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境第五章 第四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第四年

小说:古境 作者:君权神授 更新时间:2018-02-13 15:29 字数:3124

  学堂后院空地上,十名约莫十三四的孩童正带着一脸朝气,并肩站立其中,不动分毫,显得很严谨。

  他们无一例外都眼露奇芒,注视着前面的一个人,教导他们两年了的先生,朴素桂。

  朴素桂笑道:“两年了,你们有什么感受吗?”

  细数下来,这十人里面,居然还有王福贵、王孝和王康,这三人与扈云生关系较好,也许是受到扈云生刺激,都撑了下来。

  近一年的辛苦训练,又是跑步又是下田,他们可没少吃苦,不过还不算重,对还尚稚嫩的他们而言,确实痛苦难言。

  别人家的孩子都在玩耍,而你却在干活,这其中的苦涩不言而喻。

  但坚持下来的,无一例外都有巨大的收获,一是心性成长,二是身体坚强,连王福贵都瘦了一圈,可把他娘心疼的,他还宣誓以后要加倍补回来。

  “感觉非常好。”

  “跟在先生身边,我们学到了很多。”

  众人七嘴八舌的,但说得都是实在话。

  朴素桂点了点头,忽然低声道:“你们想学武吗?”

  众人眼睛一亮,扈云生便带头问道:“难道我们之前不是在学武吗?”

  “对啊,不是吗?”

  之前朴素桂也有教他们耍拳,让他们比试切磋,基本的扎马步等更是熟练上手了。

  “之前只是训练你们的肌体,以激发你们身体的潜能,现在我要亲自把脉一试,看看你们的身体如何。”朴素桂先声明道:“尽管如此,但不代表在场的你们中每一个就具备习武的要求。”

  “若是先天基础太过恶劣,习武只会害了自身,所以,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

  扈云生等人心头一紧,不由绷直腰板,脸色显得都很忐忑。

  接下来,朴素桂便让他们伸出左手,而后一个接一个地给他们把脉,直到扈云生给扈云生把脉时,朴素桂不停的脚步才顿了一下,然后回过身。

  “你们都符合习武的条件。”

  当朴素桂这话落下时,所有人仿佛都松了口气,随即眼神也愈发高兴。

  “但……”朴素桂又道:“习武归习武,能否有所成还得看接下来的训练。”

  “是!”

  ……

  “出拳要快、脚步要稳,腰板要直、气息不能乱……”

  十名少年,舞动双拳,脚步缓缓挪移,一旁的朴素桂缓步期间,不断出声提醒,不时还动手指点。

  一练拳,便是一天,第二天,他们继续练拳,第三天亦反复如此。

  渐渐的,原本他们还不算熟练,甚至姿势和动作都有些笨拙,但在朴素桂耐心教导下,渐渐也有模有样。

  这拳法,是普通的拳法,一般人都能学来强身健体,但在朴素桂的改动下,却有另一番味道,众人谨记在心。

  足足练了一个月的拳法,所有人也都觉得自己练得差不多了,特别是扈云生,早在半月前就将拳法谨记在心,出手间也很熟练。

  但他没有说他已经熟练了,而是默默跟随众人操练,伙伴们也看出他已经学会了,回家后都纷纷来跟扈云生讨教。

  扈云生自然乐意有人陪他练拳,他应付地游刃有余,但出手间都保留三分情面,就算是胜,也不让对手狼狈,算是以礼待人。

  接下来,朴素桂开始训练他们的身手,一开始只要求在一条小溪间反复跳跃。

  起初大家都觉得没什么,但朴素桂的要求是别停,而且中间不能耽搁,这就导致一些人体力不够,或者双腿发酸,然后跌入水里

  等他们习惯,就换其他地点,渐渐的,开始迈向大河大水,自然也就需要借助河中石块来过河。

  往来翠水之间的农民,常看见十名少年在河边跳来跳去,也不像其他孩子那样玩水,甚是奇怪。

  不管天气冷暖,朴素桂都不会懈怠训练,哪怕刮风下雨,亦然。

  同时还会穿插一些文修课,既有文学,又有兵法,啥都让扈云生他们学一些,但不要求太多。

  如此如此,又一年过去,这是第三年了,而朴素桂第四年的教学,变化更大,甚至让扈穆天都有些惊讶,亲自上朴素桂家地,询问究竟。

  “你真的想这么做?”扈穆天问道,他问的,自然是这第四年朴素桂教导十名学生的内容。

  “非是我想,乃时运也。”朴素桂穿着白净素衣,旁边安置着一把文扇,笑着给扈穆天沏茶,满上一壶,才道:“学武对他们有益,也能保护村子。”

  “你知道我问但重点不是这个?”

  扈穆天闷闷地喝了一口茶,朴素桂却提醒他喝茶时要保持一个平常心,茶才有滋味。

  扈穆天可不管这些,追问道:“你收云儿和福贵为门内徒的真意?”

