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无歇处第十三章 暗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 暗棋

小说:浮生无歇处 作者:白冰石 更新时间:2018-04-17 11:39 字数:3218

  幽幽光阴悄悄而过,那赵卫易已从山庄出发了三日,算下来,应该已经到达了汴京。

  赵围瞿与赵威谐皆是盼着能一切顺利。

  这三日里,石元芸比之任何人都是不安。为的不是赵卫易能否办好赵威谐所托,而是那赵威谐。

  那日议事厅门前,这人对着自己邪魅一笑是何意?是笑里藏刀还是另有所图?左思右想终究不得要领,于是决定前去拜访一番,一探究竟。

  汇炎堂掌管着全山庄上下所有的药,无论是伤药、毒药、药材都是放置于此,所以自老远之外便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儿。

  跨入汇炎堂的大门,只见庭院中寥寥几人,或碾药,或抓药,或煲药。平日里见汇炎堂的人也不少啊,怎的就只见这么几人?

  这几人见石元芸到来,其中一人急忙道:“你可是威芸师弟?威谐堂主这几日一直在等你,堂主此刻在后堂屋中,请随我来。”

  石元芸显得有些惊慌失措,这赵威谐早已猜到自己会来找他。

  在那人的带领下,穿过中堂屋,发现,这中堂屋中是挤满了人。这些人见到石元芸也是有些惊慌,这是为何?

  来到后堂庭院,庭院中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笼子,地上斑斑血迹,散发着阵阵恶臭。一些笼子中关着猫猫狗狗,亦或是飞禽猛兽。在最后的两个大笼子中,关着数只猴儿。

  那人轻敲房门,通报一声道:“堂主,赵威芸到了。”然后自知自觉的就退了下去。

  石元芸抬起手正打算敲门,里边却说道:“你直接进来吧,不用那么拘束。”

  是你让我不用拘束的,那我也不客气了。

  直直推门而入,自顾自的坐到了凳子上,提起水壶倒满一杯水,牛饮一口后才说道:“你我同是威字代的,我也该叫你一声师兄。师兄你也知道,我将来无论如何都是要离开山庄的,你是要帮我还是拦我,劳烦师兄你把话说明了,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儿。”

  话刚一说完,石元芸便后悔了。

  冲动了,如果他是要阻拦自己的话,那自己这算是往刀口上撞了啊。

  赵威谐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有点气魄。你将来的去留,我作不了主,但,是帮你还是拦你,这要看你肯不肯帮我的忙了。”

  “什么忙,你说。”

  石元芸真想扇自己一巴掌,这翻脸比翻身还快。

  赵威谐缓缓走到石元芸跟前,突然伸手到了其脑后。

  石元芸只觉脑勺下方被什么扎了一下,接着身前又被连扎数针。自己却连一点反应都做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石元芸豆大的双眼盯着自己,赵威谐不急不忙道:”你肯定很好奇,从我扎你第一针开始,为什么自己一点反应也做不了。”

  将藏于袖中的针袋取出,接着道:“脑后的第一针,我扎的是风府穴。风府穴,主治癫狂、癔病、中风不语、半身不遂。乃是人体督脉最重要的穴位,也是风邪所藏之地。我施以独门的银蚀针,便暂时断却了你的脑枢,将风邪逼出,你从而与人偶无异。”

  “之后的几针皆是通向任督二脉、奇经八脉的阻塞穴位。也就是说,我已将你的任督二脉,奇经八脉都打开了。”

  赵威谐不急不忙的转身,走到一柜子前,取出一个檀木盒子。

  接着道:“你来的时候看到了,外边有许多的小动物,那些都是用来试药的。畜生始终是畜生,不会说人话,所以我就以自己试药。结果差点丧命,余毒十余年来始终无法除尽。”

  将檀木盒打开,里边静静的放置着三粒昏黄药丸。赵威谐衔起一粒,放入石元芸嘴中。

  石元芸急泪水满盈,只觉自己将会就这样死了,说好了将来是要保护王世芸的,还要与爷爷重聚,难道就要这样死了吗?

  “雪参补元,羌活活血,玉蟾杀疳,丹参调经,马鞭通经,蜈蚣除邪,花蛇克毒,犀角化毒,羚角解毒,龟甲滋补,鳖甲怯痞,无名异生肌,熊胆惊五疳。这可是用了数十种名贵药材炼制出来的。”

  赵威谐看着石元芸的泪水摇了摇头。

  “这些药材虽然名贵,皆有益补之效。但,是药三分毒,且诸药之性各有其功,温凉寒热补泻宜通,相反畏恶立见吉凶。”

  说完伸手将其脑后的针卸下。

  石元芸看了看剩下的针,问道:“你用我试药,那你可知道这药能否致死?”

