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妖孽弃少第四十章 修公子与阴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章 修公子与阴谋

小说:都市妖孽弃少 作者:未扬亦扬 更新时间:2018-05-17 00:56 字数:4093

  苍宙沉思了许久,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缓缓开口:“修家。”

  苍言愣了几秒,复杂的情绪又表现在在他的脸上,他用牙齿挤出两个字:“果然!”然后他又准备出门,他要去找修公子问个明白。

  “小子,我能告诉你的是,杀人是最解决不了问题的手段,除了把你的交际关系搞得一团糟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苍宙阻止不了苍言,他也不想阻止,只是这样告诫。苍言听到后停顿了几秒,然后说了句:“我知道了,但是……没人能够伤害艺湘,没有人。”

  苍宙听着苍言上楼的声音,叹了句:“怎么和苍穹那个傻小子一样,唉……果然感情只会使人盲目……”苍宙出了门之后,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师父,有何吩咐?”

  “小白,去追上你师兄,暗中协助他,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发信号。”他不会放心苍言,让这个这个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跟上苍言总归是没错的。

  苍白没多问,对于他来说,师父就是自己的恩人,他说什么自己都会照做:“我知道了,师父,弟子保证完成任务。”苍白隐藏了自己,他喜欢追踪目标,他引以为傲是他那隐匿自己行踪的身法。

  苍言出门后联系了洛逸,他们养伤的地方在武道大会小楼附近一处密室中,这就是为什么房间没有窗户。洛逸也正带着轩辕凛前来看轩辕炙,小姑娘几天没有看见轩辕炙了怪想念他的。接到苍言的电话后,洛逸加快了速度。

  在把轩辕凛送到轩辕炙的病床前的时候,青儿也来了,她帮轩辕炙看着轩辕凛,小凛脸圆嘟嘟的很可爱。洛逸和苍言离开了密室,不过这时候苍言原来用的老式诺基亚响了。

  “苍兄吗?我有话想跟你讲,我现在在武道大会小楼的楼顶。”

  苍言没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了。

  “是修公子吗?我大概猜到他想和你说些什么了。”洛逸知道艺湘失踪的消息,他分析了利害关系,最可能下手的就是修家。修公子曾经对苍言有过放水,再加上他和苍言之间奇怪的关系,他也推测出修公子和苍言之间也有秘密。

  “我知道,他应该要跟我解释。”

  苍言也知道修公子要做什么,可是他不怎么信任修公子,毕竟他也很奇怪。

  不太远,车都没开只走了几分钟,苍言和洛逸看到了在小楼顶吹笛子的修公子,那曲子是什么苍言不清楚,但旋律中有淡淡的忧伤感。

  “苍言、洛逸……还有那位藏在暗处的朋友,先等我把这曲吹完。”

  苍言和洛逸四处看着,没发现有谁,修公子把哀婉凄怨的小曲吹完之后没等苍言说话他先开了口:“你们可知道身不由己的痛苦吗?”

  “我不管,我只想知道艺湘在哪里。”

  苍言直接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艺湘是属于他的,除非她要主动离开,否则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允许别人从他手中夺走艺湘。

  “她在我家族里,很抱歉我不能把她还给,暂时不能。”

  苍言抓着修公子的衣领将他按在楼顶就是一拳,可是修公子却没有还手,甚至哼都没哼一声,洛逸想要拦着却也被推倒了。他也只能说着:“住手,苍言兄,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打架的。”

  打累了之后,修公子脸上青红紫全有了,可是他没有生气却是苦笑着说:“气消了吗?不够的话还可以继续。”

  苍言只能丢开他,然后坐在地上的修公子说:“我可以不掺和你们的感情,但是她必须与我结婚。”

  “不可能!”苍言又抓起他的衣领,可是修公子这次干脆闭上了眼睛:“来吧,直到你的气撒完为止,随便。”苍言却又不生气不起来,又松开了修公子。

  修公子今天有些反常,苍言和洛逸摸不着头脑,也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他开始不急不缓地讲着自己的故事:“其实啊,他们都知道了我这些年很满意我的身份,就我一个人不知道。从生来起,我就背上了沉重的枷锁……”

  洛逸和苍言没有打断他,修公子到底想做什么?

