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者传第一章第二十五话 碧珊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第二十五话 碧珊爷!

小说:界者传 作者:发展陈政 更新时间:2018-01-13 04:57 字数:6129

  “哦豁,魏老师这回好像坠机了!”郎丕斯心里焦急,将自身生物电能量集中,一窥生死的能力再次发动!

  一抹电光从郎丕斯双眼浮动,郎丕斯额头渗出了冷汗,豆大的汗珠顺着已经是人类五官模样的郎丕斯的脸颊滑落。

  “熄。。。火咯。”郎丕斯看向天空中坠落的魏德有些失落得说道“拐了,看不到啊!”

  当郎丕斯使用能力的时候,高台上的A察觉到了一股能量从郎丕斯身上浮现,不禁脱口而出“那家伙能力到底是什么!?”

  美若天仙的脸上因为强烈的好奇显得高冷的A像个小孩一般,扫了一眼还在吸血的和被吸血的两个秀恩爱的家伙们后,居然也是一跃而起,朝着郎丕斯飞去。

  看到A突然离开高台的DM,也是对着桑托斯一脸惋惜地说:“桑尼啊,A对那只胡狼人更感兴趣啊。”

  躺在地上的桑托斯的身体已经恢复回原样,吸血鬼那强大的恢复力果然不是盖的。

  桑托斯用单手支撑,以及其风骚的一个托马斯回旋立起身来,看着飞过去的A,心里五味陈杂。

  “喂,小家伙,现在我们都不是敌人了,你能告诉我你的能力是什么吗?虽然很失礼,但是你解决了我的疑问后我会有报酬的哦!”御姐A已经靠近了石柱,落地后身形一转和石柱呈90度的站立着。

  急切求知的A并不知道这时的郎丕斯是一个什么表情。

  郎丕斯这家伙,虽然肌肉多得像个比利,但是却心思细腻,虽然和魏德相处还不到两天,但是也是从内心将魏德当做自己的老师,和自己父母相似的相识经历也让魏德在郎丕斯的心里和父亲挂了一下勾。

  “呜。。。魏老师都遭雷劈求了,你还。。问我这些。。。。呜”月牙眼居然也能滑出泪水。

  “emmm。。”A也是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肌肉胡狼居然抽泣了起来,“喂喂喂,小家伙,别哭了!”

  A试着安慰着郎丕斯,也不知是第一次被女人安慰觉得有些憋屈还是对魏德的生死着急,郎丕斯的眼泪竟像清泉一般开始止不住。

  什么情况?!A对现在的情景也是找不到头绪。

  “喂喂喂,小家伙,我不是说有报酬嘛。”A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试着安抚郎丕斯“你告诉我,我帮你救他!”

  “呜,嗯,呜。”郎丕斯大概是因为在啜泣所以没有听到A所说的话。

  “我帮你救他啊!不!会!死!的!他!”A一字一句的大声喊出,惨白的脸上挂上了怒容。

  只要魏德被雷劈了还有一丝意识,用传统的初拥方式应该能够将魏德救活,只不过之后的魏德便是和众人一样的黑暗生物了。

  “呜,嗯”郎丕斯听完A所说后,慢慢停止了抽泣,“你。。。呜。。说的是真。。。的吗?”

  一脸难以置信得看着A的郎丕斯,月牙眼也慢慢睁开。

  沃德法克儿,明明是个壮汉为什么睁眼了后如此的清秀?

  明明是个肌肉男前面像个小孩一样啼哭?

  “额。。对!我可是Vampire哦!”A诧异了一下后自豪地说道。

  当然,郎丕斯是听不懂英语的“魏母啪咦?你不要在这边豁我啊!你肯定不是魏老师家里人!”

  刚说完郎丕斯那睁开的月牙眼又泛起了泪花。

  “喂喂喂,你是文盲吗?吸血鬼!我是吸血鬼!不老不死的哦!”A也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不懂英语,就算是个懵懂的青少年也知道哥特,也知道暗夜生物吧!常识啊!