  “你看我死了吗?”赵威谐张开手臂向石元芸展示,显然是说明这药不会致死。

  “你这模样和死了没区别。”这等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着实不敢恭维。

  赵威谐只哼哼一笑,将手搭到了石元芸身上。只觉一股寒意从赵威谐手上传来,在这寒意的催导下,肚中药丸渐渐散发药效。

  随后,寒意顺着四肢周转,通过任督二脉与奇经八脉,再直冲头顶。

  石元芸双眼血丝密布,面红耳赤,头顶冒着青烟。但他却觉得寒冷遍布全身,不停的打着摆子。

  混混噩噩中,石元芸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倒睡在地上,竟不知在何时昏了过去,银蚀针也被尽数褪去。

  那赵威谐见自己昏了过去,也不说将自己扶到床上,就这么晾在这儿。

  看了看外边的天,已是抹上了一层黑纱,残月高悬。

  欲想翻身而起,却发现自己一施力,周身上下似是有什么猛地一抽,接着四肢便散软无力。

  ”醒啦,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察觉到石元芸的动静,赵威谐不急不忙的问道。

  ”刚才我想动的时候,好像全身都有什么抽了一下,然后我现在使不上气力了。“说着又起身欲从地上爬起来,但却施不上力而倒会原地。

  放下手中枯烂的竹签,凑到石元芸跟前问道:”怎么个抽法?你且说明白一些。“

  ”像是两条脉络,一条从腹中向手脚延伸。“

  ”此乃任脉走势,另一条呢?“

  ”另一条从背上到四肢。“

  ”这是督脉。“

  赵威谐走到门前望了望天上的月亮,手顺着石元芸所说的两条走势比比划划。

  思量一番后,又走到石元芸跟前,在其哑门、腰阳关、气海、中极等多出穴位接连点了一通,而后才伸手为其把脉。

  轻闭着眼淡言道:“气血充足尚有溢,近几日会有泻。元有伤损,需得补。雪参、沙参、龟甲等滋补之效尽失,已化杂积,或带毒,当排毒补元。“

  ”就是说我和你一样中毒了,也会变成你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那倒不至于。“

  赵威谐一边说着一边褪去石元芸的布鞋,接着道:”奇经八脉虽不直属于脏腑,但却相互印象。一般来说,你这样是内脏受损所形成的内伤。脉象显示你内脏完好,也无内伤,只是有些损元。所以我想啊,是我暂时将你的奇经八脉打开,将药力藏在脉络里,但是药力过猛,伤到了你的经脉。”

  赵威谐在其脚底经过一番定穴,接着到:“奇经八脉中的任脉和督脉,都会过四肢,所以你四肢无力应是如此。“

  ”难道我就成一个废人了?”听赵威谐的话显然是这般意思,不肯就服这般,怎么着也要从地上爬起来。

  可要怎么爬?怎么起来呢?几经挣扎,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趟在地上。

  石元芸迫切的追问道:“现在你又要怎样?”

  见这小家伙安静了下来,便在其脚底连扎了几针,缓缓道:”冲脉,属奇经八脉之一,称十二经脉之海,贯穿全身,能调解十二经。带脉,饶身一周,能约束诸脉。“

  将石元芸扶起安坐于圆凳之上,解去衣物,又在其幽门、通谷、商曲等多处冲脉穴位上连扎数针。

  又一次把了把脉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双手那么哆嗦了一下,缓缓的可以举了起来。

  石元芸兴奋的忙说道:”好像有些效果啊,手可以抬起来啦!“

  赵威谐却一脸的疑惑不解,好像是在说,本该是有别的什么问题出现才对。

  石元芸注意到了赵威谐的脸色,原本眉开眼笑的脸也渐渐阴沉下来。

  静静的对望了一会儿后,石元芸张嘴问道:“还是有问题是吧,你到底知不知道这药会出现什么问题啊?“

  赵威谐顺了顺花发,答道:”我亲自试药之时,是中了蛇毒,情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直接服下以内力催动药效。虽然是解了蛇毒,但药效还是过强,反而形成了毒侵蚀我的身体。“

  话音刚落,便又取出银针寻着带脉,接连扎在其带脉、五枢、维道三处穴位上。

  “有了前车之鉴,所以我才施以银蚀针暂时打开你的奇经八脉,而不是直接打通。然后再将药力分别引导到你的各筋脉之中,最后又把奇经八脉重新关上,将药力藏起来。本想这样会使得药力不会再像之前那般猛烈,但结果却恰恰相反。“

  又一次将手搭到了石元芸的腕臂上为其把脉。这一次赵威谐的眉头逐渐紧锁起来。

  良久之后才喃喃道:”为何会这样?适才为何没发现?可这又是为何?“

  ”喂!你这庸医,我到底怎么样了?你刚刚扎了那三针后,我觉得好像可以动了。但你又这样一幅表情是怎么回事?“口上对着赵威谐嚷嚷着,手上自顾自的将银针拔下。

  尽数拔下银针,石元芸直接从凳子上蹦了起来,自脚底到头顶的扭动翻转两下。

  可突然间,只觉眼前愈发黝黑起来,胸腔之中似是有异物翻动,随即一口逆血喷涌而出,失去知觉栽倒在地。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浮生无歇处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