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圣剑第六十一章 风月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一章 风月楼

小说:氪金圣剑 作者:哲学火柴 更新时间:2018-03-13 20:01 字数:2017

  完蛋,早知道就不看什么女鬼了,现在倒好,三人都被卷入了命案中,这下行程又不知道要被耽搁多久。

  从发现这具尸首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明明是我们这边先去通知巡守的,结果无痕却被当做重大嫌疑人抓了起来,原因是哪会有闲人在这个时间外出。此话一出,我竟然绝对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无痕就被啪啪地押回了衙门,关在牢中等候明日卯时受审。

  不是我说错了,被押走的确实只有无痕一人,我和白飞在告知巡守的途中突然觉得此事不妙,所以先藏了起来,然后我俩躲在暗处静静看着无痕带着巡守找到亭中尸首,却被押回衙门的一幕。

  “无痕,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我和白飞买通了看守,以带食物来看望犯人的名义进到牢房,此时正在为无痕加油打气。

  “我呸!去你X的,有你们这样出卖自己人的么?”说着就把一个馒头丢出来砸我。

  我接住馒头,给他分析道:“不是啊,我们也是在你走到巡守附近报案时才突然醒悟的,那时阻止你已经来不及了哇。”

  “哟哟哟,借口还挺多,小心我公堂上把你们两个供出来,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哼!”无痕说这话时把手上的鸡蛋捏碎了,我和白飞瞬间有种裤裆一紧的感觉。

  我赶紧阻止无痕这个念头:“别啊,我们可不能都进去了,这样谁来查清事情的真相,谁来还我们清白啊。”

  白飞听得直点头。

  “你要供就供白飞吧,好歹把我留下。”我补充道。

  “喂嘿!”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说无痕啊,你记住千万不要认罪,你就把当时的情况告诉县令大人就行,但切记不要暴露我们两个。他们走相关流程都还得四五日呢,我和白飞就趁这个机会查清真相把你救出来。”我抓住了无痕的手,慢慢把他手上的碎蛋整理到篮子里,然后把馒头重新塞回他的手中,“还记得你以前说过的那句话吗?”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无痕不由自主地接话道。

  我微笑地点了点头,乌龟再次上钩。

  白飞尴尬地看着我们两个,然后说道:“反正你就放心吧,我们不可能置之不理的,四日之后一定把真凶缉拿归案,倘若没找到,我们就算……劫狱~也会把你救出来。”白飞说劫狱二字时特地降低了音量。

  无痕眼眶有些湿润:“好兄弟,我相信你们,兄弟我就在这等着你们救我了,抓紧时间去吧。其实就算最后没找到,这破牢也关不住我的,我没反抗也只是为了门派的名声罢了。”

  这货竟然还知道用门派的名声来给我们施压,真人不露相啊。

  我和白飞点了点头,把篮子的早饭一起拿回去。

  “等等!”无痕叫住了我们。

  “怎么了?”白飞问道。

  只见无痕指了指篮子尴尬道:“把篮子里的糯米鸡留下。”

  ……

  说实话,从牢房中走出来后我们依然毫无头绪,尸首又被衙门带回去,普通人肯定是没法查看,目前只能先回到命案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了。

  街道上重新恢复到人来人往的状态,各种吆喝声交谈声此起彼伏,早晨的阳光挥洒在地上,不偏不倚,正好也笼罩着这个熟悉的亭子。不过相关的事物已经被衙门的人收走并处理,血迹也已经被擦拭干净,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也没有人知道昨晚在这个亭中发生过什么。

  除了我们。

  我和白飞来到亭中,趁着没人,我们嗖嗖翻了上去看了看亭中的木梁,然后又嗖嗖地回到地上,相互点点头后开始各自查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

  不一会,我们就找到了三条线索。

  第一点,亭子的横梁处的灰尘有被踩过的痕迹,这应该是凶手留下的脚印,但案发当时,周边没有任何类似梯子的工具,也就是说,能不用任何工具翻上横梁,凶手极有可能也是习武之人。

  第二点,亭子周围并没有血迹,也就是说,凶手是在亭中将被害人悬挂后才弄出的伤口。因为倘若这是致命伤,那悬挂着的被害人一定会挣扎。即便没有失去了意识,身体也会不由自主地有反射行为,血迹就不会如此整齐地滴在同一处地方。所以我们能推测出,被害人当时已经死亡了。

  第三点,我们在亭子旁的草丛中发现了一块被勾住的灰色破布,有点像衣服的材料,倘若这是凶手的衣服布,那么这人应该不是什么富贵人家。

  还有一个信息,我们当时看到的伤口是在心脏处,凶器是一把小刀,刺的很准确,而且凶手本人应该是熟手,他非常细心,不让血沾到自己身上。

  换句话说,这与他本人的职业可能有很大的联系。

  “白飞师兄,你见识比较广,你觉得是什么职业的人干的呢?”我们一边在路上走着,一边讨论这个问题。

  白飞师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依我看,凶手从事刺客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刺客的身手一般不会差,而且对人身体的构造很熟悉,一刀毙命当然是常事,我们可以从这方面着手打听,看看山海城内有没有江湖中人从事刺客这个职业的。”

  我听完后补充道:“另外我还向看守打听了死者的信息,死者名叫陆雪,是风月楼的一名歌妓,还挺有名的,很多达官贵人都是她的常客,据说还有不少人对她展开过疯狂追求。”

  “歌妓?那不如我们先去这个风月楼,去打听打听陆雪有没有经常接触的人,也许能够从中知道些什么。”白飞提出建议。

  刺客,歌妓。

  两者听起来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是目前我们没有什么头绪,只好先从情报开始入手了,这个风月楼必然是要去上一去。

  我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将刚才发现的破布放进乾坤袋,接着两人开始向风月楼走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氪金圣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