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纪第八节,沙场对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节,沙场对决

小说:大河纪 作者:菲菲小白 更新时间:2018-01-12 19:23 字数:3824

  赵军瞭望台,秦雨霁一边抬着手挡着阳光,一边观察着对岸的情况。在牛头山上望着对面,秦雨霁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岸秦军军营,营垒规制整齐,绵延数里。

  秦军军营距离河岸的距离刚刚好在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外,且刚好可以容得下秦赵两军在河水的西岸展开阵型,很明显秦军是在等着赵军过河来主动进攻,而且看这支军队的配备少了许多强弓硬弩,显然不是秦军主力。

  一旁的赵括就像是事不关己,得意地对着她笑:“看出什么了吗?”

  “说的好像你胸有成竹了似的,”秦雨霁也学着他的口吻说道:“你看到了什么?”

  赵括悠悠的说:“我看到了胜利。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赵括好像是已经开始准备迎接胜利了,每天在紧锣密鼓的安排好一切的行动之后,就是哼着曲子磨着秦雨霁做好吃的。

  “上次说的那道菜——红烧肉,”赵括追着在秦雨霁身后:“快打仗了,你不是应该让我吃饱肚子,才能去打胜仗呢!”

  秦雨霁回头看他,后退几步从笑得眼睛成为一条线的那里打量着赵括:“你也知道要打仗了?还想着吃肉。”秦雨霁心里想着,红烧肉的很多配料都还没有传进中原呢,我给你讲红烧肉只是为了馋馋你,你要是想吃至少还要再等四百年。但是,秦雨霁还是不想扫他的兴:“等你胜仗归来,我做给你吃。”

  赵括像变魔术一般从怀中掏出一方印章来,搁在她的手心里。

  “这是干什么?”秦雨霁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赵括扬了下眉毛,半开玩笑地说道:“你别误会,严无熵那个脾气回头直接扎进秦军的中心,我的计划就乱了,所以我留下他守长平城,只是他那个粗枝大叶的好些事情会照顾不到,你去替我照看着,拿着我的帅印军中的人也能更服你。”

  “好吧”,秦雨霁接过这枚印章:“那么你就尽管在前方打仗,后方我替你盯着。”话一出口,秦雨霁才发觉言语之中好像有什么不对的。

  赵括不给她修正语句的时间,得意地转身出门接着去布置工作。

  “将士们,”赵括站在点兵台上振臂高呼:“长平一役,已过三载。今天到了决战的时刻,此战我们胜了,凯旋回家。”

  这一刻即使是站在长平城的城楼上,秦雨霁仍然可以感受到此时赵括身上自然生发的光环。

  “凯旋!”“回家!”

  此时的点校场已经被这两句口号充斥着,所有人都兴奋起来,打完仗回家——看来这真的是赵军中很多人的心声。

  气氛刚刚好,赵括对此非常满意,鼓舞三军原本并非他的强项,要不是早前秦雨霁给他讲解一番,他也不知道这种动动嘴皮子的事情也能够起这样作用。

  遥望长平城,赵括看得到秦雨霁就在城楼上,面向她挥舞下手中的佩剑,三两步走下台,跨上了自己的那匹青毛渥,一骑当先,率领着麾下的赵国大军开出大营。

  “怎么,你舍不得了?”一个头戴黑纱斗笠,身穿黑色长袍的女人和秦雨霁并肩守在城墙上,那个女人眼神凌厉如同高空中洞察对手的雄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早已如一件玩具被她捏在手中把玩,“顺应历史,我没有错,你也没有错。”

  “你说的对,的确只有如此”,秦雨霁稍微站远些:“我也会遵循历史,但是黑衣客我告诉你,我鄙视你的冷酷。”

  这个被秦雨霁唤作黑衣客的女子轻轻地笑了一声:“可是历史本身就是残酷的。”

  秦雨霁还是不死心:“你当真将他的计划告诉了白起?”

