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顶第三十二章 连环计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二章 连环计

小说:大红顶 作者:剑雪无痕 更新时间:2018-03-14 12:04 字数:2860

  财爷的别墅之内,正上演着一幕令人惊心的时局,身为财爷心腹的雷庆元竟然将枪口对准了自己老大财爷;这令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司徒昊与蝶儿除外。雷庆元的惊人举动立马让在场众人紧张起来,江浙的两位商人已经吓得瑟缩在桌子下面,不敢动弹,而司徒昊与胖子朱盛的保镖则是立刻上前一步,挡在自家主子身前。

  雷庆元的眼神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遍,说道:“众位不用紧张,这件事与你们没关系,你们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好;如果谁要当出头鸟,就别怪我雷庆元辣手无情。”

  财爷推开了挡在身前的阿满与莫成,说道:“你为什么要自寻死路呢?你跟在我身边的日子不短了,等我金盆洗手后,这个位子迟早是你的,你又何必这么心急。”

  “等你金盆洗手,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我要想出头就只有铤而走险,你现在对我信赖有加,等过几年,要是又冒出一个令你看中的人,我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对手,况且你这老头贪权好钱,又岂会轻易退下去;要不然你也不会专程从温州那边找来两个托,做局骗这煤老板的钱。”

  何祖财丑陋的面具被雷庆元血淋淋的扯了下来,脸色骤然青紫,说道:“你真以为你胜券在握,杀了我就能掌控整个ZS道上的黑色势力?”

  雷庆元笑道:“我知道你发现了我的计划,所以才将莫成调了进来,我安排在别墅里的心腹也肯定早已被你们肃清;不过,没关系,我有你在手中,不怕他们不听话,我虽然势单力薄,但好歹手中有一把杀人利器。”说着便晃了晃手里的黑色geluoke手枪;又道:“你为了自身安全,整个别墅内只有两把手枪,每次有重大事情前,才亲手交给我一把,另一把袖珍手枪应该就在你西装的口袋里,我说的没错吧!”

  雷庆元说完,就立马走向财爷,准备去拿那把财爷兜中的袖珍手枪,只是当雷庆元快要走到财爷身前时,财爷猛地大喝一声“动手。”雷庆元被他一喝,愣神瞬间,财爷的保镖阿满就扑了上来,雷庆元慌忙中连开两枪,只是保镖阿满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鲜血四溅地倒下,反而只是顿了顿,就冲了上去,一下扭断了雷庆元握枪的右手腕,雷庆元疼的一声大叫,就被阿满掐住了喉咙,不停地哀嚎挣扎。

  姜终究是老的辣,这场夺权的戏码终于落下帷幕,这就是蝶儿所说的胜券在握吗?司徒昊不由看了许小蝶一眼,只见她仍旧八风不动,只是冷眼旁观着这眼前这一幕。

  财爷仍旧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他似乎已经掌握了全盘局势,他缓缓掏出怀中的袖珍手枪,指向雷庆元说道:“你还知道你这把枪是我给的,我既然能给你枪,就能给你空包弹,哈哈哈……”

  雷庆元不甘地盯着财爷,眼神怨毒;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又叫了一声“动手”,场中便顿时混乱起来。莫成一把握住了财爷的袖珍手枪,猛地一拧,枪就到了莫成手中,顿时枪口倒转指向了财爷;而准备扑上来的阿满,也被永武和尚卯尽全力的一拳打的飞了出去,倒在一旁的墙角。

  今晚的好戏似乎一出接着一出,电光火石之间,局势又发生了变化,有些出乎司徒昊的意料;原本司徒昊交代永武和尚与龙叔晚间要配合蝶儿行动,没想到她果真没让司徒昊失望;如果司徒昊没猜错的话,莫成也应该是蝶儿的人;他不禁开始打心底佩服起这位蝶儿姑娘来,谋而后动,好一招连环计。

  财爷一时受制,大叫道:“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们俩也背叛我。”他显然有些遭受打击,想不通为什么会众叛亲离。

  蝶儿迈着轻柔的步子缓缓走到了何祖财身前,双眼直视着他地双眼,问道:“财爷,你还记得许崇海吗?”

