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石头人僵尸篇016章《身边有只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僵尸篇016章《身边有只鬼》

小说:爱上石头人 作者:爱新觉罗铜烨 更新时间:2018-04-16 22:59 字数:3725

  地藏王已经离开,悬浮在天空的火男阿呆也轻轻的落地,然后捡起装着陈伯魂魄的小玉瓶净坛。这净坛原本是挂在黑无常的腰间上,就在黑白无堂被地藏王抓住那刻,黑无常用尽了力气把净坛扔掉,或许是黑无常想火男阿呆帮他个忙拿着净坛去找十殿阎罗王告诉他们地藏王出山了,也或许扔净坛是有别的用意,无论出于何种原因火男阿呆并不想参与进任何势力范围的争斗,他只想找回记忆,打开净坛瓶盖陈伯的鬼魂飘了出来。

  “陈伯今晚你看到的一切,我希望你把它烂在肚子里,不要告诉任何人。”

  火男阿呆嘴巴不动用神识传音给陈伯,陈伯虽然已经是鬼,但是第一次见火男阿呆能够用神识传音,他感到非常惊讶,貌似鬼与鬼说鬼话容易,换成鬼与人沟通就只能是鬼影响人的脑电波,鬼讲的话人是无法听得到的,唯一可以对上话的,除非你像茅山道士哪样学习僵尸语,与之对讲鬼话,但这都是不现实的,因为能学成僵尸语的道士都是万中挑一慧根极佳的天才,普通老百姓要学鬼话那都将是难上加难。

  “恩人的话,老陈我铭记在心,只是…”

  陈伯依依不舍的看向了躺在保安室里面自己的尸体,他知道火男阿呆本事大,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想火男阿呆帮他复活。

  火男阿呆知道他的心思,只可惜陈伯是属于自然死,身上的精元散尽,火男也无能为力。

  “陈伯对不起,我无法帮你复活,你是属于精元耗尽的自然死亡,讲白了是你的肉身坏死,如果你想复活只能找到跟你五行相生相克的人,等它死那瞬间把你的魂魄打入其体内,这样你才能复活。”

  火男阿呆说没办法救活自己,陈伯挺伤心的,但火男阿呆后面说只要找到与自己五行相生的人时就能再次复活,陈伯心里开心得不得了…

  “虽然复活的希望小,总比没有好啊。”

  次日的武状元街人人头带白巾给陈伯送行,主持做法事的是猪肉荣,猪肉荣太爷爷是道士,所以传到他这一代猪肉荣没学到道士的本领,但花架子演戏做假还是有几手的,符咒朱砂糯米黄纸鸡血活青蛙铜钱锣鼓红线纸钱小木人样样俱全。

  只见猪肉荣身穿道士袍手握铜钱剑,走到放置陈伯尸体的棺椁旁伸出手拔了陈伯几根头发缠绕铜钱剑一圈,急忙用朱砂在黄纸上写符文,写好符文后用铜钱剑把其符刺穿,猪肉荣念叨着。

  “阴人陈长生死?”

  猪肉荣原本还想读下去的,但他不知道陈伯死于什么时候,机智的他想到了发现陈伯死的人是残鸡精,于是猪肉荣靠近残鸡精问道。

  “你发现老陈的时候,是几点钟的事啊?”

  “早上五点,我起床开工发现陈伯的保安室灯开着,原本想过去问声好的,没想到,呜呜呜,死老鬼我昨晚咒你死是开玩笑的,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残鸡精哭的稀里哗啦,她要是知道陈伯昨晚会死,恐怕她就不会咒骂了。

  “哼,算你残鸡精还有点人性。”

