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少帅鬼门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鬼门府

小说:龙城少帅 作者:追梦执笔小生 更新时间:2018-02-14 14:30 字数:5004

  经过前面一战,龙城的马车在鬼门街上畅通无阻,直达鬼府门外。未待喊话,府门自动开启,马车缓慢驶进鬼府,整个马车刚进完,府门又自动关起,黑暗一闪即逝,府道左右两边墙上的油灯亮起,两盏、四盏、六盏....,一直向里延伸,却也数不清是多少盏。

  据说幽冥鬼府里的所有灯油,都是拿在阳间犯十恶不赦大罪之人的躯体炼制而得,却不知这鬼王的地府是否也是用这种油点的灯?秋天很不愿意想这些,又偏偏知道得挺多,所以觉得这里阴森恐怖是难免的,但她还没害怕到失态的地步,因为她知道有一个她最爱的龙大哥在保护着她。她这时也不敢多说话,深怕扰乱龙城的判断力和观察力。她只有躺着、听着,但眼睛总是左右四顾,这说明她的好奇心比恐惧还要强。

  秋天知道的这些,龙城自然懂得,但他并不在意这些,他所注意的是前面有四大判官。按理说四大判官应在天子殿审判冥府幽魂的,却跑来这府道上抽哪门子风,龙城不得其解。

  只见四大判官一边两个分立府道两旁,前面两个是赏善司和察查司,后面两个罚恶司和崔判官。赏善司,执掌善薄,头戴乌纱帽,身穿绿袍,一脸笑容可掬的样子;察查司,身穿蓝颜色官袍,双目如电,刚直不阿,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只是他头上那顶绿乌纱帽着实让人费解;罚恶司,身穿紫袍,怒目圆睁,双唇紧闭,他根据阎罗王的“四不四无”原则量刑,重罪重罚,绝不顾息;崔判官,阴曹地府的头号人物,头戴蓝乌纱帽,身着红袍,左手执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笔,专门执行为善者添加阳寿,让作恶多端者下十八层地狱的任务。

  四大判官身高一丈有余,手粗腿圆,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是他们的眼睛会动,滴溜乱转的注视着龙城,这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龙城暗道:“这四位判官难道也像前面那四个鬼一样,车到中间就全部扑杀过来,如此大的块头,把车都能压扁,不知怎么办才好?”忽然龙城心生一计,此计也是无计中之计。龙城打马扬鞭,“喔喔喔!”连喊数声,健马四蹄扬起,拉着马车向前奔去,就听见“当啷!当啷!”连续四声磕碰声响,马车不住的左右摇晃几下,片刻间,马车冲过了四大判官守立之地。

  龙城马车刚过,就觉刚才马车轮好像压着了什么东西,遂忙拉缰绳,马车急停,龙城转身问道:“压着什么啦?”

  “压着脚了!”四位判官异口同声的答道。

  龙城眼睛往下看去,原来四位判官每人伸出一只脚来拌龙城的马车,“这笨主意只有鬼才能想得出来,”龙城暗骂道。只见那四只脚板已被压裂了,不禁疑惑的又问道:“你们怎么不喊疼啊?”

  四大判官眼睛互相对视一次,转望龙城齐喊道:“我们不疼,你恐怕要喊疼了!”说完四人一人一条腿,飞着踢向龙城的马车,紧接着另外四条腿也同时飞砸马车。见过暗器齐飞的,没见过八条腿飞着打人砸车的,真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赶马车跑是跑不掉的,刚才就不应该停下马车,但本着好奇和友善之心还是停下了,所以龙城就得面对这种后果,他飞起得很快,连他自己都曾认踢出的四脚比飞起时还快。

  四条假腿还没砸到车箱,就被连环四脚踢了回去,接着与后面飞来的假腿相撞,“砰砰!”连着四声,泥雾飞散,此时一人影穿雾而过,瞬间到达四判官跟前,脚未沾地就连踢四脚,四大判官很笨拙的双手格挡,却全部被脚踢碎散落于地下,手上东西也被踢飞走,要是没有墙挡着,四大判官的身体都会向后栽倒。

