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妖紫罗兰——剑圣的故事(下)(第七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紫罗兰——剑圣的故事(下)(第七章)

小说:塑妖 作者:古朽 更新时间:2018-01-13 18:32 字数:4405

  “那又什么关系呢,他是很特别的人啊,我一直相信着这一点。”瓷娃娃温柔的望着湖边的少年,随意的回应老者的话。

  “阿絮,别练了,我们去帝都走走。”瓷娃娃有些贪玩地对着湖边喊道。

  “这是命令吗?君上”,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快步走了过来,随即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仪,就像骑士在向君主请示参加一场战役。

  瓷娃娃脸上浮现出无可奈何的神情,长出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是是是,你怎么越来越拘束了,我说过了,别叫我君上,私下你可以叫我的名字的”

  “好的!君上”骑士脸上认真的说道。

  瓷娃娃也不管他,跑过去兴冲冲拉起他的手,一路狂奔至此。

  燕都城内。

  “嘿咻”“嘿咻”“累死了”“我说阿絮,跑了这么久都都没见你像我这么狼狈,好厉害啊”瓷娃娃双眼泛着小星星。

  雪絮脸上看不出表情,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站在那里古井无波。

  走在帝都的闹市中,雪絮第一次有时间来凝视这个他曾经“熟悉”的世界,“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他眼神空洞呆呆的想着。“到底哪里不一样了呢?”

  “这里的人眼睛里都有一种以前我所生活的巷子里的人没有的东西”,“是什么呢?”

  “到底是什么呢?”他似乎像是问着自己。

  “不过......好温暖......”

  充满生机,我沉浸在这种感觉,就像冬日里的阳光,就跟,君上身上的温暖很相似。他这样想着

  “好漂亮!阿絮你快来看”,他很兴奋的说道;铺子上摆满了各种奇异的宝石,老板热情的招呼着这两位衣着华贵的贵人,估计是哪家权贵家的孩子吧,老板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更加热切。“小可爱们,来看看吧,都是很稀有的宝石。”不会让你觉得过于热切,也适当表现出了自己的亲切感。

  雪絮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向后转过头去,看见少年手中拿着一块幽蓝般的宝石,宝石上镶嵌着不知名的花朵,藤蔓散乱的缠绕在宝石上,让人觉得十分古老瑰丽;他用手高举着这块宝石细细打量,在阳光的反射下宝石闪烁出奇异的光芒,他傻傻的站在那,不知在思考什么,眼神迷离,过了一会才幽幽地低语道:“眼睛。”

  “什么?”我表示不解。

  “有阿絮眼睛的颜色,就像天空。”

  “自由,安宁。”

  大虞历317年。战争总是不期而至的,当你还在和朋友喝着下午茶,聊着准备去哪玩的时候,战争便开始了。让你没有一丝丝准备,只有周遭破碎的尸体告诉你,这不是在拍电影,而是真真正正随时可能死去的战场。无关乎信仰感情,只为了永恒的利益。异虫和魔族为了扩张领土,利益达成一致组成联盟,共同进犯人族。在这中灭族之战中,没有投降二字,只有生死,只有带着”全部玉碎“的想法才有一丝希望。在这种战斗中国王更应该站在最前线,号召民众,年轻的君上自然无法避免,前往位于大虞帝国东部的”绞肉机“。

  燕国最年轻的国君,率军前往东部战场做统战作用,实则也是无奈之举。其他各国南方战线吃紧,而东部急需有直系皇族血脉的人来稳定士气,毫无疑问,燕国国君便承担了这个”花瓶“的重任。

  前往东部战场的路上;“阿絮,你害怕吗?””我很害怕”年轻的君上这样说道。他从未经历过战争,一直都只是在宫中的古籍中才会写到战场的惨烈和残酷。路上的人死气沉沉,十分安静。仿佛一种名为绝望的东西在队伍中迅速蔓延。

  “害怕。”他的语言一向十分简洁。而后便陷入了长久的安静。

  “我会保护你的。”年轻的君上用捏的有些发白的手指像是给自己强打气一样说道。这样软弱的君王,以后会成为别人的傀儡吧......