  财爷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顿时明白些什么,他忙道:“小蝶,你听我说,当年你父亲的事,整个ZS道上的人都知道,是他违背了燕爷定下的规矩,私下与毒贩接触,并从毒贩手中,买入了十公斤的货;虽然他是我亲自沉入海中的,可是当时我也是逼不得已,燕爷亲自坐镇,要杀一儆百,我也阻止不了。”

  许小蝶冷冷一笑,便从莫成手中接过枪,顶在何祖财的头上,说道:“你不用指望你安插在雷庆元手下的那些暗桩了,那些人现在应该全部被关在一楼的房间中,事到如今,既然你还不肯承认,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许小蝶示意了一下莫成,莫成便走出了房间。

  财爷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几十年,之所以能活到现在,靠的不仅仅是狠辣的手腕,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谁都不信,凡事都留有后手,哪怕是他的嫡系心腹,雷庆元,他都防了一手,在他的手下里面安排有暗桩。只是此刻许小蝶的话生生击溃了他心里最后的一道防线,财爷再无指望,便面如死灰,颓丧地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猛然说道:“既然雷庆元与莫成都是你们的人,你们直接抓住我就行了,为何还要费那么多周折,况且还是你告诉我雷庆元要对我图谋不轨。”

  听到这话时,雷庆元更是双眼圆睁,想跑过来找许小蝶问个清楚,他一直在想,他们计划的如此周密,消息究竟是如何泄露的,没想到告密的人竟然是许小蝶,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阿满身手不弱,他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你,而且你身上一直藏着一把袖珍手枪,里面有八发子弹,这一直是我们没有直接动手的原因,再则你在莫成与雷庆元的手下都安排有暗桩,一旦我们失败,将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所以雷庆元便成了吸引你与阿满注意的最好棋子,所以我才在这个紧要时刻将雷庆元图谋不轨的消息透露给你,好让你将注意力全集中在他身上,放松警惕。”

  “好计谋,心思缜密,真不愧为ZS道上玉玲珑的称号。”财爷话音刚落,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莫成走了进来时,身后已然多了三人,前面一人三十五六岁左右,身形挺拔,面容刚毅,只是他的左眼上带着眼罩,右手捻这一串佛珠;如此明显的特征,司徒昊立马想到了一人,那就是整个江浙道上的地下掌权人独狼燕东来。至于另外两人,年轻的汉子手拿军刀,眼中透着一股凶狠劲;年长的老人太阳穴则高高鼓起,显然是一位内家高手。

  燕东来一走进来,莫成便立马替他搬过来一张椅子,众人便齐齐叫了声燕爷好。燕东来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摩挲着手中的佛珠,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许姑娘智计无双,连纵横ZS道上多年的财爷都败在你的手下,真不愧是女中诸葛。”

  许小蝶笑了笑,说道:“燕爷过奖了;莫成,人呢?”

  面对许小蝶的问话,莫成眼神有些躲闪;倒是燕东来身边的那个手拿军刀的汉子说道:“不好意思,那个毒贩没捱过割肉之刑,才被我割了三十六刀,就玩完了,没劲。”

  “谁叫你杀了他的?”许小蝶猛地一吼,满脸怒气的脸庞已然变成青紫色,霎是可怖。军刀汉子不以为意,笑道:“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贩毒的人,谁叫他落到了我的手里。”

  许小蝶纤细的五指猛地攥紧,发出咯咯的声响,显然是对这个解释非常不满意;财爷察言观色,双眼骨碌碌地转了一圈,便哀求道:“燕爷,救我,燕爷,救我……”何祖财不停地哀求着燕东来,想求燕东来大发慈悲救他一命,哪里还有一点往日ZS道上大哥的气态模样,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为了苟活于世不惜放弃自身尊严荣辱的人。

  许晓蝶见状不由喝道:“住嘴,你以为那名毒贩死了,就没人知道你当年是如何栽赃我父亲的吗?当年你与我父亲许崇海同为ZS道上最大的两股黑色势力的老大,你俩一向称兄道弟,情同手足,没想到你为了成为整个ZS道上的话事人,竟然从毒贩那买来毒品,还将此事嫁祸给我父亲,最后亲自绑了他送到了燕爷面前,这居中的细节想必你定然清楚的很。”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红顶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