  修公子更像是来诉苦的,他慢吞吞地回忆着自己的过往。

  原来,修公子刚出生起就被要求变得更强,年仅五岁的他被要求高强度的训练。而他的父母却是美其名曰:“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他们就是为了自己!除了争权夺利他们什么都不会,他们重复着为我好用道德绑架着我,你知道五岁的我被关在漆黑的禁闭室里不给吃喝的感觉吗?”修公子的眼里满是水雾,他说得苍言和洛逸沉默了。

  “在我几次在太阳下暴晒晕倒后,我多么想自己就这样算了,不用睁开眼睛看着贼老天了。可是啊……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又再次把我推入深渊。梦里都是铁窗户,还有冰冷难喝的营养液……是啊,我是修公子,可我活得却还不如一个畜生,起码它们还能出去走走不是吗?我有多少次划破自己的动脉,换来的不是他们的重视而是坚硬的拳头……我多渴望当时自己能够早点死去啊……”修公子哭诉着,苍言都有些不忍心,他不知道修公子居然有这样悲惨的童年。

  “其实啊,我从来没因为我自己的身份感到过自豪,正相反可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痛苦。是啊,我是修公子啊,修公子就该做修公子该做的事情是吗?我拼了命地变强,希望他们能够注意到我,可他们每次都只把我当成是实现他们野心的工具,他们只关心我打赢了几个师门弟子……多悲哀啊,他们只把我当成件没有感情的兵器……是啊,这么多年,我谁都能打得过,在所有弟子中我是最受赞赏的一个,可是啊,我却从未为自己而活过,他们却从没把我当成是我自己……那些都很好啊,可我偏不喜欢。”说到这里修公子流着泪,他显得凄惨可怜。洛逸有些动容,他自然能体会到这感觉,苍言皱着眉。

  “苍言兄,这次我叫你苍言兄,求求你答应我,只要艺湘能和我举行婚礼,我就是名义上的下一代修家家主,之后你和韩艺湘的感情我不做掺和。”

  “我为我刚刚我粗鲁行径感到抱歉。但我拒绝,这样做和羞辱艺湘有什么区别?我不愿意,艺湘也不会愿意。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唯独这件事情我做不到。你其实早就是你自己了不是吗?就连你思考问题都是基于自己,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对吧?修公子。其实你一直坚持的变强是为了什么你知道吗?你也是为了成为你自己,你渴望得到的是修公子该从父母那里得来的爱,你一直在努力成为着修公子却又在抵触着成为自己不矛盾吗?如果你根本跳不出修公子这个身份,却又在追求着新生,连反抗命运都不会的你注定是逃不脱的,好好想想吧,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苍言想到了许多话,一次性说了出来,他发现修公子脸上的表情渐渐变了,从悲哀绝望变成了喜忧不定。在苍言和洛逸准备离开的时候,修公子鼓足了勇气:“等等,我决定帮你们,但你们能不能成功救回艺湘只能看你们自己的本事。”

  “苍言,我说真的,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你也必须帮助我。”

  “只要能救回艺湘我我可以帮你。”

  ……

  苍言和洛逸回到密室的时候都在考虑着该如何做,修公子告诉了他们什么呢?

