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新娘第6章 消失的石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章 消失的石棺

小说:午夜新娘 作者:莫乾 更新时间:2018-01-13 19:01 字数:2046

  我到达毛肃山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无数的探照灯几乎把夜空变成了白天。

  这里来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前来看热闹的,只有少数几个考古学家围绕着坟墓交头接耳,不时发出一阵阵大笑声。

  挖掘工具准备好以后,就要动手掘墓了,就在这时,一个老者突然指着那几个考苦学家骂道:“住手,你们这些天杀的,挖别人的墓那么开心,也不怕遭报应。”

  听到有人打岔,考古学家们停下了动作,其中一个肥的满脸流油的考古学家说:“老先生,我们这是在保护国家的文物不流失,如果你有什么不满,你尽管去警察局告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蛇鼠一窝,老夫实话告诉你们,我方才观这座墓怨气滔天,细查之下,发现这墓与阴煞星相连,你们如若动土,必定一伤二残三死。”

  “你这老头什么意思?”

  “我说了,你们若动土,你们六个人,会一人伤,二人残,三人死。”

  “哇,好可怕,伙计们听到这老不死说什么了吗?既然如此,还在等什么?赶紧挖吧,我还预约了大保健。”

  不只是他们六人对老者的警告完全视而不见,其他围观的人也是摇头不已,如今是科学的年代,说这些东西,能吓唬谁呀?

  六人动手挖了,我内心暗暗焦急,按照预想,我是要在暗地里装鬼嚎吓死他们的,但现在事情完全脱离了掌控,整个毛肃山都围满了人,装鬼完全行不通。

  不一会儿,墓门挖开后,一个考古学家戴好防毒面具走了进去,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张望。

  仅仅只过了一分钟,那个考古学家走了出来,摘下防毒面具。

  “专家,里面有什么?”

  “是不是有什么字画之类的真迹?”

  “。。。”

  一时间,除了我和少数几个人,几乎都在追问那位考古学家。

  我不追问是因为心知肚明,至于其他几个,年岁都比较大,想来是很反感掘墓行为。

  专家的脸色很难看,扫视众人一圈后,才缓缓说:“这墓可能是被盗过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不会吧,棺材碎屑总能找到一些吧。”

  “确实什么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一座空墓,我甚至怀疑这可能是个疑冢,不信的话,大家都可以过来看看。”

  考古学家刚刚说完,就有很多人凑到了墓前,我也不例外。

  我现在心里天翻地覆,疑冢这个说法别人会相信,但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是亲自见过墓里的那具不腐女尸的。

  借着探照灯的光,我看到此时的墓里果然是空的,就连那口摆在正中心的石制棺材也不见了。

  难道是有特殊嗜好的盗墓贼发现了美丽女尸,然后连锅端走了?

  刚刚有这个想法,我就摇摇头否定,在我印象里,那具棺材至少得有好几百斤重,绝对不是人力可以移动的,想要带走只能用机械,现场又没有机械碾压的痕迹,这倒是让我有些费解。

  最重要的一点,墓门没有被打开过,盗墓贼要想从小小的盗洞拿走石棺,完全是痴人说梦。

  “难道女尸的事情是我的幻想症?或许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那具不腐女尸,这几天我都活在自己的幻想里?”

  我实在想不出任何比这个更有说服力的解释了,应该这一切都只是我内心的幻想症。

  “大家都散了吧,是疑冢。”

  考古学家说完,把墓门封上,准备收拾东西离去。

  我摇摇头,也要准备回家。

  我路过刚才跟考古学家争执的老人后,突然听到他低声说:“老夫这次救。。。”

  “老先生,你刚刚说什么?救谁?”

  老者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我走回老者面前,微微一笑,对这个饱含正义的老者我还是很有好感的,

  “没什么,唠叨话而已,咦,年轻人你已经不干净了。”

  听到老者的话,我顿时一惊,这应该就是俗话说的做贼心虚。

  难道我哪里露马脚,他已经看出我是一个盗墓贼了?

  强行镇定下来后,我笑着问:“老先生说的话我没听明白,我哪里不干净了?”

  老者刚要说话,突然把头扭到一边,时而点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扭头有些玩味的看着我说:“我还说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这样,孽缘啊。。。”

  老者说完后,又继续说:“年轻人,我不能透露太多,我只能告诉你,你的未来崎岖无数,弄不好会死,你要当心了。”

  “我知道我会活到死的那天的,这一点不用你提醒。”

  “年轻人不懂不奇怪,好了,老头子我年轻时缺德事做尽,临死之前总算是做了一件对得起良心的事情了。”

  老者说完,转身慢慢离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到他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似乎整个人都苍老了十岁。

  毛肃山的事情告一段落,考古学家发言证明了是疑冢,还不等第二天,当晚本地论坛就传出了各种舆论,说什么的都有,有替墓主人庆幸的,也有指桑骂槐讽刺辱骂考古学家的。

  网友的言辞非常精辟,各种创意层出不穷,看到这些舆论我瞬间就来了兴趣,专挑骂街的评论看,时不时还和网友们互相交流骂街的经验和技巧。

  越看越有精神,不知不觉已到深夜,想着明天要陪胡丽雯逛街,我才恋恋不舍的关掉了论坛。

  上了床以后我才发现,无论我怎么努力,但就是睡不着,总是不自然的想起那具女尸。

  “到底是不是我的幻想症啊?说是真的吧,今天坟墓挖开以后,什么都没有,要说是假的吧,可当时触感又那么真实,我还从她手上取下了一个玉镯,哦,对了,玉镯...”

  我猛地翻起身,走到衣柜暗匣处,我记得玉镯失而复得后,我就放在这里面的,如果玉镯在,那说明我就不是幻想症。

  我慢慢走了过去,现在我心里很复杂,也很矛盾,如果里面没有玉镯,意味着我的幻想破灭,如果里面有玉镯,那玉镯的主人也就危险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午夜新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