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开端第01章 被困的冒险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1章 被困的冒险者

小说:冰雪开端 作者:爱尔琳妮 更新时间:2018-01-14 08:00 字数:4445

  黑暗之中,我静静的平躺着,身体冰冷而麻木,连动动眼皮的力气都使不出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如此的宁静,仿佛融入了无尽的虚无。

  原本以为自己死后会去一个更加糟糕的地方,结果却是这般无聊啊,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感觉身子一沉,犹如从高空坠落,吓得我差点失声尖叫,突然,我发现自己又能看见东西了,剧烈的呼吸,疼得胸膛几欲炸裂。

  似乎只是昏迷了很长段时间,我的脑子仍在嗡嗡作响,手脚的触感也显得陌生而又不真实。搜索了一遍最后的记忆,一片空白,竟然连被袭击的过程都不记得了,然而眼下,这还不是我最应担心的问题。

  等眼睛稍一适应,我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密室,周围没有窗,只有四面冰冷的石壁,唯一的一扇铁门紧锁着,生满了铁锈,一支昏黄的火把插在不远处,垂死挣扎般,散发着黯淡的光。

  “嗯——,这是什么地方?我们在哪?”

  正在这时,一个闷声闷气的女声从我左手边幽幽地传来。

  换作旁人,铁定得被吓得背过气去,好在我提前留意到,在这间密室地板上躺着的,并不止我一个活物,粗略的看来,应该都是几个跟我一样的倒霉蛋。

  正摇摇晃晃准备爬起来的这位,是一名瘦骨嶙峋的半精灵,当然,我们更习惯称呼他们为半人类。短而尖的小耳朵,一头蓬乱的白发,里面甚至还插着几根树枝和落叶。

  说实话,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大好,并非是她德鲁伊的身份,而是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柔弱,让人不免心生鄙夷。

  我没有回应她的问话,而是重又合上双眼,希望能在恢复体力的过程中理清思绪。

  讨了个没趣,半人类不再敢继续同我套近乎,即使我是这堆人里面唯一还算清醒的一个。她手扶着石壁,绕着房间转了小半圈,在对面的墙根处,找到了一个蜷缩成一团的“小女孩”。

  她身高不足4英尺,一头浓密的亚麻色长发,娃娃脸,身材发育得十分不错,凹凸有致,然而,这其实是一个半身人,就是那种个子最为矮小的类人种族,数量众多,长年与人类混居,不仔细看,会以为是人类的孩童,但实际上,他们可比人类精明,活脱脱的机会主义者,擅长耍些无赖的手段。

  轻推了几下肩膀,她就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打着呵欠地醒了过来,揉揉眼,对身处的环境充满了好奇。

  有意思的是,这两人刚一见面就表现得十分投缘,简单交流了几句竟然就熟络了起来。

  “我叫蔻拉•茶叶•咩——。”半身人耸了耸鼻子,挤出一个俏皮的鬼脸,还故意将尾音拖得老长。

  半人类礼貌的微笑着,怯生生的自我介绍道:“我叫维兰瑟•嘉兰诺德。”

  我在一旁听她俩聊了一阵,连半分的紧迫感都没体会得到。难道我们现在不正身处险境么?被不知名的东西袭击,和一群陌生人囚禁在同一间密室,有理由轻易相信彼此吗?我能想出十几种糟糕的可能,但显然,眼前的两人根本意识不到。

  还是得靠自己吧,我叹了口气,从坐着的地方站起来,向倒在屋子正中央的两人走了过去。

  这两人倒是有趣得多,男性,体格健硕,都是精于战斗的类型。一个是人类士兵,长了张滑稽的长方脸,另外一个则是个连胡子都还没长齐的矮人骑士。

  但愿他们俩的脑子,不要像看上去的那么蠢吧,我一面这样祈祷着,一面伸出两根手指,在人类士兵的脑袋上敲了敲。

  “哎哟!我的头好疼!”人类士兵捂着头大叫,蛆虫一般在地上来回地扭动。

  我自问,凭自己的力气,即便是真要敲坏别人的脑袋,也还是挺有难度的,虽然觉得这人的动作略显浮夸,但也不排除旧伤复发的可能。

  我后退两步,想等着他自行安静下来,却突然发现,这人身下竟然露出了一大滩黑红色的血渍。人类士兵显然也注意到了,他触电般弹了起来,一边搜寻着伤口,一边骂骂咧咧地吐出些不干不净的粗话。