  龙城的动作并没有停,脚一落地,就是左右连环两拳,全打在四大判官的胸口上,虽然都有双小手从断臂中伸出欲阻挡,却奈何胸口太大,小手就显得更短,一点用都没有。只听见“咔嚓咔嚓!当啷当啷!”胸口破裂声和泥瓦掉落声,中间还夹杂着怪叫声。

  四大判官被龙城连续的击打变矮变瘦了,原来四大高大威猛的判官都是泥胎所做,只是里面有四个矮人在作怪,龙城本想再出手,却也下不起手了。就见四个矮人在墙下扒开一洞口,急忙钻了进去,洞口关闭竞是看不出痕迹。

  被四个矮人耽搁不少时间,龙城很无奈,然而也只能拍拍手上和身上的灰尘,上了马车继续向前赶路。本以为还会碰见十殿阎罗王的,但直到鬼王大殿门口,也没见到那十殿阎罗王,但龙城却见到了哼哈二将分立殿门左右。

  哼将,原名郑伦,原是商纣王的大将,是度厄真人的弟子,跟度厄真人习得一门法术叫“窍中二气”,只要鼻子一哼,就会响如洪钟,并随响声喷出二道白光,可吸敌人魂魄;哈将,名叫陈奇,也是商纣王的部将,曾受异人秘传,养腹内有一道黄气,如果遇到敌人,只要张口哈出一口黄气,同样可以吸敌人的魂,使敌人呆若木鸡,举手就擒,置敌人于死地。

  龙城看此二将,满脸忿怒之相,头戴宝冠,体魄雄壮,上身裸露,肌肉黝黑饱满,哼将手执金刚伏魔杵,哈将手执金刚荡魔杵,身高都有一丈左右,这不是泥胎做的,而是活生生的巨人。

  忽然,哼将鼻子喷出一道白气,哈将嘴里吐出口黄烟,马闻到烟气,踉踉跄跄就倒了下去,马车不平向前倾斜,龙城轻轻一纵立于车顶上。却听车箱里“哎唷!”一声,龙城微怒,暗道:“杀我好马,惊我秋天大美人,岂能饶你!”身形立动,人飞到就是连续几脚踢出,踢的是哼将,哼将巨手挡格,哈将单手抓龙城的腿,同时两将喷出烟雾,龙城急忙闭气收招。接着又是连续几下连踢,踢的是哈将,两将按步就班,你守我攻,我攻你守,竞是滴水不漏。

  龙城不得不再次收招,脚刚落地就又飞起,一脚一个踢向哼哈二将,这时哼哈二将同时出拳了,拳速迅猛,拳头击打在龙城的脚板底上,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眼看要撞到马车,龙城背后就像长有眼睛一样,背刚挨到车箱,左手已向后撑住,很巧妙的消掉大部份劲力,马车只是轻晃几下,接着龙城顺势跃起,人在空中剑已从背上拔出。

  剑,当然是秋天的那把剑,龙城飞到哼哈二将跟前就是十几剑连刺,二将挥动武器不断格挡,连喷烟雾都来不急,剑光暴闪即逝,龙城的人却已立于马车顶上,收剑入鞘,悠然自得的说道:“多谢承让!”

