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疑云第十章:湖底洞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章:湖底洞穴

小说:寻龙疑云 作者:美酒悦佳人 更新时间:2018-01-13 16:29 字数:5367

  我抬起头,心里很是迷茫,疲惫和饥饿让我脑子一片空白,不清楚下一步该往哪走。 我眼皮子开始有些睁不开,靠着石壁坐在地上。一旁的张力已经打起了呼噜,我看了他一眼,眼皮子直打架,不一会,我也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当我慢慢睁开眼时,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我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竟然是宁茹。我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抓着她的臂膀,情绪有些激动,说:“ 宁茹? 你刚才去哪了? ”

  宁茹的表情有些痛苦,大概是我抓得太用力,我放开自己的手,她告诉我现在一言难尽,这里不安全,得赶紧离开。

  张力被我们的话给吵到,他半睡半醒的说:“ 什么?哪里?哪里不安全?”

  我猛的拍了一下张力的头,他像触电一样,从地上蹦起来,紧张的说:“ 谁?发生了什么?”他转头看到宁茹,“咦?我说妹子,你怎么回来了?”

  宁茹说现在很难向我们解释,她转身对着石壁,小声的说些什么,听上去倒有点像咒语。我和张力甚是疑惑,但也不好多问。宁茹念完咒语后,一只手张开着放在石壁上,石壁忽然裂开,紧接着便迅速坍塌。

  外界的太阳光刺痛眼睛,适应过来后,发现自己已经从洞窟里出来了。 虽说逃离了诡异的洞窟,但却处在一个幽深的峡谷之中。抬头便能看到那太阳,向四周扫了一眼,离我们不远处有条河,而我们仨正在踩在河滩卵石上。

  我心说真是奇怪,洞窟怎么连个影都没了,这是瞬间转移术吗?

  张力倒顾不上考虑,只见他激动的喊:“ 感谢老天爷,终于从那鬼地方出来了!”

  我转头看着宁茹,眼前这个女子,神秘且诡异。我心想她是究竟是如何消失,又忽然出现,而且还能找到离开洞窟的方法。难道她真如我所说,参透了那石壁上的文字?此人城府过深,断定她绝非是一个简单的人。

  宁茹注意到我在盯着她看,便问我是不是想知道洞窟里发生的事情,我点了点头,但她却还是告诉我一言难尽,并说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反而不好。

  我一听觉着心有不甘,就在我想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张力兴奋的喊道:“ 吴栎! 快看,这有鱼!”他从河里抓了两条鱼上来,急冲冲的跑到我面前说:“ 快生火,把这两条鱼烤了,我现在饿得不行。”

  我在附近找了一些干树枝和火绒,尝试着钻木取火,因为是第一次用这种生火的方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生火。

  天色渐渐变暗,我们仨决定在河滩上度过一晚上,且待第二天再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夜晚的峡谷特别凉爽,火堆里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我们三人围坐在火堆旁,似乎各自都有心事,一句话也没说。

  夜过得很快,我被峡谷里鸟叫声吵醒,我站起身,看了看他们俩,发现宁茹已经醒了,张力还在胡乱说着梦话。而后我把张力叫醒,三人开始商量怎么离开这地方。

  宁茹说她感觉到陈教授就在这附近,但我问她是怎么感觉出来的,她却道不出个所以然。张力不同意寻找陈教授,执意要离开深山。我想他应该是对那个洞窟心有余悸,害怕还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他俩的意见起了分歧,我夹在中间有些犹豫,不过在好奇心驱使下,我打算站在宁茹这边。

  张力看我偏向宁茹,他把我拉到一边,说:“ 我可告诉你,咱们不能继续陪这娘们疯了,再这样下去,命都没了,老天爷绝不会眷顾你第二次。”

  我瞟了一眼宁茹,道:“ 咱们俩个大男人,把一个女人扔在这荒山野岭的,恐怕不太合适吧。再说她能把咱带出洞窟,证明她还有些本事。况且现在要离开这深山,是何等艰难,要知道我们什么导航工具都没有。”

