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记第五章 无根之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无根之人

小说:撼山记 作者:胡不鸣 更新时间:2017-12-08 00:12 字数:3072

  刘老头走了,走的无声无息,林冲没有将小宁王放置在老头子的医馆,而是让二愣子背到了自家酒馆,这几日镇上的陌生面孔突然增多了不少,外乡来的流民好像突然之间就全部拥挤到小小的月婵镇。

  林冲每天定时出现在刘老头的医馆,一大早打开前门,取出一些降暑的药草就在门前支起两只大锅,熬制一些简单的防暑汤药,跟了老头子三年,虽然早已将黄帝内经,神农百草集等书本记下,但是从来没有真正施展过医术。

  老头子说过,要是他以为背下两本子破书就真敢给人瞧病,非得第一个抽死他!所以,林冲现在能做的,就只是给这些流民做一些简单的防疫措施。老头子不在,镇上除了几个接生婆娘,就没有几个人懂这些,恰巧,有人看到过林冲在老头的要求下背诵过百草集,这可让已经愁得快哭出来的镇长大人喜从天降,二话不说先是一个贞洁牌坊给林家酒馆门前就要栽过去。

  这可不是小事,对于家天下的大唐来说,一顶贞节牌坊可是必须由当地族老推荐,上报县太爷,再由县太爷查实,上报知府,知府核查无误,出具正式公文上报六省,再由内事太监秉呈李唐天子,盖玉玺,六省敕令刊发文书邸报,再由皇家出资,建造牌坊彰示其贞。

  一个贞洁妇人可是地方官府实打实的教化功绩,大唐开国六百余年,地方上早已经将这种简单便捷的方法当做幸进的手段,而中央也需要不时用这种方法来显示皇权,所以,一般只要地方上推荐,查实无误,便八九不离十,而镇长让人搬来的牌坊叫做节坊,自是不能和皇家牌坊比的,但是也是地方上的自发举措,并且簇拥皇权,所以,官府也就乐见其成,所以,镇长才敢早早的立起节坊向林大娘示好,谁让人家儿子是现在镇上唯一的一个懂医术的人呢。

  而林冲,则成为那个成功女人背后默默付出的男人,哦,是男孩。

  岐黄,板蓝根,猩猩草,林冲指挥着二愣子一麻袋一麻袋的往医馆的院子里堆放,这是从江宁调拨过来的药草,只能单独存放,官府还会安排专人看护,五六千人的流民队伍需要的药草绝对不是小数目,月婵镇根本就容纳不下这么多人,而县太爷是镇长的姐夫,前些天在县衙也是愁眉苦脸的连念晦气,这流民的到来做好了是一个天然的踏板,同样的,做不好也可能是一个吃官的无底洞,古往今来,流民问题从来都不是小问题,一个不慎激起民变,他一家老小可就眨眼人头落地。

  好在他的小舅子关键时候倒是拿得出手,聚集流民伐木造房,组织镇上的大户人家造蓬施粥,安排老弱到医馆前喂食汤药,重重措施,加上临时抽调百名老君山边军,场面总算控制了下来,那个贞洁牌坊,是县太爷引以为豪的神来之笔,事情做出来就是要让人看的,可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上官你看我多能干,将这么多流民安顿的妥妥帖帖?那就有些蠢了,不是为官之道。

  这样多好,贞洁烈妇,哪朝哪代都得重视,这是文教之本,想到六省的老爷们都得安排宫人侍卫来亲自察看,到时候自己这次的所作所为还不得被传回长安那些老爷们的书桌?或者,上达天听都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县令大人已经忍不住有种挥斥方遒的感觉,一个小小的九品县官,竟然能被坐拥天下的皇帝看到自己的名字,大幸啊!

  林冲这几天很忙,十一岁的年龄从天一亮睁开眼,一直到深夜,每天休息的时间很短,医馆的所有事情都需要他亲自打理,因为是老头子不喜欢外人进入他的后宅,所以,除了他娘和二愣子,林冲能用的人手很少,流民中的老弱不少,最多的是一些小孩子,长途跋涉,再加上可能水土不服,一个个面黄肌瘦,身体跟柴火棒子似得,至于老人,林冲没时间想,也不敢想。这些天每天从前院抬走的人里,大部分是老人,长途跋涉走过多少次鬼门关,最后总算熬出来了身体却垮了,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就再也起不来。