  人群里面陈伯的鬼魂站在火男阿呆旁边眼睁睁地看着残鸡精哭爹喊娘的痛叫声心里那个安慰啊,现实的情况是接下来残鸡精的一席话几乎再次气死陈伯。

  “死老鬼,你走得干脆利索,你还欠我八百块麻将钱呢,我找谁还啊。”残鸡精痛彻心扉的靠在了暴牙苏怀里,暴牙苏趁机占她便宜。

  “呸。”陈伯气得直接想开骂,所有人都在悲伤之中,唯有火男阿呆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哪里,并非说火男阿呆冷血,只是他见得多死人了,早已失去了流泪的感触,更何况死者陈伯的鬼魂就待在他身旁,平凡人是看不见鬼,他却看着陈伯的魂魄在飘荡,陈伯突然的死使得欧阳雪是最接受不了的现实,欧阳雪气愤的拉着火男阿呆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我不清楚你有何目的,我也不想知道你究竟是真哑巴还是假装,昨晚我迷迷糊糊听到你跟人在我房间里商量,陈伯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你说?”

  欧阳雪抓住火男阿呆的衣领,她真的不希望陈伯的死跟他有关系。

  火男阿呆虽然不会说中文,但用神识还是能跟欧阳雪沟通的,火男阿呆冷静的看着欧阳雪儿。

  “对,陈伯的死确实跟我有关,不过你没证据,至于我为何而来,这就得问你了,你造的孽才解救了我。”

  火男阿呆并没有详细讲出他就是被封印在陨石里面的石头人,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讲了,欧阳雪也未必相信,更何况少个人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少一份危险,陈伯的魂魄其实就在欧阳雪旁边,只不过无论陈伯如何呐喊都没有用,鬼魂既不能触碰活人也没法与其直接交流。

  “唉,恩人你咋承认我的死跟你有关呢,你这不是挖坑让自己跳下去吗,这丫头也是的,她怎么会怀疑我的死跟恩人有关呢,这下算是跳进黄河也讲不清了。”陈伯瞧得欧阳雪儿的脸变绿了,恨不得要杀人的节奏,陈伯都蒙蔽了。

  “你…”欧阳雪眼睛的血丝都逼出来了,咬牙切齿拳头握得紧紧的,就差没动手打人罢了,欧阳雪盯着火男阿呆许久,她由于刚才太伤心太难过失去了理智,没认真察觉火男阿呆居然用神识在和她传音,欧阳雪儿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女汉子看谁不顺眼就开打,现在她是中国特种兵了,心性也收敛了,对待事情也冷静了。

  “哼,我迟早会找到你犯罪的事实,法律是不会让你这种坏人逍遥法外。”

  火男阿呆冷笑,丝毫没有再理会欧阳雪,没证没据就咬定别人是坏人,这种脑残粉不理也罢,瞧得火男阿呆目中无人般鄙视自己,欧阳雪实在忍不住了使出一招擒拿格斗术就把火男阿呆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警告你别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会盯住你。”欧阳雪儿警告完,松开被紧紧锁住的火男阿呆站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

  “恩公,你为什么不还手啊,我这侄女就这臭脾气,希望你别介意。”陈伯想扶起火男阿呆,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触碰不到,火男阿呆自个儿爬了起来。

  “吃点亏死不了,反而她刚才的手法真厉害,她要是个修仙者,近身肉战恐怕少有对手。”火男已经站起来,看着远去的背影,拍打下身上的灰尘…

  “既然你是凌晨五点钟发现的,现在是午时,哪老陈死就是卯时咯。”猪肉荣走回祭坛拿起一碗米酒喝了几口,然后喷在穿着符咒的铜钱剑上,喷完了酒,猪肉荣抓起几把糯米撒向陈伯的棺椁左右两侧,接着再念叨。

  “天灵灵地灵灵,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请指道,阴人陈长生死于公元二零一九年农历七月十四卯时,凡是属鸡属狗者回避,否则鸡飞狗跳,阴人上路咯。”

  “你们几个快点过来帮忙抬棺材,迟了时辰老陈赶不上喝孟婆汤了。”猪肉荣急忙的催促着几个年轻人,喊了那么久,猪肉荣也有点喝了,正准备吃饱喝足了继续。

  这时暴牙苏与残鸡精等人走近,暴牙苏疑惑问道。

  “猪肉荣,人死不是要等过了头七才下葬吗,咋这么快就埋了?”

