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辽松黑风云演义第十回(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回(上)

小说:燕辽松黑风云演义 作者:泛舟 更新时间:2018-02-14 08:00 字数:2488

  第十回 婢女生东明夫余立国,朴民不寇抄德土承风(上)

  列位看官,上面提到过与东邻相接的夫余国。或问,夫余国是何国?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话说,在北方的橐离国,国王外出打猎一个多月,归来后忽然发现侍婢有孕了,国王为此怒气冲冲要杀她。侍婢说:“我什么事也没做呀,大王凭什么杀我?只是前几天,有一团气好像鸡蛋那么大,从天而降,滑过我的身边,从此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国王听了她的话,无法对这个美丽的女人下手,便饶了侍婢一命。十月怀胎期满,婢女生下一个男孩,一个活泼健壮的胖小子。若生个女孩也就罢了,可却生个男孩,国王无法忍受,便要杀这个孩子。婢女受到国王的威逼,把孩子扔到猪圈里,那些猪都不踩他,也不害他,反而用气嘘呵他,这个孩子没被猪咬死。国王又下令把孩子丢到马厩里,想借马蹄将孩子踏死。可是,马厩中的那些马,好像懂事似的,哪一匹也不伤害这个孩子,反而也用气来嘘呵他,让他活了下来。国王终于明白了,这个孩子不是人间凡胎,而是一个上天之子,谁也没有权力和理由杀害他。随即便命令婢女将孩子抱回来,加以精心的抚养,还给这个孩子起了一个名字叫东明。长到十几岁的时候,东明便去放马。在放马的年月里,东明骑着一匹白骏马,赶着马群,在草地上游荡,绿草、马群成了他最钟情的朋友。在草地上放牧的时候,有时会受到狼和豹子的偷袭,为了保护好马群,东明练就了一手好箭法。橐离国的秽貊人和邻国的肃慎人以及后续部族挹娄人一样,也是一个牧猎的民族,同样都是善于使用弓箭的民族,而东明的箭法尤其好,开弓即是百发百中,从不虚发。

  渐渐地,东明已长大成人。东明的来路神秘,已传遍了国内各部落,他的英膂过人,受到人们的爱戴,而且有了许多追随者,特别是年轻的粉丝更多。国王一天天年老,东明一天天长大。国王怕东明抢夺他的王位,便想杀死东明。消息不胫而走,特别是东明的母亲——那位生育他、抚养他长大的婢女(历史没有留下她的名字),把这个消息告诉他,说:“我儿呀,你快点骑马逃跑吧,逃得越远越好,你爸——国王要杀你咧!”东明听了他妈的话,立刻流下泪来,说:“妈妈!为儿我刚长大,还没有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却遭到父王的猜忌,呜……”东明一边挥泪,一边跪在母亲面前磕了三个响头,说:“妈您多保重!”说罢,他起身冲出宫门,骑上他常骑的那匹白骏马——这个民族崇尚白色,连最喜欢的马也挑白色的。他跃马扬鞭,喊了一声:“妈您多保重呀!”他妈妈也奔到门口叮嘱:“我儿你也多保重啊!”

  只一溜烟的功夫,东明骑着白骏马便不见了。

  消息传到国王那里,国王一脚把东明的母亲踢倒在地,大骂道:“泼妇误我!”遂下令派一百名兵士由他的大儿子王储带领,骑马追赶。随后,他又带二十名贴身侍卫,也追了上去。

  东明向南奔逃,很快来到一条大水之岸。大水名掩㴲水,他骑马立在岸边,举目南望,茫茫水天,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而身后不远处,却喊声震天,追兵骑着马呼啸而来。东明从背上摘下弓来,以弓击水,水响如雷,一刹那间掩㴲水中浮上来成千上万的鱼鳖虾蟹,拥挤着搭成一座浮桥。东明纵马挥鞭沿着坡岸冲下来,踏着满江鱼鳖虾蟹搭的浮桥,策马向对岸奔去。待追兵追到岸边,鱼鳖虾蟹搭的浮桥已经纷纷解体,眼看着东明驱马上了南岸,坐在岸边的一株老榆树下休息,水面逐渐恢复了平静。跟着骑兵身后的国王也来到岸边,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幕,只好跺脚叹气认命说:“东明不死,是天神保佑他呀!”说罢,下令退兵。后来,东明在江南立国,国名叫夫余。

  掩㴲水就是松花江。橐离和夫余便是古濊貊——后改秽貊人跨江而立的两个国家。据悉,生活在松辽之地的古秽貊人还曾受到当时一个叫韩国的国家的统辖。此韩国并不是战国时代三家分晋后的魏、赵、韩三个国家之一的韩国,而是比它早的另一个韩国,此韩国靠近燕国,并与秽貊地区相比邻。有《诗经》中的《大雅·韩奕》为证。此诗的最后一节略谓:

  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

  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

  用今天白话的译文,这几句诗是说:“韩城辽阔大无边,燕人出师联手建。他的先祖受命好光荣呀!因为先祖曾经统理过北蛮呀。国王把此地赐给韩侯呀,追国、貊国任挑选呀!让韩国拥有此地吧,还会授予伯一级的封爵呀……”

  夫余国是貊族建立的国家。在辽河、松花江地域之中,与秽族的习俗相近,语言也相同,他们混居在一起,连称秽貊人,因此夫余国也称作是由秽貊人建立的国家。

  公元49年,夫余王首次派遣使臣到中央进贡。鼻梁很高,天庭有着一个显见如日的圆圆凸起的东汉光武帝刘秀捋着他的美髯,弯着秀眉对使臣说:“对朕讲一讲夫余国的情况吧!”这位在史书上没有留下姓名的使臣跪在地上,用双手踞地对汉天子施礼说:“陛下,臣国夫余地处僻远呢!夫余国地据海东,在大汉的玄菟郡之北,离那儿还有一千多里哪!”

  “噢,”汉光武帝刘秀说:“今年正月寇我北徼右北平、渔阳、上谷、太原的貊人,也是你们的近邻吧?他们闹了好一阵子,到处流窜犯边,最后还不是让我们的辽东太守祭肜击败招降了吗?”

  “是的,这都是皇上圣明,也是大汉天子感化的结果。”使臣说,“那些犯边的流寇,虽然他们也是貊人,可是和夫余国人,多少还有些不同,他们有时也掠杀我们呢!”

  “这就对了!”光武帝接着说,“不要犯上作乱,也不要寇抄邻居,和睦相处是最好的活法。朕已告知辽东太守祭肜,让他以厚财之利抚慰辽西的鲜卑大都护偏何,让他招致异种。他还是很听话的嘛。自那以后,居于北地和东北辽地进京贡奉的边属使臣,在塞外的大道上,已经络绎不绝了,是吧?”

  “回陛下的话,大汉天子圣明,情况正是这样的!”使臣再次双手踞地施礼说,“到处都可见进京觐见的使团,人多得塞路,连路都显得窄了!”

  “那是一句玩笑话吧?”汉天子刘秀笑呵呵地张着大嘴说,“辽东太守祭肜曾对鲜卑大都护偏何说,要想立功,可以会击匈奴,击后送其头首,太守会奖掖的!你们也一样。不过,朕知夫余距匈奴辽远,还是和谐相处,听太守祭肜的调遣吧!”

  “叩谢天子教诲!夫余国卑使在下以为,祭肜太守是一位难得的边徼佳吏。太守为人质厚重毅,抚慰东夷各族之国,尤其讲求恩德信誉,甚得敝国的敬重哩!”使臣抖一抖丝质的白色袍袖,再次给汉天子刘秀叩首施礼。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燕辽松黑风云演义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