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泪清风寒第5章 灵慧公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章 灵慧公主

小说:月泪清风寒 作者:你的纸扇 更新时间:2018-03-13 22:09 字数:3468

  沐聆风一把握住将要昏迷的月儿的手,感受着月儿手中传来的一股凉意,默默运转功力,将精纯的功力化为一股股暖流从手掌徐徐传入月儿体内。温柔的包裹着月儿的神经。

  原本几近昏迷的月儿在这股暖流的保护下,神智快速清醒了过来。但月儿苍白毫无血丝的脸色,紧紧攥住沐聆风右手的小手表明她已然还没有走出那个阴影。

  “月儿,你要记住,你所面对的应该是今后道路,不管以前有着怎样的痛苦,你都要挺过来。”沐聆风轻轻说道。纵然语气依旧平和,但他身边,竟然已经纵横交错的布满了爆裂的剑气。每一道剑气都蓄势待发,只要沐聆风放松控制,那么下一刻,这些剑气就将进入周围这些人的体内,快速绞杀后爆炸开来。

  实际上,以沐聆风的功力,轻易就发现了白袍公子三人的动作。

  原本三人在听到食客喊月儿宫女时,有些错愕,像是不敢相信。但在那老板下来时,三人已经在远处确定了什么,那白袍公子竟然看起来很紧张月儿,脸上也很欣喜。

  但是这时已经有人在打月儿主意了,白袍公子到这时脸色已经变的阴沉下来。继而一个护卫打晕了刚好下来的老板和小二,让那些人继续围观争抢。好给白袍公子制造一个足够出手狠狠整治的理由。

  既然这样,沐聆风就没有出手,而是静待结果。

  但却没想到这一群人竟然让月儿险些生出了心魔。

  沐聆风原本平静的心立刻变得杀机凛然,周围的平静的气流也变得杀机涌动,他此刻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拔剑一剑杀了这群人。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沐聆风浑身剑气外放了那么一刹那。普通人甚至根本就感觉不出来。

  “你这贱人,连皇宫的东西都敢偷,走,跟我去见官!”

  一只大手伸向月儿。

  嘎嘣。

  清脆的响声。

  “啊!啊!是谁,是谁敢打老子。”伸手的那人惨叫着捂住手,他的手掌后翻几乎平贴在小臂上,显然是折了。

  “是我。”这冷厉又威严的一声让所有人都看清了出手之人——白袍公子。

  除了沐聆风,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人群中来的。

  看到那白袍公子,本就处于委屈与害怕中的月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她哭着一把抱住了白袍公子。用颤抖的声音喊出了一声“哥。”

  这一声哥,仿佛诉说出了月儿从被截杀开始所受到所有委屈与折磨。如同一个人把生生世世沉积起的离别与思念用一颗支离破碎的滴血的心着喊出来,竟然听起来是那样的凄凉,那样的无依无靠的。

  “小妹,你受委屈了。”白袍公子心里悲喜交加,还有无尽的愤怒。

  那些人对月儿所作所为让白袍公子。他轻轻地拍拍月儿的背,用他所能克制的最温婉的语气说道:“小妹,不要怕。只要有哥哥在,什么都不用怕。”说罢,他抬起头看着所有围着月儿的人,双目中喷射出如同剑舌般的寒光。

  白袍公子此刻恨不得活剐了所有人,但是他却没有做,他不能做。这让他心的怒火更盛。白袍公子环视众人的脸庞,似乎要将众人的面貌都深深记在脑子里。目光所至,众人都仿佛感到空气中的温度降到了冰点。众人的心,仿佛也随着这温度变凉了。

  尽管他一再压制,不让自己的手摸到腰间挂着的那柄剑。但是盛怒之下,他还是让两个护卫将在场的围着月儿和沐聆风的人都重重扇了十巴掌,直扇的每个人牙齿脱落,嘴唇外翻,口中鲜血溅出五步。最后沙袋似的被扔出酒楼。

  ……

  悦来酒楼二楼一个雅间。

  雅间不算很大,但却充斥着着雨翎花的淡淡芬芳。在雅间的一角的盆景里,一束雨翎花正默默开放。

  雅间中央的桌子上,摆了几盘玲珑爽口的小菜,冒着热气的鲜汤,小巧精致的酒杯里,已经倒满了清澈的美酒。

  桌子周围,坐了三个人,月儿,沐聆风,白袍公子。

  “聆风,这一路真是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我真的是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月儿此刻开起来好多了,先前的不愉快都已经过去。现在留下的,都是重新见到哥哥的甜蜜喜悦。看来沐聆风先前说的话,很快起了作用。

  “慕容弘多谢沐公子对小妹的救命之恩。请允许我敬公子美酒一杯以示感谢。”慕容弘话语真挚,先前他对月儿的宠溺之情沐聆风一一看在眼里,这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哥哥。

  “慕容兄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身体不适,不能饮酒,以茶代酒可好。”

  慕容弘听罢,爽朗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听沐兄你的,我先干为敬,请。”

  月儿在一旁暗自揣摩道:“聆风的身体不好吗,以前确实没有见他喝过酒,难道真的有什么问题吗?”月儿从心里记下了这个疑问。

  一杯饮尽,慕容弘道:“沐兄,小妹被截杀一事,可知是何人所为?”

