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小村医36 转运的李二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36 转运的李二狗

小说:首富小村医 作者:把酒问流年 更新时间:2018-02-14 18:04 字数:2032

  夜,下务村,宁静,宁静中带着热闹。

  程黑躺在床上,兰妞的样子让他久不能忘,身子有了反应。

  旁边的河清娘感受到了,这老头这几天发神经,每天晚上都要折腾一下。

  “死样~”

  娇嗲一声,河清娘把被子往头上一蒙,里面传出某种荡人的声音。

  仿佛瘟疫蔓延,这股子声音在大多数人家都能听到。

  谢菊花家,一道黑影翻过篱笆墙,敲了几下门,三长,两短。

  屋里马上有了动静,下炕的声音。

  脚步轻悄悄的,油灯没点,就这么摸,接着就是门栓响动的声音。

  黑影见门打开,慌忙就钻了进去,关门时还不忘往外头瞧了几眼,没发现什么异常才拉上门栓,两人轻车熟路的到炕上。

  “老三,你个死鬼,这么多天也不来看看俺。”

  谢菊花的声音响起,似埋怨,似撒娇,听的人酥麻。

  “这不是来了么?可想死俺了。”

  大老三说话间已经把自己扒了个精光,躺进被窝里。

  被窝热乎着,谢菊花也光着,就着黑色,两人脑子里面都在回味大汗淋漓后的感觉。

  再没有过多的话,两人纷纷躲进了被窝里头,连头都埋了进去。

  张大锤家。

  大姑娘小媳妇,那滋味尝试过就忘不了了,这几月怀孕,可没把谢巧巧跟张大锤憋坏。

  两人都光着身子躺在被窝,张大锤把头埋在谢巧巧胸膛上,拼命的啃食那两颗初熟的葡萄,嘴里阿巴阿巴的。

  谢巧巧闭着眼,享受这一刻。

  啃食了一阵,两人都停了,不敢有大动静,对宝宝有害。

  张大锤到一边自己解决,谢巧巧在被窝,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下,身子里又憋着股子火,躁的拧了几下被子。

  狗蛋家,窗子动了几下,一个影子趴在上面。

  “哔哔!”

  窗外的声音让狗蛋娘悄悄的坐起来,打开窗户,村里李二狗的身影出现了。

  李二狗最近可是行了大运,整个人都倍儿精神。

  二十年前,李二狗的老婆因为他酗酒离开了家,只留下一个女儿,从此之后,也没姑娘再肯嫁给他,都嫌弃他。

  李二狗成婚晚,刚开始喝酒是解闷,没老婆,心里躁的慌。

  农村也不像城里,夜店酒吧到处是,再不济,在家看电视也能打发时间。

  农村可啥都没有。

  一到夜晚,除了那事儿,就再没别的可干。

  人家夜夜那啥,自个夜夜凄凉,李二狗实在受不了了,就经常弄点小酒,喝完好睡觉。

  一来二去,就上瘾了,天天都得来点。

  成婚之后,老婆受不了了,李二狗喝完,不是倒头就睡,就是狠狠的揍她一顿,三更半夜的,经常能听到李二狗媳妇的惨叫声。

  村里人都都在背后议论,李二狗老婆人不错,长得也标志,怎么就摊上李二狗这么个混蛋,可真是苦了她。

  虽然背后都是议论声,可谁也不好管,管不着。

  就这样,日子久了,李二狗的老婆跟着隔壁村一男人跑了出去,上城里,至今也没两人的消息。

  慢慢的,李二狗年纪也大了,更娶不上媳妇,也就想通了,不再作这方面的打算,酗酒也更厉害。

  越这样,村里就越没人理他,他反而喝的更凶,连地里的活也不干了,每天醉生梦死,家里一贫如洗,没钱了就赖在村里的小店,死活都要弄上一些。

  一喝,就来事儿了,不是跟人闹起来就是自个儿摔哪。

  田间地头,鱼塘小河,到处都能找着他。

  村里人见状,都笑话他,有读过几年书的,更是特意为他弄了几句打油诗:一两润润口,二两扶墙走,三两四两地府游。

  要说这人也是命大,这么多年过来了,依然活的好好的。

  村里人也好,平日里虽然笑话他,可一见他有啥事儿,还是会搭把手,把他送回家。

  可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儿,久了,赖小店也没用了。

  他成天就光喝,一天光酒就得喝上一斤半斤,还不算上花生寇豆的。

  整个小店也不是什么大买卖,就方便下村里人,不用什么都出去买,让他这么喝了一段时间,老板就扛不住了。

  一算下来,还赔了,老板就不许了,不管他怎么赖,就是不给。

  这一来,李二狗酒也喝不上了,地也荒了,完全没收入。

  忍了几天,实在忍不住了,喉咙里就像蚂蚁爬一样难受,非得来两口刺激一下。

  打那开始,李二狗就成天这家逛逛那家逛逛,到了饭点就赖着不走,谁碰上谁倒霉。

  都是一起的,轰也不是,可让他跟自己一块吃,吃了一顿,他下顿还来。

  这一来,谁也受不了,见他来了就关门。

  又过了两天没喝上,李二狗是挠心窝子的养,一看也没办法了,就开始帮人干活。

  谁家要挑大粪,接电线,田间地里屋里屋外有啥活要干,他都抢着去,就为了能喝上一口。

  可这也干不长久,村里比他勤快的多了,大多数事情自己都能干,除非是一人不行的,就把他叫来一起。

  就这样有一顿没一顿的,实在是满足不了他,不过总算能经常喝上。

  这样又过了二年,跨进了二十世纪,外面的日子都好了起来,一栋栋高楼大厦,羡慕的人眼珠子都能掉下来。

  山里头虽然达不到这水平,可在外头发了财的也不少。

  那些人回来之后,都把自家的土胚房拆了,弄上砖头水泥房,上面贴上瓷板,好不气派。

  有了这么一家,就有第二家,家家都羡慕。

  打这,附近十里八乡的都掀起了一股打工热潮,这一带的年轻人,几乎都上外头去了,村里就剩些老人,或者是家里事给耽误着没法出去的。

  随着年轻人出去,附近的景象也越来越好,在外头赚着钱的人,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修一间大房子。

  这一来,又出现了新兴产业,修房子就得有人帮忙,俗称小工。

  小工虽然累点,可也是个活计,能拿钱,还好吃好喝供着。

  房子越修的气派,越显得自己赚到了钱的,伙食也越好,大鱼大肉摆上桌子。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首富小村医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