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我执第七章:西门吹雪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西门吹雪

小说:破我执 作者:老练 更新时间:2018-02-14 14:02 字数:3696

  欧阳烈登上甲板,前面不远处,独眼龙在开船。

  独眼龙用念力将物质催动进入甲板上的一个轮盘状的装置,然后就会像武器一样,装置会使元素按某一特定的方式运行。只不过这个装置对元素的纯度要求不太高。

  欧阳烈向前走了两步。

  “你来了。”

  “是。”

  海风呼啸吹过,两人静默无语。

  “你杀不了使者。”

  “我能。”

  “把你的帮手喊出来吧,你杀不了我。”

  “这个,我想试试。”欧阳烈笑了笑,好像杀人就跟一次游戏一样好玩。

  “年轻人,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西门吹雪。”欧阳烈觉得这个名字不错,旧世界的小说中,西门吹雪是一代剑神。

  “西门吹雪?好名字。”

  两人又陷入沉默,欧阳烈已经感受到独眼龙的五龙蠢蠢欲动,他有些紧张。

  “你看起来不像是老手,你背后还有人。”

  “这,随便你怎么说。”

  “你不像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而且你也不会杀人。”

  “可我明明杀了人。”

  “哦?”

  独眼龙话音刚落,飞身挑起直接冲向欧阳烈。欧阳烈早有防备,将“动”加持在自己身上,他在岛上就多次练习这一招,独眼龙显然没有料到欧阳烈能有此等速度但无奈招式已经用老,一刀看在甲板上。

  欧阳烈不肯停歇,反手五个火球砸去,这次的火球在空间中疏通了其他能量的阻隔,速度之快,转眼就到了独眼龙的面前。

  “滋,滋。”还是那道水幕,突然出现在独眼龙的面前挡住了火球。

  “哈哈,不过就是个用法宝杀人的小辈,要不是有岛上的宝石,你能杀人?”独眼龙暴喝一声,连劈三刀,半月形状的刀气一道强过一道像欧阳烈斩来。欧阳烈微微一笑,只见他伸手一拂,刀气竟然忽然散去。

  原来如此,武器将元素按独特方式催动后,能将它们凝成一些特殊的攻击形式,但没有念力的加持,这些元素很容易被念力引走。但大陆人们只能驱动混沌的元素团,遇到这所谓的刀气,剑气等东西,没办法化去。

  独眼龙呆在原地,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够化去刀气,这样的法宝他也没有听说过。

  “你究竟是什么人?”

  “西门吹雪。”

  “你是冶天宗的人?”

  冶天宗,六大之一。以冶炼装备闻名大陆。

  “不是,在下只是山野之间一无名小儿。”欧阳烈现在不紧张了,习惯性瞎说。

  “好,好。”

  独眼龙也不再和他废话,直接飞身砍来。欧阳烈竟然也不遁走,就在原地准备和独眼龙交战。欧阳烈掏出一把在岛上磨了许久的石刀,这石刀本身是用来猎杀野猪野兔的,在欧阳烈通晓“刚”这一物质后,在石刀刃上附加了许多“刚”,配合打磨,已是坚硬锐利无匹。

  硬接一刀,欧阳烈的手臂稍微有点颤抖。独眼龙横向切来,欧阳烈跳起顺手一刀斩向独眼龙的胸口。独眼龙身子往后一仰,收刀至胸前,有闪电般刺向欧阳烈。欧阳烈在空中配合“动”又腾空而起,随即又对自己施加向下的“动”一刀猛砍向独眼龙。

  独眼龙见势不妙,一脚蹬在甲板上,弹出去两三米,欧阳烈斩空了,甲板上留下了一道极深的刀痕。

  独眼龙停在原地,欧阳烈也没有动作。独眼龙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欧阳烈感受到独眼龙周围的“动”、“热”、“耀”和其他几种能量在以一种极其混乱的方式交缠着。

  “雷!”

  “雷。”

  两人同时说了出来,独眼龙电光火石之间冲到欧阳烈的身前,闪电般连刺六刀,欧阳烈已没有闪退的时间,只得依靠对“动”的驾驭和本能,在极小的空间中轻微的位移,既需要避过六刀,还需要躲闪空间中爆裂的雷电。独眼龙也没有停歇,六刀过后又来来回回斩了六十多刀,欧阳烈的神智渐渐清醒过来,仔细分析思考每一刀的位置和用意,雷电对他走位的限制。欧阳烈自己对雷电也颇有造诣,挡刀之间,也开始用雷电对独眼龙进行压制。

  两人打得昏天黑地,难解难分之际,一道非常细瘦的闪电不知从何处打来,独眼龙应声倒下,这闪电虽然细瘦,但攻击的部位是独眼龙的要害。战斗终于结束。

  闪电当然是欧阳烈一直酝酿着的,早在交战之前他就蓄好了一道闪电,但在交战的开始,这道闪电肯定会为独眼龙混沌的浮龙化去,等到二人打得酣畅淋漓的时候,闪电就能一击毙命。

  欧阳烈一刀划过独眼龙的喉咙,血液溅到了欧阳烈的石刀上。他用念力仔细地探查血液,一番分析之后,他认为新世界的人的人体和旧世界截然不同。尽管许多表现是一样的,但是物质组成和调节方式他还有些无法理解。

