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刁民第6章:我是代灌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章:我是代灌人

小说:乡野小刁民 作者:情系狐仙公子 更新时间:2018-03-14 12:05 字数:2314

  林剑听到父母对话声变小了,但是,他竖着耳朵,认真听,还是能够听到一些,母亲的声音是越来越温柔了,父亲的出气声也越来越厚重。

  林剑听着床板和母亲还有父亲演凑出的交响曲,他竟然想起了树林里九点到十点跟朱梅的约会。

  母亲说的没错,林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那个,还的确很牛的,要不,在水库里摸螺蛳的时候,怎么都能直刺天空?

  营养不良,还能这样,要是生活好了,那个厉害,谁能想到?

  有其父必有其子!

  林剑想到这里,一种自豪,不由心里滋长着。只是,母亲怎么也会……

  林剑虽然还不知道女人的心思,但是,他想,母亲平时看上去文文静静的都会这样,朱梅那么骚,她怎么能忍?

  朱梅要是十点之后还在树林里等着,岂不是辜负了她?

  躁动不已的林剑再也按耐不住,他轻轻地下床,出门,朝着朱梅说的那片树林走去,他此时再也顾不上别的,他只想朱梅真在那片树林里等着自己!

  夜间的树林里有着微微的夜风,虽然是夏天,夜风却是凉凉的,吹着,舒适。

  风儿吹着树叶,发出低语声,树叶之间,还不时地彼此拍打一下,像是恋人在彼此调`情。

  林剑却没有心情仔细地体会大自然的温存,他的脑海里满是母亲房间里那种让他迷`醉的声音。

  他丫的,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关心起父母的隐私了?

  林剑觉得自己的心态有点扭曲,但是,还是挥不去那个情景。

  想挥之而去,挥不掉,或者说,内心里根本不想挥之而去!

  人,就是这样的矛盾体!

  林剑停住了脚步,他感觉到树林里有股幽香,夜里野花的香味。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终于把母亲房间的情景挥之而去了,却想到了这首歌。

  他丫的,什么路边的野花?

  野花和家花应该是相对的!

  我还没有家花,也就无所谓神马野花,女人在我眼里,都是鲜花!

  只是,含苞待放,还是鲜花盛开的区别。

  朱梅,应该是正在盛开,而且需要灌溉的鲜花!

  “朱梅!朱梅!你在哪里?”

  开始是在心里呐喊,慢慢地,透出喉咙,声音细细的,像是做贼。

  他丫的,什么像是做贼?我不就是在做贼么?

  朱梅虽然是一朵需要灌溉才会更加鲜艳的鲜花,但是,她是二狗的家花,她需要灌溉,但我不是法定的灌溉人,不是做贼,是做什么?

  代管!代灌?

  没错,我是代灌人!

  你丫的林剑,真是卑鄙!做贼就是做贼,何必这么冠冕堂皇?真是当表子(通假字,以后遇到类似敏感词语,不再说明)还想立牌坊!

  林剑竟然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然后,声音大了起来。

  喊一句,停顿一会儿。

  连回音都没有!

  林剑,你是不是太自信了?朱梅不过是逗逗你!别说这里等着你,说不定,她都没有来过!

  心里开始各种猜想,心安定不下来。

  躁动!

  不甘心!

  “朱梅!朱梅!你在吗?”

  还是没有回音。

  回去吧!朱梅即使真来了,早过了十点了,她肯定以为我不会来,她不能傻等着。

  林剑这个念头闪过,朝着自己的家里走去。

  懊悔!

  你懊悔什么?你不是为了给父亲治病才耽误的么?父亲的病好了,母亲明天做家务的时候,又唱歌了,你还有什么懊悔的?

  “洗碗唱歌?”

  那朱梅呢?她如果真的来了,没有见到我,她会有好心情么?她不会砸了饭锅砸菜锅吧!

  不行,朱梅也不容易,我不能让她砸锅,不能让她没有笑声,没有歌声。

  靠!你林剑是救世主了?

  我不是救世主,但是,我真的可以让朱梅开心!他白天的时候发出那个笑声,不就证明是我带给她的快乐么?

  两个林剑掐架了会儿,林剑的脚步终于调转了方向,朝着朱梅的住房走去了。

  朱梅的公婆前两年相继去世,她又还没有儿女,她一个人住着呢!周围虽然有几户人家,但是,不是靠得很近,山村有的是土地,建房的时候,房子跟房子之间留着很多的空地。

  只要悄悄的,只要不引起狗叫,没有人知道谁去了朱梅家。

  但是,朱梅为什么不约自己去她的家里,而是在树林里?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脑海里出现!

  寻找答案。

  林剑想起了听见大人们说的一句话:野老公进家,家破人亡!

  这个意思林剑懂,说的是女人偷人,让野男人进了自己的家门,会带来霉运,弄不好,会家破人亡!

  迷信!这是迷信!

  林剑想到大人说的闲话,赶紧搬出了科学。

  当然,此时的林剑也算是大人了,毕竟,他成年了!

  朱梅不信迷信,她跟我在树林约会,只是出自女人的尊严,她不想让人说闲话,虽然已经有了闲话。

  没错,朱梅的闲话多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不是寡`妇,但是,人家说她是守活寡,谁让二狗丢下这么漂亮的媳妇只顾出去挣钱呢?

  一个人在家,跟寡妇有什么区别?

  背黑锅!

  林剑心里突然出现了这个词。

  想到人家说的闲话,特别是王婶故意诬陷自己跟朱梅,林剑心里不由愤愤然:我不能背黑锅!

  不背黑锅?难道跟说闲话的人吵架?严正申明自己跟朱梅是清白的?

  我靠!不行!

  越描越黑!不是有这个说法么?

  但是,背黑锅,也太憋屈了!

  我不能背黑锅!

  干脆,浇花吧!让朱梅这朵鲜花更加鲜艳,把谣言坐实了,我也没有背黑锅了!

  值!这样才值!

  好!真是太妙了!

  林剑突然想明白了一样,不由加快了脚步。

  人性的复杂,天生的!

  林剑其实很想去朱梅家,但是,却非要经过这么激烈的思想较量,非要找出立得住脚的理由。

  最少,找出了自认为是立得住脚的理由。

  林剑兴致勃勃地走着,脚步不由自主地加快,他觉得自己一点不卑鄙,相反,觉得自己正在救人于水火之中!

  虽然比不上雷锋,但是,自己真的没有损害他人的利益。

  即使损害了二狗的利益,但是,同时却让二狗的女人朱梅得到了滋润,她是受益人!

  一正一负,怎么说,也可以互相抵消吧!

  不!自己不是听说过关于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事有一句这样的话么?

  什么话?

  拔`出萝卜坑还在!

  意思是这样的事干了,对于男女来说,谁也没有少什么,谁也没有受到损失!

  林剑还是不能心静,他就这样思想斗争着,脚步时而快,时而慢,很快就在朦胧的月色下看见朱梅的房子了!

  正要快步朝着房间的门走去,却见一个人影已经到了朱梅的房门前,他是谁?深更半夜的,来干什么?

  林剑停住了脚步,身子很快移动到了掩体的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盯着那个人影,心跳却不由加快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乡野小刁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