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独尊第六章 帝血后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帝血后人

小说:万法独尊 作者:裘笙 更新时间:2018-07-23 16:21 字数:2010

  早已空无一人的永宁街上一片漆黑,唯有永兴酒楼的第七层厢房中还有一间次房中灯火通明,给这一成不变的夜幕染上了一抹别样的风彩。

  夜月心中虽然也很惊讶,可易没宇毕竟还徘徊在生死边缘,一刻也耽误不得,想到这儿,其看向林烈和时千幻两人,沉吟道:“烈,你们也看到了,我本想试试我的药血能否抑制住他体内的毒蛊,却没想到他竟能与我的药血相融合,如此一来,我也就不用拿心尖血来救他了,具体为什么相融,这也是出乎我的意料,只能等他醒来再说了。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极有可能是我父临渊帝的后人!”

  烈、幻二人皆大惊:“什么!他竟会是临渊帝的后人!那等恐怖存在的后人!”

  夜月见两人如同丢了魂似的,飞快的在纸上写了些什么,见两人还看着白玉小碗发呆,嘴巴大的能塞下一个鸡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揶揄道:“你俩真是的,临渊帝的后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跟他又不是什么猛兽凶禽。好了,烈,这是药方,你现在赶紧去帮我准备一盆药浴,我要先用药浴压制他体内的寒气,再配以我血抑制蛊毒,这蛊毒太过霸道,又不知其中成份,只要他不动用真气应该可以压制一段时间,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那这次不会再危及到你的生命吧?”林烈心中有些着急,可面上仍旧是毫无表情,直到夜月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去:“照顾好自己,我马上回来。”

  “烈哥哥放心,千幻会照顾好月哥哥的!”时千幻朝转身离去的林烈保证道,林烈闻言,无声的点点头,足尖一点,隐于夜幕,林烈走后,幻觉得有些无聊,不禁问道:“月哥哥,你先前不是着急让烈哥哥叫我过来吗?”

  “幻,我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交给你…”夜月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而后缓缓说道:“幻,你的异能现在可以用吗?”

  “应该可以,不过我前几天刚刚突破,真元还不稳定,一次只能维持一盏茶时间,多了可能就出不来了…”时千幻有些为难,修长手指把弄着自己乌黑发亮的发丝。

  “一盏茶?好像比之前更长了些…”夜月两眼微眯,似乎在考量着什么,片刻后,其猛地抬头,决绝的说道:“幻,快用你的异能把我送进他的梦中,只有先破除梦魇,我才可以替他压制寒气和毒蛊。”

  “可是你的身…”时千幻面露难色,夜月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别可是了,我就是怕烈不答应才把他支走的,你再犹犹豫豫的,主上怪罪下来,你烈哥哥和我都得给他陪葬!”

  “可是…”幻仍然难以决断,夜月又一次打断了他:“难道你希望我和烈都去死吗?”

  “好吧!我同意帮你,但你也要答应我,照顾好自己,记住,在梦里死去虽然不会真死,却也会消耗掉你十年的寿命,依你现在的身体…总之,千万不要强求!”

  “幻,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带他一起平安回来的。记住,一定要先帮我稳住林烈,别让他冲动行事!”夜月见时千幻应下,释然的随和一笑,没有半分犹豫的说道:“幻,不早了,快把我送进去吧!”

  “好,我这就送你进去,切记,你最多在里面呆上三柱香,若真无法扭转局面就一定要在三柱香之前朝太阳的方向跑,一定要记住!千幻会一直在这儿等着月哥哥你回来的!”

  时千幻突然神色凛然,双掌皆做兰花状,至他的双掌合并成莲花状时,夜月沉沉睡去,其见状,轻轻的将夜月抱起放在易没宇身旁,又在床的四周布下了一层迷阵,料理完这一切后,他才眼神空洞地瘫坐在屋内一把红木所制的靠椅上。

  邢宙大陆,金楚国,王城,玉青山。

  一个血色身影飞速穿梭在一条人烟稀少的山间小路上,其身后一身穿灰色道袍的长须老人不要命的紧追其后,眼看其就要追上血影的时候,血色影子邪邪一笑,突兀的停下了脚步。

  灰袍老人似乎怕伤到血色影子,一个闪躲不及,一脚陷进了其右前方一个的成人拳头大小的泥坑里。

  若不是老者反应的快,提前将惯性产生的冲力用灵元引向了地底,他这脚八成不废也得重伤,尽管如此,老者依旧是狼狈的紧,陷进泥洞的脚既拔不出来又不能使劲,好几次都差点仰面摔倒,整个人摇摇晃晃显得很是滑稽。

  “阁下,我来扶你一把可好?”血色身影说着便已经一个闪身扶住了灰袍老人。

  “谢谢你了,小家伙,真是的,要是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懂事就好了,尤其是那个臭小子!哼!看我抓到他怎么收拾他!咦,那臭小子呢?”

  灰袍老人回头一看搀着自己的居然是害自己摔跤的血影,大怒,猛地一甩袍袖。

  不甩不要紧,这一甩,血色影子直接放开了双手,并且做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使得原先好不容易稳住双腿的灰袍老人“扑通”一声,毫无防备的摔了个狗啃泥。

  “啧啧~可真疼…幸好是趴着摔下去的,要不然这脚可就废了。唉呀,真可怜,要不要我拉你起来?”血影伸出手,就在灰袍老人愤愤的握住其手想要起来的时候,血影却又突然猛地松开了手,微笑的看着老者再次摔了个屁股墩。

  “你,你个臭小子,老夫到底哪儿得罪你了,你非得这么戏弄老夫?”老者可怜兮兮的望着血色身影,委屈巴巴的质问着血色影子。

  “哪儿得罪我?这个阁下应该比思源要清楚的多吧?”胡思源有些气愤的反问着,而后突然目光一凛,冷冷的斥道:“说!你是谁的人,影月殿还是无妄宗!”

  就在这时,一蓝一白两道人影划过星空,悄无声息的隐匿在胡思源两人身旁。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万法独尊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