  擦干石刀上的血,欧阳烈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杀人并没有给他快感或者不适感,就像是完成了一张卷子一样,他杀了一个人。欧阳烈已经不再去想独眼龙是否该死这样的问题了,反正他已经杀了人,再想这些也于事无补。他反复回味着刚才的战斗,自己对念力的使用似乎上升到了另一种境界,念力去驱动能量和物质并不只是像他原来那样机械地挪动和发出,而是像战斗时那样结合实际的需要精妙而灵活的使用。欧阳烈的战斗方式是一个硬伤,因为他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格斗训练,平时他只是喜欢锻炼身体而已。但念力的体系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欧阳烈的问题,因为他速度和强度都是足够的,只不过显得很凌乱,没有章法罢了。

  思考了一会儿,欧阳烈突然想起独眼龙的大刀,按照独眼龙的说法,这把刀是可以算作法宝的。欧阳烈拿起大刀,这刀并不重,光滑的刀面没有什么奇怪的纹路之类的。很容易让人认为这是一把很普通的刀。欧阳烈开启念力,驱动物质和能量对这把刀进行细致入微的探索。

  果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刀面虽然光滑,但是上面有着无数个细致到难以发觉的小孔,正式这些小孔在吸收宝石破碎所散发出的能量。刀的内部,有好几条复杂的轨道,其中还有一些物质欧阳烈没有见过,可能可以起到类似于磁场这样的引导物质和能量运行的作用。注入细微的纯净能量后,欧阳烈的猜想被证实了。所谓的法宝就是有着这样一种“阵”后或者说“场”这样的武器装备。这些装备对于使用者几乎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有纯净元素和一点点的念力驱动,法宝就会发出一系列攻击或者其他功能。

  欧阳烈细致地探索完这口大刀后将它擦干收起。这把刀能发出雷电刀气和火焰刀罡,只不过对于元素纯净度要求过高,否则也能算作一把名刀。欧阳烈看了看独眼龙的尸体,他身上一定还有其他宝贝,但欧阳烈也没有搜索的兴趣。他只缺庞大的念力,其他都没有什么用。他拿出之前在船上找到的地图,独眼龙确实在往大陆开,但受限于独眼龙的念力,离大陆还有一段距离。

  现在欧阳烈开始明白为什么水手们没有望远镜和指南针一类的东西了,正是因为离自己躯体越近的地方念力作用越强,人们目所能及的地方几乎就是观察的极限,除非念力达到百龙以上,才有可能像雷达那样点亮一大片区域的视野。不过欧阳烈不需要望远镜的理由是他能敏锐的感受到周围空间元素的异常波动,从而来判定有什么东西。指南针就更没有意义了,能量的紊乱导致指南针根本无法准确感受磁力,而事实上,欧阳烈还没有发现这个世界有磁石的存在。

  欧阳烈走向独眼龙之前所在的转盘,转盘似乎需要“动”和一点水元素相关的能量和物质,欧阳烈的念力远小于独眼龙,但胜在所驱动的元素精纯,商船又开动起来,速度比起之前只快不慢。

  采采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多半在休息吧,今天确实太累了,好在这船上的吃的还不错,和旧世界的烤肉未到差别不大。唉,或许明天中午就能到大陆吧。大陆,我倒要看看大陆是个什么光景。

  欧阳烈自言自语着,忽然问道一股香气。他知道,肯定是采采来了。

  “欧大哥,吃点东西吧。”采采不知道从哪里弄了碗粥出来,递给欧阳烈。

  “呃,谢谢。”欧阳烈也不推辞,顺手接了过来,吸了一口粥。

  “哇,好香,这粥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我做的,是不是很好喝?”采采满怀期待的问。

  欧阳烈一口就把粥喝完了,一脸满足的表情,说道:“好喝,采采的厨艺举世无双。”

  采采听到欧阳烈夸张的夸奖,脸又变得绯红。

  “欧大哥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果然我娘说的不错,男人都会花言巧语。”被采采呛了一句,欧阳烈也有些尴尬,虽然是有一些夸张的成分,但粥很好喝的确不假。

  “如果顺利的话,明天中午我们就能回到大陆了。”

  “欧大哥回到大陆之后想做些什么呢?”

  “嗯,我暂时还不清楚,我想去大陆游历一番。采采呢?”

  “我?当然是回狐山。爹娘肯定都担心死我了,而且我还要回去修炼心法,争取成为使者。”

  “修炼?采采,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就说你吧,你修炼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嗯,修炼就是为了成为使者,成了使者就可以为保护狐族出一份力气嘛,毕竟现在既要防范怪兽和原始人的攻击,还要随时提防着人族可能会攻打万兽山脉。”

  “哦,其实我倒觉得吧,对于我而言,我就不怎么想修炼,我小的时候最想当一个医生,救死扶伤。但现在我想尽可能的探索这个大陆,所以才回去修炼。”

  “嗯,其实我已开始也不想修炼心法,谁叫我先天一龙呢。我小的时候就想当一个画家,把自己看到的最美的场景都画下来。战斗什么的,我其实也没有多大兴趣。但有时候就是这样,很多事情你有天赋,但你又不大感兴趣。你喜欢的事情,又偏偏不是那块材料。”

  欧阳烈笑了笑,很多事情确实如此。理想和现实的错位,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会大量存在。

  “那采采有没有考虑过做厨师呢?”

  “欧大哥!不理你了。”采采笑骂着站起了身,跑到甲板下面去了。

  欧阳烈本来还想挽留,但又觉得没有必要,笑了笑,认真开船。和采采说话的时候自己总是很轻松,很舒服。或许采采真的说的很对,我喜欢上她了。可是,我居然还拥有喜欢别人的能力吗?欧阳烈又开始了自言自语,旧世界的失败的感情经历让欧阳烈想起了一些不快的事情。

  一轮圆月的照耀下,一只简陋的商船行驶在风平浪静的大海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破我执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