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师路第九章 自家事(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自家事(上)

小说:妖师路 作者:浮生小字辈 更新时间:2018-03-14 00:05 字数:2646

  又是一日前进。

  太阴转上,夜幕中,天很不吝啬地洒下了点淅淅沥沥的雨水,鲲鹏抖了下用来遮挡雨水的大荷叶,无意间竟有凉意阵阵,听着雨点拍荷叶,脸色倒是有些凄苦冷清。

  “老爷,要不我撑一处避雨圈出来让您处一下,这样用一片大荷叶子躲着,不太符合您的身份。”

  在鲲鹏身边,水柔儿正从自己袖里掏着精心制作的小点心喂给鲲鹏,同时小心翼翼的细声问道。

  鲲鹏咀嚼着点心,化成嘴里的丝丝清甜,张开右臂大袖让水柔儿趴在怀里,轻笑一声。

  “不用,雨落了,躲避一下是常态。”

  无名草庐前,自己经鸿钧指点后第一次舒展鹏鸟搏鲲图,自己也没想到面对对方的搏命之法竟用不到自己最后的搏杀之势。实在是一份大欣喜,荒兽的修行破开极境之后,这天地道境的修行,自己也算是初窥门路了。

  如今看似在赏景避雨,其实闭上眼睛,双手掐一二指诀,正一遍一遍洗涤体内越发悠远磅礴的气机。

  真阳有从根生,阴符上可游庭。川流不息渐渐得精神稳固,此是道境炼形。

  就这样避雨了足足一个时辰,随着眼前清楚一点雨滴落下,缓缓吐出一口滚滚气机,砰然而中,搅烂了这一滴雨珠,瞬间化作雾散。

  只不过这茫茫夜色雨幕中,除了身边的小丫头,谁会注意到?

  鲲鹏如释重负道:“因化蝶,起由坐忘此身化而御六气之蝶变意。今日这口气,当得一式坐忘横意。”

  留珠河府,洪荒东海龙族八十四大河府之一。

  一位身材雄壮的青壮年,身着一袭文官袍样,但周身却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尸气阴暗气焰,书房看着简陋,许多应该是点缀金黄明珠装饰的地方全数空白,替换的是一块块沾染着鲜红的鳞甲、爪牙、犄角。更有甚者,就直接是一颗颗鲜血淋漓的猛兽脑袋悬挂。

  如此种种,无不表示这位着文衫的青壮年是怎么样的‘文质彬彬’了。

  今日,小雨连绵,敖潜怨正坐于这血腥书房,算是挑灯夜读吧。

  一名从龙宫带来的心腹兵将站在门口恭敬道:“玉蟾河府玉郡主冒雨造访。”

  敖潜怨皱了皱眉头,淡然说道:“她与我很熟吗,用上了‘造访’,若是她独自入我府,便不见。”

  话音刚落,一名白貂皮做双肩搭袢,上身除一件抹胸之外就再无衣衫的丰腴女子提着一把绸缎花伞无声出现在禀报的兵将身边。

  她跨过门槛,双手搭在腰间的一条玉皮腰带上,娇滴滴道:“呦,潜怨今天好大的气劲儿,还是说怕了我这位郡主惹来流言蜚语?”

  皱了皱眉头,放下书籍,敖潜怨对自己这位同宗之上的郡主竟是丝毫不加忌惮,冷笑道。

  “郡主的艳名可是大大的远播,不说这些年轮侍了四位夫君,单是八年前一次纳了十四位面首,个个都是熊罢之身,当自夜夜笙歌好个快活了。怎么区区几年就已经填饱不了你的胃口了,又出来物色新人了吗,我这小小留珠河府,能有熊罢之身供你吸纳的可没有几个。”

  随即对着自己的兵将冷哼一声,竟如此就让她走了进来,大大的废物。

  玉郡主浪荡大笑,闻言更是花枝招展,片刻才摆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盯着这有些蛮横无理的男人,媚眼如丝道:

  “府君,你这座宅子呢太过血腥,每日都要被你杀上几人来养护这些个‘收藏品’,阴气实在太重,本郡主可是个娇柔虚弱的身子比不得你这样阳气旺盛,就怕被我的那些个不顶用的‘心肝儿’冤鬼缠身,这世道又没个鬼魂阴气的落处……十七弟死了。”

  看着敖潜怨越发冷淡到快要爆发的脸色,玉郡主突然转折道:“灰飞烟灭,连龙珠都没有保留下来,与他相随的还有一个龙将一位九头族人。”

  敖潜怨双袖翻涌如浪潮,挥手将那些个血腥收藏品归纳入掌中,就此起身,迈步走向这位玉郡主,语气没有半点起伏道:“不送!”