  “呜嗯,我把我的能力给你讲了,你就帮我救魏老师?”郎丕斯这个时候已经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虽然没有听说过什么是吸血鬼,但之前桑托斯等人展现的实力,或许能拯救被雷劈的魏老师?

  终于,A的好奇马上就能解开,一阵愉悦涌上A的心头,小嘴一咧,漏出了两颗獠牙。

  “噗噗叽,对哦对哦,快讲吧小家伙!”A除了在私底下和S在一起露出过笑容以外,平时其他人基本就没看到过这冰山美人的笑脸。

  而高台下,看到听到石柱这边的诸位吸血鬼,除了恩凡佁然不动外,桑托斯已经是ORZ一般失落得跪在地上,而一旁的DM窃喜着各种嘲讽桑尼。

  “我可以看到。呜。看到。。。。”正欲将自己一窥生死的能力和盘托出的郎丕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喜讯——A能拯救魏老师,尽然喜极而泣起来。

  快啊!快啊!快说啊!

  正当A一脸期待的看着郎丕斯准备说出自己能力的时候,骤变发生!

  天空中的紫光大盛!

  是魏德!而攀附于石柱的郎丕斯见状,心头一喜,尽然没有接着说出之前话的后半段。

  发生了什么呢?魏德难道在生死关头爆SEED了吗!

  让我们回到几分钟前,正在自由落地即将掉入狼嘴的魏德那面。

  灼痛感,熟悉的灼痛感,身上除了这感觉充斥全身以外,魏德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的感受。

  闭着双眼,风儿从下至上滑过魏德的双耳,被电后直起来的长发发出了一阵有一阵“呼呼嘶”的声音。

  或许就这样掉入兰兰牙的嘴里,便是自己最终的归宿了吧。

  又一次想起了之前遛狗被电的时候想到的事情。

  她。

  亲人们。

  帝君观的派主和各位师兄弟。

  魏德想着想着居然忍着剧痛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哈,这初阶的量劫反而给我充了不少灵力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开心得在魏德耳边响起。

  呵,已经开始幻听了吗?量劫?无量量劫?我又不是修仙者怎么会引发天劫?

  “魏德小子,速速振作!别丧失生意!”

  那一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难道说不是幻觉?

  “嗯?谁?”魏德强撑着询问,天空之中只有自己一人,这苍老的声音是从哪传来的?

  “莫要再开口,静气宁神!试着将这雷劫带来的疼痛感汇聚于丹田处!”

  沃德法克!谁在说话!魏德大惊!

  “老朽与你现在心意相通,你不正穿着老朽吗!趁这雷劫松懈!快快照做!否则老朽救不了你!”

  嗯嗯嗯嗯?!嗯嗯!?碧珊海日袍前辈!?

  神器有灵!?还是说是寄宿在碧珊海日袍里面的某位修仙大能?!

  哦买嘎得儿!神器老爷爷!

  想我魏德今日也能身处河西?!

  “静神!没有斗宗强者!这不是《斗破苍穹》!”

  嗯嗯嗯!?碧珊海日袍前辈!

  啊啊啊啊啊啊,一阵剧痛从道袍上传到魏德身上,因为在这紧急关头,魏德还在犯开脑洞的病,碧珊海日袍前辈也是略施惩戒,试图用这种方式让魏德依自己所说照做。

  本来魏德已经习惯灼痛感,道袍传来的痛感却是像冰锥扎入一般,魏德心中一悸,心神也是清醒过来。

  舌顶上颚,吸气扩腹,一种难以严明的感觉时魏德练气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如若琼浆一般,顺着气管充满肺部,然后向腹下流去。

  还需要将灼痛感也汇聚到丹田吗?

  心中一念生起,持续吸气的魏德感受到身体各处的灼痛感慢慢消失,化为一道热流从鼻而入降到丹田,气聚会阴,热流带着异样感爬上腰背,沿着脊椎行至风府,过了百会后魏德感到头疼欲裂!

