眉宇间却带着气宇不凡的英气,他身穿云白色常服,仿若谪仙下凡,不像是一个俗人。

  简玉看的如痴如醉,不过很快摇摇头,开始检查少年身上的伤,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简玉明明亲眼目睹红花插在少年身上,可那红花却已消失不见,而且没有半分痕迹,这实在是有点诡异。她还发现少年的脖子上挂着一条腐朽的木坠,木坠上有两个较为模糊的字体。

  简玉靠近一看,红着脸自言自语道:“原来叫做顾凡。”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芜纪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