  哼哈二将不明所以,两人全身上下并未受伤,哪来就你赢了的道理,刚想冲上再次拼杀,忽然,二将头上宝冠从中裂为两瓣,掉于地上。这一变故可把哼哈二将吓坏了,刚伸出的半条腿,却怎么也迈不出去了,呆木片刻方才收回。两人抱拳拱手道:“多谢龙城少帅手下留情,粟立奇!粟立武!这厢有理了!”说完打开鬼王殿大门,躬身请龙城。

  龙城略有耳闻有巨力神两兄弟,在辽东一带那是数得上号的人物,却不承想到会被鬼王笼络到此,看来鬼王也是个非常不简单的人物。龙城想到此时,已从车箱抱出了秋天,说道:“咱们会会那鬼王去!”秋天只是“嗯”了一声,就不愿多说话了,可能是毒鬼符的毒又发作了。

  龙城见此情况,向两位巨力神点了点头,就迈步走进了殿内。

  刚进到大殿内,龙城不禁暗赞不止,这殿内太宽了,好像整座鬼门山都被掏空一样,哪怕赶着一辆马车在里面跑一圈都不为过。

  殿内太宽敞,灯光就显得有些昏暗,但却不影响龙城好奇的心情,他抱着秋天又向前走了数十步,才终于看清前面一座高大的建筑,是一座楼阁,只见楼阁一层层向山顶延伸,不知道有多少层?只有那凌空高耸的朱红殿柱足以证明它的高大雄伟。整座楼阁翘角飞檐,屋顶上的琉璃瓦,在灯光的折射下,闪着莹莹碎光,脊上琉璃群兽,更是活灵活现,张牙舞抓。

  龙城的视线逐渐的从上往下看,就见有五个人从楼阁里走了出来,其中四个蒋金宝、牛俊山、高三千、艳鬼、龙城是认识的,剩下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壮年人,不用猜龙城都知道是鬼王了,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年轻俊朗。

  五个人走到一个大石方盘中间就停下了,也不见他们搭话,就见大石方盘中置有五个灶,灶上有五口大锅,四个炒锅一个蒸锅,还有一个案台,案台上有砧板,砧板上有菜刀。龙城笑着问道:“这五口大锅要是为我准备的,就未免觉得太多了?”

  鬼王姚山君哈哈大笑道:“菜不在多,而只在于精;锅不论大小,煮出好菜就挺好!”

  龙城也哈哈笑道:“五口大锅五个人,一个都不少,煮你们刚刚好!”

  “那你饿了吗?”姚山君又问道。

  “看见五口大锅,还有五个大活人,想不饿都不行啊!”龙城接着答道。

  “请坐!”姚山君指着前面的桌椅说道。

  龙城也不道谢,走到桌椅旁,把秋天放在一张椅子上坐着,自己坐在她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秋天似乎有些害怕,抓着龙城的衣袖问道:“龙大哥我们要吃什么?”

  “还不知道!”

  就见高山千和牛俊山抬上一俱白白净净的尸体,往案上一扔,只见肥肥胖胖看不清楚,有点像阎有财。高三千和牛俊山各执一把菜刀,一人剁腿,一人剁手,片会工夫都剁成小块。此时火已起,把材料给姚山君和将金宝加工,两人又往尸体肚子里拉扯,牛俊山还时不时拿菜刀在里面砍几刀,就见牛俊山拿出五六根排骨来,高三千拉出肠、肝、心来,两人各自去冲洗、砍剁、加工;此时艳鬼才开始动手,她拿起一把最利的刀,一刀把头盖骨割开,再拿把小勺从里掏出一些白色物体装于碟上,接着洒上些黄颜色液体,最后上笼蒸。

  整花了半个时晨,所有的菜才全部做好,依次端菜上桌,五人也全部坐上桌,鬼王姚山君说道:“请两位赶紧动筷子,趁热吃!”

  秋天现在已花容失色,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们...你们当真...要请我们吃人肉?”

  五人哈哈大笑,连着说道:

  “人肉香!”

  “人肉酥!”

  “人肉脆!”

  “人肉滋补又养颜!”

  “还不贵!”

  “我才不吃这...”谁知道秋天话还没说完,龙城已拿起筷子,每样菜都尝了一口,竞是吃得津津有味。

  “龙大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吃...,你口味也太重了!”说完秋天掉头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我解释完了你就爱吃的!”接着龙城又说道:“那人腿是用小个猪腿拼接而成的,做的是一道酸甜猪脚;那人手是用羊腿拼接而成的,做的是一道干锅羊肉;那人骨就是猪排骨,做的是一道红烧排骨;那肠、肝、心也是猪身上的,做的是一道三鲜汤;还有那人脑,其实就是豆腐脑,蒸的是一道蜜汁豆腐!”