  但是这疼痛感相比之前道袍传来的疼痛简直是大巫见小巫!就连被雷劈中后的十分之一也没!

  也许是已经习惯疼痛,气下行鼻柱后,魏德吐出了一口浊气。

  一周天以然是过去了,因为有着碧珊海日袍的庇佑,呼吸之间并没有被强风所阻。

  在道观多年的生活,魏德就连平常的呼吸也是以练气法为准,不过现今这种体验也是魏德第一次感受。

  感受到魏德正在以周天方式运气的碧珊海日袍也开始慢慢泛出紫光。

  “虚阳子这个臭小子,这么好的修炼资质居然不收下为徒传以道家真法?哼,待老朽回去肯定要把他那些奇材棋子统统扔掉!”碧珊海日袍前辈对于魏德的评价居然如此之高,不过魏德可听不见这些话了,要是他听见碧珊海日袍前辈称派主为臭小子肯定会大惊失色乱了呼吸。

  “不过此界为何突生量劫?莫不是那两下雷击,老朽越界后铁定还在沉睡。”魏德此时背后的道袍浮现出了一张凝而不实但却英气十足的老爷爷的脸。

  “虚阳子那臭小子,还说什么魏德小子现在去了灵气十足的他界,此界分明是界壁聚集处,奇怪,怎么界壁在慢慢消散?”那张老爷爷的脸又从道袍上消失。

  下一刻,魏德身上灼痛感已经去了大半,将疼痛感汇聚到丹田后呼出,魏德感觉自己身上有种能量正源源不断得从丹田传来,行过督脉,扩散于血液之中,又与任脉奔走到全身各个经脉里面。

  紫光大盛,这就是教堂众人当时看到的异象。

  “魏德小子,我已经将此量劫拖延,快快飞向那雷云所在,离开此界!”碧珊海日袍前辈那苍老可靠的声音又在魏德脑海之中响起。

  此时的魏德已经不需要再聚气宁神,又开始幻想起来碧珊海日袍前辈的形象。

  碧珊海日袍前辈肯定比派主更加仙气十足!这声音!这气质!

  简直了!

  然后魏德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同样身穿碧珊海日袍的老道士,仙风道骨,剑眉星目,一头白发白胡子,一得道仙人的形象便分享到了碧珊海日袍前辈的映像中。

  “哈哈哈哈,魏德小子想得不错,除了脸部有些微小差别,老朽正是如你所想的那般模样。”碧珊海日袍前辈觉得魏德这小子越来越顺眼了。

  紫光浮现,碧珊海日袍拟人的形象汇聚成形,虽然半透明着,但碧珊海日袍老爷爷的脸却是让魏德感到亲切,也不知这亲切感是从何而来,相比自己的想象,面前的碧珊海日袍前辈更是高雅尊贵。

  “碧珊海日袍前辈!”魏德惊呼。

  “魏德小子,叫老朽碧珊爷就好了,本以为带你灵魂回到这边,事情就结束了,看来没有这么简单啊。趁现在快走吧,老朽送你回到之前那个世界。”

  “碧珊爷!我。。。我能!我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吗?!”魏德的喜悦已经爬上眉头,开心得追问着碧珊爷。

  “非也非也,此番实属你的造化。”碧珊爷摇了摇头说。

  ???!?

  什么情况!

  “情况吗?哈哈。”碧珊爷对着魏德笑了起来“先不说这界壁快消失之事,你现在只是灵魂借着别人的肉体而生,非你本来肉身。若是你和我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估计以后你就只能当我碧珊海日袍的第二个器灵了。”

  嗯?好像是这样啊,我是在梦中进入的这个世界,按照之前那黑甲家伙的情况,我也是能消失的?

