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榜重生第50章 小夜曲(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0章 小夜曲(三)

小说:落榜重生 作者:布衣白丁 更新时间:2018-01-14 12:42 字数:3395

  成功接着关切地问道:“你和翠翠都没有事吧,有没有受伤?如果伤的话,你就去医院看看吧,明天我放你的假。医药费由李固等人出,谁叫他们不看清楚一点?”百里清道:“您放心吧,我没有事,就是翠翠受了一些委屈,人家一个黄花大姑娘 ,受到如此的误会,她面子上也过不去。 ”

  成功点了点头,道:“是的,必须得给她一些补偿,特别是名誉方面。不过也不要紧 ,她的名誉损在你的手里,也不太冤了。 我警告你呀 ,小子,以后必须得给人家负责呀!否则,不要说吴刚,就是我也不会放过你!”

  百里清道:“哪里有您说的那事?人家翠翠怎么会看上我这个乡下小伙子,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人也长得极为寒碜的小伙子?”成功围着百里清看了一转,点了点头,道:“你这小子也有自知之明,不错。 所以,你更加要珍惜翠翠这个姑娘。”

  见成功把话题扯到了他与翠翠的关系上,百里清有些哭笑不得。但他今晚不是来听成功笑话的,他等成功说完以后,道:“成总,那您说,此事该如何处理?”

  成功道:“很好处理。 你们就将错就错罢 。 我今晚就去找吴刚,做个现成的媒人,让你们小两口成就一对算了。 当然了,李固等人,我一定会要他们出一个大大的红包,谁叫他们平时舍不得戴眼镜呢! ”

  百里清道:“成总,我是说真的。”见百里清并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成功也渐渐地严肃起来了,道:“那依你之见呢?”

  百里清道:“我认为,恢复翠翠的名誉至为重要。李固等人必须公开向翠翠道歉,将此事向公众说个明白。此其一;第二,此事不宜再扩大,就控制在工地范围以内,就当作一个玩笑吧,影响越大,对翠翠的伤害也就越大。 第三,李固等人没有弄明白事情真相,就起哄,起到不良的宣传的作用,必须得给以一定的物质惩罚。”

  成功想了想,道:“很好,你的这个处理意见很好。但我有两个问题,一是你说李固等人必须公开向翠翠道歉 , 怎么个道歉法?是不是看见一个人就向他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做只会欲盖弥彰。 二是,得以一定的物质惩罚,是多少? ”

  百里清道:“就让他们联名写一封道歉信吧,贴在工地的小卖部门口,让大家都知道,不要以讹传讹,事情已经发生了,别人也都知道了,掩盖是掩不了的,反而会引起公众更多的猜测,引起更多人的兴趣,对付谣言最好的方式,就是疏导,堵不堵不住的。让他们将事情写明白,别人也都认为,这只是一个误会,也就一笑了之;一定的物质惩罚,李固作为主要责任者,就给他大过两次之行政处份;刘永华记大过一次之行政处分,钱多,李固以及陈建奇各记小过一次之行政处份。” 成功道:“这样处份,太轻了一些吧?”百里清道:“其实处罚并不在乎轻重,只要处理在点子上就行了。”

  成功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也是受害者哩,那你作如何的补偿?”百里清道:“我没有什么,只要翠翠没有什行异议就行。”成功道:“好吧,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尊重你的意见来处理的。”百里清告退。

  百里清去找成功的当会,杜鹃便来找百里清了,她当然没有找到,当百里重阳告诉说百里清去找成功并且去了一会儿的时候,杜鹃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她认为,她走在百里清后面一步了。这一步,产生的结果是严重的,李固等人说不定只能打铺盖走人。 她抱着万一的希望,去找吴刚和翠翠,让他们父女俩劳驾一下,一起去成功那里求求情。 于是,她转身来到了吴刚的工棚前。

  当得知杜鹃的来意后,吴刚道:“杜秘书,你就不必费心了,现在这么晚了,成功也睡了,我们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老人家了,再者,翠翠睡在租房里,离这里还有些远。她今晚也有些累了,哭累的,我好不容易才安慰住她,我不忍心往她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吴刚故意吓唬杜鹃 , 谁叫她平时老是和李固,钱多他们搅在一起?

