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之圣尊系统看戏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看戏

小说:武侠之圣尊系统 作者:星狠 更新时间:2018-02-14 18:43 字数:2008

  “不喝酒,难道还喝水吗?先打三四斤竹叶青上来,老李去哪里啦?难道这间店换老板了,最先进来的两个大汉皱了一下眉问道,

  是是是、宛儿快点去打三斤竹叶青上来,劳德若连忙点了点头,而后朝着后面的岳灵珊说道,随后劳得若腆着脸说道“不满几位客官,自幼在外做生意,小老儿姓刘,原本是本地人氏,儿子媳妇都去了,心想树高千丈,落叶归根,这才想着带这孙女回故乡来,哪知道离开家乡几十年,家乡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在了,总算回到家了!

  听着人人都说这家乡话,心里就说不出享受,惭愧惭愧啊,唉,总算回到家乡了,刚好又知道这家酒棚的老李别想做了,小老儿便用一些银子买下这间酒棚,劳得若说着,岳灵珊却是端了几壶酒跟几个小菜上来,随意发在桌上拿着木盘转身就走招呼也不打,这个时间,另一个史镖头手里拿着一只兔子跟两个野鸡过来道:“洗剥干净了,去炒两个大菜,我们要下酒先拿一些牛肉、花生、蚕豆上来,刚要吩咐岳灵珊,却见岳灵珊已经把东西端上来了,

  看到这李老头识不得人,郑镖知道少镖头喜欢打猎,也会时不时的来这间酒棚内喝上一杯,就觉得有必要让这老头知道少镖头的厉害,随后就开口介绍道:“这位林公子就是我们福威镖局的少镖头,少年英雄、行侠仗义,挥金如土,

  你这两盘菜要是炒得好吃,让少镖头吃得高兴了,你那几十两银子不要几个月便能争回来了,是、是多谢多谢!劳得若听了之后腆着脸连连作,随后接过兔子和野鸡进入棚内做吃食了,看到劳得若如此懂事,郑镖头微微一笑,拿起酒壶将林平之和吏镖头与自己的酒杯斟满,端起酒杯,也不说话,仰头一口喝完,伸舌头舔了舔嘴巴道:这店家换了,可这酒的味道还是没变和眼前的一样,说笑着,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水,

  正想与林平之与吏镖头二人在喝的时候,“几位,摇了摇酒杯,却是突然听从旁边响起一个声音,抬头望去,却是看到旁边的一个身穿紫色玄衣、长相妖异的少年正举着手中的酒瑶瑶朝着他们这边敬着,

  对于这个长得这般妖异又是紫发的少年,刚开始进入酒棚的时候就发现了,这是以他的眼力,看这个除了长得妖异外,就是一个普遍人罢了,但却也看不出有一点武功在身的模样,纵使有也是一些花拳绣腿罢了,也不甚在意,现在见他向他们敬酒,只是拿眼瞟了一眼身旁的郑镖头,郑镖头眼中闪过一些疑惑,也是拿起酒杯遥遥一举,

  夜星魂将手中杯里的喝酒尽,只是淡淡一笑,

  若是这位公子不嫌弃过来与我们同坐如何,林平之从小便喜结交奇人异士,虽然看夜星魂不似江湖中人,但一身都是紫色甚至连双眸都是紫色的,便出口邀请道!

  看到夜星魂坐在那也不过来,便要开口跟夜星魂聊几句,忽听

  得马蹄声响,两乘马自北边官道上奔来,两匹马来得好快,倏忽间到了酒店外,只听得一人道:“这里有酒店,喝两碗去!史镖头听话声是川西人氏,转头张去,

  只见两个汉子身穿青布长袍,将坐骑系在店前的大,榕树下,走进店来,向林平之等晃了一眼,便即大刺刺的坐下。这两人头上都缠了白布,一身青袍,似是斯文打扮,却光着两条腿儿,脚下赤足,穿着无耳麻鞋。史镖头知道川人都是如此装束,头上所缠白布,

  乃是当年诸葛亮逝世,川人为他戴孝,武侯遗爱甚深,是以千年之下,白布仍不去。林平之却不免希奇,心想:“这两人文不文、武不武的,模样儿可透着古怪。”只听那年轻汉子叫道:“拿酒来!拿酒来!格老子福建的山真多,硬是把马也累坏了。

  岳灵珊低头走到两人桌前,低声问道:“要甚么酒?”声音虽低却十分清脆动听。那年轻汉子一怔,突然伸出右手,托向岳灵珊的下颏,笑道:“可惜,可惜!岳灵珊吃了一惊急忙退后。另一名汉子笑道:“余兄弟,这花姑娘的身材硬是要得,一张脸蛋嘛,却是钉鞋踏烂泥,翻转石榴皮,格老子好一张大麻皮。”那姓余的哈哈大笑。

  林平之气往上冲,伸右手往桌上重重一拍,说道:“甚么东西,两个不带眼的狗崽子,却到我们福州府来撒野!”那姓余的年轻汉子笑道:“贾老二,人家在骂街哪,你猜这兔儿爷是在骂谁?”林平之相貌像他母亲,眉清目秀,甚是俊美,平日只消有哪个男人向,

  他挤眉弄眼的瞧上一眼,势必一个耳光打了过去,此刻听这汉子叫他“兔儿爷”,哪里还忍耐得住?提起桌上的一把锡酒壶,兜头摔将过去。那姓余汉子一避,锡酒壶直摔到酒店门外的草地上,酒水溅了一地。史镖头和郑镖头站起身来,抢到那二人身旁。那姓余的笑道:这小子上台去唱花旦,倒真勾引得人,要打架可还不成!”郑镖头

  喝道:“这位是福威镖局的林少镖头,你天大胆子,到太岁头上动土?”这“土”字刚出口,

  左手一拳已向他脸上猛击过去。那姓余汉子左手上翻,搭上了郑镖头的脉门,用力一拖,郑镖头站立不定,身子向板桌急冲。那姓余汉子左肘重重往下一顿,撞在郑镖头的后颈喀喇喇一声,郑镖头撞垮了板桌,连人带桌的摔倒。

  郑镖头在福威镖局之中虽然算不得是好手,却也不是脓包脚色,史镖头见他竟被这人一招之间便即撞倒,可见对方颇有来头’问道:“尊驾是谁?既是武林同道,难道就不将福威镖局瞧在眼里么?”那姓余汉子冷笑道:“福威镖局?从来没听见过!那是干甚么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武侠之圣尊系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