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之帝国晨曦第三十五章 三棱军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五章 三棱军刺

小说:东汉之帝国晨曦 作者:谢某某 更新时间:2018-04-16 22:59 字数:2636

  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两米深的石坑可以容纳六方的铁水,一方的铁块重一百斤,六方就是六百斤,修十座高炉,一次就是六千斤,那还了得。

  王大匠现在有点发蒙,吃惊的脸上透着满意至极的神色,要不是高炉余温尚高,他都想扑上去再好好研究一下。

  窦融倒在躺椅上笑的合不上嘴,窦勋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匆匆赶来看望谢玄的臧宫了解后,瞬间拔出佩剑,大吼:“传令卫尉,即刻封锁将作监,许进不许出,擅闯者,斩!”

  “诺!”

  亲卫领命,带着老臧的腰牌去了卫尉军营。

  工匠们捞去铁水中的浮渣后,打开了石坑侧面的冷却槽,注入河水,赤红的铁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一炷香的时间,如同蜂窝状,遍布气泡的海绵铁就成形了。

  谢玄挠着头,看着石坑里的海绵铁,银灰色的,和后世的钢铁比起,连失败品都比上的,可惜的说:“不算好铁,还得一道工序才能成钢。”

  听到这话,众工匠倒地吐血,王大匠极为愤怒,似乎想打人。

  “这还不算好铁,什么叫好铁?”窦融从背后领着谢玄到旁边的库房,指着一堆黑不溜秋,分不清是什么东西的块状物说:“这是竖井炼出来,已经是难得的好铁了,只需要稍微打制,就能做成价值百金的百锻刀。”

  这算什么铁?软到可以空手掰断,自己那把百锻刀就是用这铁打造出来的?太不可思议了吧。

  中国从来不缺好刀剑,从夫差矛、越王剑到汉环首刀,到唐横刀,都是当世的神兵。只能那些兵器如何打造出来的,后世科学家找了几十年的理由,也没有找到两千年前,古人如何制造出记忆金属。

  谢玄很想做一次科学大揭秘,问一下旁边墨家的长老,解开两千年的谜团。

  “呸,锻剑术乃我墨家千年之瑰宝,你小子红口白牙,一张一合,就想从老夫手中骗走,想的美!”张大匠唾沫星子喷了谢玄一脸,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想要不传的锻剑术可以,你拜入老夫门下,想学什么,老夫都倾囊相授,即便是墨家长老之位,将来也是你的。

  想说说,不说拉倒,为了好奇心将自己整个人都搭进去,太不划算了,果断拒绝掉这个毫无诱惑力的承诺。学术门派门规森严,哪有一人自由自在。

  也许是谢玄高傲的态度激起张大匠身为一代宗师的傲气,他竟然同意谢玄以旁观者的身为,观看练剑的过程,看懂了,你悟性高,我认了,看不懂,那是你资质差,怨不得别人。

  虽然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观摩,但在窦融心中,是两个宗师之间的碰撞,两个流派的交锋,他身为将作监的老大,当然要当裁判。

  清除走围观的闲杂人后,方圆五十米只剩下窦融,臧宫,谢玄,张大匠,以及被窦融强留下的窦勋。

  “小子,你教我筑高炉之法,锻剑术我理应传给你,无奈门规规定,非我墨家弟子,不得习之,现在就看你的悟性了。”王大匠脱掉上衣,露出古铜色的肌肤,拿起一大一小两个铁锤。

  他用的是竖井炼出的黑铁块,不是高炉的海绵铁,原因是不占谢玄的便宜。烧红的黑铁块被王大匠敲得叮当作响,大锤声的浑厚和小锤声的清脆汇聚在一起,如同一首雅乐。

  好不好听不知道,反正臧宫和窦融听的是如痴如醉,很想赋诗一首,但无奈写不出来。

  黑铁块逐渐变形,然后折叠,再变型,重复了十几次后,王大匠重新拿出一块敲好的铁皮包到成型的刀坯上。然后再铁匠炉中加入一大袋指甲头发,谢玄激动的看了老半天,还以为最后要以活人祭剑。

  一直不说话的窦勋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密,打着摆子抖着手指着王大匠,认为自己知道了墨家锻剑术的奥秘。

  足足敲了三个时辰,王大匠才将环首刀打造完成,冷却剑时,用的是牛血,最后用清水一擦,看不清模样的刀身居然有一层层雪花状的花纹,和谢玄那把百锻剑很像。

  “看懂了吗?”