  “是”,黑衣客答道:“不过,你这小丫头还是阴险,居然会想到渗透作战和钳形攻势,这些可是现代军事理论,还真的是难为了赵括这个古代人的脑子,不过倒是狠狠地摆了武安君一道。”

  “接下来,你的计划是……”

  “什么也不做静等着,秦军的消息”,黑衣客瞥了瞥秦雨霁,她倒是十分平静:“好了,悲伤够了,我们该走了,你的时空棒也该充满电了,我送你回家。”说完,兀自地转身准备离开。

  秦雨霁似乎并不打算跟着她离开,“我就不该答应你,我真的是傻,你说你是来自未来,我怎么就能够相信你呢。也许你本来就是秦国的细作,只是手段高明些罢了。”

  “我就算是秦军间谍,事情已成定局”,黑衣客头也没回:“你确定还有扭转的可能?”

  “有,一定有”,秦雨霁喊出来,黑衣客依旧自顾自地走,只是脚步更加地轻快。

  “全体备战!”秦雨霁从怀中掏出那方帅印,巡逻的士兵见她手中的印玺都立刻忙乱起来。

  严无熵逆向慌忙跑动的人群,“丫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情况有变,”秦雨霁压低些声音尽量不会是自己的话惊到他:“说起来很复杂,总之今天秦军不仅不会和将军正面交锋,反而会来攻城。”

  “不怕,只要我严无熵在,就决不会让秦人踏上这长平城的城头。”

  秦雨霁拉住他:“你先别激动,现在还不能确定秦军的目的是不是长平城,当今大军已经启动,在秦军没有做出实质性举动之前为了稳定军心我们也不能将军队调回来。刚才我重新算了一遍我们留下守城的人数,就算是秦军真的会攻城,应该可以顶住秦军一阵子。”

  严无熵从身后拿过一面盾牌,“你拿好这个,保护好自己,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秦雨霁静静地坐在城墙上的一处角落里,看着忙忙碌碌地人群,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吗?也许,历史会就此改写。秦雨霁默默地站起来,仔细的观察着前方战事的进展情况。

  “不对啊,”秦雨霁眉头稍皱、嘀咕着:“这些军队的人数和军械配置和此前的情报不同。”

  这时,原本与赵括率领的军队正面对阵的秦军,突然兵锋一转直奔长平城而来。

  长平城上,守备军士们的注意力都已集中在前方的战事上。

  “敌人攻过来了,”人群中一个士兵叫了起来。

  “备战!”严无熵虽然不通学识,但是遇到要紧的关头还是可以撑住场面的:“不要慌!谁敢动摇军心,立斩!”

  在早些时候,秦雨霁就与严无熵敲定过秦军攻城时候的部署,步兵、弓手都部署有序,虽然秦军势大,赵军至少可以坚持到主力回师。

  此时,就在秦雨霁满心期盼赵括回军的时候,从刚刚那股秦军的背后又杀出两支队伍,死死地咬住赵括的大军。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再这样下去,秦军攻破长平城再回师合围赵括,赵军势必就会全军覆没。除非,秦雨霁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但是她紧紧抓住——除非还有一支军队。

  卫杜,他最近带领的运粮队刚好押运一批粮食抵达长平城现在正留守在城中的粮仓。

  说办就办,秦雨霁跑下城头,捡了一匹马,急冲冲地跑向城东的粮仓。

  城东粮仓,上阵杀敌是每一个志向军伍的男儿都梦寐以求的。对于这些只能留守粮仓的士卒们也是这样。还没有轮到当值的那部分士兵,就只有登高远望静静地看着城外城上的战事。

  “你说,要是我上战场能不能打成个百夫长、千夫长?”