  魏德想着想着,看向了下面还在那张嘴等待自己掉落的兰兰牙。

  “碧珊爷!下面那巨狼是我徒弟!和我一起到这个世界的!我要离开的话也要带着她一起离开!”魏德心中突然焦躁“不过她现在神志不清,碧珊爷您有办法让她恢复原样吗!?”

  碧珊爷听完也看向了下方的兰兰牙所化的巨狼,星目散发出璀璨光芒,然后又看向魏德说道:“有趣有趣,娘生爹养,之前老朽还以为此狼为灵兽妖兽,没有想到竟是和人无二,那界灵气竟然如此之多?魏德小子今后你在那届可是喜忧参半了啊。”

  “碧珊爷,您说这话所指何意?小子我,听不懂!”魏德也被碧珊爷这言不尽意的一番话给弄得一头雾水。

  碧珊爷想了一想,又笑着说道:“魏德小子,丹田引气用手灌进下面那小家伙儿的双目中间,心中含善念便可让其冷静下来。”

  魏德听完,心中大喜。

  “不过时间紧迫,尽量快些。老朽还要交代一些事情给你。”碧珊爷说罢,催促魏德赶快行动起来。

  “多谢碧珊爷指导!我去去就来。”魏德说完就动起身来。

  “嗖”,在碧珊海日袍的加持下,魏德飞向下方兰兰牙所在,巨狼看见目标直冲而下,竟是忍不住喜悦在那嚎了起来。

  “嗒”,兰兰牙狼嘴一闭,咬了下去,可惜嘴里如若无物,看来是没有咬到魏德,反而上下鄂相交发出了金铁一般的闭合声。

  “嗷呜!”巨狼又是怒意上头,不过下一刻狼鼻之上出现紫光,魏德已经立于兰兰牙鼻上。

  怕是你又要给我一脚!?巨狼甩头,是真的怕疼了。

  紫光一闪,从兰兰牙的视线消失,魏德已经出现在了兰兰牙的眉心前。

  心留善意,引气输之。

  魏德将手放于兰兰牙眉心,顺着自己的意念,丹田一股暖流传到魏德手中。

  沃德法克!当魏德接触到兰兰牙眉心的时候,一种熟悉的全身发麻的感觉迅速传来,这感觉竟和以前抚摸巨无霸的狗头一样,舒服得全身发麻!

  不过现在的魏德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接着将丹田里的气引入兰兰牙眉心。

  “嗷~~呜~”巨狼感受到自己眉心传来温热之感,也是慢慢静了下来,没有再闹腾发怒,反而显露出了一种特别安逸的表情。

  皇天不负有心人,巨狼身上电光大盛,下一刻狼人模样的兰兰牙便浮在空中,已然不是巨狼的身姿。

  继续输送着丹田气的魏德发现兰兰牙身上的毛发在迅速往皮肤里面钻,凹凸有致还有腹肌的兰兰牙妹子就这样赤裸着闭上了双眼。

  “衣服呢!?!”将兰兰牙搂入怀中,用道袍裹了一下抱住。

  “郎丕斯,我们走了!”魏德对着教堂大喊。

  “卧槽,魏老师没死还把兰妹儿变回了原样!”郎丕斯听到魏德呼喊后,双脚在石柱上一弓,放开抓着石柱的手,“嘭”地一下向教堂外跃去。

  而A现在已经几近崩溃,明明已经快要知道郎丕斯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了!

  A还未开口,郎丕斯已经快和魏德汇合。

  看见抱着兰兰牙的魏德,郎丕斯又流下了开心的眼泪。

  “呜呜呜,魏老师我以为你之前遭雷劈死了。”喜极而泣的郎丕斯对着魏德说道。

  魏德看向面前这肌肉怪物居然像个小孩一样,也是一笑,从天空中缓慢降落,伸出了右手摸了摸郎丕斯的头,然后说:“孩子,辛苦你了,我这就带你回去。”

