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绳命第四十五章 云长启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五章 云长启败

小说:红绳命 作者:托马斯杨 更新时间:2018-04-16 23:03 字数:3337

  云长启往后退了好几步,弟子扶住他才稳住身体。看看颤抖刺疼的掌心,有一个针尖般大小的血洞。

  凌寒真气一进入云长启的体内就开始肆虐起来,云长启就看见自己的手掌开始变紫,紧接着又开始变青,迅速生满冻疮,结上一层冰霜,冰霜犹如虫子一样,从云长启的手掌,迅速往其手臂爬去。

  体内狠毒的凌寒真气将云长启的真气驱散,云长启赶紧调动全身的真气去抵御手上的那股凌寒真气。这才稍稍抑制住凌寒真气的扩散。

  “又放暗器又下毒,你这魔头果然好生歹毒。”云长启用颤抖的手指指着李红绳骂道。

  李红绳咧嘴轻笑,回头看看自己种下的冰霜种子,爆裂出来的冰刺上面挂着四五个齐云阁弟子的尸体,出乎意料,没想到这仅仅施展了小小的地冥九煞阵还能起到这么好的效果。

  回头看着努力抵御凌寒真气,脸憋得通红的云长启,李红绳嘲讽道:“我可不是你们这种不入流的门派,我才不会下毒。”

  在方台镇的时候,差点就中了齐云阁古丘的毒。说道歹毒,李红绳自叹不如。

  云长启指着李红绳还想说什么,手臂里的凌寒真气又开始肆虐了,搅得翻天覆地,犹如剥皮剔骨的刺痛不断的传来。

  云长启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紧闭双眼,眉头都锁到一块了,用劲全身的力气去抵挡着疼痛。

  李红绳褪去冰铠,身上淡蓝色的烟雾慢慢蒸发。收起仓异,说道:“打也打了,你们可以走了,我还要休息呢。”

  云长启抬眼看着李红绳,轻笑说:“今日你要是放我走的话,我并不会感激你,而且下次见到你一定会杀了你。”

  “感激?”李红绳轻笑了一下,说:“我不需要感激,感激能当饭吃吗?”李红绳冷冷的看着云长启说道:“不怕死的话,尽管来。”

  云长启盯着李红绳冰冷的眼睛,不敢多看,仿佛再看,李红绳的眼睛里就会出现一只干瘪黝黑的手将他扯拽进去。便也不多说什么,对旁边的弟子说:“走。”在弟子的搀扶下,云长启晃悠悠的走出屋子。

  等齐云阁的人都走了以后,花姬松了一口气,走过来问李红绳:“这又是你哪个仇家?”

  李红绳轻笑了一下说:“还记得方台镇的那三个齐云阁弟子吗?”

  “记得啊。”

  “这就是齐云阁的掌门,过来找我算账来了。”李红绳笑着摇摇头说道。

  “就这点实力还掌门啊?”花姬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李红绳喝了口水坐下来说:“他实力不俗,非常刚猛,我一点都不敢疏忽。”

  “那比起千丈山怎么样?”花姬坐在李红绳对面,手撑着下巴问道。

  李红绳端着茶杯,抬头看着面前的花姬,一下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溅了花姬一脸的口水。

  花姬瘸着嘴,擦掉脸上的口水,柳眉一皱,骂道:“死窝头你笑什么笑,喷了我一脸的臭口水。”

  李红绳放下茶杯说:“你这样子,我一时半会还真习惯不了,先让我笑一会。”

  花姬这才想起来,她现在是短发,寸头,这下李红绳心里的形象可能一下子就崩塌了。赶紧转过身去,然后捂着自己的脑袋骂道:“不许笑,不许笑。”

  李红绳依旧不依不饶的笑着:“你这样上半身像个男的,下半身还穿个裙子。”

  “我半身怎么就像男的了?”花姬怒道:“还有,这不是裙子,这是青纱长衫好吧。”

  李红绳喝了一口茶说:“你要不就戴个帽子,要么就男扮女装,换身男人的行头,你这样非男非女的跟我走在一块,太扎眼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的。”

  花姬怒打李红绳一拳,道:“我哪里非男非女了。”说完一脸委屈的嘟着嘴:“我去买顶帽子。”

  李红绳喝了一口茶,嫌弃的咂咂嘴:“这是什么破茶,这么难喝。”

  就在这时,小店的掌柜子突然从门外面冲进来,扑通往李红绳和花姬面前一跪,不停的磕头,哀求道:“小人该死,不知大侠神威,我是被人逼迫不得已才。”

  李红绳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这个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他的眼睛里满是恐惧。能不恐惧吗?他刚刚可看见齐云阁一大波人从这里落荒而逃,云长启还受了重伤。而这间屋子里只有一男一女一小孩而已。

  李红绳冰冷的看着他,掌柜全身哆嗦的像冬天里的流浪狗,胆怯的慢慢抬头,一下看到李红绳那双冰冷的眼睛,犹如看到了阎王爷的眼睛一样,吓得气血倒流,赶紧低下头,然后不停的磕头:“求大侠饶命,求大侠饶命。”

