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雅娜卷二 .第五章(中)(续2)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卷二 .第五章(中)(续2)

小说:艾里雅娜 作者:谢华XH 更新时间:2018-04-16 22:52 字数:4238

  和上次一样,拜哈艾丁带着两人走街串巷,击鼓吟唱,一口气就走了两个多钟头。穿过一条背街小巷后,他向两人挥挥手,说:“太累了,不走了,咱们歇歇吧。”三人就在墙边坐了下来。这面墙上贴满了烈士画像,一些没粘牢的旧画像在风中哗哗地上下翻卷。前面路边停着一辆崭的银色尼桑轿车,两个早起的小孩在车旁玩烟花,看模样只有四五岁大。拜哈艾丁喝了几口水,说:“那辆车真漂亮。”艾里雅娜说:“光滑得像子弹一样。”

  安瓦尔看了看尼桑车,不以为然地说:“现在这些轿车的外形都太光滑了,就像虫子下的蛋,我不喜欢。”艾里雅娜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车?”安瓦尔说:“汽车是流动的建筑,它的外形应该像建筑物和雕塑一样凸凹不平,表现出各种各样的风格,比如巴洛克、洛可可、哥特、Art Deco等等。单从外形上讲,我更喜欢过去那些棱角分明、各部分独立突出的老爷车,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追求更低的风阻系数,把轿车的整体外形都统一成流线型,我不喜欢这种虫卵一样的形状,我希望将来能拥有一辆拱门一样的车。”艾里雅娜笑道:“我可不想要那样的车,说不定会有人借你的门框上吊呢。”

  一阵大风“呜”地吹过,把地面的灰土吹成一片浅浅的烟雾。拜哈艾丁揉了揉眼睛,说:“今天风真大,该多穿一件衣服。我怕感冒了嗓子会哑,哑了可就唱不好了。”安瓦尔说:“无所谓,你那几句我早就会了,你们听。”说着就吟唱起来,还真有模有样。艾里雅娜说:“可惜我不会击鼓。”安瓦尔说:“我也会。”就拿过手鼓,一板一眼地拍打起来,虽不十分动听,但也中规中矩。拜哈艾丁说:“你还真聪明。”艾里雅娜笑道:“他是写诗的,你这一套他自然学得快。”安瓦尔也不谦逊,说:“你感冒了我可以替你,这些东西我全会,还可以加几句我写的诗进去。”拜哈艾丁说:“那可不行,不能随便乱添东西。”

  安瓦尔掏出一个小包,说:“我妈做的金丝浆果酥饼,你们尝尝,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艾里雅娜笑道:“你写诗的时候可别吃饼子,小心灵感来了一激动,被饼子噎死。”安瓦尔说:“能在灵感里死去是件幸事。快吃吧,味道好得很。”

  艾里雅娜拿起一块饼尝了尝,果然好吃。安瓦尔问:“怎么样?”艾里雅娜连连点头。拜哈艾丁嚼着饼,对安瓦尔说:“你的形象很不错,真应该去演电影,再不成也能弄个配角儿。”安瓦尔摇摇头,说:“我也想过,可是没机会。我喜欢看法-国人拍的电影。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能去法-国就好了,那儿的文学艺术氛围非常浓郁,很适合我。”拜哈艾丁说:“你真的能去当然好,不过也别想得太好了。不少人对我们穆斯林有偏见,你未必能够被他们接纳。他们会欢迎你作两周的客人,但未必会欢迎你留下来作邻居。我有个亲戚在法-国上大学,他跟我说过,很多欧洲人对我们伊斯兰文明非常缺乏了解,甚至是充满了误解。他的一个法-国同学曾经问他,古代阿拉伯人有没有自己的文字。还有一个比利时同学说,阿拉伯人过去都住在帐篷里,不懂得用砖石修建高大的房子。”安瓦尔说:“他们怎么会这么想?也太可笑了!”