  到达东部防线之后,守护者并没有出现,而是留下了一封信:

  致敬伟大的大虞燕国君上;大虞历317年5月24日

  首先献上我东部防线大将秋枫木,副将冬青的忠诚,也感激陛下一路劳顿,但接下来可能会更加辛苦,东部外围防线已经全部陷落,我已率军出城,背水一战,希望能夺回东部外围的防线;在当前的危急时刻下,我们希望陛下能作出决定,相信过去的一个月,陛下已经对我们的困难多有了解,在虫子和魔族的飓风式战斗中,我们的部下损失惨重,士气低落,已有不少人失去信心,想要退出战场,这个月下来我们已经捕获了200个逃兵,而提议退出战斗的人又比上月多了一倍。这种情况让我忧心不已。

  但值得庆幸的是时钟塔已经在研制战略级兵器“墨提斯”如果成功开发战场局面将大幅度扭转。但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和不确定性。我们从军之日便将生死交于大虞,死不足惜,将为东部防线流尽最后一滴血,为南方部队赢得缓解时间,在此献上最崇高的敬意————您忠实的仆人

  “君上,君上”传信兵试着喊道。

  这时君上才缓缓回过神来,看着手中被捏得有些微微发皱的信件,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没想到局势竟然败坏至此”这时他才摆了摆手,似乎用尽所有的力气说道:“下去吧。”

  “是,君上”传令兵缓缓而退。

  午夜;“秋枫木坚持不了多久了,后无支援,前无进取,必死之局。”君上叹息着说道:“谁都知道来东部防线十死无生,这里就像个有只怪兽,将接近者全部吞噬,连一点痕迹也留不下来。”

  “你绝望了吗,这可不像你”雪絮突然飘出一句话来:“你应该是那个在阳光下会笑着说我会让所有人幸福生活的傻小孩。”

  君上忽然抬起头,看着这个从小跟着自己长大的小男孩,似乎这一秒他才重新认识了他一样。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泪点。一闪而逝,而后耸耸肩,释然道:“也对,这么多人都死去了,我一个人独活也有点寂寞。”

  “笨蛋”雪絮用似乎是从牙缝里咬出来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谁说我们一定会死啊?我们还有一城之力,国家倾覆之下个人岂能苟活?他们只是缺一个领导者,一个赋予他们信念的人,去啊!君上!去拯救他们啊,就像你当年救赎了我一样。你比你自己想象的更加出色。”

  “他们给予了你信任,而你将赋予他们“希望”,我的王。”

  半年后,东部防线城墙之上,君上对城墙下密密麻麻的人群诉说着他们他们的未来:“同胞们,我不想说什么幻想的话,因为幻想在现实的残酷面前不堪一击,在不久之前,我也想着找个角落躲起来,因为我也怕,怕死怕的要命,每个人都是利己的,想着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希望,一旦陷入死亡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世间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去送死?可是这场战争我们能逃避吗?这不是我们人类的死斗,只要投降就可以,这是种族之战,是只有双方其中一方灭绝才能停止的战争,你现在可以逃走,可是最终你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当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你或许才会痛恨着当年卑鄙的自己吧,牺牲是武士的荣耀,城外浴血奋战的战士也是人,也在害怕,但他们选择像真正的武士一样有尊严的死去,而猥琐逃跑者,只会像猪狗一样被屠戮,是带着荣誉魂归故里,还是像堆垃圾一样被扔在地上,决定权在你们手中,我不会强求,想走的现在就可以走,在后方他会很安全,在我们死去之前他会毫发无损,那里有温暖的屋子,你们现在只要想去,没人会嘲笑你们,尽可以前去,不知多年后午夜梦回的时候你可否心安理得的接受!”