  原来,在第四年开始时,朴素桂就从十名自己教导三年了的学生中选了扈云生和王福贵为门内弟子,也就是真传!

  之前传授的,叫一个专业的人士过来也能施展开来,但若论真传,却是传授自身精通的艺术,区别很大。

  虽然朴素桂从未显露过自己的神通,但扈云生等人都有感觉,朴素桂身上有一股非常的气质,好似隐居高人一般。

  其余没被选中的,也不气馁,因为朴素桂也传给他们每人一套口诀,可以借此修炼,吐纳天地灵气,若是机缘满足,未来也能有所成就,同时这三年所教导的,也足够他们受益一生了。

  他们。最主要是责任,还是照朴素桂所言,留在东翠村好好练武,保护村子就好。

  而王福贵和扈云生,朴素桂另有安排和看法。

  所以,朴素桂对于扈穆天的疑问,就笑道:“我观福贵鸿运高照,必是大福之人,若安然在东翠村,未必能遇到他所属的机缘。”

  “而云生嘛……他亦不会拘泥于一隅,是龙总要冲天,所以穆兄就不用担心其他。”

  言罢,朴素桂再泡一壶茶,扈穆天细思朴素桂这番话,没注意,又喝了一杯白水。

  ……

  是日,王福贵找上扈云生,暗问朴素桂教了他什么。

  原来朴素桂虽然收他们为徒,但却分开训练,一面赠扈云生一把剑,一面教王福贵占卜之法。

  朴素桂教导扈云生练剑,传他一本剑谱,名曰《一剑封神》,内分三卷,上卷天剑,中卷地剑,下卷人剑,每卷各分四式。

  在朴素桂指点下,扈云生先练下卷人剑,就有:会心一击,峰回路转,决胜千里,落叶荡水此四式。

  可他毕竟是初次习此规格剑谱,所以单是人剑第一式,会心一击,扈云生就摸索许久,朴素桂除了基础地教导他外,其余只做提点指引,其余希望扈云生自己摸索。

  好在扈云生天赋不差,虽未得剑法精髓,但前三式也练得有模有样了。

  至于王福贵,朴素桂则更加细心指导,毕竟占卜之术极为特殊,需要严谨地去推演,观摩天象,王福贵到是学的很兴致。

  “我就是练练剑法,耍耍拳,还有修炼师傅传授的功法,还能有什么?”

  “到是你自己,占卜涉及天机,可要谨慎。”

  扈云生好心提醒,王福贵却是不以为意,笑道:“师傅说我吉人自有天相,不用担心。”

  王福贵眯起眼睛,笑着问道:“对了,师傅给你了一把剑,是什么宝贝?”

  扈云生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什么心思了,便将放在桌上的剑匣拿去,手在上面一摸,也不知道弄了什么玄机,剑匣“噔”的一声就自动打开。

  “哇塞,这剑盒也不一般,用这么好的剑盒,里面的剑一定也很非凡!”

  扈云生笑着摇头,取出一把古朴生锈的三尺长剑。

  “不是吧?就这么一把破剑!?”

  王福贵一把抓过古剑,看着上面锈迹斑斑,又像是裂痕的纹路,喃喃道:“师傅既然给你这把剑,还配上剑盒,就代表这把剑不一般,也许这只是表态,另有秘密也说不定。”

  扈云生一惊,不由对王福贵刮目相看,王福贵见此,将剑放回剑匣,笑道:“好歹我们跟的是一个师傅。”

  “王孝、王康他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朴素桂只收扈云生和王福贵为徒,对王康等其余八人,只是传授了一道口诀,叫他们好好修炼,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怨气。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安啦,那道口诀可不一般,我问过他们,都乐得不行呢。”

  王福贵身子本来有些胖,但在朴素桂严苛的训练,显然瘦了许多,虽然还很壮,不过扈云生有感觉,他会再胖起来的。

  而后,他们继续闲聊,期间王康和王孝也过来做客,四人便在院中坐下,不禁聊到当年在山上见到的异宝。

  之后他们也曾上去几次,那个山涧依旧,好像除他们外就无人来过,也没有任何发现,那异宝又跑哪去了,甚是奇怪。

  这几天,朴素桂不再在课外训练扈云生和王福贵,而是回到那个见证孩子们长大的课堂,把以前那些曾经接受过扈云生的学生都叫来。

  今年过去,就是四年了,扈云生也到了十六岁,按照习俗,也该束发立冠,成年了。

  朴素桂早年答应过扈云生,等他成年,就给扈云生一本书,里面有对他们这个世界的一个大概介绍,扈云生一直很期待。

  扈云生有感觉,这些天,朴素桂就会给他这本书。

  ……

  (未完待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古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