  艾里雅娜心中有些惊讶,这些欧洲人怎么对伊斯兰文明如此缺乏了解?在人员流动和信息流动都很方便的现代社会,怎么还会有人这样无知?然而,现实令人遗憾,这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人几乎完全不了解伊斯兰文明,更不明白它有多么的了不起。事实上,伊斯兰文明在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它在哲学、数学、天文学、化学、医学、建筑学、文学艺术和历史学等领域取得过非常辉煌的成就,而它的“百年翻译运动”则将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为后来的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做出了重大贡献。不仅如此,伊斯兰文明还连接了欧洲文明和中华文明,让不同地区的文明得以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地传播和交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伊斯兰文明造就了中世纪人类文明的巅峰。艾里雅娜一向为伊斯兰文明感到骄傲,想到那些人竟然这么不了解它,心里不由有些不痛快。她气乎乎地说:“真该给他们恶补一下历史课!他们读书的学校都该做检讨,培养出来的学生这么无知,也太失败了。”安瓦尔说:“就是,他们的历史老师真该炒掉。”

  这时,巷口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奔跑声,接着,一个五十岁左右、身材瘦长的中年男子没命地跑了过来,他累得直不起腰,喘气声又急促又嘶哑,看样子已经精疲力竭了。在他后面,有几个人正在追赶。中年男子一看到巷口,立刻转身朝巷子那一头跑去,后面的几个人飞快地追过去。眼看就要追上了,中年男子突然停下来,抓住了那两个正在轿车旁玩耍的小孩。他把左胳膊勒在两个小孩的脖子上,让他们逃不了也喊不出,孩子们的小脸蛋一下子就憋得通红,接着,他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尖刀。

  一个追赶者立刻停下脚步,对他大声喝道:“放开小孩,你真的想找死吗?”大概是由于体力透支的缘故,中年男子无法维持弯腰控制小孩的姿势,他腿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但左手仍然牢牢地勒住两个小孩,尖刀也搁在了小孩的肩膀上。艾里雅娜三人见小孩突然被抓,还被用刀架着,不由大吃一惊。他们犹豫了一下,就小跑过去,站在了那几个追赶者背后,紧张地观察着眼前的局面,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艾里雅娜发现,中年男子浑身都在发抖,汗水不停地从额头上淌下来,过度的紧张让这人的五官都扭曲了。几个追赶者开始一点点靠近中年男子,有两个试图一左一右绕到他身后。中年男子惊慌地左看右看,突然将刀架在了一个小孩细嫩的脖子上,吼叫道:“你们都别动!后退,往后退!再进一步我就杀了他们!”几个追赶者停了下来,又向退了五六米,聚在一起低声商量。看着那两个孩子被勒得很难受的样子,艾里雅娜十分担心。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尽量语气温和地对中年男子说道:“大叔,你能把胳膊松一松吗?两孩子快被你勒死了。我不认识这些人,也不认识你,我谁也不帮。但请你松一松胳膊好吗,孩子快受不了,求你了。”中年男子像忽然醒悟过来,连忙放松胳膊,又紧张地看了看孩子。

  两个孩子已经吓呆了,眼睛直直的,不哭也不喊。艾里雅娜说:“大叔,什么都好商量,自己的事自己扛,别伤了孩子。”这时,追兵中的一个领头男子说道:“布尔汗,放了两个小孩儿,我们放你一条生路。”这个叫布尔汗的中年男子声嘶力竭地说:“我不信!我要一辆车!马上!”领头男子冷笑道:“就算给你一辆车,你又能跑到哪儿去?别骗自己了,再反抗,你死路一条!”艾里雅娜见布尔汗的眼神显得很绝望,忙对领头的男子说:“你不要刺激他,他万一发狂,两个孩子都活不了。”领头男子没有说话。艾里雅娜转头对布尔汗说:“大叔,你可千万别伤了孩子,万一孩子出事,他们决不会放过你。孩子没事儿,你才有机会回家。”似乎是被“回家”这话触动了心怀,中年男子突然失声痛哭起来。他哭得十分伤心,泪水涟涟,全身上下都在打抖。见他哭得这么惨,艾里雅娜不由得对他生出了几分怜悯。

  安瓦尔也有些不忍,他问领头男子:“这人到底犯了什么事?”领头男子说:“他背叛了巴LS坦人民,做了以se列的走狗。他决不可能逃脱惩罚。”布尔汗哭叫道:“我没有背叛!我是冤枉的!”拜哈艾丁一听这话,就悄悄拉住艾里雅娜,想要离开。艾里雅娜推开拜哈艾丁的手,问领头男子:“他到底做了什么?你们又是谁?”一个高大的小伙子阴沉地说:“我们是谁你不用管。我知道你可怜他,但他不配,他是该死的巴奸。呸!窝囊废!”

