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谁,高平啊1.前生往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前生往昔

小说:我谁,高平啊 作者:千杯必倒 更新时间:2018-02-14 09:02 字数:3102

  不要问我的名字,因为我就是暗夜里的一股风,跟随夜色追寻那最后一抹寂静。随着我把身体斜靠在墙上,外加眼中这缕忧郁的目光和右手食指紧挨着嘴唇的动作后,她终于开口了。

  “你到底挂不挂号,后面还有人排队呢。”随着挂号处护士的催促,我急忙说我叫高平并赶忙递上了身份证,拿着护士递给我的病历本向着皮肤科走去。

  也许你们要问了,为什么我会星期六出现在这里。面对着你们的疑问,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没错,就像玛丽苏小说里面,高富帅嘴角扬起的弧度一样高傲、帅气。

  为什么我会来这里,我偏不说,哈哈哈哈哈。“嘶”,好像伤口又裂开了,我加紧脚步赶紧走到了皮肤科。

  在我前面的两个病人及其陪同他们的家属部队走完以后,终于叫到了我。对!只有我一人,无任何家属及朋友陪同下的孤胆勇士的号了。

  不叫他们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爱麻烦别人,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人缘太差。痛哭中

  但我还是大步走到了医生跟前,对着前面的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整套动作都毫无拖泥带水的痕迹,动作难度系数5.0。你要是问是谁打的分和评定的难度系数动作,那我将会告诉你都是本人自己。

  “小伙子,你哪不舒服?”随着医生亲切的话语我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

  想到这,我的眼睛湿润了。那是来自亲人的关心,那是来自朋友的关心,那是来自爱人……呸,看着这位年龄大概在五十左右的男医生。记住重点,此处是《男》必须要用二号字体加黑加下划线以突出关键点。

  “医生,”我边说边拉起了裤脚,随后指着小腿处用哭腔喊道:“这,被狗咬了。”

  医生慈祥的目光望向了我的小腿伤口,像看着一幅毕加索的抽象画一样看了良久后说:“你去到防疫站打疫苗。但你来这也不容易,我也给你开几瓶药。”随后给我写了一张药单。

  出了医院的大门,看着药瓶上单个看都认识的字,但组合在一起就搞不懂是啥意思的药,我懵比了。

  回想一小时前,我多么快乐的走在街上,但为什么让我遇见了它。为什么?遇上了也不怨,可它为什么不对我负责。那一瞬间,我们彼此是离得那么近,仿佛看到了对方的心。

  但那一瞬间后,它却又头都不转的向我离去。仿佛,从未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想到这,我不经抬头泪语问苍天。

  但事已至此,也只有一声简单的祝福送给它:祝它早日被车撞死,做成狗肉火锅,那时我们再相见。

  打完针吃完药,谨遵医嘱不能吃生鲜麻辣之类的东西。等等,我好像没问医生给我开的这些药是应该饭前吃还是饭后吃。想到这赶紧打开并看起了说明书,只见说明书说一天服药2-4颗,还是没有说是应该饭前吃还是饭后吃。

  但我这人的性格非常稳,外加还是比较有智慧的一个人。因为不管是饭前吃还是饭后吃那吃对的概率永远只有百分之五十,那么怎么样能让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提升到百分之一百呢?

  聪明的人应该都想到了,那就是饭前吃一粒,饭后再吃一粒,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哎呀,其实我能有这些智慧还是要感谢数学交给我的概率论。想到这,我带着感激的心睡下了。

  第二天一觉睡到十一点,睁开眼睛概叹岁月的流逝。为了缅怀这流逝的时光,我决定再去梦里和它们说声再见。

  不知又睡了多久,突然听到了一声开门声。这时我也被迫使用了被动技能“坐起”,迷迷糊糊看向门口竟然发现是妈来看我了。

  她走过来简单的问了我伤势后,让我赶紧穿衣吃她带来的午饭。我迅速洗漱完毕后打开了她带来的饭盒,一共是两菜外加一碗米饭。

  这两菜分别是“清炒苦瓜加芹菜加豆腐加茄子加西葫芦和木耳炖冬瓜炖白菜炖豆角炖鱼”。经初步判断(目测),这鱼死亡时间大约是几个月之前,菜也肯定是买多了吃不完才做成了大杂烩。

  外加这外表白皙、里面焦黄、最里面焦黑的米饭,让我对今天的午饭……等等,什么是午饭?我的字典里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个词。竟然没有这个词,那就不能做与这个词有关的事。

  想到这,我立马就对她说:“妈,我不吃午饭很多年,请你迅速拿走。”不带一丝留恋,就让它永远的从我生命中消失吧。

  “那哪行呢,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自从你不回家吃饭,冰箱那些放过期的火腿肠,奶,和前几年买的鱼、肉,都没人吃了。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妈还能为你做几年饭啊?”说到这,我的母亲哽咽了。

  我也哽咽了,想到几年后终于就能吃到正常的食物,不禁留下了两行清泪。

  “快吃吧,鱼是我前天炖的。趁热吃,别烫着。”随着母亲亲切的嘱咐,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怪不得这鱼比普通的鱼大。原来是经过两天的浸泡,不对,是清炖,这鱼已经变成巨人观了!

