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降临之觉醒第二十章 迷茫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章 迷茫

小说:全球降临之觉醒 作者:一星期五天假 更新时间:2017-12-07 20:05 字数:2712

  列车在寒冷的西伯利亚草原上飞驰,被冰雪覆盖的大地,万年不化的冰雪构成了永恒的主题,人人生而平等?出生在这里,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艰难模式,而且——没有别的选项。这里生活着最顽强的生命,大自然和人的抗争在每时每刻上演,从他们出生的那刻起就刻进他们的身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行空渐渐从昏迷中醒来,他艰难的睁开双眼,但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躺在那里许久,努力清理一下复杂的思绪:脑海中回忆起昏迷前的那一刻,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首先他最先考虑是不是父亲的竞争对手所为,但在脑中过了一遍,仇家是有,但能够拿出这种大手笔的人很少,而且能这样做的人也没有这样做的动机,近期也没有直接的冲突,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因为寒冷的缘故,当叶行空醒来后,体温渐渐升高,麻木的身体渐渐恢复知觉,痛,剧痛,疼痛的信号通过神经在身体内疯狂的传递,大脑被这迅猛而如潮水一般的信息堵塞住了,要问哪里痛?全身都是,有轻有重,但是全都像一个个嗷嗷待哺的雏鹰在那里疯狂的发出信号,信号是如此的迫切,如此的密集,一次比一次强烈,痛苦通过一种叠加的方式不断刷新着自己的存在感。

  寒风咧着峥嵘的笑容,如看到一个鲜美的点心,疯狂的从四面八方涌来,通过遍布全身的那些疼痛的点钻进叶行空的身体,侵入他的神经,融入他的血液,随着每一次呼吸,疯狂的占领全身,寒冷也有着不同的等级,但是,每一秒都在不断刷新着叶行空对寒冷的认知,而对痛苦也有了一种更深层次的了解。

  如果可以选择,他情愿自己一辈子都没有了解的机会。

  如果不是因为平时经常锻炼,恐怕此刻他已经承受不住痛苦而昏死过去,而再次昏过去的后果是——永恒的黑暗。疼痛和寒冷在偶然间相遇,如风和火的相遇,在一起不断的发展壮大,以一种不可想象的速度,而且最糟糕的是,它们仿佛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此刻,叶行空再也分不清什么是寒冷,什么是疼痛,这不在是一个词,而是变成了一种记忆,一种以残酷方式镌刻进他灵魂里的一种梦魇。

  死——此刻,他想到了这个词,这个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词。如果有选择,恐怕他也许会考虑这个选项,认真考虑。

  渐渐的,神经开始麻木了,毕竟就算是再顽皮的孩子,如果哭了很久没有人过来,他也会渐渐停止哭泣,但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这说明他已经放弃和外界的交流了,而身体也是同样,当它放弃交流的时候,就是灾难的开始。疼,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去享受,虽然很痛苦,但是,至少你知道自己还活着。

  叶行空的身体开始短幅、剧烈的颤抖,但是,他丝毫察觉不到,他努力的想站起来,但是,失败了一次又一次。渐渐的,他开始感觉不到疼痛了,连寒冷也感觉不到了,身体的温度开始恢复正常,就在他欣喜没有多久,他发现身体的温度并没有维持稳定,而是接着上升,以一种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他开始感觉到热,想把身上的衣服脱掉,衣服仿佛正在变成一块火红的烙铁,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外面轻轻飘着雪花,如果是旅行,肯定是一番美丽的景色,然而此刻的他,饥寒交迫,没有任何的取暖措施。但是,身体却感觉像一个火炉一样。

  这是神经开始错乱了,当人冻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并不是持续的感到冷,相反还会感觉热,会尝试脱掉自己的衣服,这是神经开始受伤了。至于身体,你认为连预警机制都开始撒谎的时候,这东西还能正常运转吗?

  叶行空开始出现幻觉,他看到了父亲坐在桌前,右手握着一只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在里面旋转,颜色是那样的纯净,那样的鲜艳,红色给他带来了温暖,他喜欢上了这种颜色,或者说深深的爱上了这种颜色,心神感到放松以及前所未有的舒适。

  父亲轻轻举起酒杯,头微微点了一下,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仿佛是对自己的赞许。他也想给父亲一个微笑,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在不断拉大,画面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逃离,他徒劳的想去抓住,但是只是徒劳,叶行空悲伤的跪在地上,无助的哭泣。

  ……

  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从背后抱住自己。

  “永远不要放弃,我相信你是最棒的!”

  叶行空抬起头,看到一个女人,一个有着独特韵味的女人,此刻,她的身上散发着母性的圣光,这个身影在自己的梦中无数次出现,如此的熟悉。

  “站起来,我相信我的孩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叶行空努力的睁开双眼,但是她的脸庞却是那样模糊,还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模糊,身影被向后拉去,最终,消失在远方。

  “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为什么你要躲着我?不要走,请回到我身边……”一个无比熟悉的哭泣声在身前传出,叶行空迷茫的双眼中映入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赵悠悠,对啊,我承诺要照顾一辈子的那个人,叶行空努力的伸出双手,想抓住身边的爱情,但是,双手穿过赵悠悠的身体,他因用力过度而摔倒在地上。

  叶行空绝望的大喊:“我没有离开,我就在这儿!你回头看看我啊!”然而一切仿佛发生在两个世界,叶行空所有的努力仿佛重重的打在水上,虽然会泛起水花,但是不久又会平复如初。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悠悠伤心的转身向着远处跑去,在她转身时,他看到了一双眼睛,哀伤遍布瞳孔,叶行空的心脏突然间剧烈的跳动一下,他的心——伤了,那是怎样的伤心才会拥有那样的眼神,他很想走到赵悠悠身边把她轻轻的拉进怀中然后笑着说:“你是我的幸福,你就是我的世界!”然而徒劳伸出的手,却抓不住佳人离去的衣角,眼前再次被黑暗笼罩。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思维的世界中,他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他的思绪来到了一片古战场,一位将军,一位浑身被鲜血洗礼的将军,身后,是十几个精锐的战士,凸凹不平的盾牌上无声的诉说着曾经的荣耀,剑身被鲜血染红而散发着淡淡的幽光,衣甲上也满是斑驳,疲惫的身躯不住的喘着粗气,就连身下的宝马,口中也开始泛起白沫,而对面,是数不尽的敌人,漫山遍野,他们呐喊着向他们冲来,喊声中气十足,显然,这是一支埋伏已久的杀招。

  杀声震天,敌我差距十分巨大,大风把披风高高扬起,最前面的那个人微微回首。最近几个月叶行空不断在做着这个奇怪的梦,只是每次画面在此刻就戛然而止,他也曾经去翻阅过相关的书籍,然而除了对心理了解更深刻一些,收获一些心理专家惊叹的眼神……一无所获,然而这次不同,他有预感,有重要的事要发生,对自己很重要的事。

  披风在风中摇曳,画面还在继续,映入脑海的是一双深邃的眼睛,重瞳,一种罕见的眼睛,一种曾在神话中出现的眼睛。此刻,叶行空感到他看的不是身后的战士,而是……自己?

  叶行空努力想看清那个人的脸,仿佛看清了,却在下一秒又忘记了。

  眼睛,脑海中都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占据了叶行空脑海的全部,叶行空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眼睛中包含着两分哀伤,三分惋惜,四份对这个世界的蔑视,还有一分,难以形容,这些不是看出来的而是一种感觉,仿佛再用另一种玄妙的方式在交流。

  但是,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全球降临之觉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