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武问道第二十一章:申屠氏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申屠氏

小说:元武问道 作者:水煮神鱼 更新时间:2018-03-14 18:52 字数:3288

  春日高悬,绿柳扶风。

  江浩等人出了东来阁,行走在去往江氏商集地的路上。

  临城由三大氏族部落合建,如今城主虽是申屠氏部落,但早在建城之初,三大部落就划分好了本族固定地盘。

  城西东头那里人来人往,铁匠铺、茶馆、客栈、茶楼等多汇聚于此,路是细碎的石子路,便是下雨也丝毫未见泥泞。

  三辆木车一直排开,上边盖着木板,木板上是动物的兽皮、干瘦,还有一些草药或是野果。

  江河怒红着脸,死死拉住车板上的兽皮,在他身后是一行前来临城的江氏部落之人。

  “来人啊,将这伙贼人带走。”在江山对面,是一名身披甲胄的中年男子,男子身后整齐站着两排卫兵。这是巡城卫兵,临城地广人杂,三教九流汇聚此地,人一旦多就容易出现纷争或是违法乱纪之事,是以有了专门管束巡查的巡城卫兵。

  而在众卫兵脚下,一张木制担架上,横躺着一名邋里邋遢的男子,只不过这衣衫破旧,凌乱不堪的人已是面无血色。

  “我乃江氏部族中人,你们要做什么!”江河面色涨红,怒目而视。

  本来他按照大家的约定,江川带着江浩等人去东来阁,而他带着部落里几名猎手在此兜售剩余的皮毛货物。然而才没多久就雄赳赳走来巡城卫,为首的说他出售有毒肉干,毒死了人,要抓捕入监。

  众人本是猎人出身,生性刚强,面对这巡城卫如此污蔑,自然是强硬回绝,几分言语针对后,空气中立即弥漫开浓浓的火药味。

  “江氏!嘿嘿,江氏又如何,如今城主是申屠氏。”那甲胄男子趾高气昂,旋即目光扫向周围的几处江氏摊位,冷冷道:“出售有毒货物,罪大恶极,便是江氏部族也必须施以惩处。”

  此处地势平坦宽广,江氏部族之下拥有众多小部落,是以今日前来临城出售商品的江氏族人不少,但皆在一旁观望低语。

  “你胡说,这人,我不认得。”江河仔细辨认躺在地上的凌乱男子,再三回忆。他才摆摊不久,来买东西的也就一人,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跟躺在地上四十来岁的男子,相差巨大。

  那男子面色微沉,低声冷笑,轻蔑的瞥向周遭围观的江氏族人,而后对着江河大喝道:“那你可认得此人!。”

  他说完,朝身后巡城卫一指,立即有着身披甲胄的少年走出。江山抬目望去,立即神色苍白。

  “无话可说了吧。”甲胄男子森冷淡笑,旋即悠然道:“来啊……抓走。”

  远处一道街口,江浩于远处瞧来见此处乱哄哄一片,自家三叔正在与一名甲胄男子怒然对立,不由得心下起疑。

  “三弟那是怎的了。”街道口的江川也见了远处情景,皱起眉头,快步走了过去。

  江浩,江小虎紧跟其后。却见几个卫兵似要去抓江河等人,神色登时大变。

  “住手!”江川快步走来,见得巡城卫似要捉拿寨子里的人,顿时怒意上涌,大声喊住。声震如洪钟,倒是令得眼前众人为顿了顿,旋即他朝那甲胄领头男子拱手道:“敢问大人,我家兄弟犯了何事?”

  那甲胄男子起初听得有人喝止,心下正要张口大骂,忽听是江氏中人,眼眉立即笑起,眼底掠过一抹贪婪:“既是同伙,那一并抓了。”

  他冷漠的挥挥手,心中却是金银算盘打得叮当响。

  江浩起初不明,问过寨子里的人后才得知事情原委,眼见着巡城卫就要动手,他忽的大声道:“大人手下买了我这的肉干,不久后抬来个死人就说是我肉里有毒,这未免太过牵强附会了吧。”

  “哪来的混账。”甲胄男子瞪向江浩,“人证、尸首具在,你们还想抵赖不成。”

  江浩冷眼扫过,继续道:“敢问大人是否亲眼目了那人吃了我这的肉干?”

  “自然见着,不然怎会带人前来抓捕尔等。”

  江浩微微一笑,旋即摊开手掌,在车板上一挥,平静道:“既是大人亲眼所见,那敢问他吃的是那块肉干。”

  江氏部落每次赶集兜售的肉干多种多样,此刻车板上摆放着獐子肉、野猪肉、貂肉、白熊肉,斑豹肉。

  甲胄男子被这一问,登时怔住了,蓦地将眼睛瞟过身侧的少年巡城卫。

  “请大人明示。”江浩声音忽的提高了八度,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那甲胄男子。

  少年巡城卫见统领侧目看来,他立刻斜眼看向最右侧的獐子肉看去,眨了眨眼。可惜甲胄男子虽威势,但眼神沟通欠佳,迷茫了半天楞是没看懂,唯有眼神飘忽着徘徊在那五坨肉干上。

  几个江氏部落的人自是看出这甲胄男子的表情,瞬间秒懂得里面定有猫腻,于是,纷纷古怪地盯着这人。

  被众人那般盯着,甲胄男子本就心中有鬼,微慌之后瞬间镇定,持起威仪大喝:“大胆贼子,众目睽睽之下,人证尸首皆在于此,还敢狡辩。”

