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梦多久(第一部)第三十六更(宇曦篇):这家面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六更(宇曦篇):这家面馆

小说:要梦多久(第一部) 作者:宇宙的繁星 更新时间:2018-05-17 05:45 字数:2219

  (“——————”为情节切换)

  一路的跋涉少不了,不仅如此,我的境遇更惨,虽然保险点说是逃过了被枪杀的可能,可更崩溃的……全扛在肩上。

  我的任务是把四颗圆筒状,墨绿色包裹的榴弹炮,重量实在是没法估摸,脑袋里完全没这概念,换言之,有半个身体那么粗。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把它们抱在胸口,人立马就扑倒,脚还被狠狠砸到,肿起一个大包。那情景被军队里的人看到,又是一顿斥责。

  “个臭娘们儿,炮弹搁那儿干啥!想爆炸啊!”

  后来学乖了,每个肩膀扛俩,炮弹的金属外壁有凸起的齿痕,两两叠放会死死扣住不掉下,可正因为如此,每多走几步,我肩上的血泡就会渗出几流血,后来好多了,血泡成块硬化了,那块肌肉就毫无知觉了。

  还是没日没夜地奔波,经常就是上了座没名儿的山头再下山,又上了山,又下山……这种辛苦不同于在矿地里,至少觉得炮弹能打仗,比开矿那种没多大意义的事儿来的有劲头。可至今为止,我依然搞不清我们是一支什么编制的队伍,是谁领导的,要去攻打谁?

  但没事,只要手上做的活有用,能爆炸打仗,就感觉没在白活。真不知道当时这种恐怖的想法是咋形成的。

  新发到的棉衣不算合身,袖口破了个大洞,粗棉花老旧到发灰,小毛球斑点状突起,一阵阵腥臭味道无法再体会。但再怎么说,御寒抗冻总归有点儿,满足了。

  我的胸前没有任何的番号,连个名字也不见着。细看倒也能识出些东西,纽扣一旁别着块小布料,上面半磨掉的字隐隐略略——“马卒”,我竟然混上个小编制了。

  俯瞰去,一程山路,流泻下一路人马,没有马,只有当马的人。这样的人多了,卑微的痛觉逐渐麻痹。

  “全队歇息!”

  一句话经人传播,传到我这里,发现别的士兵已经生起火准备开灶了。

  把沉重的四颗炮弹轻轻卸下,直至安稳着陆我才释然地站起身子……不料!

  “嘣!轰轰轰……”

  “什么情况!”

  庞大的队伍顿然一片暴动,全大叫出来,可就是不知道发生了啥?那啥发生在啥地?

  山顶那头滚出浑黄的土尘,浓雾迅速冲下坡道。山底几个士兵还正煮腾着热水,见状后慌像布上满脸,手脚乱挥乱踢,搭了好久的木条带着余火塌倒一地,锅子里的水洒出,“嘶”地一下……

  还好,多亏了这片防护林,深深扎根的巨大灌木深入土质结构,把石土块挡住了。

  又重新恢复了安宁,大家开始休息,找居民的木房住下。

  后来得知,是和我一般大“马卒”,放炮弹时失手掉落,触碰到里头填充好的火药,炮弹就地爆炸,人也就这样没了。

  听完后,我咽了口口水。

  1947年3月,河北永年,古城邯郸在死寂中残喘,百姓的日子不好过。

  满眼荒凉,毫无生气可言。干裂开的田地没人料理,凹陷的小土坑数以万计,唯一的石井打不上水,枯竭了不说,里头不时探出的恶臭更让人避而远之,有几个士兵好奇伸进头去看,没几会儿,都死掉了,一个不剩,是得了不可医治的传染病毒死的。

  麦子庄稼颗粒无收,因为战事,这片土地吸收了超量的重金属元素。侥幸存活的庄稼收割后,吃过的村民也都无一幸免。

  在这座古城里,军队与村民一同生活。敌方为了断绝他们补给,不惜赔上普通百姓的人命,在方圆十多里布上军事关卡,他做的很彻底,没有一丝血性。

  他的名字叫战争。

  城里见不着一棵像样的树,被吃的连根都不剩。大街上没有人气,就一丝尘土飘渺。叩开一户户房门,百姓躺在床榻睡着,不敢太动声色,每个动作,连呼吸也得计算次数,怕饥饿感带走带走最后一份希望。这样子做,理论上能够把新陈代谢放缓到最慢。

  手放在他们的人中处,就算感觉不到气息了,也很难下定论。或许早就睡死了。

  能见到几个“活人”,坐在门口看什么东西。凑近看去,他们眼眶的颜色呈深褐色,眼球没有水份,绝对不夸张地说,眼白已然泛出皱褶。

  很奇怪的是,人并没有常理中想的瘦成皮包骨,相反,他们很胖——手臂,脸庞,大腿都显得肥胖,恶劣条件下导致营养极度不良。

  甲状腺体从脖子那块地方往外增大,像一颗巨大的卤蛋吞咽道一半卡住。

  也能看到他们坐着,挪动小板凳的同时,两条大腿配合着摩擦地面。十米的路足足得“走”好几分钟,一旦想站起,必须扶墙而行,不然是立不稳的。

  更毛骨悚然的。贫血症和营养跟不上的情况继续恶化。每个人的,我是说还能喘气的人。脸和身上的皮肤全都失去了弹性。面部会潮湿出水,毛孔撑得老大,像一块海绵。如果用手指使劲去戳按,保持个半分钟再松手,那个部位的形状就定形了,再也回弹不出来。

  ……

  那口井里腐烂的臭味越发浓郁了,是尸体发酵的味道。

  ———————————————————————————————

  ———————————————————————————————

  老肖你千万别骗我,我可把这次约会看的特别重要,错过一回就挽回不了了。

  夕阳与月光交替,夜晚缓缓渗入此刻的主题。

  手机在裤带里振动——“不好意思肖姐姐,原先订的那家饭店没座了,我们要不换家?”

  突然,感觉主动权转到了自己手里。脑袋开始极速发动,太高档的我吃不惯,食物完全不耐吃,太贵的也不行,总不能让他多掏钱吧……

  我在风中瑟瑟发抖,头缩进脖子,双手牢牢裹紧口袋,两条腿不停地原地踏步,除了脑袋瓜是温热的,其他地方无不冰凉。

  这是?好,好温暖。

  一回头,一阵热风,更准确说是一阵雾气,带着暖暖的香气扑面,脸上的干冷瞬间全无。

  面馆煮面的不锈钢大铁桶起了盖子,白雾笼罩住煮面的人和食客。

  这倒是不错的选择,热热乎乎的面,多好啊!

  我马上就给他发送地址,收到他回复我便安下心来等待。

  咦?这家店?

  我跟宇曦是不是以前来过?

  想起来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出校门去吃中饭的就是这家面馆!

  巧了!

  偶然从对面的玻璃窗上看到自己的模样——一套淳朴到不行的校服。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要梦多久(第一部)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