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碎红尘第8章 夜深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8章 夜深沉

小说:踏碎红尘 作者:鱼锁 更新时间:2018-01-13 03:36 字数:2158

  东方云天约莫估计了一下,要凑够这900个铜币,大概还需要两年的时间。

  “两年......”东方云天轻叹了一口气,而后看了一眼床上的小丫头,想着她之前说“十年就十年”的坚毅眼神,嘴角微勾,而后坚定地低语道:“两年就两年!雁家,等着吧!”

  说完,东方云天收好钱币,关好门窗,双手结印,盘膝闭目坐在自己的床上,凝神吐息,吸收天地灵气。

  东方云天的冥思修行法门,是苍原大陆最常见也是最低级的修行法诀《苍原诀》,效率自然没法和宗族大家的不传秘诀相比。

  相比夜晚阴巫诅发作时的灼魂之焰灵力吸收速度相比,现在的吸收速度缓慢的简直如龟爬一般,而且纯度也要驳杂的多。

  一道道细微的灵力随着他的呼吸进入脏腑,经过一周的循环,进入了他胸口的域海,其中的一小缕还被他胸口黑色如藤蔓蔓生的阴巫诅攫取,纳入了那颗精纯的水滴之中......

  “你姥姥的!”东方云天心中暗骂一声。

  他尝试和阴巫诅抢夺回那缕稀薄的可怜的灵力,并且不停地尝试调用那层膈膜里的液态能量......

  夜色里,星辰高悬,淡淡的星辉洒下,其间虫鸟交鸣,显得悠闲而安宁。

  月转中天,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夜,域海里的那些精粹灵力却还是宁若磐石,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明明就在眼前,却是如梦如幻,捉摸不透。

  白云天上走,人在水中行,躬身撩清波,清波荡漾云更远....

  那精纯的能量与自己相遥而望,不可及。

  夜色里虫鸣不断,东方云天缓缓收功,轻吐了一口浊气,睁开双眼,有些恼怒地抓着胸口微鼓于皮肤表面的阴巫诅,甚是不忿。

  若不是担心吵醒睡着的丫头,他定要破口大骂,这该死的阴巫诅居然又偷了一部分他辛辛苦苦吸纳的灵力,从他修炼至今不知道被偷了多少灵力,如若不然,现在自己指不定已经灵凝境中期了。

  东方云天郁闷地抓捏着这层皮质一样的东西,真想一下子把它给扯下来。

  阴巫诅在手掌下像一块赘下的皮,又像个棉柔的软体动物;除去了半夜那段时间,它最不像的反倒是诅咒印记,更像个寄生于自己身体上的活物,阴巫诅内部有一根如经脉般的东西,脉搏跳动,与自己的心跳一致。

  自己曾经尝试捏住这条脉搏,却像是掐住了自己的心脉,不一会便眼前发黑,从此他也知道了,这个阴巫诅似乎已经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或者说,自己已经成了它的一部分......

  东方云天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四肢,看了一眼安然而睡的程小溪,给她将蹬掉的薄被重新盖上,而后走进了程爷爷的房间中静静等待着阴巫诅的发作。

  小镇后山上老教堂里的十二声钟鸣传遍附近几十个村落。

  噗的一声。

  东方云天一阵痛楚的微颤,身上蓦地燃起了紫色的火焰,天地的灵力也开始向他胸口的阴巫诅印记处汇聚,形成了微风,吹得墙上的烛火摇晃。

  紫色火焰显得极为诡异,火焰应该是炽热的,但这紫火却给人一种阴寒的感觉,但若神识外放,便又能感受到那股灼意,而且此火只烧魂,不烧物。

  甚至让旁观者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东方云天的灵魂似乎仅仅是如木柴般的燃料,而这火焰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折磨东方云天,似乎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惜没有人能说出那个目的究竟是什么,东方云天自然也不可能想到。

  他唯一的感觉,是深入骨髓的疼痒,如一把锋利至极的霜刀刺入了他的身体,而后这把刀化作无数小刀向他身体里四面八方翻卷割去。

  扒皮抽筋,碎肉挫骨,可能......也不过如此吧!

  尽管已经被这火焰灼烧了将近十年,可至今东方云天都不能无视火焰带来的痛苦。

  他在一天天的长大,而这紫火却也在一天天长大,他胸口印记的脉络也变得更加粗壮。

  他努力保持自己意识的清醒,抑制住自己乱撞乱砸的冲动。

  但很快便没有了意识,迷失在了火焰之中。

  他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已经做了好多次了,可还是在不停的重复着。

  那是一片漆黑的空间,无边的黑暗如九幽深渊,偶有剑吟悠悠响彻空间,震撼心神,自己则漂浮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如在水中,如在梦中,却又无比真实。

  然后,漆黑的空间里,倏地裂开了几道横穿天际的巨大裂缝,裂缝里泛起耀眼的红芒,仿佛岩浆滚烫,如瀑布般垂落,无尽的灼热便扑面而来,将整个世界变成了炼狱一般的血色世界,熔浆涌动,火光相映。

  东方云天想睁开眼看一眼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每当这时,耳边便会传来缈渺玄音,如黄钟大吕,奥妙悠远,如梵音重重,安人心魂,在耳边回荡不绝,余音袅袅,而后又陷入了黑暗,离开了这个梦中世界。

  魂焰消散,东方云天有些昏昏沉沉的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上了一层薄被,然后感觉有什么压在自己腿上,扭过头来,借着微弱昏黄的烛光,看见了小丫头靠着自己,正睡得香甜,手里还攥着一只刚编的草蚂蚱。

  小丫头又来给自己守夜了。

  之前跟她说了很多次,晚上不用守着,她却倔强的每天都为自己守夜,然后等魂焰结束后便给自己盖上被子。

  “白天哥哥保护我,晚上我保护哥哥!我保护哥哥,哥哥就不怕,我也不会怕。”

  想着她脆生生的话语,东方云天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伸出手有些溺爱的轻抚了一下她柔软的头发,而后轻轻将她抱回了床上......

  早上,熬了两碗浮动着稀疏米粒的清粥,热了两块富人家里喂牲口用的黑麦粗粮饼,就着点咸菜。

  这便是早餐。

  虽然简单,甚至可以说穷酸,二人却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早饭,程小溪便兴高采烈地催着东方云天去李先生家。

  拉着东方云天的手,往前拽着往李先生家走。

  东方云天懒懒散散的跟着,老感觉有些不自在。

  话说是李老头答应给自己看书了,可老有种屈服的感觉,毕竟到了别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踏碎红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