  我把张力的一些歪道理给搪塞掉,便问宁茹我们该往哪走。宁茹则让我们跟着她,还特意叮嘱我们,接下来的路会很危险。这一说倒让我觉得她似乎已经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

  我们顺着河水的流向走,一路上我的神经一直绷着,张力在我身后边走边抱怨,说我重色轻友之类的话,我自然没有搭理他。

  河水看似越来越湍急,眨眼的功夫,一只猴子不知从哪跳了出来,挡住我们的前边。仔细一瞧,这猴子和我见过的猴子不太一样。

  猴子全身长着白色的长毛,头顶却光秃秃的,尾巴很短,它蹲在地上,已然和我差不多高。它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们仨,那眼神,像是债主来收债一样。

  张力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那猴子扔过去,却被它灵活的躲开了。本以外它会因此稍微惧怕我们,可他反而对我们发出尖锐的叫声,这声音明显是在挑衅。

  “ 哟呵! 这泼猴居然这么嚣张?” 张力朝它一顿比划,想把它吓跑,可无论怎么比划,它都无动于衷。

  “ 我他娘的就不信了,我还制服不了一只猴子。” 张力又捡起一块石头,这次他直接冲过去。

  “ 站住!” 宁茹大喊,“ 别过去,一旦惹怒它,我们谁都跑不了。”

  张力停住脚步,他有些纳闷,转过头说道:“ 不就一只猴子嘛..... 我小时候经常跟村里的人上山打猴子,比这个要大得多的我都见过。看我怎么收拾他。”

  他转头又冲着那白猴子走去,白猴子完全没有逃跑的意思,它双腿一使劲,朝张力跳去,只见张力大喊一声,便被那猴子撞倒在地上,白猴子顺势抓住张力的两条腿,想往水里拖。

  我见情形不妙,急忙跑上去帮忙,我抓着张力的两只手,使劲把他拽回来,我和那猴子就像在拔河一样,张力充当麻绳,脸憋得通红。哪知这猴子的力气极大,我开始有些站不稳,张力见状开始不停的挣扎,白猴子突然一松手,我和张力俩人瞬间飞了出去,这一摔把我腰给摔坏了,我俩忍着疼痛,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

  我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腰,说:“ 他娘的,这家伙是什么东西,咋力气比牛还大?”

  我俩和白猴子对峙了几分钟,它显得有些愤怒,不断在闷叫。不一会,它张开嘴,连续吼了几声,只见好几只猴子从它旁边的河水中跳出来。

  这一下子把我俩给震住了,这几只白猴子看似一个比一个结实。我对张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迅速逃跑,但这几只猴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它们分成四组,把前后左右的路都堵住了,我们俩被围在中间。我心说看来是要做困兽之斗了。

  我和张力背靠着背,防止这些猴子突然偷袭,我小声的说:“ 刚才叫你别过去你偏不听,净他娘的惹事。”

  眼看这些白猴子慢慢逼近我们,张力紧张的说:“ 我哪知道这家伙的厉害啊。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一只都这么难对付了,何况现在这么多只。”

  我握紧拳头,说:“ 能有什么办法,让它们尝尝拳头吧。待会机灵点,边打边跑。”

  白猴子们看我俩势单力薄,嘶叫着冲过来。 正当我们要肉搏的时,宁茹大喊一声:“ 快闪开! ”

  她朝我们的方向扔了个火把,火把砸到地上,火星溅到几只白猴子身上,这些猴子立马慌了神,它们四处逃窜,不停的用手拍打身上的长毛,最后全都跳回水里。

  我和张力松了一口气,宁茹跑过来说:“ 快走,等火灭了他们还会上岸。”

  我们俩跟着宁茹跑,直到她停下来。宁茹回头看了看,说道:“ 它们应该不会追上来了。”

