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尽隋唐第十九章 单氏双雄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 单氏双雄

小说:荡尽隋唐 作者:以雅以兮 更新时间:2018-03-14 19:04 字数:2277

  “梁师泰啊,你听说过潞州有一个二贤庄吗?”

  “二贤庄?”

  梁师泰一脸懵逼,他听都没听说过,搞得宇文成都也是很蒙,这单雄信不是个有名的强盗头子么,怎么梁师泰竟然不认识他。

  “我想去潞州一趟,去会会这个单雄信。”

  “主公,我陪你一起去。”

  “好。”

  他也想看看这个单雄信是不是像历史说得一样,仗义疏财,是天下一等一的好汉,如果可以,他也希望为单雄信改变命运。

  挂锤庄离潞州有五百里之遥,旅途虽然漫长,宇文成都却不寂寞,一路上有梁师泰陪伴,倒也有几分乐趣。

  潞州城也是并州下属的一座大城,人口也有几十万,是并州为数不多的几大城市之一。

  进了城门,两人找了家小店吃些酒饭充饥,顺便打听一下消息。

  “小二,你过来。”

  宇文成都招招手,小二哥就走过来。

  “客官,有何吩咐?”

  “小二哥,向你打听个地方,你们这是不是有一个二贤庄?”

  “有,这二贤庄在我们潞州可出名了,家主单雄忠,单雄信都是这里的好汉,只要是英雄好汉,他都会资助呢,二贤庄就在西门八里的地方。”

  “多谢小二哥了。”

  宇文成都从怀中取出一块碎银,足有三两。

  “多余的就是给你的赏钱了。”

  “阿泰啊,你怎么认为的?”

  “啊,什么?”

  “阿泰是我给你的爱称,要不然……”宇文成都一副我就这么叫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他也想叫师泰,但师泰这个词不由得就想起灭绝师太这个老尼姑,想想还是算了吧。于是悲催的梁师泰就有了一个阿泰的昵称,这个称呼也只有宇文成都能叫,其他人敢这么称呼他,他非得和他们拼命。

  “管他是谁啊,主公想去,阿泰就陪您去呗。”

  身材高大的梁师泰挠挠头,一脸憨笑,如果是挂锤庄的人看见,一定会惊得把舌头都吞下去。

  “哈哈。”梁师泰总算被他拉上了贼船,他更想见识一下这个单雄信了,看看能否将他也拉上自己的船。

  二贤庄与其他的庄园不同,它独立成庄,俨然一个国中之国,如果天下大乱,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庄丁上千,足以自保,这单氏双雄虽称豪侠,却是这潞州的地头蛇,势力范围遍及潞州,连太守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

  “他娘的,真的是土财主啊,跟他们一比,老子的挂锤庄真是寒酸啊。”

  也不怪梁师泰言语粗俗,二贤庄占地颇广,高大的寨墙将整个二贤庄包围住,寨外有肥沃的良田,庄外左侧有一条河流穿过二贤庄,是重要的水源。哨楼上还有庄丁巡逻。寨门还有两个庄丁把守。

  “你们是何人?来我二贤庄作何?”

  “单二庄主可在庄上?”

  “二庄主今早与友人射猎未归,只有大庄主在庄上。”

  “小哥,我二人有事找大庄主,劳烦带路。”

  取过一锭碎银,递给一个庄丁,那庄丁掂掂分量,又观二人相貌非是常人,便满脸堆笑:“二位爷请跟我来。”

  过了一座小桥,又走了一段路程,那庄丁将他们二人引到一座装饰颇为豪华的院落前,院门口有一株两人才堪合抱的大槐树,这应该是秦叔宝卖马时的那棵大槐树了吧。那庄丁进入厅内,不久有一个身高九尺的男人,他头如麦斗,面似朱砂,一部红髯,重眉环眼,身着扎巾箭袖,外罩跨马服。

  “两位是?”单雄忠很客气,他深知人不可貌相的道理,他可不认为敢有浑水摸鱼的人敢消遣他。

  “在下宇文成都,这位是我的属下梁师泰。”

  “请。”

  宇文成都他没有看出深浅,但凭多年刀口上舔血的经验看这梁师泰绝不是一个善良之辈,能将这样一个凶恶之徒收于麾下,这少年绝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搞不好就是有大背景的人物。

  “阁下到我二贤庄有何贵干?”

  吩咐仆人敬上茶水,单雄忠才询问他们的目的。

  “单大庄主,我知道你是一方豪强,也是这河北五省的总瓢把子,我想绿林营生终无结局,不如早寻出路为妙。”

  “这么说你是朝廷的人了,代表朝廷来劝我归顺的?”单雄忠很是强硬,绿林的人对朝堂是很反感的,听宇文成都的意思似乎想要他归顺朝廷,他怎么会不激动?

  “单员外,你想错了,我不是朝廷的人,据小子所知员外的父亲似乎是被那李渊所杀吧,难道就不想复仇吗?”

  宇文成都喝了一口茶水,像是不经意说的一样,翘着二郎腿,很是悠闲,然而那单雄忠脸上却涌现出一股怒气。

  这牵扯到前朝的一段往事,当年单雄忠的父亲单禹官拜护国将军,镇守东昌府,李渊率军攻打东昌,七日后城破被害。单氏一族在家将保护下出逃,辗转流落潞州,又经过十余年经营,才打下这一大份家业,说单李之间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后来单雄忠被李渊射死再度加深了这一矛盾,因此单雄信至死不肯降唐。这件事被宇文成都重提,单雄忠怎能没有怨气?

  “你能帮我报得此仇,我单氏一族任你调遣!”

  “我不知道将来你的愿望能否实现,但我与李氏是敌非友这是无法改变。”

  宇文成都心说反正和李家的关系不会太好,现在能拉拢一个单氏家族,对于以后会有帮助。

  单雄忠右手握拳,靠在胸口,就要向宇文成都行礼。

  “兄长,不要听这小鬼一派胡言,这小子就是个骗子,是来骗我单氏的钱粮罢了。”

  “二弟,你回来了啊。”

  单雄信不愧是号称赤发灵官的骁将,他身高一丈,碧眼长须,头发竟是赤红色,比大哥单雄忠还要大上一头,身穿百花团绣战袍,声音洪亮,好似晴天打了一个霹雳。

  “单二员外说我们是骗子吗?无妨,就让我这属下和你较量一番,怎么样?”

  宇文成都轻轻摸摸鼻尖,露出狡黠的笑容,后来这笑容经常出现,这代表宇文成都要使用阴谋诡计了。

  “比就比!如果我赢了,就打你们一顿,赶出庄去。”

  单雄信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他对自己的武艺很自信,他怎么会输。

  “如果你输了呢?”

  “我,我怎么可能会输,笑话!”这时他可是信誓旦旦。

  “他输了,我单氏一族情愿归心,为你赴汤蹈火。”

  单雄忠替他弟弟答应了。

  得逞了。宇文成都尽力憋住笑容,不能让单雄忠看出破绽,单雄忠远比单雄信精明。这才是老油条。这是拿家业来赌博,看来单雄忠对他弟弟的武艺十分相信啊,就看梁师泰会不会给自己涨脸了。

  “这可是一场豪赌啊,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荡尽隋唐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