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皇朝第四章 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乱

小说:风月皇朝 作者:革肖 更新时间:2018-01-12 18:40 字数:2895

  茶馆被砸了,当侯宝如正讲到激烈处,桃园三人结义后拉起一票人马轰轰烈烈搞起义的时候,“砰”得一声,站在柜台内的掌柜便被人拽到了柜台外,一下子摔在了木桌上,将桌子砸个粉碎。

  原本轰燥的茶馆霎那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刀疤脸脚下的掌柜不停惨烈呼号。

  刀疤脸望向店小二,道:

  “把钱拿出来,全部。俺家打劫!”

  “打……打打……打劫?”店小二看了一圈茶馆里百十来茶客,露出祈求的眼神。

  绝大多数人视而不见,要么望向空无一物的房顶,要么低头喝茶,要么装模作样与身边人攀谈,只有四个人排众走出。

  三个是侯宝如以及冯三柳冯木清,三人同时看着一同走出的另一人。那人颇为文弱,身量不高,比起冯三柳和冯木清瘦小的多,此刻却是一副大义凛然义不容辞的模样。

  刀疤脸扭头看向四人,冷哼一声不屑地道:

  “一个老棺材囊子,一个没长毛的乳臭未干的小子,两个外强中干的无能之辈,也要挡老子俺的财路?”

  说完,脚下微微用力,被踩着胸膛的掌柜立马更加惨烈地嚎叫起来。

  少年人怒不可遏,指着刀疤脸骂道:

  “你不是英雄好汉,只知道欺负老弱!”

  刀疤脸失笑,撇嘴道:

  “谁跟你说我是英雄好汉?听老棺材囊子说书听多了吧?老子就是土匪!杀人不眨眼,一门心思只盯着钱财的土匪!”

  说着,望向微微躁动的人群,亮着手中的厚背大刀,朗声威胁道:

  “一个也不许离开茶馆。谁敢动一下,老子手起刀落,送你早投胎!老棺材囊子——你,就你,叫什么侯宝如来着的吧?去将门板卸下来,今日茶馆打烊了!”

  侯宝如悲愤地走到门口,抱起等人长短一尺宽的门板,一个接一个装在门上。

  刀疤脸望向店小二,见店小二一脸懵懂,只是怔怔地立在柜台后面,一动不动,不由大怒,一刀便砍向店小二的左臂,将他的左臂齐肩削了下来,鲜血四溅,染红了站在对面的少年人的衣襟。

  店小二倒在柜台后,不断抽搐喊叫,脚一下又一下地蹬着柜台,将柜台蹬出了硕大的孔洞。牙关紧咬,牙龈出血,双眼瞪得如同铜铃,满布血丝,脸色却极苍白,好似抹了一层石灰粉。

  刀疤脸将厚背大刀的刀尖抵在店小二的喉间,冷森森地说道:

  “要么给我取钱,要么死……”

  话未说完,少年人便哇哇大叫地拿着铜壶向着刀疤脸冲了过来,刀疤脸面现怒色,一刀便冲着少年人的天灵劈去。就在刀尖即将劈到少年人脑瓜的时候,冯三柳猛地一扯少年人的胳膊。生生将他扯后了半步。刀尖蹭破少年人的头皮,便划破了空气,只留下两滴血珠。

  刀疤脸冷笑,道:

  “运气不错嘛,再试试?”

  脚下再次用劲,掌柜的胸膛凹陷,已经开始乱翻白眼了。

  这时,侯宝如已经将门板全部安上,刀疤脸吩咐他将窗户也关上,不多久后,天光全被挡在了外面,茶馆里昏暗一片。

  店小二已经听从刀疤脸的吩咐,将藏在柜台里的十多两银子和上千枚铜钱递到了刀疤脸面前,刀疤脸望着地下的散碎银子和成串铜钱,面色极难看,刀架到店小二的脖颈间,森然说道:

  “再给你一盏茶的工夫,没有五百两银子,你丢得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左胳膊!”

  店小二哭喊出声,哑着嗓子道:

  “大爷,我只知道这么多啊!其他的都是掌柜收起来了,您得问他啊!”

  刀疤脸反手便抽了店小二一巴掌,将他抽得跌倒在地,吐了一口浓痰到他脸上,骂道:

  “没用的东西!”

  说完,扭头看向脚下哀嚎的掌柜,将他整个扯得立起,搡到一个完好的木桌旁,拍着掌柜的脸颊道:

  “现在,告诉老子,钱,在哪儿?”

  掌柜的垂着头,抿着嘴,一句话不说。

  刀疤脸气极反笑,刀尖便直接插在了掌柜的手掌之上,将手掌钉在了木桌上。刀疤脸掐着掌柜的脖子,一字一顿地问道:

  “钱,在,哪,儿?”