  “也只有你们这些人,才能想出这种又恐怖又吓人的方法请人吃饭,龙大哥也真是,知道也不早说,害我饿了好一阵子!”说完秋天拿起筷子也吃了起来,的确她也是饿了。

  五人又一阵大笑,就听鬼王姚山君说道:“我们无论做得多么神秘巧妙,也瞒不过龙城少帅的眼睛,怎么样?这些粗浅手艺,可还合二人口味?”

  龙城夹了一块羊肉却未放进嘴,说道:“普通的菜肴,在不同的环境里品尝,个中滋味旁人是难以体会的!”

  秋天轻轻抹了抹嘴唇,笑道:“我吃过喜酒、寿酒、满月酒等等好多酒宴,却还是第一次在鬼屋吃大餐,真是这辈子一大趣事!”

  鬼王姚山君乐道:“即然两位吃得高兴,那就多吃点!来干一杯!”除了秋天,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龙城刚高举酒杯时,他就见秋天倒了下去,接着连自己的酒杯也端不稳了,跟着也栽倒了下去,却隐隐约约有人说道:“他再精明也是着了我们的道!”

  “那当然,每样菜只放一点点蒙汗药,任他怎么也吃不出来!”

  “他吃得越多,倒得越快!”

  ....................

  当龙城醒来时,秋天已不见了,整个大殿空荡荡的,就剩桌对面还坐着个鬼王姚山君,龙城运了下内力,真气畅通无阻,并无大碍,身上出了些汗,原来只是中些蒙汗药。

  这时姚山君说道:“你醒了?”

  “她呢?”龙城反问道。

  “她很好,毫发无损!”

  “那这又是为什么?”

  “只是想请你帮办件事!”

  “这算是威胁吗?”

  “无论这件事办得好还是坏,我都会把你的朋友治好!”

  “这算是请求吗?难道还有鬼王办不了的事?”

  “我的确办不了,但这绝对不会是件伤天害理的事!”

  “请讲!”

  “听说过伍剑鹏吗?”

  “听说过,是江南巨富!但不知是怎样发的家?”

  “他有个独生女儿叫伍思桐,自从与她江南一别,我们俩已互生爱慕之心!”

  “这不是很好吗?可以去提亲了,你不会是叫我去做媒婆吧?”

  “那倒不敢,只是那伍剑鹏百般叼难,说只要敢应个赌约就把女儿许配给我?”

  “什么赌约?”

  “七天内偷出伍思桐就算行了!可是我哪有这般本事!”

  “这伍剑鹏不是疯了,就是拿她女儿来检查他庄园的防盗能力,谁帮偷都行吗?”

  “都可以!”

  “怪不得你盯上我,可是那四霸天...?”

  “那几个孽徒,偷了我的符在外面行恶,谁见到都可帮我清理门户!”

  “哦!那就好办了!”

  “你这是同意啦?”

  “我能不同意吗?”

  “我喜欢痛快的人,不知有什么要我做的,要钱、要人我都有!”

  “拿纸和笔来,”

  姚山君不明所以,但笔、墨、纸很快就送上来,龙城在纸上唰唰写了几个人的名字,递给姚山君说道:“找这几个人,把你的小鬼都撒出去,一定找得到的,也一定有办法让他们来!”

  “那你呢?”

  “我去江南啊!”

  “现在就去?”

  “现在不走,我怕等下会反悔!秋天妹子你帮我治好罗,要不然我去江南会走得很慢的!”

  “那是一定的!”姚山君说完,龙城已走出大殿,待鬼王走出来送时,却又不见踪影了,不禁喃喃道:“龙城一少帅,御剑日月行,真乃神人也!”....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龙城少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