  我皱了皱眉,并不认为在受伤过后还能有他那么精神的,更何况,血渍已然凝固,应该不会是近期的产物。

  听到叫喊声,半身人与半人类忙不跌地跑了过来,仍处在昏迷中的矮人手掌上,免不了挨了狠狠一脚。他哼哼着醒来,花了好半天功夫才弄明白现在的处境。

  看样子,至少在逃离这个鬼地方以前,我们都不得不暂时忍耐彼此。简单的交换了姓名,也便算是熟识了。

  棕色头发,高个子的人类士兵称自己为“托尼”,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雇佣兵;相貌敦实,皮肤黝黑的矮人,则叫做“安诺•纳诺德•钢影”;轮到我的时候,我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法师,爱尔琳妮•阿玛斯塔夏。”

  由于急着寻找出路,大家也就不再继续闲话家常,一致决定先弄开铁门,所有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在地面,一个布满灰尘与蛛网的拉杆开关上。

  “让我来!让我来!我早就想去动这个东西了!”半身人蔻拉一脸兴奋地扑了上去。

  然而,那开关锈蚀得厉害,她憋得满脸通红,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终于将其拉动,就听“吱吱嘎嘎”地一阵乱响,出口处的大铁门还真就缓缓地移开了。

  事情真会如此顺利吗?辛辛苦苦把人抓来,却无人看管,甚至连开门的开关都藏在这么显眼的位置,面对着敞开的通往自由的大门,众人心头都在打鼓。

  终于,矮人安诺大着胆子走上前去,将头小心翼翼地探出门外左右张望。一条幽深的走廊横亘于前,空荡荡的,一直延伸进了浓郁的黑暗。

  没看出什么异样,众人似乎打算先四处逛逛,我却不免紧张了起来。不能说胆小吧,只是冥冥中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更何况我还有着特殊的理由。

  “先等等!把门关上,我需要准备下法术。”

  说罢,也不管其他人是否同意,就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掏出了藏在腰间的法术书。

  每天记忆法术是一件费时又费力的工作,往往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没办法,这都是法师们无法摆脱的宿命,更何况本人向来乐在其中。

  尽管不明所以,但听到我的发话,这几人居然都乖乖的留了下来,我在心中偷笑,人有的时候就是需要别人来指挥,告诉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特别是在无助的时候,最容易产生依赖感。

  研读了许久,也只是匆匆记下了几个简单的法术,即便如此也花费了大约4、5个小时,正当我准备完结之时,无意间,书页翻到了描述不死生物的部分,那种危险临近的预感再次来袭,心脏都因此而剧烈地收缩。

  “哐!哐!哐!”突然,紧闭的大铁门发出了沉闷而又急促的巨响,明明没有听到脚步声的,会是什么人呢?来不及多想,敲击声一次比一次急促,一次比一次用力,石屑纷纷下坠,眼看着那扇老旧的铁门都已经变形,凭借着本能,矮人安诺与人类士兵托尼冲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将门死死抵住,这才稍微缓解了些许压力。

  没人想去弄清门外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大家全都面如土色,默默地等待着,过了约一刻钟,这才渐渐平息。

  就这么短短的一分神的功夫,地面的血渍居然也不见了,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我隐隐感到不妙,看样子,即使身处这密室当中也未必安全啊。那扇铁门已经无法再承受同样的力道了,我们必须尽快逃离。

  再次开启房间的大门,我们来到了满布灰尘的走廊上,无数杂乱的脚印,全都是刚刚那些东西留下的,大小跟人类的相差无几,但却多是些骨节状,很是骇人,倒霉,这次是真的掉进不死生物的巢穴了。

  由于无法从脚印上判断它们的动向,我们只好取下一支火把,随便挑了个方向碰运气。还好走廊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深不见底,走了没两分钟就到了尽头。

  面前是一扇木门,特别的狭窄,仅容一人通过,用手试了试,封得很牢,半身人蔻拉本想用她长年混迹于市井学来的手段撬开门锁,可惜等凑近一看才发现,根本连锁眼都找不到。人类士兵托尼气急败坏地向那木门上猛踹了数脚,但也只是留下了几个大大的脚印而已。

  无奈,我们退回原地,继续向另一头探索,不多时,前方透出了一丝明亮的火光,伴随有细微的噼啪声。还是一扇窄窄的木门,不同的是,这扇门并未上锁,用手轻轻一推,门便自动的开了。