  咣当一声,李红绳猛然一拍桌子,顶厚的实木桌子上面出现了一个手印,桌上的茶杯瞬间炸碎。

  掌柜子没敢抬头看,但是听到那咣当一声,全身一震,原本是双膝跪着,现在吓得瘫软的坐在地上,大气不敢出,连求饶都不会说了。

  “是你带他们来的?”李红绳淡淡的问道。

  “不,不,,,不不是。”掌柜子连忙摇头,感觉李红绳的那句话像是审判自己死亡一样,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那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花姬走上前来问道。

  掌柜子结巴的说:“我我我也,,不,不,不知道。”

  “给我把舌头捋直了说话。”花姬不耐烦的道,她可不想听他结巴浪费时间。

  掌柜子全身一震,惧怕的抬头看着花姬,不久前她还是安安静静的顾客,现在是掌握自己生死的死神,这角色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掌柜子哆哆嗦嗦的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你们在这的,你们刚到没多久,他们就带人赶到了,把我的客人都赶走了,也没有给我补偿,然后让我不想死的就滚远点。我看他们是齐云阁的,就只能乖乖听话了。”

  李红绳点点头,看来这段时间一直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既然没有被发现,那肯定是在进入画境的时候。幸亏及时醒来,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周边始终有人盯着不是好事,要尽快将其找出来,不然的话下次进入画境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李红绳问道:“齐云阁在灵川的势力怎么样?”

  掌柜说:“我们也不知道,他们那些门派都很厉害,我们看见了都得躲着走,要是说哪个门派厉害,哪个门派逊色,我们这小老百姓真不会分。”

  李红绳点点头:“那最厉害,名声最大的呢?”

  掌柜子瞪大眼睛说:“那当然是皇室了。汇陵城可是最大的势力,所有门派都怕皇室。”

  “听说汇陵城的势力非常强大,在五州所有皇室中,名声最大的就是汇陵城了。”花姬补充道。

  掌柜子立马一脸炫耀的模样说:“我们汇陵城王,年轻有为,治国有方,让我们安居乐业,税收又少,挣的又多,把百姓放在第一位。他还和灵川所有门派定了条约,如果门派不遵守,或者祸患灵川,汇陵城王都会制裁的。只可惜啊。”

  “可惜什么?”李红绳皱眉好奇的问。

  掌柜子满脸哀伤的说:“只可惜汇陵城王的母亲,我们的汇陵城圣后,得了一种怪病,寻遍各地名医皆束手无策,圣后已经弥留之际,真是灵川的悲哀啊。”

  “是什么样一种怪病?”花姬好奇的问道。

  掌柜子皱着眉说:“先是皮肤发黑,从脚趾开始,慢慢的往上延伸,然后就是暴瘦,再后来是胸口沉闷,哮喘连连。我之前带我的师父去看过,我师父三代名医,治病救人无数,可是也对这种怪病束手无策。”

  花姬听了之后,转头看看李红绳,李红绳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何种怪病。

  “好了。”李红绳站起身来,低头看着掌柜子。

  掌柜子看到李红绳站起来,赶紧跪好,额头磕地,全身发抖,一动不敢动。他感觉李红绳会觉得自己没有利用价值然后挥起一剑把自己砍了。

  李红绳起身后,说道:“你这破茶太难喝了,重新给我弄一壶来,最好是花雨茶。”

  掌柜子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连忙用颤抖的手擦擦额头的汗,点头:“是是是。”

  花姬也说道:“给我们换间好一点的屋子,再给我买顶帽子来。”

  “是是是。”等李红绳他们都上楼了,掌柜子一下虚脱的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满色苍白的看着自己的柜台,这算是捡回一条命吗?他告诉自己,大难不死,以后定能赚大钱。

  云长启在弟子的搀扶下,终于回到了齐云阁。华成和羽早就在齐云阁大厅等候了。云长启面色痛苦的捂着右手,踉踉跄跄的走到大厅。

  华成走上前来:“失败了?”

  云长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着气,全身发抖,面色白如漆。嘴唇发抖的说:“没想到,没想到他,这么厉害。招式那么阴狠。竟然下毒。”

  华成看看云长启的右手,已经发紫浮肿,上面全是冻疮,里面一股凌寒真气还在里面尽情的肆虐。

  华成淡淡的说:“他没有下毒。这是他的凌寒真气。”

  云长启一愣:“凌寒真气是什么?”

  华成面色阴冷,扬扬下巴,淡淡的说:“是凌寒泉水炼化的真气。”

  云长启惊的长大嘴巴,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受这么大的痛苦:“那小子竟然喝过凌寒泉?”

  羽捏捏拳头,看着云长启的样子,已经等不及,他等不及要手刃了李红绳,管他什么凌寒真气。华成感受到羽的冲动,立马对羽说:“不行,你不能去。”

  羽扭头皱眉的看着他问:“为什么?”

  华成淡淡的说:“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转头看向齐云阁的门外,清风抚卷云,万里晴空,不多日,这片晴空下,血雨腥风。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红绳命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