  “略懂,略懂,折叠锻打和包钢 ”谢玄一锤子一锤子看的头疼。大哥,你这样做出的是好刀不假,但效益也太低了吧,几十万人的装备,这得敲到什么时候,窦老头的将作大匠不好当啊。

  王大匠呆住了,问道:“你师尊倒地是谁,你既然知道,又为何问老夫?”

  窦勋指着剩余的牛血,张着大嘴,含糊的说:“牛血,血祭!”

  啪!

  窦融一巴掌抽在自己孙子头上,怒斥:“什么血祭,你没听那小子说是折叠锻打和什么包钢吗?”可转不过弯的窦勋坚定的认为好刀是因为血祭,不是锻打的方法。

  谢玄猛然想起,生物的血液头发和指甲中都含有微量元素,后世科学家从古剑上检测的微量元素八成都是这样来的。

  自己可以弄出地条钢,但用地条钢浇筑出的刀似乎打不过王大匠这把环首刀,一个流水线产品,怎么比得上手工精品?

  这就有点尴尬,但轻易认输怎么行?至少亮剑精神还是要有的,毕竟打量装备部队还得用自己的法子。

  造地条钢没什么难度,以海绵铁为原料,烧化后撒上矿粉不停的搅拌,铁水上冒出的火焰为蓝色时,一锅地条钢就做好了。倒入自己事先做好的三棱军刺模型中,等冷却后,抠出来,再打磨,淬火就大功告成,整个过程一个时辰都没有,却打造出十五把三棱军刺的粗坯。

  臧宫抢过谢玄打磨好的三棱军刺,反手握住,仔细打量一番后,倒吸一口凉气,三条锋利的刃口和四道狰狞的血槽都诉说着这是一把不详之比不兵。扭腰一刺,一尺长的刀身将柱子扎出个两面透光的洞口。

  很轻松,因为流线型的刀身,将阻力减到最小,老臧一生纵横沙场,也不敢想象,被这刀捅一下,会是什么后果。在这个没有缝合术的年代,血流而死必定是唯一的结局。

  “来,老窦,我俩试一试刀,不可留手,老子今天要给他两分出个高下。”臧宫较真的拿着三棱军刺说。

  “好!”窦融抓起环首刀,扎着马步,气沉丹田,轮刀向臧宫砍去。

  “爷爷,不可!”窦勋大惊,还没阻拦,两人已经打到一起,两人不论谁伤到谁,在场的人都扛不起这个责任,太莽撞了。

  铛!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后,臧宫后退三四步靠到柱子上,环首刀毕竟是长兵器,发挥的力量比军刺大太多了。

  再看两件兵器,窦融手中的环首刀丝毫未损,完好如新,三棱军刺则被蹦出一个米粒大的小口。

  “好兵刃!”两人摸着手中的刀,同时赞叹道。

  “这怎么可能?”王大匠蒙了,从臧宫手中抢过三棱军刺,仔细的研究,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要是随便弄出的刀,都能达到这种效果,自己一代宗师不就成了笑话吗。

  “小子认输。”谢玄心甘情愿的说,流水线的产品,能做到这一步,不错了。

  “小子,我用锻剑术换你的锻剑术,你换不换!”王大匠红着眼,口中白沫横飞,抓着谢玄的肩膀面色恐怖的说。

  打铁之人,还是壮年,力气之大,那里是谢玄受得了的。你激动归激动,伤害别人就不对了。

  正想办法让王大匠松手时,臧宫黑着脸,一手刀砍再王大匠脖子上,他也看出王大匠状态不对,可动手时已经迟了,谢玄两肩膀一点劲都用不上了,掀开衣服,两个乌青的手印赫然入目。

  两人的交锋最终以两败俱伤告终,当晚,一匹快马携带三棱军刺和高炉图纸、地条钢之法,用两位万户侯的腰牌叩开城门,直闯皇宫 。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东汉之帝国晨曦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