  安瓦尔问布尔汗:“大叔,你到底干了什么?”布尔汗带着哭腔喊道:“救救我,求求你们!我只是个跑腿的,他们已经杀了老法希尔,他们还要杀我!”这个五十左右的男子不停地抽泣:“我不知道,我那时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艾里雅娜担心他激动起来会伤了孩子,忙说:“大叔,请把刀拿远一点,别划了孩子的脖子!”布尔汗眼泪汪汪地看了艾里雅娜一眼,把刀移开了些。艾里雅娜温和地对布尔汗说:“大叔,我看得出,你肯定不是坏人,我们愿意帮你,但你也要帮自己,你冷静一点。”布尔汗此时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下颌打颤,泪汪汪地哀求道:“姑娘,你一定得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安瓦尔问那个高大的小伙子:“老兄,他做了什么坏事?”小伙子说:“他卖地,他把耶路撒-冷老城的一块地卖给了以se列人!”原来,布尔汗是耶路撒-冷一个房屋中介人的雇员,专门替中介人跑腿办差。这个中介人叫法希尔,巴LS坦人,七十多岁,大家都叫他老法希尔。老法希尔颇有生意头脑,做事精明干练,挣了不少钱。但有一次,老法希尔为一个巴LS坦人作中介,把他在耶路撒-冷老城区拥有的一块地以高价卖给了以se列买主,就此闯下了大祸。

  原来,以se列人想出了一个相当厉害的主意:花高价把耶路撒-冷老城区的土地一块一块从巴LS坦人手中买下来,以这种方法逐渐占有整个老城区。自从1967年六日战争(即第三次中东战争)以来,这种买卖一直在持续。如今,已有很多耶路撒-冷老城区重要地段的土地通过这种方式被以se列人合法占有了。巴LS坦政fu极力制止这种买卖,但无奈以se列人出价太高,远超实际价格,巴LS坦业主无法抵挡高价的诱惑,卖地的积极性相当高,到现在,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如果耶路撒-冷老城区的土地全都被以se列人买走,巴LS坦在耶路撒-冷建立首都的理想将彻底破灭,这个民族的精神将遭受重创。基于严重的形势,巴LS坦政fu颁布了法令,将严惩把老城的土地、房产卖给以se列人的巴LS坦人。可是,老法希尔贪图高额的中介费,还是帮那个巴LS坦人把土地偷偷地卖给了以se列人。纸包不用火,东窗事发后,老法希尔被人杀死了。布尔汗替老法希尔跑腿,是这次买卖的直接参与者,当他发现有人想要杀死自己后,就开始东躲西藏。他在约dan河西岸躲了半年,感到再也躲不下去了,就想偷逃到约旦去,但两次都没有成功,还险些丧命。最后,惊惶万分的布尔汗在一位远亲的帮助下逃到了加沙。这显然是一个愚蠢的决定。果然,才到加沙几天,他就被人发现了。

  面对追赶者的斥责,布尔汗搂着两个小孩,痛哭流涕地替自己辩解。他说自己只是奉命行事,和他接触的是一个阿拉伯人,他并不知道这个阿拉伯人其实是那个以se列买家的代理人。那个高大的小伙子一听布尔汗的辩解,立刻厉声指责他撒谎,死有余辜。安瓦尔和拜哈艾丁听了,觉得这事很严重,实在沾不得,都劝艾里雅娜赶紧离开,但艾里雅娜却不愿意。一方面,她担心那两个孩子,另一方面,她相信了布尔汗的话,觉得布尔汗确实不知情,是被冤枉的。再说,就算他知情,也只是从犯,只是个替人跑腿的听差,罪不至死。她想帮帮他。追赶者们又试图靠近布尔汗,但布尔汗用刀刃压在孩子的脖子上,再次逼退了他们。布尔汗越来越激动,两个孩子的处境也变得越来越危险。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艾里雅娜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