  我们在原地稍微喘了口气,便继续跟着宁茹走。

  我对刚才的那些猴子产生了好奇,便问宁茹白猴子的来头。宁茹说它们不是猴子,而是一种水獭,这种水獭是民间俗称的“水尸鬼”,它们体型像人,全身除了头顶以外,都长着奇长的毛发,且力大无穷。这些“水尸鬼”喜欢把岸上的猎物拖到水中,溺死后再吃掉。

  听宁茹这么一说,我想起曾经在一些记载世界奇闻的书籍上,看到过有关“水尸鬼”的描述。这种生物生活在水里,外观似人又似猴,也称作“水猴子”。它们通常会躲在水中,伺机窥探岸上的猎物,一旦发现目标,它们便会上岸。“水猴子”的力气比人类要大上好几倍,据说还会吸食人血。

  张力从未没听说过这种怪物,他觉得很是惊讶,说:“ 猴子还能生活在水里? 不过倒也难怪那些畜生会怕火。”

  可话又说回来,所谓的“水猴子”,并没有任何科学证明它的真实存在,直到今天亲眼所见,或许是一个未知物种吧。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河流的尽头,河水汇入一个湖泊之中,湖水清澈如镜,湖泊三面环山,湖畔上长着许多桃树。正值七月天,但奇怪的是这些桃树上竟开满了桃花,一阵风吹过,桃花纷纷从树上飘落,我抬头看湖泊周围的山,这几座高山云雾缭绕,好似仙境。

  我转念一想,这龙水相交之地,阴阳冲合,甚是美地,想必这附近有古墓啊。

  张力感叹道:“ 这真美啊!” 他忽然醒悟,说:“ 不对啊...... 现在是七月, 怎么还会有桃花?”

  我心说这桃花之所以七月还在盛开,说不准跟这里的龙脉有关。 我瞟了宁茹一眼,她的脸就像这湖面一样平静。宁茹的沉默让我心里产生疑虑,问她这里貌似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我们是不是该换个方向。

  “ 就是这里。”

  宁茹说完径直走到湖边,纵身一跃便跳进湖里,我和张力看得目瞪口呆,相互对视了两秒,我急忙说道:“ 别发愣了,赶紧下去吧! ”

  我跑到湖边一把跳进湖水中,张力也随之跳进来。 湖水的温度不算很低,我睁开眼睛,搜寻宁茹的方向。这湖里异常干净,我很快便看到她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我憋足一口气使劲朝她游过去。

  虽说湖里甚是干净,但却能感受到一股强劲的暗流。 我们被暗流推着走,突然,一个巨大的水底洞穴出现在我们眼前,宁茹加快速度向洞穴游去,我和张力紧跟在她后边。

  进入洞穴后宁茹开始往上游,我和张力凭着仅剩的半口气使劲向上,最终仨人全都浮出了水面。 我保持漂浮的状态,用手搓了搓脸,抬头一看,发现上方的洞顶长着许多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心想这洞穴应该是一个水底溶洞,我们三人迅速朝洞里的岸边游去。

  上了岸后,我感觉体力有些透支,便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由于平时在学校也不经常锻炼,身体明显的有些吃不消。稍稍缓过来后,我从地上坐起来,转头看了一眼宁茹,被水浸湿的衣物,紧贴着她的身体,暴露出了她前凸后翘的身材,这样的身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有着强大的诱惑力。

  “ 诶,看什么呢?” 张力拍了下我的肩膀,顺着我眼神的方向看去,说:“ 我说你小子看得这么入迷的,没想到啊,这妹子的身材那么有料。”

  我立即把头转向一边,说是在观察这洞穴的构造。

  张力听后,笑着说“ 嘿嘿,你就不要掩饰了,男人嘛,都懂的。”

  我站起身做了个深呼吸,环顾这洞穴,除了钟乳石之外,没看到其它东西。 这时,我发现宁茹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像是在观察着什么,于是我便朝她走去。

  当我快要靠近她时,问道:“ 你发现了什么? ”

  “别过来!” 宁茹忽然大喊。

  我低头一看,在宁茹脚下,一条红头黑蛇正死死的盯着她,这条蛇和不久前在洞窟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它立着半身,“嘶嘶”的吐信子,像是在警告我们。

  我愣在宁茹的身后,顿时为她捏了一把汗。张力看到我们的动作有些奇怪,他边走过来边问我们在干嘛。当他走到我身边,低下头一看,也被眼前的红头黑蛇震住了。

  张力吞了口唾沫,吞吞吐吐的说道:“ 这...... 这不是那..... 那村子里的......”

