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说第一章 国运飘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国运飘摇

小说:夏说 作者:君振归 更新时间:2018-01-12 20:50 字数:3056

  夏历元年,九州大地上一位伟人,横扫六合,俯视八荒,一统中原。

  被众诸侯尊为天子,寓意上天之子。建立大夏王朝,夏史称夏文王。

  夏历759年,夏惠王8年。王梦恶鹰击于野,王大惊,呕血。二年春,王巡九州。至漯河,忽见一巨蟒自河里而出,盘于王驾。王惧,昏厥。半年后,王崩。

  夏历761年。夏惠王之子年仅六岁的夏衡即位,因天子年幼不得不令太傅百里叔辅国。

  王都—洛城,群英坊。坊内小厮见三名弱冠男子鲜衣怒马而来,这三人各个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不是寻常人家的子弟。赶忙小跑去为其牵马。

  卑躬屈漆道:“三位先生里面请,英娘正在里面等候。”

  居中的那位高大少年道:“上次与英娘手谈一局,不料棋差一着,满盘皆输。这次我可一定得再来一局,再论输赢,哈哈哈……”

  说完就随手丢给小厮几个赏钱,和其两位朋友不急不缓的走进坊内,不管后面眼睛已笑得看不见的小厮。刚进坊内,就见一青衣女子上前问道:

  “不知此次三位先生前来,是欲茶道.乐道.还是棋道?”

  那高大少年摆摆手:“当然是棋道。”

  “三位先生楼上请,甲子号房。”

  三位少年刚到二楼,就另有一粉衣女子上前为其指路,带到门口时笑盈盈问;

  “不知三位生可需棋友作陪,我群英坊内的英娘姐姐可是能与当今国手高谈先生一分高下。”

  “你是新来的吧!我和英娘早已熟识,你不用再替英娘扬名。你去把英娘叫来即可,就说子华有请。”

  女子被子华一语道破,也不觉尴尬,仅微微嘴角,便告退,去请英娘去啦。

  三人进门后各自找好位置落座。子华便道:

  “自天子即位以来,因天子年幼,先王便令百里太傅辅国,咱们这位百里太傅啊,人老心不老,欲振文王之威,摄三千诸侯而攻异族,掌万乘之国而却蛮夷。

  但是啊,天公不作美,近几年天灾不绝,大夏已无力征战啊。我君父来信说,叫我尽快归国,说可能天下将有异变。

  来到洛城求学四载有余,到有点舍不得啦,也罢,反正以后会回来的。不知魏赢兄与宋凌兄何时启程各自归国啊?我相信魏侯与宋公也已经写给两位书信了吧。”

  原来这三人非比寻常,实乃当今诸侯国殷国,魏国,宋国国君的公子,公子华,公子赢,公子凌。而子华也叫殷华,子姓本乃殷国先祖殷汤的原姓,因封地在殷地故又称殷华。

  公子赢不答反问道;

  “不知殷华兄下次再来洛城时,是来朝见天子呢还是……?”言未犹尽。

  “哦!”公子华饮了一樽酒又道;“当然是来朝见天子,难道魏赢兄还有起他想法……”

  话未说完便被公子凌打断道:

  “得了,得了,一同在社稷学宫求学四年,嘴仗还没打够吗?马上就要别离啦,下次见面也不知是何场合,是何年月?”

  公子华听闻此话便不再言语,公子赢本欲再说几句,却被楼下大堂的阵阵的喝彩声给打断了思绪,三人便出门去看个究竟。

  此时楼下大堂的中央处,正站有一人,正是他刚才的言论赢得满堂喝彩。

  群英坊乃大夏王都洛城里最大的酒肆。既是酒肆,就有往来列国的富商和朝拜天子的使臣混迹其间,亦或有各国的间者藏匿于此。所以群英坊外,车水马龙。

  而正因为群英坊的特殊地位引得天下士子无不纷纷赶来,在此论道,只为偶遇得一位伯乐,好助其建功立业,不负多年苦学。

  “诚如阁下所言,我大夏战西戎于酉钜已久矣,然王师不利,而又逢水不润下,哀鸿于野,请问阁下觉得我大夏该如何啊?”围观者中有人问道

  “归师于庭,外止刀兵,内盈府库,修渠勤田,藏兵于野,待有机之时,方可兴师再战……。”

  公子华三人听着楼下的高谈阔论,不以为意,转身欲进屋,待回头时方看见英娘,却不知英娘何时到的,忙张口问道:

  “姑娘何时到的,为何不知会在下一声,也可不教姑娘苦等啊。”

  “先生无需藉怀,小女子也只是刚到。”说完就望向公子凌和公子凌,互相问候。

  公子华与英娘对坐,公子赢与公子凌分做两旁,英娘却未开棋,而是问道

  “不知先生觉得刚才楼下那位先生所论者如何?”

