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辽松黑风云演义第二十四回(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回(上)

小说:燕辽松黑风云演义 作者:泛舟 更新时间:2018-03-14 08:00 字数:3871

  第二十四回 隋政不仁乱黎阳,烽烟纷起战东都(上)

  话说炀帝回京,除美女佳肴、荒嬉度日之外,心头挥之不去的竟是东征未捷,时时在头脑里作祟。大业十年春正月,炀帝诏集天下兵马,集于涿郡。同时征募骁勇果敢的青状民丁,大修辽东古城,以储备军粮,为第二次东征作准备。未几,又下诏命刑部尚书卫文升等一干文臣武将,辅佐代王杨侑留西京,之后隋炀帝仍欲御驾亲征。

  亲征前,炀帝也不忘先给他的亲家宇文述平反诏雪。帝诏云:“上次东征,宇文述以兵粮不继,遂陷王师。乃军吏失于支料,非独宇文述之罪也,宜复其官爵!”于是,宇文述不仅官复原职,不久又加开府仪同三司。之所以如此,均赖公主在父皇面前作娇柔状的结果。到底是皇亲国戚,至于功过是非,谁管他呢!

  二月,天气转暖,草树萌绿。炀帝对身边的侍臣们说:

  “朕有一恨,始终难消。高丽小虏,侮慢上国,罪当加诛。今我朝拔海移山,犹望克果,况此小虏乎?”

  由是,朝廷议政,敲定东征伐高丽之略。

  左光禄大夫郭荣进谏说:

  “戎狄失礼,乃臣下之事。千钧之弩,不为鼠发。奈何致陛下万尊,以敌小寇乎?”

  炀帝听了郭荣的话,没有发怒,却十分自负地回答说:“爱卿之言差矣!昔黄帝五十二战,成汤二十七征,方有德施于诸侯,令行于天下。卢芳小盗,汉祖尚且亲征,隗嚣余烬,光武犹自入陇,若不亲自除暴止戈,怎会天下安逸哉!汝速退,由室记速起草诏书,以谕朕意:朕当亲执武节,临御诸军,秣马丸都山,观兵鸭绿水,若不诛暴于海外,救万民于倒悬,朕决不收兵!”

  如此一席话,直令众臣唯唯称颂,郭荣见未责杀,也收回自己之言,和文武群臣一起赞颂圣上的英明决策为万古一皇,后无来者。

  阳春三月,炀帝北上,过涿郡、临榆关,幸辽东。临行前命令民部尚书樊子盖等辅佐越王杨侗,留守东都洛阳。然这时,由于炀帝横征暴敛几无宁日,各地叛民烽烟四起,尤其是河北、山东等地,灾民、流民、叛民铤而走险混战一团,对当地郡县构成了极大威胁。彼时,承平日久,人不习兵,郡县官吏手下每与叛民乱党伐斗,只能望风沮败,根本经不起一战。此类混战,犹如乱麻,一言难尽,且放下不表。

  四月入夏,辽东亦暖,隋军护驾驱船渡辽水。数日后,炀帝遣宇文述与上将军杨义臣进军平壤。左光禄大夫王仁恭出夫余道,兵进新城。高丽兵以数万人拒之。两军对垒,王仁恭出其不意,以一千精锐劲骑取高丽营,大破之。高丽兵退入城内,环城固守。

  在另一战场,炀帝驱兵攻辽东城。隋军以飞楼、云梯、地道诸法俱进。战争持续不断,日夜火光冲天,炮声匝地。高丽兵却越战越勇,因势变招,一连二十多天,仍未攻克,双方死伤残重。隋兵云梯,竿长十五丈,勇士沈光站在云梯之端,与高丽士卒短兵相接,一连砍杀高丽十多人,高丽卒用力一击,竟将沈光击落坠下。沈光大难不死,沿云梯绳絙上,复又奋身而起,顺云梯爬上去,接着又与高丽守城之卒激战。——此情此景,全被炀帝看在眼中。帝惊呼曰:“朕有此兵将,何愁高丽不克?”当日收军之时,炀帝壮沈光骁勇,乃拜朝散大夫,令其在帝左右侍之。

