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道长不是神棍第四章 戏多的主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戏多的主任

小说:是道长不是神棍 作者:夜雨声疏 更新时间:2018-01-13 19:55 字数:2069

  美术学院十大怪谈:

  三,大厅的玻璃顶能映照出不存于世之人的影子。

  我示意是以看上面,碎玻璃中能清楚地看出我们身后的确有个人,然而当我们回头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是以来来回回看了几圈,那黑色的人影一直没什么动作,是以把手电筒放在下巴底下,瞪大眼睛颤声道:“哎,非哥,你说我们现在算不算在作死?”

  知道是作死就赶紧回宿舍呆着去,不要在这里一脸跃跃欲试地扮鬼还问我是不是在作死。

  我白了是以一眼,这疯子已经脱离正常人的范畴了,正常的女生面对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尖叫着夺门而出,而不是像是以这样试图用最简单的扮鬼把戏吓唬她哥。

  是以夸张捂着心脏地摆出一副受惊的表情:“哇,非哥,你这个白眼翻得,水平极高啊,看得我心神震动,比后面那位仁兄还恐怖诶!以后做鬼吓人一定比后面那位有钱途。”

  “我走了。”我转身要往门口走,是以马上抓住我。

  “非哥,别介啊,你忍心看到我一个人夜闯美术学院连个垫背的都没有吗?你忍心吗?”

  讲真我很忍心的。

  四周墙上挂了一些世界名画的复制品,大厅那一头是同样风格华丽的楼梯,扶手都是涂了金色油漆伪装成镶了金边的,现在金漆有些部分已经剥落,暴露了扶手材质都是木头的事实,我不是很想吐槽这种装修方式,明明钱不够还打肿脸充胖子,看看现在尴尬成什么样。

  “非哥,我知道你想吐槽。”是以用手电晃了晃地上落的金漆渣子,“据说这栋楼的外观策划都是那个老师负责的,中老年人的审美我们不懂。”

  “四楼摔死的那个?权力这么大?”我随口问道。

  “那是我们美院主任啊,当了好几十年了都没升职,更年期聪明绝顶的老秃子,讲的是古欧洲名画,课超无聊,还点名。”是以似乎很看不惯那个老师。

  其实点名才是重点吧?因为这样一来你没法逃课。

  我腹诽。

  墙上很多名画都是耳熟能详的,即使是我这样对艺术的钻研止步于高中美术课的人都能叫出名字,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达维特的《拿破仑穿越阿尔卑斯山》、拉斐尔的《雅典学院》等等。这时,其中一幅画吸引了我的注意,画中一个白衣黄裙的女子正手持短剑切下一名男子的头颅,鲜血喷涌而出,男子张大嘴瞪圆眼睛,神色惊恐又难以置信,似乎是不相信自己被杀的事实,整副画色调昏暗,氛围凝重。

  “这幅画叫《砍下荷罗浮尼头颅的犹滴》,真品在波各赛美术馆,17世纪意大利艺术家卡拉瓦乔所作。”是以解释道,“取材源于《圣经》,犹太女英雄犹滴先是用美貌迷惑了敌军首领荷罗浮尼,然后在酒会上灌醉荷罗浮尼,并趁机割下了他的头。”

  “那这幅呢?”我又指了指旁边一幅画,画中的女子抱着一只疑似鼬类的白色小兽,光影柔和。

  是以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非哥,你不是古汉语系的No.1吗?怎么突然对古欧洲艺术感兴趣了?你的教授会哭的我跟你讲。”

  “好好回答问题会死吗?”我忍住自己敲她脑门的冲动,白了她一眼。

  “不会,但是会不舒服,你要我回答就回答,搞得我跟个导游带你参观美术馆似的,多没面子啊。”是以嬉笑道,“这是《抱银鼠的女子》,达芬奇四幅描绘女性形象的画作之一,真品在波兰恰尔托雷斯基博物馆。”

  就算真是美术馆也就是个假冒伪劣美术馆。

  我点点头,假装自己在近距离看画,解开铜钱串将一枚铜钱夹在画框后面。

  对古欧洲艺术感兴趣?不存在的。

  “话说,非哥,你猜这些复制品是谁收集的?”是以对我眨眨眼,一脸神秘。

  “不会又是那个倒霉的秃顶主任吧?”我说。

  “没错,就是他,他对外说是自己半生的收藏献给学校,其实都是和石膏人头像一起从二手市场批发购入的。”

  我觉得有人在我耳边呼呼的吹凉气,心中凛然,轻咳了一声道:“是以,死者为大,这么背地里说坏话不太好。”

  “他敢做还怕人说啊?据说收藏这些的原本是个小企业的老板,有点闲钱但是不多的那种,后来破产了,受不了打击得了精神病,治了好久,靠着吃药倒也能稳定下来,平时看着跟正常人没两样,亲戚都当他已经好了,可是他突然就自己把药停了,过年聚餐的时候在饭里下毒,拉着父母和兄弟姐妹一大家子二十几口人全死了。”

  所以这个故事是在告诉我们药不能停吗?

  周围温度一下子降了许多,连手电筒的光都仿佛变暗了,我猛地转头,看到白色小兽的双眼中有红光闪过,与此同时旁边被割下头颅的荷罗浮尼的面部一阵扭曲,然后变成了我的脸!

  雾草!又有人模仿我的脸!柳永就算了,你一外国佬是几个意思?

  “非哥!快看蒙娜丽莎哭了!”我顺着是以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蒙娜丽莎耷拉着嘴角,一滴眼泪从她的右眼中流出,留下血红色的一道泪痕,看上去十分狰狞诡异。

  “我觉得有必要去找那个写怪谈的人!他不是乌鸦嘴就是有预见能力!简直不能再准了好吗?”是以道。

  “虽然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敢不敢安静一点?”我听到头顶有破风声传来,拉着是以后退一步,后背紧紧贴在画上,一大块红色的碎玻璃在我眼皮子底下掉在地上,哗啦一声摔得粉碎。

  “雾草豆腐渣工程啊这是!差评!投诉!”是以喊道,“非哥你那个天才的大脑还好吗?没被砸到吧?这可是关乎我的英语四级啊!”

  是以,如果你不说出真实想法的话,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

  美术学院十大怪谈:

  四,晚上的美院一楼大厅中,蒙娜丽莎的微笑变成哭脸,银鼠活过来跑出画,最恐怖的是,你会发现被犹滴割下头颅的人不是荷罗浮尼,而是你。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是道长不是神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