  看到这,我冷不禁想起了那句歌词:丑八怪,能否别把灯打开。经过丰富的心理斗争后,我终于艰难的张开了嘴,开始吞妈妈带来的午饭。

  为什么用吞这个字呢,因为这个字不需要用味蕾等器官,有着“嚼”、“尝”、“咀”等字无法匹敌的优点。一餐过后,母亲大人在洗碗的过程中,又开始了给我洗脑,不对是传输传统文化。这次她又开始教授与我她最拿手的三字经。

  快结婚,生孩子。搞对象,要趁早。没对象,上街找。

  去单位,多问问。女孩子,脸皮薄。男孩子,要主动。

  宅在家,没人要。你自己,要争气。免得我,老叨叨。

  听完母亲说的这些话,我不禁羞愧万分。为了早日找到对象,我打算现在就去“天上人间”和那里的姐姐妹妹好好认识认识,为以后的接盘做好提前准备。

  想到这,我已经压抑不住要尽孝道的冲动了。“为妈接盘,侠之大者。”这八字真言已被我牢牢记在了心中。告辞了母亲后我立刻乘车赶往了市中心。

  坐上了去市里的公交,看着空荡荡的车里并没有多少乘客,我选择坐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随着公交又缓缓启动,慢慢看着自己熟悉的建筑越来越远,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光心里还有胃里,如果说心里的感觉说不出的话,那胃里的感觉可是完全能用语言描述出来的。那是一种作呕的、想吐的感觉。

  那条已经死了几个月并被我吃下去的鱼,此时仿佛又有了新的生命力一般,不断地在我胃里自由的遨游着。但我很怕它的遨游变成翱翔,顺着我的嗓子眼飞到天上,最终在天空滑下一道华丽的弧线。

  于是我赶紧闭上眼睛趴着,并开始思考以便转移注意力。思考些什么呢?肯定要思考些有深度的,对本人乃至人类有重大影响的问题,甚至是能改变我命运的问题。

  比如:为什么车还不到站?现在让司机停车他会答应吗?如果此刻吐在车上他会不会揍我等一系列深深困扰着我的问题。

  不知思考了多久,汽车终于到了终点站。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后发现仿佛到了一片世外桃源,用通俗的话讲叫蛮荒之地。

  “这不是到市区的车嘛,车是抛锚了还是怎么的咋跑这来了?”我急忙向司机问道。

  “去市区的公交在对面,这是来郊区的。”司机用随意的口吻回应。

  这时我的眼睛肯定就像动画片唱的那样: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此刻我终于明白坐上这车时,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是什么了。

  那是一种坐错车的郁闷,坐错车还不下车的不解,和做到站才发现坐错车的羞愧。此刻我想起了鲁迅的“孔乙己”,还想起了朱自清的“春”。

  大家肯定要问了,你现在想这些管什么用?是啊,想这些肯定没用,但问题是现在想别的也没什么用啊。

  怀着复杂的心里下了这趟车后我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直接坐回去肯定不可能,因为好不容易才把我胃里的那股洪荒之力压住。现在坐车等于被人用内力一催,后果不堪设想。

  走回去这种想法和用绳子穿鸡蛋—扯淡是一个道理。现在我只能在这四处逛逛,等胃舒服了再回去。

  看着远处高耸的山连着蓝天,仿佛一切浑然天成。再加上这里没有任何的植被,更加重了此处的肃穆。

  看到这我不禁感慨了一声,这才是真正鸟不拉屎的地啊。随着心里的感慨越加越重,我的步伐也越加越快,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山脚边。这时我突然发现了山脚边的转弯处竟然有一个大坑。

  不对啊,我从来没发现郊外有一个大坑啊。但转念一想,我也从来没来过郊外啊。想到这,我释然了。只见此坑呈圆形,大概有五米多宽。但这坑下面到底有什么,里面究竟有多深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我谁,高平啊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