  “看着热闹,就是不能真的上战场和他们秦人打一仗。”

  “但愿这场仗打完,咱们就可以会邯郸了。”

  士兵们七嘴八舌议论的空档,粮仓门前的大街上,一骑白马翻着四只黄色的提子直奔粮仓。士兵们握紧手中的长枪,直到来人慢慢靠近并亮出手中的一方代表着赵国统帅的印玺。一见帅印,众兵士纷纷行礼。

  秦雨霁对这些士兵讲:“帅印在此,快去叫你们的卫杜将军。”

  一名士兵匆匆跑进里面,不一会儿,卫杜穿戴整齐的铠甲出现在大门口。

  “我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卫杜打趣道:“你不在你喜欢的前线,找我有什么事?”

  秦雨霁此时没心情也没有时间在与他逗趣:“秦军的在攻城了,主力又被拖在城外,现在我想请你带着这里的兵从偏门出城奇袭城外攻城部队的大营。”

  “好啊,终于轮到我了”卫杜一拍手,转身对着士兵们:“三队留守,一队、二队随我出城。”

  “那一切就交给你了。”秦雨霁说着就要拨转马头,这时有一股力量将她从马下拉了下来,站在地面上好久她都没有从那种懵懵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直到卫杜已经带着军队消失在了尘埃里。在她的耳边依旧环绕着刚刚被卫杜抱在怀里说的那句话。

  “我还是那句话,打仗从来都是男人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卫杜临行前,留下指令不许秦雨霁离开,但是她可不是会听他话的人,况且她手中还有赵括的帅印,所以当她想要回到前方的城头上去,没有人敢去阻拦她。

  当秦雨霁安排事情再次来到城墙下,刚好赶上秦军的十几辆耧车搭上了城墙,守城的士卒们都在叫嚷着备战。秦雨霁清点了自己的背包中事先准备的自制燃烧弹,大喊一声“让开!”随即一夹马肚子骑马跑上了城墙,将一只又一只燃烧瓶掷向楼车里面,随着胯下白马的奔驰而过,一座座耧车陷入火海。

  秦军的弓箭手在短暂的震惊后,将全部的箭镞都对准了马上的秦雨霁,而她胯下的这匹白马似乎察觉到所处的危险,一时间马蹄生风,将羽箭甩在身后。

  城外,秦军攻城部队的指挥台。一个青年军官与一个中年将军站在一起。那将军身披重甲,体型剽悍,下巴上一撮胡子杂乱且浓密。身后还有一位侍官捧着他的一口大刀。

  将军捋捋胡子:“贤侄,你看那城上的姑娘,我秦军中那么多优秀的战士都伤不到她,你看看这个距离可能做到?”

  青年军官身形笔挺,仪表堂堂,唯独在鼻子下面生长着一小撮胡子浓密但是要更齐整。

  “暮唐将军,这个距离都是我平时练习的一半,有何不可?”

  将军笑起来:“那就让我看看,贤侄的身手好了,请。”就势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青年军官从自己的部下手中接过自己的那张弓和两支箭,拉弓搭箭。

  在秦雨霁掷出最后一个燃烧瓶后,秦军的耧车攻势也被她彻底粉碎,轻轻拨转马头,回望过去身后刚刚楼车上的秦军早已在痛苦中被大火吞噬,这时候她才听到了秦军士兵的哀嚎,一时间她突然惊醒,自己在做什么?她竟然为了一方没有那么多的伤亡,而致使另一方造成更大规模的伤亡。

  秦雨霁,你在做什么?仿佛在心底里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

  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看到严无熵一边冲向秦雨霁,一边大喊着:“快躲开!”接着,一面盾牌飞过来,在飞到自己面前时发出彭的一声,盾牌随着惯性飞走后,又一支箭钉进她的右肩窝,巨大的力量将她从马上推了下来,整个右臂就像是脱臼了一样,剧烈的疼痛像是电流一样飞快地传遍全身,难道就要就此留在这个时代了?秦雨霁的意识开始渐渐衰退,眼皮也越来越臣,黑暗像是一只大手将她拖进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纪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