  其实修公子并不是站在修家的那边,他选择了站在韩家的那边。苍言也很疑惑,为什么修公子会和没什么关系的韩家合作关系这么牢固?原来他们在策划一场大阴谋,具体修公子没透露,只是很隐晦地说有人会对修家出手,韩家在悄悄策划。修公子起初想借助外界力量来推翻修家,他实在是不能忍受无休止的折磨。韩家找到了他,在几次试探商量之后,修公子知道了韩家的想法,并且从韩家和那个神秘人那里得到了在修家被推翻之后,他仍然是修家继承人的承诺,修公子就这么稀里糊涂与韩家结盟了。不过韩家也提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修公子也必须付出点代价,就是修公子必须与韩艺湘结婚,修公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本来在韩艺湘出走之后,韩家都已经放弃了联姻的念头,这次修家变乱如果能借助这次机会把修家和韩家绑到一起,他们很乐意。起初修公子是没答应的,因为这是张空头支票,但是他见过与韩家结盟的联系人时候,他忽然转变了想法答应了下来。

  没错,想推翻修家现有高层的就是修星河,修星河和现任家主什么关系呢?反目的亲兄弟,也就是说,修公子是修星河的亲侄子。十一年前,修星河就是修家家主,他这次回来只为一件事情——报当年的仇。

  苍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他需要做的只是趁着变乱把艺湘救走就可以了,必要时候出手帮助一下韩家和修公子。洛逸也知道了修家的事情,他也在思考着如何在这种情况下为洛家或者韩家谋点好处,当然是在不损害自己人利益的前提下。

  最后洛逸驱车带着轩辕凛回去了,告诉苍言过两天还会再来的。苍言开始了疯狂地修炼武艺模式,苍宙亲自指点了一番,每次都让苍言有新的感悟,他的招式也更加灵活。武者间的战斗讲究的就是一个路数,没有人能完全摸清对手的下一个动作,所谓的功法只是在实战中总结出的招数,固定的几个招数能够对策战斗这就成了固定的功法,由于招式间不同的组合变通功法也就各式各样,说到底还是讲究战斗适合的灵巧。

  苍言的功法他自己也不知道名字,他师父传授给他他也照样子学,功法名字重要吗?不重要,能够制敌才是关键。这几天苍言才从苍宙那里得知了自己修习的战斗套路到底叫什么——苍门十击。别看名字简单,里面讲究的路数可多每一招讲究的都是肢体灵活、力量收放自如,单单用膝撞一招来说,必须把握好战斗节奏,在恰当的时机发动突如其来的猛击,还要注意不能被识破这就要求膝撞必须要蓄势得当,而且不能失误,万一失误下盘不稳的破绽就成了致命伤。苍门的绝学概括起来就是灵巧飘逸、奇袭制敌。苍宙会指出苍言不足之处并且加以指导,苍言的进步不算大,但每次出击他都能有新的感觉。

  这天晚上,苍宙让苍言再次去他房间一趟。苍言照做,在看到师伯之后,他便问了句:“找我什么事情啊,师伯?”但是苍宙好像没听到一般,只是让他坐下和他聊一会。苍言挠挠头坐下之后,苍宙开口了:“小子,你要明白,所有事情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有的事情牵扯的利益甚多,如非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冲动,所有事情都是由利益堆砌起来,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就像一张网,所以我劝你在行事之前多思索一番。”

  “嗯,我知道,师伯。”苍言乖乖地回答着,他已经知道了苍白在暗中观察过自己的事实,他并不生气。

  “那你不要去淌修家的浑水,至于韩家那姑娘,我自有办法。”苍宙从苍白那里得到了苍言见了修公子的消息,他并不意外,毕竟苍言还年轻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年轻意味着冲动但也意味着勇敢,像苍宙一样的老油条人生阅历丰富得很,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敢”也是人生的智慧。

  “师伯,其实我知道,帮我做这件事情会让你为难。我更愿意亲手了结这段恩怨。”苍言的眼神中满是决绝。

  “罢了罢了,年轻人的事情,你想做就去做吧……怎么和你师父一样固执,这个老头子不掺和,但是要是有人想伤我苍门的徒儿,我也不能答应。”

  “谢师父。”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未扬亦扬 说:【支线任务】艺湘的婚约 【支线任务】解开三年前事件的真相 【支线任务】苍岚的过往 【支线任务】领悟武魂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都市妖孽弃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