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迷途第十五章 觉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五章 觉醒

小说:空间迷途 作者:森狼 更新时间:2017-12-08 09:29 字数:2092

  “他们不死难道你俩去死吗?”女声格格娇笑着反问道,“我这个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佳场务,按说拿个小金人都没问题!可到你俩这儿却生生把戏给演砸了,你们说该怎么办?”

  “有话好好说嘛!大家都是文明人,你混哪儿的?怎么称呼?大家做不成朋友还可以当没见过嘛!”

  听声音可以想像二宝的谦卑嘴脸。

  “宝货!”

  凌当暗骂一声,现在晓得拖延时间了,刚才干嘛去了!算时间,那幺娃子也该动手了。

  “我给你俩准备了一份礼物,好好享受吧,精神炼狱!”

  随着话音落下,暗红色的浓雾退去。在同样暗红色的天空下,惨白色云朵流光掠影般汇集。

  云层中青色电芒吞吐不定,仿佛正酝酿着什么阴谋,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轰!喀嚓!”电闪雷鸣后,一波血红色,寸许长尖刺倾泻而下。

  凌当两人脸色凝重地对视一眼,躲是躲不过去的,尖刺雨的范围,随着他们的移动而始终笼罩在他们上空。

  “唰唰唰!”

  让人头皮发麻地声音密集响过后,抱头蹲在地上的二宝背上手上,密密麻麻扎满了血红色的尖刺。

  片刻后,融化成血水淌了一地,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在这个过程中,二宝竟然没有吭一声!

  “你不痛吗?你就不问为什么是你,而不是他?”冰冷的女声再次响起。

  “哪里来那么多的为什么!先生先死,后生无畏。有本事就冲宝爷来!”二宝的声音有些颤抖。

  凌当蹲着毫发无损,却感到莫名其妙,说好的尖刺雨哪?

  他听到对话转过头时,却发现二宝的状况有些不妙。

  “你最好别动他!”那女声发出警告,凌当停下了脚步。

  “在炼狱中死去的人,在现实中的临床表现为血管爆裂,浑身充血而亡。而你则会在一旁,欣赏他是如何缓慢而痛苦地死去。”

  又一波尖刺雨袭来,凌当迅速地扑在二宝身上。

  可他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与二宝的身形穿插而过。

  那一刹,二宝成了痛苦抽搐的光影。

  幺娃子迟迟沒有动静,手上的骨戒丝毫没有反应。看着二宝在尖刺雨的再一次袭击下,倒在了血泊中。

  “二宝,你千万不能死!”绝望地怒火在凌当心中熊熊燃烧,直至冲顶而上!

  “喀喇喇!”天空中电蛇狂舞,青白之光驱散了惨白色的云雾。

  空间中,顿时呈现出一派艳阳高照,风高云淡的景象,甚至能嗅到,泥土与草木那种沁人心脾的芬芳。

  “啧啧啧!你的内心世界挺阳光的嘛,更让我没想到是,你竟然是精神系的异能者。”

  其实,她早就发现,凌当身体当蕴藏着一股恐怖的力量,这也是她下意识地,选择从二宝身上突破的原因。

  “凌当,宝爷没事吧?你们当心,这女变态就交给我来对付!”幺娃子的声音从空间外传来。

  幺娃子已对她展开了攻击了,而二宝生死未明。

  凌当的心高高悬起,他已没有心思,去回味她话里的意思。

  凌当在觉醒一刹那间,已接管了意境,也就是三人交锋的战场,明白她已破译了脑部某些功能区的生物密码。

  只听她厉声喝道,“即然如此,就只能与你倆说再见了,精神囚笼!”

  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黑压压地并降下来,直到凌当头顶不远处停下,四周的空间也被堵得水泄不通。

  空间里漆黑一片,只能感觉到自我的存在,让人绝望的寂静。

  黑匣子!似曾相识地感觉,凌当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某些真实发生过,而被自己遗忘的事情。

  二宝怎么样了?这样下去最终的结果是脑死亡罢!

  “嗵!”

  一声振聋发聩的鼓声,穿透封锁直达凌当耳边,幺娃子开始反击了!

  整个意境似乎都随鼓声波动着,而她的意识则在努力维系着意境为她所用。

  “嗵!嗵……”

  鼓声舒缓而富有活力,逐步地瓦解着黑暗意境。直到最后一声槌破鼓面的破音响起,凌当终于清醒过来。

  病房门已打开,而二宝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看不清伤势如何,凌当上前欲将他挪到床上。

  “别动!等检查完再说。”

  凌当吓了一跳,随即他醒悟过来,“张叔,你来了!”

  走廊里鼾声此起佊伏,诡异得仿佛这层病区的人都是几天几夜未眠,一起凑在这个时间段补觉。

  幺娃子随手将那只碗口大的破皮手鼓扔掉,他拍拍挎包不屑地道,“你的精神攻击对我不起作用,手鼓我这儿还有,要不你试试?”

  夜小贝口鼻处震出的鲜血顺着嘴角蜿蜒而下,冷艳的异常诡异,只听她冷冷道,“臭小子,那姐就把你打服!”

  她轻柔地脱掉高跟鞋,加速跑两步娇躯已借势跃起蹬在左侧墙上,就那么在墙上迅速疾奔。

  到离幺娃子一步远时,她双足狠狠在墙上一蹬,身子侧旋加速一个扫腿如疾风骤雨般向幺娃子颈侧踢去。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却不带半分烟火气。只是眨眼间便风声如刀,直指要害。正冷眼观看的幺娃子脸色一变,对方动作太快,他匆忙间只能往后一倒。

  夜小贝一腿落空,却只是冷笑一声,身子借旋转的势旋回正面对幺娃子,一个高劈腿向他腹胯间狠狠踩踏去。

  “我的那个娘耶!我可还沒娶婆姨哦……”幺娃子叫苦不迭,背脊刚沾地就忙不迭往侧翻滚,手悄悄摸向挎包。

  夜小贝甫一站定,猫腰往反向墙壁一纵,身子斜向空中高高弹起,身体翻转,双手撮成刀状狠狠斩向幺娃子颈椎。

  “不玩了!不玩了!”幺娃子手一扬,一道金线劈面向夜小贝掷去。

  夜小贝赶紧将手一拔,那金线便翻滚着向一旁跌跌撞撞地飞去。她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金色甲壳虫,“苗疆来的!”

  “嘘嘘嘘!”走廊尽头的窗户外传来一阵口哨声,而此时张朝宗刚冲出病房。

  夜小贝闻声,却是迅速的朝走廊相反方向奔去,待到窗户前纵身一跃,消失黑暗中。

  “张师伯你怎么不追了?”幺娃子走到看着窗外夜色出神的张朝宗身旁,不解地问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空间迷途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