  掌柜地依旧抿着嘴,胸口处的骨折和手掌穿透的伤痛使他疼得额头青筋直跳,却依旧瞪着刀疤脸,不言不语。

  “要钱不要命?要钱不要命?你他妈的要钱不要命?”刀疤脸气极了,从掌柜的手掌中抽出厚背大刀,再次插向掌柜的另一只手掌。

  “慢着!”冯三柳大叫出声。

  刀疤脸将不停滴血的厚背大刀指向冯三柳,森然道:

  “准备多管闲事?就是不想活了?”

  “先生教过我,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你要再伤害田掌柜,就必须过我这一关!”

  “还有我!”“也要过我这一关!”冯木清和少年人同样大喊出声。

  “有病有病有病有病!读书读迂了的榆木脑袋。你们要死,老子便成全你们!也莫怪老子手辣心狠,你们自找的。”说完,撇下颓然瘫倒在地上的掌柜,提着厚背大刀便向三人走去。

  三人正是慷慨激昂的时候,也不知惧怕,抄起板凳和桌子便哇哇大叫冲着刀疤脸冲去。

  刀疤脸冷哼一声,对着冲在最前头捧着桌子撞过来的冯三柳当头便是一刀,直接劈开了半指厚的木桌,双手握刀柄,便冲着冯三柳的心口插去。

  冯木清在冯三柳身后,连忙一个侧踹将冯三柳踹飞了出去,刀疤脸的后背大刀便扎了一个空,趁着刀疤脸微微脱力,冯木清将长条凳狠狠地砸在了刀疤脸的额头上,霎那间,一抹血线便从刀疤脸的天灵处划了下来。

  刀疤脸摸着额上的鲜血,微微有些茫然,血线流到嘴里,咸。一直过了十几息,刀疤脸才反应过来,鼻孔喘出粗气,攥着厚背大刀便冲着冯木清的胸膛劈去。冯木清仓皇逃窜,却终究被一刀砍在了肩膀上,血染透了他的半边衣衫。

  少年人眼里充血,长条凳砸向刀疤脸持刀的手臂,“砰”得一声将刀疤脸的右手臂砸得骨折。刀疤脸吃痛,哎呦出声,少年人趁他病要他命,长条凳向雨点似的地砸向刀疤脸的身体。

  茶客们见状,不由长呼出气,一个个也抄起身边的长条凳,往刀疤脸走去。一个膀大腰圆胡子拉碴的茶客抱着长条凳,也如少年人一般向着蜷缩在地上的刀疤脸狠命地砸去。一下,两下,就在他要砸第三下的时候,刀疤脸猛地瞪向他,那人一惊,长条凳便脱手而出,没砸到刀疤脸,却反而打在了少年人的肩膀上。使得少年人挥凳的风暴一停,刀疤脸趁此间隙,猛地从地上跃起,顾不得捡起厚背大刀,一拳便捣向少年人的小腹,将少年人打得飞出三丈远。

  然后,再缓缓弯下腰捡起厚背大刀,一刀便插进了不断后退的茶客胸膛中。那茶客喉头抖动了几下,嘴里不断喷出血沫,刀疤脸嫌脏,一脚踏在那人的胸膛处,将厚背大刀缓缓地抽出了那人的胸膛,然后手起刀落,一颗头颅便咕噜咕噜滚到了另一名茶客的脚下。那名茶客猛地尖叫出声,三息后便晕倒在了地上。

  所有的茶客都放下了手中的长条凳,挤在一处。好似人多的温暖能够给予他们安全似的。

  店小二已经由于失血过多出气多进气少了,趴在柜台上一动不动,几与死人无异。刀疤脸掐着掌柜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

  “钱在哪儿?快说!要不然老子现在就结果了你!”

  掌柜的被掐的脸色胀红,冷笑着道:

  “想要我的钱,便要我的命!命可以给,钱,不给!”

  “找死!”刀疤脸一拳砸向掌柜的脸颊,将他的鼻骨打折了,鼻涕鲜血流了满脸。

  嫌恶地将沾了鼻涕和鲜血的手掌不断地在掌柜衣上擦拭着,猛一横肘,击向肋骨早就断了数根的胸膛,掌柜眼球爆凸,几乎似要跳出眼眶。

  “再问你一遍,钱,在,哪,儿?”

  “死,也,不……”

  “找死!”刀疤脸脸色狰狞,蒲扇大的手掌猛地挥向掌柜的脸颊,与耳光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侯宝如声嘶力竭的叫喊。

  只见他卸下了一块门板,一边往门外跑,一边大喊:

  “有强人抢劫茶馆啦!快报官啦——”

  来往的行人诧异地望着满头大汗的侯宝如,没有反应。侯宝如拿起堆在茶馆门前用来稳固柱香的砖块,猛地向门板砸去。透过砸碎的门板,众人终于看见茶馆内骇人的景象。

  霎那间,无数行人往县衙涌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风月皇朝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