  然后又引丹田之气,在道袍的增益下,一道紫光将郎丕斯包裹,然后快速向天空碧珊爷所在爬升。

  “碧珊爷,现在可以走了!”说着说着魏德又看向了还在吸血的S。

  “哈哈哈哈,魏德小子你倒是和老朽主人及像啊,都是至情至性之人。我倒是明白为什么虚阳子那家伙收不了你当徒弟了。”碧珊爷脸上笑容灿烂“若是你早离红尘,习我帝君观真法,想必也不会阴差阳错之下越界。”

  察觉到碧珊爷已经知道自己所想的魏德尽然老脸一红,又想到以前派主想收自己为徒,自己百般拒绝的情形,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然后说:“碧珊爷您别取笑我了。”

  不过这时候碧珊爷却说出了一句经典的台词:“你后悔吗?”

  魏德脑中和冰怡相识相知相恋的情形一闪而过,一脸正色得对碧珊爷说:“不后悔!”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啊。”碧珊爷又开心得笑了起来。

  不过魏德脸上却没有笑容,仿佛在思考着一些很严肃的事情。

  “碧珊爷,我估计我暂时是回不去了,您能给派主说一下让师兄弟们帮我和冰怡说一下吗?”魏德眼中温柔如水“我不想让她担心。”

  碧珊爷听完后不语,魏德眼中闪过一丝绝望,然后又对碧珊爷说道:“碧珊爷,还托您让师兄弟们给我带一句话。”

  碧珊爷点头应许,魏德心中一阵绞痛:“帮我和冰怡说一下,我此生只会爱她一人,不过我回去也不知道是十几年后还是几十年后了,家里钥匙冰怡有的,保险箱密码和银行卡密码都是冰怡的生日,让她好好一个人过下去吧,希望她能。。。”

  魏德后面的话无法说出,他舍不得,但又不舍得冰怡伤心苦等。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啊”碧珊爷说完便消失了,一股神念传到魏德脑海之中“魏德小子,一切随缘,我帮你把心结给了了吧。”

  然后碧珊海日袍便带着魏德一行向雷云中心飞去。

  “魏德小子,本来天机不可泄露的,不过此番量劫以生,我还是得把我知道的告诉你,越界之人,天之骄子,应天而生,又被天所驱。”

  “嗯?所以会有天劫?不过我又没修炼或者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啊!怎么会这样?”

  碧珊爷神念传来一种开心的感觉“待你回到肉身所处世界后,好好修炼,天道之意,玄之又玄,降下雷劫一是机缘,二是考验,三是冥冥之中会驱使你再次越界。”

  “也就是说只要我好好修炼我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魏德心中大喜。

  “算是吧,你也算虚阳子半个儿子了,《道藏》你没忘太多的话自己慢慢悟道吧,这《纯阳炼体决》我以传于你记忆之中,看你悟性了。”

  这道神念传来后,魏德众人已经身泛金光。

  “界壁到了,我也就不送你了,他日有缘再见啊魏德小子。”

  “碧珊爷!这次多谢您了!”

  “嘿,我其实还蛮喜欢你这小子的,怎么样和我一起住在碧珊海日袍里怎么样?”碧珊爷调皮地问道。

  “倒也不是一个坏主意啊。”魏德慢慢叹气道,说完后看了看一旁的郎丕斯和怀里的兰兰牙,心中一酸答复碧珊爷:“哎,不过我现在也是为人师长了,有舍有得吧,碧珊爷!他日再见!”

  魏德心中回去原来世界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一定要好好修炼!

  “咵拉”天空无形裂开,一团紫金光球出现,下一刻天空中乌云被照亮一大片。

  当金光遍布魏德全身的时候,脑袋里那眩晕感再度出现,眼前一黑,紫金光球一张一缩,魏德众人已然消失。

  归去来兮归去来兮,此界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天空中的雷云已变回了乌云,教堂在雨中显得异常孤单,残破的水池也慢慢蓄起水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发展陈政 说:外挂碧珊海日袍到这就到期了,之后是在兰兰牙那个世界的生活,持续更新。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界者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