  “不瞒慕容兄,我曾在一个杀手口中问得,截杀月儿乃是云潞国隐剑堂所为。”

  慕容弘的脸立刻垮了下来,身上的气势愈来愈浓,双眸中射出两道厉色:“隐剑堂,一个云潞国的杀手组织,竟然来到了中州,还截杀了我的小妹,小妹你放心,我定饶不了他们。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让堂堂一国之中最大的杀手组织付出代价,单是说说都不是谁都敢说的,但是沐聆风却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个慕容弘说出来,自己很自然的就信了,不由得不信。

  “莫非……”沐聆风突然双眸精光一闪,“原来如此。”

  “沐兄想到了什么?”慕容弘心中一紧,沐聆风给他的压力太大,无形之中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是仿佛什么都知道一般。

  “难道他知道了我和小妹的身份?可是从楼下与小妹相认时就能看出小妹从未与他说过任何有关身份的事的。”

  桌上的热汤腾起缕缕白气,升腾着,变幻着,仿佛模糊了沐聆风的脸。慕容弘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透面前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沐聆风。

  “当朝太子殿下果然器宇不凡,说出的话竟让我如此信服。”沐聆风抿一口茶道。

  沐聆风的话,让月儿张大了嘴巴,惊奇的看着沐聆风,也让慕容弘没有了一丝幻想,他实在想不通,究竟是哪里泄露了这个身份,毕竟知道兄妹其中一个的身份,另一个就一目了然。

  因为中州国的皇帝陛下,只有一儿一女。

  不过慕容弘却没有一丝沐聆风会对自己等人不利的担忧,他可以看出来,沐聆风对月儿的喜爱,不亚于自己,只是这喜爱,不,应该是宠溺,好像……

  摇摇头,慕容弘知道那些不是自己该操心的,而且也只是可能而已。眼下该关心的,是月儿的安危问题。

  “果然。”慕容弘苦笑一下“沐兄真是奇人,这么快就猜出了我的身份。很抱歉欺瞒了沐兄,说来惭愧,不知沐兄是如何猜出来的。”慕容弘恭敬谦虚的问道。

  “我想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月儿被截杀失踪的消息。所以派出很多人来寻找。包括你。”

  “正是。”慕容弘回答道。

  “但是你们都害怕直接公布月儿的身份会让月儿陷入新的危机,所以你们把月儿的身份伪造成一个宫女。不得不说,你们想的方法很好的掩饰了月儿的真实身份。普天之下的百姓,谁会怀疑这个宫女是公主呢。但月儿被截杀时,身边有护卫拼死保护,这是我亲眼所见,所以我根本不会信这套。”

  “想通了这些,后面就简单了。当月儿出现在酒楼里,就被认了出来。”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沐聆风心底不由得一阵好气又好笑。

  “月儿与你相认,我见你衣着不凡,身边又有十余名顶级高手相护,我就可以断定你们来历不凡,而且一定是王公贵族,而恰恰是月儿这个假宫女身份告诉了我,月儿是宫里的人,那这样的话,这么小的年龄,除了公主,我找不出其他的解释。”

  慕容弘听完沐聆风的一席推断,心中深深震惊。

  不单单是他根据种种迹象推理出小妹等人的身份,更是他竟然知道,自己的护卫不止门口的那两个人。 自己一共带了十二名护卫途经这里,进酒楼前,剩余十名都已经让他们散在对面的客栈。“难道,仅仅是在那么一瞬间,那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还好不是敌人,不然……”

  他还记得在楼下,月儿被那么多人围观时,沐聆风身上爆发出的凌厉杀意,仅仅是那么短短一瞬,竟让自己和两名护卫的内力难以运转,那两名护卫的实力,慕容弘不清楚,但绝对比自己高很多很多,可那两名护卫面对沐聆风的杀意,流露出的恐惧的脸色,却让慕容弘难以忘记。

  月儿却没有哥哥慕容弘想的那么多,她只知道沐聆风很厉害的就推测出了自己是灵慧公主。不过这没有让她太高兴,因为这本来是要到御霄城后给沐聆风的一个惊喜。

  结果在这却遇到了慕容弘,还给自己编了一个偷东西的宫女的身份,差点把自己给委屈死。

  “哥,你才是偷东西的宫女呢,你才是,你才是。什么为了我的安全,你们差点让我在聆风哥哥面前羞死了。打你,打你。”

  月儿越想越气,越想越羞,不自觉地就把责任推到了自己的哥哥头上,最后还扬起芊芊细手打了慕容弘两下。

  “这丫头,估计是喜欢上沐聆风了,完了,完了。”看到小妹这样,慕容弘两眼一翻,就想晕死。但一想起来,对面的 沐聆风那可是神秘莫测,绝对高手一个,对小妹也很细心,小妹要是跟了他,倒也不失为美事一桩。

  更何况,把这样的一个大高手和皇室这么一绑,那云潞国想动中州皇室,可要好好想想了。

  于是慕容弘低着头双眼滴溜一转,忽然抬头看着沐聆风,双眸澄澈,可以说是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沐聆风。

  “我本想送月儿到御霄城,但既然慕容兄在,我的义务已经完成,我该离开了。我相信慕容兄一定能照顾好月儿。”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月泪清风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