  “天下此论者十之有七八,不足为道。”公子华哂笑

  英娘惊讶一声,道:“不知先生有何高见?”

  “姑娘我今天来是找你弈棋的,可不是来谈天下事的。”公子华英娘的问题没有直接回答。

  “那不知先生此次准备怎么弈啊,弈国还是弈道啊?

  “我就要离开王畿啦,加上许多将士正在疆外作战,我心忧之。就弈国吧,我选夏国,姑娘就选西戎吧,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既然先生就要离开王城啦,小女子就依先生之意。”

  选子已定,公子华执黑子,英娘执白子,黑子先行,然而公子华第一手落子却未落在四个星位,而是落在天元。

  满座寂静,公子凌食指在酒樽上顿了顿,若无其事的继续喝着他的酒,公子赢低下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先生落子第一手为何不落在四周的星位,而落在天元?”英娘看见落在天元的黑子,神色一紧,定了定心神问道。

  “夏国,九州之主,洛城,天下中枢,我既选于夏,当然第一子当然该落在天元。”公子华正色道。

  “先生真乃秒人妙语,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就不再言其他,手下见真章吧!”

  公子赢与公子凌不约而同的用眼神瞟了对方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异样,却不知各自所思者何。

  王畿,太傅府宅。

  百里叔唤退了老仆,独自一人伏于案上,翻阅各地送来的邸报,看着送来的奏章,百里叔恨不得把他被自己的小孙子揪得剩下为数不多的几根白胡子也给拔掉。

  “老天啊!您真的不再眷顾夏国了吗?王上可是天子,是您的儿子啊!既是天子,您为何却在最关键的时刻,来肆虐他的子民,扰乱他的国家。

  倘若国内没有灾患,我大夏必将逐西戎于酉钜,携百胜之师,威服列国,重现文王之功。

  然如今王室愈衰,诸侯愈强,王师困于疆外,国内水不润下,路有饿殍,实非我百里正轩之罪也,此乃天不佑我大夏啊!”

  百里叔虽抱怨却从未停下手里的活,明天还得在朝堂上奏请夏王,令王师班师回朝,夏国以无力供应其粮草,更多的粮食需要为振灾所用。

  秋老虎肆虐着整个洛城,整个大夏王宫却冷的刺骨,只因天子怒啦。

  天子烦躁的翻着典籍,被汗水浸湿了的衣衫贴着皮肉,虽有侍女扇风,仍燥热不堪。

  “只会浪费国帑的废物,将负责藏冰的凌人撤职,另寻他人,连去暑的事物都不备好,还能有何用。大点劲,你想热死寡人吗?”天子对傍边的侍女吼道。

  “启禀我王,小奴或有办法,可去除我王的热意。”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夏衡的思绪,抬起头发现原来是王宫里的伶人——董贤

  “哦!”夏衡惊讶了一声,王宫里这么多的人都没法解决的事,你一个小小的优伶就能解决?

  “那你说说你准备你怎么解决啊?”夏横觉得有点新鲜,便准备听听。

  “夏日炎炎,大王心浮气躁,小奴的这个方法不是解决王上的体热的,而是解决大王的心烦的,心顺畅了,大王就不会感觉热啦。”

  “那你说说寡人有何烦恼啊?”

  “我王承上天之德,顺万民之意,御极九州,自即位以来,三千诸侯咸服,四方蛮夷伏首。然朝内大臣,欺我王年幼,窃据国柄,假天子之名,行天子之实。致使当今天下,只知权臣,不知天子……”

  “够啦,”夏横把手里面书简狠狠地丢了出去,大声的吼道:

  “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你这是在挑拨寡人和朝内大臣的关系吗?”

  “这是小奴自己所想,没有任何人教小奴,只是小奴不忍王上烦忧,因此斗胆说出来,小奴从小便跟随在王上身边,一切都是为我王着想啊,愿我王明察,小奴如有二心,愿以死谢罪。”

  董贤把头磕在地上梆梆响,额头已有血迹。

  看着声泪俱下的董贤,夏衡便有些不忍,一起长大的,董贤的忠心,夏衡是信得过的,只是夏衡担心董贤所说成为事实,所以一时气愤,况且,董贤说的又何尝不是夏衡心中所想呢?

  “起来吧,别磕啦。那你说说这窃据国贼的人是谁啊?”夏衡唤退了左右,独留下了董贤在身旁。

  “王上既已知晓,又何必再问小奴呢?”

  “哈哈哈,你这个小子倒也机灵,好那你说说寡人该如何才能怎么做啊?”

  天子去拍了拍董贤的头。

  “王上,现在朝中不是太师和太保两个位子缺着吗?”

  “你的意思是……”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夏说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