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圣破霄汉三十四:连蒂扶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三十四:连蒂扶桑

小说:刀圣破霄汉 作者:一座坟 更新时间:2018-05-17 01:05 字数:3101

  三十四:连蒂扶桑

  进去前管理者一给了剑无一个小药丸,大拇指大小,要他吃下去,又说,里面只有一种东西能吃,是扶桑的果子,果子结在每个分枝上。

  这就好像是一个游戏。

  前方的路是一断两丈宽的枝干,剑无在最前面拿到第一颗果子,果子形状是个浑圆,鲜红欲滴。剑无把它裹进衣服,望望前方不知道通往何处的路,开始考虑什么时候吃那颗药丸。

  一颗白色的,椭圆形而闪耀光泽的略微带有斑点的药丸。

  剑无用拇指和食指不住把玩,自付:“不会是一颗蛋吧。”

  脚下突然被树枝拌一个踉跄,手上药丸飞起,“啊!啊,啊,啊……”剑无几次抢救,还是摔在树干上。

  一条缝从中间延伸。

  “裂开啦!”剑无一吓,“真是蛋啊……”

  然后药丸表面光滑质地竟然舒展成毛绒绒白色毛发,拇指大的药丸一下子舒展成两倍体积的小兽。

  “直接就长毛?”剑无把它拎起来,想,两栖类没毛,应该是鸟类……

  见它弓着背四肢舒展,掰开嘴,牙尖嘴利,长尾漫卷,细绒满身,如何不见翅膀。

  “看来飞是飞不掉了。”

  前后打量,如何下不去嘴,喃喃自语:“要烧烤吗?”

  那小兽竟似听懂他的话,一口咬上他的指头。

  “疼!疼!”剑无只觉一根尖针扎进指头,十指连心,疼得直往身边树枝上摔。

  但那小兽只是不放,没奈何,剑无把它提溜在眼前,一汪眼泪挂在眼里,不肯落下,它也疼,却倔强地不肯放松。

  “不吃了行吗?”剑无又要去摔。

  那小兽立刻松口。

  “好,”剑无把血一泯,“虽你咬我,但毕竟是我要吃你在先,就此别过,两不相欠。”

  转身就走。

  但那小兽立刻跟上,虽然体型甚小,颇有些气力,跟住许久,剑无才发现。

  剑无蹲下伸手:“你难道喜欢我?”

  那小兽喜滋滋小跑过去,依偎住剑无的手。

  “可是我不喜欢你!”剑无把手收回来,掀那小兽一个列跌。剑无想,也许我听错了,管理者一并不是要我吃它,而是要它陪着我,给我解闷,不至太过孤单。

  但剑无没有心情养宠物,剑无走了,只是那小兽仍然跟着。

  不过一只小东西,不值当杀了,喜欢跟就让它跟罢,总会有腻烦的时候。

  叶如碧玉,繁多茂盛遮掩住除这条道路以外的地方,剑无不问前程走了许久,不知道管理者一许诺的力量究竟在哪里。

  想到许久不曾进食,就把那果子食了,不知什么滋味,只是汁水极多,回味无穷,饥渴都解,吃完起身。

  却蓦然不动了,因那果子汁水竟从腹中升盈起一股暖流,“潺潺”地直达百骸,舒活筋骨,肉体伤痕在轻微的痒里很快恢复。

  那是一个夏天,虽然这里没有夏天,但剑无感到烈阳生发出无穷光火充满了自己被世界冻寒的心,并激发出他心脏热烈的跳动。

  因为剑无的修为,因为一个果子竟从一行十元元境提升为一行五元元境。

  直如一颗雷霆于心中炸响,剑无抑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发命狂奔,在一个只有绿色的世界里。下一个!下一个!下一个果子在哪?

  一直到腹中饥饿难耐,剑无脚下的树干突然和好几个树干集合到一起,藤蔓编织盘结,形成宽阔的场地,那颗果子,就长在中间。

  剑无欣喜欲狂,立刻想去,可是树枝上斑驳的血迹让他犹豫了,他没有忘记刚到不微裂缝时看见兽群的冲动。

  果然,不消等,左右树干各出两人,都去拿那果子。

  剑无立刻躲进树叶浓密里。

  那两个人形生物照面就打,爪挠牙咬,直如两个互撕泼妇,一回合,就是一副狼狈景象,左边那个是虎背熊腰,粗鲁汉子,脸上血“呲呲”正好五道爪印,右边衣冠楚楚,是个文化人,“鹰抓功”虽然颇有些气候,铁布衫怕没练过,右臂柚子佘了半截。

  本是滑稽景象,下一回合突然血腥乱炸,两个人扑住抱撕,满嘴黄牙一同乱啃,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马上不似人的模样了。

  但是两人好像都不察觉,仍旧发力乱咬,咬断筋脉,撕开肌肉,最后“咔嚓”一声脆响,那人突然一通挣扎,一命呜呼。

  胜利者正欲拿那果子,死人腹部又莫名其妙凸起一块,那块左右乱串,挣扎出一条类似蟹子尾巴的尖刺一下子捅穿胜利者的胸膛。但又马上疲软死去。

  状况急转,本来已是诡异莫名。剑无这时急急出来拽了果子即跑,跑出几步发现小兽没有跟来,又回去找。

  正看见两具尸体上面密密结茧了一层树藤,慢慢陷进一片沼泽似的绿色里!剑无怔怔而立。

  这时小兽在脚下一声“哇呜”将他唤醒,他急急地往前逃之夭夭。

  但是手中有仙丹妙药,心中便生万丈雄心,麻雀一样在夏意盎然的绿色里上下乱窜,剑无也不讨厌那小兽了,小心翼翼收起果子抱住了它:“咦,你是不是长大了?”