  “至于留下来的人,你们将跟随我经历,”失败”!“

  城外。战场某处,其实战场的惨烈远大于君上口中所说的这些,但大家都留下了。不是因为拙劣的演讲词,而是大家觉得君上这个人是可以托付的吧,选择把自己的生命都交托与他,雪絮这样想着。可是战场是这世间最无情的地方,不会因人的感情而改变,当虫子钻进人们的身体时,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也不会存在潜能爆发,大多都是在地上痛苦挣扎了一会之后,便被冥府的使者接引而去。”魔“大多是一些恐怖的生物,就像百鬼夜行中的厉鬼,各不相同,不过相同点在于他们对于”食物“的感觉是一致的;雪絮仿佛看到了地狱,他从未想过一个人会在活着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内脏被一点点吃掉,那个人内脏被拉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丝气息,却恨不得马上死去;一剑,似乎终结了这个人的痛苦。

  数量越来越多了,舞台剧终于来到了落幕之时,战场远处,雪絮看着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君上,他的两条腿已经消失不见了。雪絮想带他离开,可是他的双手已经在战斗中失去了。他走进像一条狗那样用嘴咬住他的领口,用尽全力的将他拖动起来;“阿絮......走吧”他用十分虚弱的声音说道:“我的生命到此为止了......可你还能走出去的......你要......活下去”

  雪絮不理会他的话,就这样倔强的缓缓拖动他。

  “喂,阿絮,你后悔认识我吗?”他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缓缓流逝。又好像在自问自答:“我这人又天真,又软弱,连一个朋友都没有。父亲将国家交给我,我怕我以后也会成为史书中的昏君吧。”

  “不会的。你就是最好的国王”雪絮这样想着,但无法开口。

  “阿絮,你还记得那天我给你看的宝石上的那朵花吗,那是紫罗兰——花语是自由,美德。所以我才说,那宝石就像阿絮的眼睛一样,咳......”

  “阿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那是在帝都的一个小巷子里,我跟家中置气,偷跑了出来。然后在巷子边看到了一个小破孩,像极了当时的我,一样的孤独,一样的无助,我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我要去拯救某个人的想法”;慢慢地走进你,你当时就像只受惊的流浪小猫,对周围充满了警惕......我不由得产生一种悲伤,想要去了解你,想要去走进你的世界。咳咳......可惜,我永远是个吊车尾,人生的道路只能走完一半......”

  “别再说了”雪絮这样想着。一滴眼泪滴落在他的衣襟上。

  忽然,“阿...絮”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还没等他说完,眼前一阵白光便淹没了一切。

  大虞历317年12月24日,“墨提斯”,人类的最终幻想兵器,终于实现并投入了远东战场,这也宣告着,边境多年战争的结束,人类将迎来,漫长的和平期。

  等雪絮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一间病房里。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对双手的控制,“次生物假肢,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虽然不如你原来的手,但日常起居是没问题了,不过你要练剑就不行了,它可不比人类的手”这时候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出现,似乎是看到了我身旁的佩剑。

  “君上呢?!”我焦急的问道,如果不是双手失去了知觉,估计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啊?哪国的君上?”他不解的说

  “北燕,燕明“我焦急的问道。

  医生忽然沉默了。

  “他还在战场上,我要去救他。”我从病床上爬起来。佝偻着想走出去。

  “战争已经结束了。”医生的声音从背后缓缓传来。

  我听到这句话身体仿佛失去了力量,整个人倒在地上,眼神空洞,像失去了灵魂,口中喃喃道“已经......结束了啊......”

  “议会为了追忆他的贡献,所以他的儿子将直接继任国君,且由议会直接扶持,直到他完全长大。“医生这时缓缓道来。

  “喔。“我仿佛没有听着。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房间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又像以前一样”我这样想着,“我,是那个人的”臣子“,可是,臣子的君主却已经离去了,我这臣子显得有几分可笑。“那个人喜欢紫罗兰花,渴望变得耀眼,希望能得到自由,可是一生只做了一个有些窝囊的君王。传说中有一处遗世而存的圣地——阿瓦隆。在那里世上的一切都无法侵占,连时间也无法流动,是王者的安息之地。他那么善良的人,应该长眠在此吧。我这遗世之人,就代替他完成他的梦想吧。只要什么都做两个人份的,他其实便从未离去......他一生只救赎的一个人,怎么都不会是个废物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塑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