  眼前出现了一间极其奢华的大厅,红色的绒布地毯,白色的大理石拱顶,雕刻、壁画一应俱全。尽管由于长期缺乏打理,所有的物品上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但却丝毫难掩其本身的辉煌与壮丽。

  半身人第一个窜进屋内,好奇地打量着立在墙边的两尊武士雕像,她似乎完全被这两尊古老的雕像给迷住了,愣了足足有1分多钟。伸手摸了摸左边的腰带,那里有一个明显的缺口。

  “该不会是……”蔻拉像是想起了什么,埋头在附近翻找,其他人不明所以,都只是退在一旁,默默地注视。

  我猜,她是想说那下面可能藏了条密道,但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去研究什么破石像,大厅正前方的高台上,悬浮着一排白金色的文字,似有若无的,仿佛由蒸汽组成,看不太真切。

  我正打算上前,忽闻身后一声惨呼,扭头一看,人类士兵托尼一脸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胸口,跌坐在地,指缝间殷红了大片。

  本来还觉得有些意外,却见他身前的几堆白骨全都“活”了过来,抖落下一身的尘土,空洞的眼窝中,迸射出妖异的红光。再看看人类托尼手中紧握着不放的铁剑,立刻就全都明白了。

  我恨得牙痒,怎么碰上个这么手脚不干净的家伙,一柄生了锈的铁剑而已,也值得弄脏自己的手?然而,事态的发展已经不容许再对他做过多的指责,眼看着第二刀落下,人类托尼的肩头鲜血如注,伤口深得能直接看见白骨。

  众人都被吓得纷纷后退,唯独矮人安诺挺身阻挡,与4、5具骷髅缠斗。往来间,矮人的巨斧横扫向其中一具的头颅,将其砸个粉碎,便听“哗啦”一声,骷髅的身子瞬间崩碎,留下了一地的骨茬。

  这一击,无疑为众人增添了不少的信心。我稳定心神,缓缓地吟唱着咒语,体内的魔法能量开始运转,汇集于指尖,稍一发力,一道又细又长的紫色射线激射而出,又一具骷髅应声倒地。

  瞅准了空档,半人类维兰瑟颤巍巍地摸到了人类托尼的身旁,见他面色惨白,牙关紧咬,伤势显然不轻。好在德鲁伊们会些应急的手段,她用独特的德鲁伊语念诵着经文,将手按压在伤口处,点点微弱的萤光环绕,片刻后,原本还在汩汩冒血的口子,竟然已经结痂。

  半身人蔻拉也没闲着,她以石像为依托,用一把特制的十字弓,频频地放着冷箭,尽管准头差强人意,甚至好几次差点把矮人安诺给射个对穿,但总算是出了自己的一分力。

  接下来的战斗便陷入了焦灼,骷髅们硬得出奇,没能再现一击必杀的奇迹,我们被迫,拖着伤员后撤,眼看已到了门边,就在这时,半人类维兰瑟突然失声叫道:“大家小心!这些骷髅似乎想把我们逼退到走廊上,后面应该有危险!”

  我们都是一愣,听上去似乎有些道理,真要是中个陷阱或埋伏什么的,可就麻烦了。大家伙同时站稳脚跟,迎着来势予以回击,骷髅不同于有心智的生物,不懂得随机应变,当摸清了它们的行动套路之后,战斗也就顺利的结束了。

  刚松了口气,身后的几人就吵了起来,相互指责、埋怨,闯祸的人类托尼更是成了众矢之的,被围在当中数落着不是。

  经过治疗,他的伤势已然痊愈,但却丝毫不知感激,面对指责,他拍了拍屁股,满不在乎地爬了起来,坏笑着说道:“这是在帮你们发现了一个潜在的危险,懂不懂?”说罢,就又开始绕着大厅闲晃,把一些破旧的家具砸了个粉碎。

  尽管都还憋着一肚子火,但也知道这人不好惹,大家伙儿只能任其发泄,不再多言。

  此时的我已经站上高台,眼前的字符悠悠地晃动着,似乎随时都会消失,我低声念了句咒语,用手一拨,一排造型奇特,形态优美的龙族文字即刻凝聚成形。

  龙语可谓是我的第二语言了,接触的时间甚至比通用语还早,毕竟,古老的魔法典籍几乎都是由龙语书写。然而,即便是看得懂了,我的脸色却依旧好不起来。

  “上面都写了些什么?”众人催促道。

  我转过脸来,一字一句地答道:“想要离开这里的人必须献上一个灵魂。”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冰雪开端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