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第一百零五回 兄弟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百零五回 兄弟谈

小说:至尊曲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8-03-13 23:25 字数:2477

  看着神志不清的冥河教主,三位岛主已失去了杀他之心,仇恨一见烟消散,为已死去许久的人复仇,这是借口,也是不理智的。

  人能被仇恨冲昏头脑,但作为高阶仙人,他们是有自制力的,还不会被蒙蔽心智。

  于是,三位岛主放过了冥河,回到属于自己的岛中,开始了招收徒弟。

  因为三仙岛的三位丈人有了自己的子弟,而且一共十人,皆是以花为名的女子,岛上的仙人们习惯称她们为‘十花仙子’。

  十花仙子,蓬莱有水仙子、梅寒香、皇月季;方丈有桂清雅、幽兰、娇容茶;瀛洲有姞牡丹,高菊芳、白荷、杜鹃。

  十花仙子修为深浅不一,但都是人比花美,因此,在修行界中颇有名气。

  此次争夺异宝之行,十花仙子就是三仙岛的代表人。

  石墨大马金刀的坐在高位上,看着云泰那血渍满袍的惨状,他双目透着寒意,似要吃人。

  尽管没有说话,但此刻的他比没有说话还让人感到愤怒。

  良久,石墨终于平息了情绪,对云霄道:“既然有仙人横加插手,也就只好先放过上古八大家族了,我们不因被别人抓到把柄,你先带云泰下去,尽快给他疗好伤。另外,让外面的人小心些,最近易被仙人盯上,让他们多留个心眼。”

  “是的,主上,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云霄老翁遵从的道。

  东皇爵、东方修己、黄穆然站在姬家的山门前,一身披麻戴孝的姬云泽和发须灰白的公刘匆匆走了出来迎接。

  “守护家族亲自前来,姬家上下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公刘作为现在姬家的最长者,一脸歉意的说。

  “世事多舛,姬家蒙难,妘家遭劫,歹人蠢蠢欲动,姬公丧事在即,刻不容缓,我等还来叨扰,实在无奈,还望见谅!”黄穆然道。

  “找到亢金龙,就能一举消灭那伙鬼头鬼脑的势力,如果守护家族真能为我姬家报仇雪恨,我们姬家上下都将感谢不尽。只是现在敌暗我明,对方不仅占有了承影,更得到了含光和宵练,对手是如虎添翼,我们是损兵折将,要一雪此仇,谈何容易?”公刘并不是很看好的说。

  “姬老还记得八长老雕翎和姞相仪之言否?”姬云泽从旁提醒道。

  公刘拍打着脑袋,有些后知后觉道:“哎呦,你看我的忘性,真是伤心过度,连要紧事都忘了,幸亏有姪儿你提醒,不然定误大事。有姞相仪公子和雕翎长老在,我们要弄清楚敌人的来龙去脉已是迫在眉睫,这点尤为重要。”

  “不忙,待我们祭拜了姬家亡灵后再谈此事,入乡随俗嘛,吊唁还是不可或缺的。”东皇爵道。

  看着白色的魂幡随风飞舞,姬云泽收拾起短暂的悲心,忙引着三位守护者向灵堂走去。

  妘子安拍着木案道:“姞家未免也太放肆了,竟敢偷偷摸摸的和风云山庄接触,难道就不怕你这个妘家家主有意见吗?”

  “大哥,凡事留余地吧,风云山庄早就对我们妘家族颇有微词了,今妘丘担不起重担,我们又失了宵练,处境有多尴尬我们自己也是知道的。”妘冀恒咳嗽着说。

  “他们这是落井下石,幸灾乐祸,我最看不惯这等伎俩的人了!”

  “当初相家之事处理得不当,长老们不愿因小失大得罪妫家,风云山庄的心已偏向相家,一心要护那孤爷寡孙,唉,是我们妘家有负于人,弄成今日局面,也怨不得别人。”

  “二弟,你心太善了,要不还是我亲自走一趟,这风云山庄若即若离,可不是什么善茬,万一关键时刻反咬我们妘家一口,到时岂不损失更大?”

  “不行,听说守护家族已行动,我们再急迫行事,反为不美。若逼急了风云山庄,到时他们率性而为,我们又能奈他何?”妘冀恒州担忧的说。

  “你呀,就是果断不足,须‘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道理。”

  “大哥,我会牢记的。此次妘家折损之仇,我一定要讨回来,但不是现在。现在当务之急是休养生息,保住妘家,不然走了姞、姬两族的老路,你我有何面目去见妘家的列祖列宗?”

  “我就知道论不过你的理,你也不会狠心斩断风云山庄的情谊,更无法对已失承影的相思子动武,所以今晨我早已派人准备了两份厚礼去见大云子和相思子了。”妘子安微笑的道。

  “大哥!你……”妘冀恒有些意动的哽咽着。

  “二弟,大哥知道你为了妘家才当这个不想的家主的。你大哥我就更不是这块材料了。当年父亲在选家主的时候就说了,我们这一代没有适合当家主的人选,要我全力协助你这个被赶鸭子上架的弟弟。这些年来,妘家相安无事,全托你的苦撑,大哥我能不帮倒忙就好了。”

  “想想这些年,我老是闯祸,都是你为我擦屁股。不仅屡次偷含光剑,还惹了不少仇家,若非有妘家族在后撑腰,估计十个妘子安都死了。现在含光突然被夺走,我才真正的醒悟,纵不能力挽狂澜,大哥也要为二弟作想,为妘家出一份力。”

  “三十六年的家主生涯,父亲说得一点儿也没有错,我只能勉强维持妘家的运转,不能兴妘家族。或许交给你打理,还能闯出一片天。”

  “家族不是赌博,岂能风险戏之?尤其是在家族平稳的时候,没有必要去冒那一份险。家族都是一代传一代,代代共同努力的结果,二弟你不必过于担忧,因为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家族,是我们这一代未曾肩负起时代责任的结果。”

  “不管如何,守护了这么多代的含光剑从我妘冀恒当家主这一代被夺,再怎么说也是护守不力,所以这份罪责当由我来。”

  妘子安毅然决然的道:“二弟放心,大哥一定会夺回含光,绝不让家族在我们这一代受辱。”

  妘冀恒道:“如果要用大哥的性命去相搏,这含光剑我宁肯不要,也不能让大哥您冒险。”

  “我不会用性命去交换的,更不会将妘家的荣誉送之于人。我想在这一点上,妘丘的想法也会和我相同的。”

  “如果大哥成家生子,我们现在的选择性就要大很多。”

  “妘丘是个好孩子,比你我都行,这妘家家主之位早晚是他的。”

  “其实我很想马上将家主之位传给他,因为尸位素餐的我多一天在位就会耽误家族许多事,只可惜总不忍将重荷之担交给他。”妘冀恒叹息道。

  “妘丘作为未来妘族家主的不二人选,负其重是迟早的事,若一直把他当我一个长不大的孩子,那他怎么能充分的发挥自己的才华?这次寒光剑丢失,那些长老不是对二弟你颇有言辞吗,你干脆趁机引咎辞职,以追查含光剑下落为由,让妘丘上位,你我两兄弟也好专心去寻含光的踪影。”

  妘冀恒思考了一下道:“这说法让我很意动,我看行,就是不知那些长老会不会有其他想法。”

  “你放心,那几位长老虽有些泥古不开化,但还是以家族利益为重的,他们的全局观念比你我还重,岂会撤妘丘的台?”

  “大哥言之有理,我先和妘丘通一下气,然后再把决定给众长老说。希望他们不会认为是我在推卸责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至尊曲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