  小兽左右争扭。

  剑无一比,果然长大成他半个手掌的大小了,剑无又看到它嘴角有血:“你是不是去吃那尸体的肉了!”剑无急的使劲摇它。

  小兽脑袋乱晃,似乎在追头上星星。

  “那是兽啊,你怎么吃兽?”剑无突然发现它也是兽,“好吧,能吃,就吃吧。”

  小兽对着剑无欢嘶不已。

  剑无再也忍不住饥饿,狼吞虎咽了果子,等待变化,果然又是火热之意流遍全身,修为一瞬千里,已是二行五元元境了。

  可是兴奋一过,无数疑问涌上心头,难道那果子只有一颗?还在自己饥饿的时候才能遇见?也许只是巧合,不如回去找找,若有其他……一定不行,徒折回去,若没有恐怕饿死路上,果子本就不够温饱,最多一天,一定饿死。

  那就往前走,可是前方会不会也有许多洞口,会不会又将遇见那人形的兽?它们那样痴不畏死,自己如何杀得过去?还有那兽死亡之后,又为什么突然从身体里爆出那样畸形怪刺?

  可是不论如何,必须一直往前才行。

  剑无从不相信任何人,这应该加上个“本来”,所以我们现在说他的“但是”。但是可云使本来不相信任何人的剑无学会祈祷,他祈祷说“扶桑,如何你真代表希望的话,希望你与我足够生存的力量……”然后剑无咬着嘴唇抽泣起来,跳起来吼,“去**的希望,我的希望刚刚死去!”

  剑无直奔出去,正撞上那个四肢乱爬的人形兽,这只兽却又和上次不同,它的姿态和体型都更加野性,首先相对于直立的文雅它是更习惯爬行的,而它的腹部,果然又有一些东西生出来,那是一张狰狞凶恶的口,口里獠牙纵横。

  那兽紧跟就扑上来。

  血口当前,獠牙如钩似刀,不由得剑无不做出极端选择出来。剑无的身体在一瞬间战栗起来。

  那是恐惧撅住他的心。不过也许你并不知道,生物的恐惧其实是一种求生的力量,它能刺激你的身体使得感官和各种体能在短时间里达到巅峰。

  而恐惧有时候也是一种警告,这警告会使得身体在第一时间做出逃跑的行动。

  本来应该做出第二种境况的剑无却撰住拳头挥了上去,那是一个人类心底里的绝望断绝他害怕的心理,那战栗,就成为他的武器。

  嘶吼如炸,气冲斗牛,勇气和无畏附加给拳头无所匹敌的力量,那力量像重锤一样砸进人形兽的眼睛里,又从眼睛凹进脑子!

  当剑无把手扯出来,那兽立刻死了,只有一张完全和人一样的脸上有一个巨大恐怖的黑洞。

  好像一拳耗尽剑无所有的力气,他死命的喘息。

  可是这时候一头兽从背后扑倒了他!

  这是万万没想到的世故,剑无已经没有力气了,况且就算他还有力气也没有思考的时间,那兽的獠牙已经好几次擦着他的耳朵钉上身下树干。

  他现在只剩脑子里强烈的求生欲望如烈火焚烧,可是有什么用,会有一个力量击倒那东西吗?

  一道影子从剑无眼角余光里电闪而过,忽一头撞上那兽直直把它掀飞几丈远。

  剑无霍然长身而起,见那影子是一匹白色的猫形状的兽,一丈长短,四肢矫健,浑身晶莹如雪,虬肌极为键硕,对着人形兽蛰伏身体,细目里精光爆射,犬牙呲出,威风凛凛。

  剑无细看,突然发现那是小兽,惊讶得“啊!”一声大叫,引得人形兽狂性发作又杀过来,小兽也是一扑,两个翻滚撕抱着一阵好杀!竟然不分上下。

  到喜得剑无撅断一根树枝做成枪的形状,一枪捅穿了那人形兽的后心。

  那兽一死,小兽张口就吃,狼吞虎咽好不血腥!

  剑无不住恶心:“喂!你!”

  小兽立刻抬头看他,莫名其妙,一双眼睛圆如满月,深沉蔚蓝简直藏尽整个星空,舌头在染难鲜血的嘴周围一舔,粘在毛发上的半个眼珠就被卷进嘴里……

  “算了,”剑无说,“你继续吃吧。”

  小兽脑袋一歪,不明所以,只等剑无发话,又因不舍食物不住扭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刀圣破霄汉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