  高丽兵将拥城固守,久攻不下,炀帝心中烦闷。继之,又驱八轮楼车,再向城卒劲射。城中防不胜肪,已危殆四起。如此,隋军若再坚持一二日,城中守军就要开城投降。熟料,此时,炀帝接报,中原兵起,朝廷两都告急,不由得炀帝再下令攻击,只得下令草草收兵,撤去城围,引兵回反。城中兵疲,眼见得隋军退去,不明就里,也不敢追杀。至此,说书人有打油诗一首咏道:

  炀帝耀武两征东,一败一锉无寸功。自古圣贤慎言战,民丰国泰歇甲兵。

  话分两头。却说,当年炀帝为晋王时,多得大臣杨素之助乃得天下。后杨素恃功而骄,有时竟不把炀帝放在眼里,让炀帝恨得忿忿地,一时竟找不到杀杨素的机会。然而,天不假其年,杨素忽然病死,竟去了炀帝的一块心病。杨素在时,杨素之子杨玄感封楚国公袭爵为礼部尚书。炀帝因讨厌杨素的后期作为,也对杨玄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并不亲近。这位隋朝重臣官二代杨玄感,身怀绝艺,骁勇异常,不仅善射,而且膂力过人,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好读书,喜交宾客,与海内名士交往过从者甚多。其中尤与蒲山人李密友善。李密字玄邃,辽东襄平人。北魏司徒李弼的曾孙。后周曾赐李弼徒何氏。至周亡后复李姓。其父李宽为隋上柱国、蒲山公,皆知名当代。李密得父荫为左亲侍。既出名门,少有才略,志气雄远,轻财好友。为左亲侍时,炀帝见李密面相不凡,便对宇文述吩咐道:“一向在左仗下站立的面色黝黑的那个青壮小子,瞻视异常,以后不要让他值夜班!”宇文述乃暗中告诉李密以病假远之。李密告病回家,专心读书。有一天,李密坐在牛背上,背对夕阳披一身金辉回家,手中正在读一部《汉书》,却让杨素遇见。杨素大为惊异,便引李密至己家,相互交谈,李密对答如流,每每有真知灼见,竟令杨素大悦,遂对他的儿子杨玄感说:“李密识度甚高,汝等不及也!”此后,杨玄感便与李密结为知己。杨素死,炀帝对近臣说:“杨素若不死,早晚会当灭族。”此言后来传至杨玄感耳中,杨玄感战战兢兢,深知不知哪一日祸起,但表面上却恭顺有加,不敢越雷池一步,也不敢贸然进言,以防杀身。

  杨玄感家族累世显贵,朝中文武,不是他父亲的门生故吏,就是他的平辈好友。意者,朝政日紊,炀帝猜忌杀人,几乎人人自危,杨玄感阴与诸弟谋之,以便趁炀帝二次东征时起事。炀帝东征,杨玄感的任务是黎阳督运,为隋军启用粮秣与战资。杨玄感在黎阳,与虎贲郎将王仲伯、汲郡赞治赵怀义等,加紧谋划起事。乃故意滞留漕运,怠慢运期,以让隋军在辽东缺乏给养。炀帝派人催促,杨玄感便以水路盗匪太多作拖辞回之。杨玄感有一弟杨玄纵,还有一友万石为鹰扬将,一起随帝东征。杨玄感托人将二人召回,二人亡还。万石路过高阳时,因为开小差回,没有路牒,被监事许华所执,乃斩于涿郡。事发仓促,杨玄感谋反越急。时右骁卫大将军来护儿,上次征东败绩。此次征东仍被委以重任,乃以舟师自东莱入海,水路取平壤。杨玄感遣自己家奴装成使者,从东方来到黎阳,诈称来护儿造反了,弄得人心惶惶。六月,杨玄感到黎阳县,下令关闭城门,到处搜罗男丁,取帆布制甲衣,编为准军队。然后,以赵怀义为卫州刺史,以东光尉元务本为黎州刺史,又以河内郡主薄唐祎为怀州刺史。分派已毕,杨玄感又去找治书侍御史游元。游元为督运,正好来黎阳。杨说:“如今国运大衰,独夫杨广,肆虐天下,陷身绝域——此天亡隋之时也!我今统大兵,行天令,兴师以伐无道昏君,不知卿兄意下如何?”元正顿衣正色回说:“吾也受国恩,不以亡命举之,仆只有一死,不敢闻命!”由是,被玄感杀死。