  杜鹃道:“吴队,你也知道成功的性格,今晚如果不去求他,他一旦作出决定,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了。 ”

  看到杜鹃着急的样子,吴刚心里笑得不行,不过,他脸上却是一付愁苦的神情。见吴刚并没有松口的意思,杜鹃更急了,她带着哭腔道:“我也是一个女孩子,翠翠的感受,我可以体会到。但她也应该给别人一个机会呀!李固他们与她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何必将别人一棍子打死呢?您就帮我求她吧?” 吴刚有些迟疑道:“我求她也没有用,毕竟你们伤她伤得太深了。我看这样吧,你去找找百里清看看,让他放李固一马吧。”吴刚见李固以前老是为难百里清,这次也该让百里出口恶气了。

  杜鹃道:“吴队呀!你又不是不知道,百里清和李固合不来呀!”吴刚道:“这就对了,就是因为合不来,所以,看百里清怎么都像嫖客。”杜鹃道:“您怎么这样说呢?李固那时真的没有看清楚,现在后悔死了。”吴刚道:“我怎么看都觉得,李固等人没有诚意呢?”杜鹃道:“您怎么这样说呢?”吴刚道:“祸是他们闯下的,错是他们犯下的,他们有胆量犯错,怎么就没有胆量来亲自承认?”杜鹃道:“吴队呀,他们不好意思呀!”吴刚摇了摇头,道:“是的,他们脸皮太薄了,活该百里清及翠翠脸皮厚,无缘无故地背上嫖客及妓女的罪名。他们的脸皮比万里长城还要厚啊!”

  杜鹃看吴刚也不是省油的灯,没辙了,找百里清找不着,找吴刚也只有讥讽,难不成亲自去找成功?她心里更加没有底。吴刚刚才有句话说得很对,祸是李固他们闯下的,要想请求别人的原谅,必须自己来!没有诚意的道歉,谁也不会接受!如果她去找成功,相信成功也会是这样的一句话,把她打发得干干脆脆。

  对,去找当事人!杜鹃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当时接受李固他们的请求,是错误的。

  见杜鹃有离开的意思,吴刚觉得戏耍得还不过瘾,便问道:“是不是要回去搬救兵?”杜鹃道:“搬什么救兵!这个烂摊子,让他们自己来收拾!让我处处都碰壁,处处受讥讽!到底我犯了什么贱了?”边说眼泪边掉。

  吴刚本来也只是气气杜鹃的,见杜鹃哭了,顿时慌了,女人嘛,有一件武器是任何男人都没有办法抵挡的,那就是眼泪。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流泪时,不管是出自什么原因,人们都会觉得这个女人太心软,而那个男人心太硬,实是不是一个东西!

  这也是人类的通病。每个人都有一种同情弱者的情结,人人都认为,女人就是弱者,必须受到呵护。如果一个男人,让他的女人受到委屈,这个男人就不是男人了;反过来说 ,一个女人如果让她的男人受到委屈,只能证明那个男人无能!

  吴刚也是普通大众,不是特例。杜鹃的武器一使出来,他便软了。他安慰杜鹃道:“别哭,别哭,叔叔只是气愤李固等人,没有担当,让你来抵罪。我对你只有同情,并没有其他任何的意思。你这么聪明,你为什么看不穿他们的伎俩?他们分明是拿你当炮灰使!”

  吴刚哪里知道,杜鹃是出于自愿的。

  杜鹃不答话,还是啼哭。她现在才发现,这个武器的确管用,她必须再好好地利用一下这个武器。

  吴刚道:“其实,对于这件事,百里清都和我们父女俩有商量过……”

  一听到这个,杜鹃立马就停止了哭泣,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不知不觉间,便有了倾听下去的意愿。吴刚并不一个木头人,也精明得很,说到这里,并不往下说了。他从杜鹃的神情,便看出了,杜鹃一定是受他们几个人所托,来作说客来了,可笑他还差一点就中了他们的计。 “好的,让我们耍我,看我怎么玩你!”吴刚对自己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然后拿打火机,本来打火机就在口袋里,他装作没有,到处寻找,一付烟瘾发作,立马得抽,否则会出人命的样子。

  杜鹃的胃口被吊起来了,她不得不问下去:“商量的结果如何?”吴刚边找打火机,边喃喃自语道:“打火机呢?刚才明明还是在这儿的,是不是翠翠拿走了?啊呀!不得了了!是翠翠拿走了!”后面几句话的声音陡然增加,语速也陡然加快,一付火急燎天的样子。

  杜鹃的胃口再次被吊起,问道:“到底怎么啦?翠翠拿了打火机,会出什么事吗?”

  吴刚将口中含着的烟一把丢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了几脚,骂自己道:“你不抽烟会死呀!如果你不抽烟,你就不会带火,你不带火,翠翠也就不会拿你的打火机,翠翠不拿你的打火机,她就不会去自焚!”

  “什么,自焚?”杜鹃吃了一惊:“吴队,你刚才说什么?翠翠怎么会自焚呢?”

  “打击太大了呀 ,没有办法活下去了呀!你不知道,她刚回来时,要死要活的,把我们都吓坏了。我们几个人,好不容易把她劝住了,她当时也没有说什么了,谁知道 ,谁知道她竟把我的打火机拿去了呀!”

  杜鹃道:“我说一句实在不该说的话,您也不要见怪。自尽的方式有好多种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自焚呢?”

  吴刚道:“孩子,你是不知道的,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吴刚没有想到,杜鹃忽然会问这个问题,自己要开她的玩笑,没想到反过来被她将了一军,如果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的话,他的把戏就会被揭穿。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落榜重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