  身边的流民早已麻木,看着被抬上独轮车摞起三层高的尸体见怪不怪,一张草席,便算是体面地收殓了,推到镇外的偏僻地方,深坑早已挖好,一层尸体一层白灰。

  这是林冲从二愣子的手势里想到的,镇子里也不见了平时到处野的小孩子了,都被家里人死死地拴在门内,有的透过门窗缝隙偷偷的看着街上依然不少的外地人,好在月婵镇鱼米之乡,马上又是收获季节,省着点用,倒也不怕粮食不够吃,要不然,非得出大乱子不可。

  人手实在紧缺,林冲便将二愣子他爹娘也喊了过来帮忙,镇长给每人一天一钱银子的报酬,倒也豪气,小王爷就在林冲家的酒馆,也不好一直无人照顾,流民一多,治安便成首要问题,于是,林冲又只好让二愣子将小王爷趁着天黑搬到医馆的后宅安置下来,每天好吃好喝供着,就是不见醒来,气色已经明显和常人无异,甚至体质上还要好很多。

  前两次探查把脉的时候,林冲就已经知道这家伙其实已经醒了,招呼他娘一日三餐给送到房间便不再理睬,他是真没有时间理会。

  林大娘最先知道小王爷的身份,却没有声张,紧接着流民到了,大家都忙着应付,林冲就只好压下心头的好奇。

  “你还懂医术?”

  “恩。”

  “是跟那位学的吗?”

  “恩。”

  “哪位,老神仙走了么?”

  “恩!”

  “真的走了?”

  “恩!”

  “你除了嗯嗯嗯还会什么?我辛苦招揽的高手都死了,你还有什么气不过,再说你也没有吃亏,至于这么不待见我!”

  小王爷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也想了半个月,刚开始想着趁没人的时候回到江宁,召集人马,踏平这个小小的月婵镇,从小到大,从来都是自己打杀别人,那么近距离看清死亡的真面目,对于生命缺少什么敬畏的小王爷李宗礼,身体也禁不住炸毛,脑海中不由得想起那天林冲狰狞至极的面孔,以及最后那携风雷而下的一掌。

  这时候他站在林冲背后,很无奈的冲站在旁边监视着他的二愣子摊摊手,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恶意。林冲朝前面一指。二愣子跑过去扛了一袋猩猩草放到林冲面前。

  “没事干帮忙洗洗,一天到晚睡着也不嫌累。”林冲嘟囔了一句,从始至终都没有转身看李宗礼一眼。

  李宗礼呆了片刻,然后也浑然不顾猩猩草刺鼻的气味,挽起袖子就转身走到后院打了满满一桶清水,然后蹲下身就细细地开始清洗,二愣子看着无趣,就跑去劈柴了,这是他每天的功课,以前到不觉得,现在每天熬药炉火不息,二愣子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一个人砍柴供四口大锅熬药,竟然还有剩余。

  镇子里并不是真的没有大夫了,只是仅有的两位大夫都被镇里的大户人家请走接到府上,连同家人一起被留了下来,做起了家庭医生。

  月婵镇的大户孙,卢,钱,还有镇长他们白家,都住在青石巷,清一色的门板大的青条石铺就的路面,林冲从记事起好像就没去过那里,可是今天不得不去了。

  卢家找到了镇长白诚儒,抬着一具尸体指名道姓说是因为林冲的汤药问题,导致死人了!

  这问题就严重了,而且很适时的,有一个流民里的小孩子连续服了几天林冲开的汤药后竟然在卢家的家门前死了,由府里的大夫查验过后,给出误食草药引起,这下,就连镇长白诚儒都感到棘手,这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刚刚安定下来的流民会有什么反应没人知道!

  林冲带着二愣子走到青石巷,长年累月跑马走车的碾压下,地下的石板棱角早已被磨平,还被人可以在路面雕刻了一些简单的条纹,防止人滑脚。

  林冲的目的地是镇长白家所在的巷子中部,前方已经有零星的十几个流民聚在一起,也没有说话,路过孙家红漆大门前,侧门外站着几个家仆打扮的人,看到二愣子和林冲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走过,一个个神色冷漠,有淡淡的嘲讽嗤笑从林冲后面传来,林冲也不回头,快步走过。

  白府门前,一张草席盖着一具尸体,气氛有些沉默,镇长白诚儒背着手,死死地盯着一个灰袍中年人,尸体前三名老君山兵士站在草席旁,着战甲,手握战刀,漆黑的面甲中射出的眼神,气息冰冷犹如寒铁。

  “小林大夫!”

  所有人脑袋全都转了过来,看到林冲快步的走过来,安静的让出一条路,后面跟着人高马大的二愣子。

  “呦呵,这就是咱们月婵镇大名鼎鼎的小林大夫,可真是英雄出少年呐!”人群中,一个灰袍中年人眼睛一亮,阴阳怪气的说道,由其把“小”字念的很重。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撼山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