  宁茹让我们先别动,只要不动,这蛇便也不会轻举妄动。由于刚才消耗了太多体力,我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摇晃,黑蛇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动作,它“嘶嘶”的张开嘴,露出两根尖锐的毒牙。

  不一会,我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向一边倾斜。刹时那红头黑蛇像离弦的箭一般,直接朝我飞过来,眼看快咬到我的时候,宁茹一把抓住蛇身,硬是将它扯回去。那蛇反咬了一口,咬在宁茹的手腕上,宁茹像触电般松开手,紧接着红头黑蛇扭着细长的身子,钻进石缝里。

  眼看宁茹快要倒下,我赶紧弯下腰扶了她一把,说道:“ 你怎样了? 让我看看你的手。”

  宁茹脸色瞬间变得灰白,当我碰到她的手时,只觉得很沉重,我抬起来一看,她被黑蛇咬到的地方,出现一片片石头状的鳞,坚硬无比。

  张力被刚才发生的一幕吓懵了,愣在那不知所措,我叫道:“ 你小子快过来帮忙啊!” 连续叫了好几声,他才从反应过来。

  我让他扶着宁茹的手,为了防止毒液过快的扩散,我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绑在宁茹臂膀处,接着用嘴吸吮她被红头黑蛇咬后留下的伤口。

  我吸了几口毒血后,宁茹脸上的表情有些舒缓,我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她声音微弱的说好些了。

  “ 要不先在这休息一会吧,现在也不知道该往哪走。” 张力说道。

  我同意张力的建议,便将宁茹扶到一根粗壮的钟乳石前,让她背靠着钟乳石坐下。

  看着宁茹昏昏沉沉的样子,我跟张力说让他留心照顾一下宁茹,我去找找这洞穴里是否有能够生火的木材。 张力听后有些不情愿,但又不得不答应。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感觉这个水底洞穴和之前的几个洞窟有些相似,但又说不出它们的相似之处。

  洞穴里水珠滴落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心想如此潮湿的洞穴,应该不会有生火的木材,随便在附近转了一圈后,便返回去商量其它的法子。 可就当我转身要回去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敲击声,这声音像是有人在用锤凿击打岩石。我正想竖起耳朵细听时,那声音居然消失了,我揉揉耳朵,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刚抬起脚,那声音再次响起来,这一次声响比刚才的要大。我顺着声源的位置走去,来到一堵凹凸不平的岩壁前,用耳朵贴着岩壁,声音果然是从岩壁的另一边传来的,我甚至还能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但具体在说些什么就听不太清了。

  我心说恐怕来者不善啊。我回想起先前在洞窟里,曾看到有人从悬崖上掉下去。我推测在石壁另一边的,八成是他的同伙。但他们是怎么找到这的?来这的目的又是什么?我感觉自己陷入了重重迷雾之中。

  常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依我看,能冒着危险来到这,除了是为钱财,我想不到其它原因。 可这“财”究竟从何而来,难不成这水底洞穴里有金银珠宝? 说到这金银珠宝,没准跟古墓有关。我边想着边往回走,回过神后,发现自己已经返回了原地。

  张力看我两手空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问道:“ 咋了? 是不是碰到了什么?瞧你这样,魂不守舍的。”

  我对他说这里不安全,得抓紧离开。张力听后,发觉我的话有些唐突,便想问清楚缘由,但时间实在紧迫,一时也难以说清楚,就随便敷衍了他几句。宁茹全身还是使不上一点力气,我让张力将她扶到我的背上。 我们仨朝洞穴里边走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寻龙疑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