  杨玄感召募了少壮军士五千余人,又得到从宣城、丹阳来的水手三千多人。加上自己原来的拥兵,他能够指挥的兵力已超过一万人。这样,他便杀三牲誓师,揭竿而起。在誓师谕众的大会上,他说:“今主上无道,天下扰之。辽东一战,死亡超万,如此国运民生不堪其往,故而举事,以求其生耳!”杨玄感勒兵于原上,手握马鞭,指着东西两京的方向说:“吾今与诸君等起兵,非为己利,乃欲救万民于水火耳!”

  在起事之前,杨玄感已先派家僮,悄悄地进入长安,将他的家眷、弟弟李玄挺,以及好友李密接到黎阳。在举兵之日,恰好李密等赶到。杨玄感对李密的到来以为是天助其一臂之力,故而对李密说:“子常以济物怀天下为己任,今吾起兵,正当其时,汝有何计,可以言否?”

  李密对曰:“天子出兵,远在辽东,去幽州犹隔千里。南有渤海,北有强胡,榆关一道,守扼其喉。公若能出其不意,长驱入蓟燕之地,扼住东征之师归程,而高丽之军听闻隋兵之困,必将攻其尾,斯时天子两头难顾,不过旬月,军粮耗尽,其军不降亦溃,不战亦降——此上计也!”

  “倘有居中计么?不防一道述之!”杨玄感听得入神。

  李密挥了挥手,说:“关陕四塞,天府之地,虽有卫文升守京都,不足惧也。若今率众而西行,过城勿攻,直取长安,收其豪杰,抚其士民,据险而守之。即令天子回返,失其京都,去其根本,正可徐图之!”

  “那么下计呢?”杨玄感又问,“亦不妨一并言之!”

  李密摆摆手,说:“下计是简装轻载,星夜倍道,袭取东都洛阳。一俟拿下,也可号令四方。但恐唐祎告之,已有防备。若攻之百日不克,天下兵力由四面而至,其后果则非仆所能预知也。”

  杨玄感听后,沉吟思密一番便说:“今日百官之家尽在东都,若死力取之,必先动其心。若经城不拔,何以扬威?公之下计,实为上策也!既为上策,吾当力挺!”由是,大军沿黄河之北路,逆向而行,杨玄感发兵下令,直取洛阳。玄感以其弟杨玄挺为先锋,引兵勇千人,先取洛阳东北方,与之有黄河相隔的河内郡。唐祎率兵据守,一时难下。唐祎又派人星夜驰书,告知守卫洛阳的越王杨侗及樊子盖勒兵作备。

  再说,杨玄感见河内难攻,改而由汲县渡黄河。此时从大军渡河者甚众。因平民百姓对炀帝已恨得咬牙切齿,故杨玄感大军,再度膨涨。玄感乃分兵多路:其弟杨积善领兵三千取偃师南缘洛水西攻,杨玄挺自白司马坂逾邙山南攻,玄感自引三千军为后路,号称大军,执单刀抑盾,却无甲胄弓弩。东都方面,以河南令达奚善率领精兵五千,拒杨积善;又令河南赞治裴弘策领八千精兵拒玄挺。越一日,达奚善意兵至,两军对垒,善意麾下所谓精兵,却不战而溃,铠仗兵资俱被杨积善所得。而东都另一支兵马裴弘策出兵白司马坂,一战而败,弃铠仗等,也被杨玄挺军所得。玄挺下令不追,于三四里外,裴军复聚,玄挺下令追击,一战又将裴军击败,如是者五战,裴军五败,自引轻骑十数人入宫城。杨玄感率大军后至,屯兵上春门,乃对兵将发誓说:“我身为上柱国,家累巨万,富贵者无所求也!今不顾灭族之危起兵,但为解天下倒悬之计耳!”兵民听后,无不欢愉,百姓携壶提浆,争献牛酒。四方子弟诣门求入伍者,不可胜计,玄感兵马日益扩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燕辽松黑风云演义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