  玉郡主甩了甩自己来时沾满了雨水的绸缎花伞,伸向了敖潜怨,像是没听到一般重新笑眯眯道:“父亲的意思,这是自家事,自家的事情得靠自家人解决,这才安生了没几年功夫,族内的大小事项可都还没落稳呢。”

  少顷,在院中屋檐下,敖潜怨接过伞重新撑开,停了停,最终还是倾斜向这位玉郡主后,平淡带着点悲凉道:“这天,哭什么哭?”

  另一边,一支大荷叶下。

  鲲鹏拍拍水柔儿,站起身,见她裙摆有点湿了,拿手指将荷叶面往丫头那边推了推,右手顺势拂了一下将她裙上水汽扫去,望着雨中这天地迷茫,笑而不语。

  顺手自在的想从小丫头的袖中再拿点东西吃,眼角瞧见这荷叶面又悄悄往自己头顶这边倾斜,好气又好笑,随即紧了紧右臂,将小丫头往自己身上近了近,如此,便是不偏不倚的撑在两人头顶了。

  水柔儿抬起小脑袋,眨巴眨巴了那双天生春意盎然的眸子。很萌,很好看。

  鲲鹏摸了摸她的脑袋,微笑道:“接下来我们要小心的继续走走了,你好生注意着,说不得哪天突然就神兵天降,等不到我们回了北溟,就把我们主仆二人打了个落花流水啦。”

  身段在无声岁月间已然长开的小丫头闻言又自己近了近靠了靠,而后善解人意笑道:“就这到北溟的路,奴婢猛跑几步也就到啦,老爷你不要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便是。”

  鲲鹏笑眯起自己的紫色眸子,也不扭捏,突然调笑道:“你再这样挤我,当心把你自己的两个‘宝贝’给挤扁了。”

  那一刻,小丫头如遭雷击,望着眼前笑的有些让人羞的老爷,一时间,有一种叫做情窦的东西好像初开来,莫名其妙,措手不及。

  于是鲲鹏笑着将荷叶握在她手里,而后自己阵袖走入那深深雨幕,而水柔儿站在原地,拿着荷叶看着他的修长背影,看得仔细,看的温柔。

  又两次轮转阴阳。

  留珠河府府君敖潜怨来到孤零零的一座坟头,说是坟头,也不过是比周围稍微高出一些的土包而已。

  随手抚开泥土,是衣冠坟,里面躺放着的,仅仅是几片散落衣衫,几块破碎枪断。如此,就是十七太子在这大世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了。

  龙族庞大,如今登上鳞甲一族的首位后更越发大的没边,但是在万年前,在荒兽称霸时龙族还只是一个稍微强盛的族群而已。

  在这族群中,有一位谈不上有何功绩的边缘老龙,等到执甲拿刀与荒兽决战阵亡时也不过才是一名能稍微说话大声的,这老家伙做龙四万六千岁,而后征战三十来年,唯一能称得上功绩的就是花了两年功夫靠着磨皮的本事侥幸杀死一名被打至半残的落单荒兽,然后再用后面的整整二十年在战场上来来回回。最后结束荒兽之战时竟愣是没死,大幸。

  所以老家伙这辈子是没什么出息了,最后仗着族威找个伴,生下了孩子两个,这两个孩子,反倒是大大的出乎意料。

  敖潜怨是其中一个大的,由龙族小卒转正骑龙兵,一刀一枪敢打敢拼,平步青云做到了龙将军,龙族统领鳞甲族后更一跃成为龙庭的栋梁,做了八十四河府之一的府君。

  小的更有出息,被发现其天赋血脉浓厚,过继给某位大人物的做了儿子,也努力,如今成了有正品位的龙族太子。修行境界,也入了三族正统的第三步如意境,前途光明。

  后来,老家伙老伤发作死了。死前还唠唠叨叨,一点也谈不上骨气硬气豪气,哭的眼泪鼻涕朦胧朦胧的,抓着敖潜怨的手,最后说了一句,儿啊~你长得好高大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妖师路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