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请留下遗言第二章 作乐人间吧,死神大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作乐人间吧,死神大人

小说:月亮,请留下遗言 作者:云之言 更新时间:2018-01-13 19:02 字数:2551

  暖暖的阳光照射下来,映红了她的脸庞,周围的人面带欣喜,像夜下的蛐蛐一样自顾自地说个不停。

  “真是奇迹啊……”

  “真是个顽强的女孩。”

  “虽然记忆丧失了,但是这样重的伤都还能起死回生……”

  ……

  冥界与人间界的生活其实相差无几,所以女孩知道,那些人穿白大褂的人,都是医生。

  她还知道,这些人中间,有一个人正坐在床边用一双带着泪痕的眼睛温柔地看着她……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那是云言临死前都还念念不忘的妈妈,也是为她主刀的医生。那个人叫做秦玲

  云言悄悄把头深埋在被子里,面带红晕,有些不知所措。她叫海语,本来是一位见习死神,另一个身份是冥王的养女。

  死神是维护人间界与冥界平衡的管理者,是从远古圣灵的灵魂中选拔出,为冥王做着类似警察工作的人。

  成为冥王的左膀右臂一直是她的梦想,为此,她不断地训练自己,不断地挑战自己,就像一个只输入了变强指令的机器人。

  可是今天,无论她再怎么顽强,再怎么坚毅,也没办法接受这个离奇的现实――她变成了一个人类!

  她对那天晚上(她昏迷之后,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的发生的事情有些模糊,隐隐约约记得当时是在一个山谷收割了两个亡魂,其中有一位少女,竟然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就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在此之后她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竟在了医院里。自己似乎变成了那个女孩,不,貌似是自己进入了那个女孩的身体。

  还有比这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吗?一个死神占据了人类的身体,并且让生机已逝的身体活了过来。简直闻所未闻!

  唉,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她把如玉脂般的手举到面前,双拳握紧,发现就像一只老鼠一般无力。“连法力都丧失了啊,我苦苦修炼了这么久得来的法力……没有了法力,没有了死神的超灵体,我不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类了吗?”海语,哦不,应该是叫云言了,她苦着一张脸在床上翻来覆去,小声念叨着。真希望这只是个梦而已,但是貌似死神根本不会做梦。

  云言奇怪的反应看得周围的医生一脸不明所以。难道,是精神出问题了?

  “小言,别乱动,伤口可还没好。”云言的妈妈看着床上的女孩,弯下身,轻轻地把云言抱在怀里,安慰道。

  云言这才真正注意这个作为自己妈妈的医生,她的头发有些乱,面色苍白,黑眼圈重得像熊猫一样,眼中还带着血丝。她的嘴唇有些干裂,说起话来,让人担心会不会裂开。声音嘶哑,听了让人心疼。

  是一个很好的妈妈呢,这具身体昏迷这几天她一定很辛苦吧,怪不得这个身体的前主人临死时还会念念不忘。

  云言有一种想要抱抱她的冲动,但是,感受到自己发晕是脑袋,以及自己腹部微微的疼痛,云言哭丧着脸在心里念到:“所以,作为伤者的我现在是连普通人类都不如了吗?”

  说起来人类还真是顽强呢,腹部被捅了一刀,而且还动了手术,虽然不像冥界的医生一样去对灵魂动刀子,但是这样重的伤就只有这点痛感吗?

  “小言,伤口还疼吗?”

  “恩,妈妈,没有很疼了。”云言弱弱地回答到。咦?原来我的语气是这样的娇弱的吗?可能只是受伤了吧。对此,云言没有多想,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已经在这具身体里悄然发生改变。唉,说起来,我是将要作为这个女孩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吗?忘记曾经的努力,忘记我的养父冥王荒川,忘记作为死神的责任……变成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子。真是让人措手不及呢。

  一天的时间渐渐流逝,一群医生也识趣地早早离开病房,把单独的空间留给这一对命运悲惨的母女。在母亲关怀备至的照顾下,云言感受到一股股暖流在心间涌过,这是一种让她无法言明的感觉。当然如果非要说出来的话,应该是像太阳那样温暖,像被子一样贴心吧。这是她在养父冥王荒川跟前从未感受过的奇异感受。

  难道是因为以前我只睡在冰冷的棺椁里,从来不会出现在太阳下的缘故?(作为超灵体的死神对温度是没有概念的,冰冷和温暖在刚变成人类的云言心里没有任何褒贬意义。)

  夕阳西下,云言趴在母亲怀里,装作失忆的样子,听母亲讲着各种各样的往事。母亲是个慈爱的女人,她小心地避开了“姐姐”与“爸爸”的话题,用生趣的语言逗的云言咯咯直笑。云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些琐事露出表情,但是,她仍然开心地笑着,像个小孩般纯真可爱。尽管她知道,所谓的“姐姐”与“父亲”都已经安息于冥界。

  笑,这是怎样的感觉呢?好像从来没有看过荒川大人笑过吧,曾经一直忙于训练的自己也与冥王一样不苟言笑。看过最多的笑容,反而是许多亡灵脸上犹如解脱般的幸福笑容。

  云言沉浸在这温馨的氛围里,在不知不觉中,像一只可爱的猫咪一样躺在床上睡着了。

  天边的霞光染红了一片云海,似像落下的太阳遗留在天上的余火。这温暖的火焰映红了病房的墙,以及妈妈憔悴的脸庞。此时,她脸上的霞光莫名有着一种哀伤的冷。她温柔地摸了摸云言的头发,小声说:“妈妈得出去一下,这次,妈妈会很快回家和你一起吃晚餐的。”

  说完,秦玲把小小的半月形玉石戴在云言脖子上,站起身,望了望这间安静的病房,她关上了窗户与窗帘,转过身,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病房。门外站的那个人不小心看到,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原本哭得犹如干泉一般的眼睛再次留下了清澈的泪水。

  “东玮,请照顾好小姐。”

  “纵是身死,也不会辜夫人的期望!”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挺直了胸膛,慷慨激昂地说到。雄浑响亮的声音犹如一个即将上阵的军人。

  “小声点……小言在睡觉……”

  ……

  一番叮嘱过后,秦玲觉得自己不得不离开了。

  医院的走廊里,秦玲踉跄的脚步却迈着坚定的步伐,清瘦的背影却充满了决绝,她披头散发地冲过走廊,冲开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在一群人怪异的目光注视下,她像扑一样钻到电梯里,蹲在电梯的角落失声痛哭起来。

  小言,请原谅妈妈的无情。妈妈会永远爱你。不想让你知道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只想让你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

  所以,我现在又没有妈妈了对吗?你这个烂作者……如果云言知道这一切的话,她可能会像这样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吧。可惜,额为什么是可惜?还好,她还在睡觉。

  太阳,渐渐地沉入了地平线下,东玮摘下了墨镜,放下手中为云言买的晚餐。他对着镜子,补了下妆。真的万分羞耻,除了小时候在幼稚园,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对自己的脸用这些东西。他想让自己看起来和善,或者说,可爱一点。小孩子应该都会喜欢可爱的保镖吧。

  最后,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头,提起晚饭,轻轻敲了敲门“咚――咚――咚”

  “请进。”

  入耳的是一声甜美的女生。应该是个可爱的善解人意的小女孩吧,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滚出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月亮,请留下遗言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