  他一怒喝,巡城卫骤然骚动,长戟齐刷刷伸出,包围住江浩一群人。

  “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人群身后传来一道轻冷的话语,声音中带着几分阴沉,如同毒蛇的吐信声。

  声音传来,甲胄男子身躯微震瞬息振奋。江浩见得,却是眉头皱起。

  巡城卫很快让出一条道,一名嘴角噙着淡笑,眼眸细长,脸颊清瘦苍白。精致的兽皮衣腰间,挂着翡翠玉佩。

  “嘉公子!”那甲胄男子急忙上去弯腰行礼,然而却在抬头之际,与那人四目相对,但见前者眼眸内寒光闪动,他止不住心头立刻颤抖。

  “南霁统领,喧哗市集,你可之罪!”那人幽幽道。

  “小人之罪,但此部落所卖肉食毒死城中之人,还请嘉公子施以严惩,以彰显我申屠氏公正严明。”

  原来此人是临城城主之子,申屠嘉。众人了然,在临城能让巡城卫统领低声下气喊公子的,能是何人?

  江浩见的来人,眉头却是拧得更紧,蛇鼠一窝,只怕更为糟糕了。

  果不其然,申屠嘉听了此事,立刻怒起脸,正气凛然道:“即使如此,那速速将人擒下。”

  江川众人面色惨淡,心沉谷底,临城城主之子都喝令了,只怕这牢狱是要走一遭的了。

  “敢问统领大人,这所死之人是何人。”江浩踏步上前,面色异常平静,这躺在担架上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乞丐,这面目可憎的统领会好心到差人买肉施舍予乞丐?总之他是一万个不相信。

  “此人……此人……”申屠南霁支吾着嘴,说不出话,他心中也极是恼怒江浩死命纠缠,但又碍于众目睽睽,不好再而三地避讳不语。只得干着急,目光闪烁的瞧向申屠嘉。

  江浩正目而望,心头冷笑,这二人果然有猫腻,只怕这所谓的谋害性命是二人刻意栽赃。

  他猜得没错,这一切正是申屠嘉与申屠南霁刻意所为。

  常言道,人为财死,人的贪欲除了彰显在权与色之外,钱财也是能很大勾起人的贪欲。

  方才江氏部落在万家商会兜售兽皮,恰巧申屠嘉去商会购买一批申屠氏部族所需草药,无意中听得张管事拍着江川的肩膀哈哈大笑‘江川老弟,二十万啊,当真羡煞愚兄。’

  申屠嘉听得这粗鄙的猎人对,今天竟获得二十万角钱,登时贪心大起,心痒难耐下,萌生了掠夺之心。 又听得江氏部落要在本族商集地出售剩余的货物,心中立刻有了主意,招来心腹申屠南霁二人合计之后,便出此计谋。只要弄进监狱,那二十万角钱那不是囊肿之物。

  “大人既说不出,怎的平白无故抬个死人来就说是我这边肉干毒死的呢?”

  “这肉干是我所买,獐子肉。我见他可怜,就将肉干赠予他吃,谁知他一吃下就死了,还说你这肉里没毒?”那少年巡城卫见江浩咄咄逼人,申屠南霁统领也是几次投来冷眸,心下一咬牙,立刻站出来指正。

  江浩不以为意,淡淡而笑,旋即指向板车上的獐子肉,淡淡道:“你所言,可是这块!”

  那少年点了点头,“正是。”

  “好!”江浩眯起眼睛,旋即又猛地运足气劲,以掌为刀切下一块獐子肉,放入嘴中,嚼了几下便是咽下去。过了片刻,他拍拍双掌,讥笑道:“瞧,我没死,说明没毒。”

  申屠嘉平静的脸色已经微微动容,起初他本以为这事轻而易举,一众猎人而已,给个罪名当场逮了塞进大狱即可。怎知这少年面对申屠南霁的气势丝毫不畏惧,反而寻三问四,没个完了。

  当然最让他动容的是江浩反手为刀,平平切下一块肉,这般技艺,可见对方气劲之强,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申屠南霁脸色涨成了猪肝,他一见江浩机智的将獐子肉生吃下去,就知道这事难办了,心中后悔应该早些动手将对方货物先行夺走才对。

  “统领大人一没亲眼目睹这人吃了我这的肉,二又不识得此人,这三嘛……”江浩刻意拉长音,嘲讽道:“这肉干我也食下了,却是安然无恙。”

  几个江氏部落众人皆是眉头一扬,听得江浩的诉说,心底更是确定,这定是刻意栽赃嫁祸。当下群雄激愤怒目圆睁。

  那申屠南霁已经气焰萎靡,转目看向一旁的申屠嘉,但见申屠嘉面容阴沉,心头不寒而栗,自家公子责备属下的手段可是格外‘犀利’。

  当下心头一狠,大喝道:“巧言令色,这毒非一时半刻发作,尚需时日方会起效。来人,先将他们抓入大狱。”

  众巡城卫长戟挺进之际,忽然,一道清冷如泉流,绵软若春风的声音响起。

  “申屠氏的,果然够无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水煮神鱼 说:求收藏推荐,谢谢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元武问道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