  “大热天不埋你想等他生蛆啊,死了几个时辰就臭气熏天,生前也不知道老陈吃了什么屎。”猪肉荣拿起碗水便喝了几口。

  “猪肉荣你小声点,老陈生前是做了不少缺德事,人死为大你嘴留点阴德,它日地下好相见。”残鸡精怯懦般四周查看了遍,低声唠叨唠叨。

  “呸,给他做场法事不算情谊啊,不算积阴德啊,死老鬼活该没老婆,死了都不多留点积蓄,九块八毛连买双鞋子都不够。”猪肉荣硬把一枚铜钱塞进陈伯的嘴里,然后计划再放三枚铜钱在陈伯的后脑勺,用铜钱剑比划了几次。

  “好啊,你们几个无情无义的东西,我老陈都死了还损我名声,我不作弄死你们,今后就不叫陈长生。”陈伯的魂魄飘来飘去,瞧得猪肉荣与残鸡精在数落自己,陈伯的鬼魂顿时回了自己肉身的身上。

  “起,起…”猪肉荣想在大家面前路两手耍耍威风威风,结果无论他使出什么招数,陈伯的尸身就是不起来,猪肉荣见没法子了只好自个儿抬起陈伯的头,放了三枚铜钱,陈伯的手趁猪肉荣不注意猛地打了一巴掌猪肉荣的头,惹得猪肉荣破口大骂。

  “谁,谁打我,妈逼的。”猪肉荣摸着发痛的脑袋,转过身盯着不远处的包租婆,肥仔聪等人。

  “谁打得了你,这么远。”久久不出声的肥仔聪,回了猪肉荣一句。

  猪肉荣瞧得离自个儿最近的暴牙苏与残鸡精都有两三米,就算是它们两人搞的鬼,也不可能这么就逃离被发觉的动机。

  “难道是我搞错了?”猪肉荣疑惑的摸了摸脑袋,走开了棺椁,命令着几个壮汉。

  “盖棺上路咯。”

  “边个卖咸鸭蛋去了,搞的排场比我还大嘢,暴牙苏快来给坚哥我剪头发。”

  奸人坚全名郝任坚,是武状元街附近的恶霸流氓,自创个黑社会帮派小刀会,手下有几百号人,平时靠卖毒品与收保护费为生计,也兼职做代款商,很多人在他哪里代款最后搞得家破人亡。

  原本今天刚过鬼节,陈伯死又死了,暴牙苏打算停业一天,但看见是奸人坚和他一大帮手下来了,暴牙苏不情愿也得去做他的生意了,暴牙苏笑嘻嘻问道。

  “坚哥,你想剪个什么发型啊。”

  “随便。”奸人坚享受到闭上眼睛就在哪半睡觉,暴牙苏盯着奸人坚的头型决定给他剪个汉奸头,边剪着边问奸人坚。

  “坚哥,洒家这里有美容疗法,你要不要试试?”

  “好啊。”奸人坚坏笑着答应了,在暴牙苏剪完头发后,奸人坚跟着暴牙苏进了美容室,暴牙苏也笑着给奸人坚洗起了脸,很快脸洗好了,暴牙苏开始问收钱的事。

  “坚哥你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剪个头发洒家就免费送你了。”暴牙苏脸色扭曲难看,害怕发抖地道。

  “哦,剪发不收钱,哪美容呢,多少钱啊?”奸人坚用小刀对准暴牙苏的小弟弟,温柔的问着。

  “八,八十八。”暴牙苏更加害怕的讲道,奸人坚闻言邪笑。

  “好吧,八十八就八十八,你数下我来了几个兄弟?”

  “九个。”

  “哦,才九个吗,唉,算了暴牙苏你识做个咯。”

  “坚哥,你能不能打个折。”

  “废话,每个人都问我打折我小刀会吃什么,你再哆哆嗦嗦小心我把你小弟弟砍成肉泥拿去喂狗。”

  “这…”暴牙苏今天算是倒霉到佬佬家了,包括奸人坚在内十个人,每个八十八,总额就是八百八,伤大了。

  “不准给,苏哥。”

  “你谁啊,谁啊。”听到不肯给几个字眼,奸人坚立即从美容床跳起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爱上石头人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