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之殇第二十九章 你就是我的至尊宝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九章 你就是我的至尊宝

小说:老兵之殇 作者:枫林之啸 更新时间:2018-06-13 20:25 字数:6446

  聂飞打完电话不一会儿,娄子龙接了个电话,是省厅打来的,让他全力配合聂飞的行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支持。是个傻子也能听懂,枪支要提供给聂飞,而且是全力以赴,前半个小时聂飞还是宾,现在人家反客为主了,要他们配合聂飞的行动。

  娄子龙更加好奇聂飞的身份,好奇聂飞所在的这个特种部队。

  “熊伟杰”娄子龙朝特警队喊到。

  这是一个特警跑步过来:“到,请局长指示!”

  娄子龙摆了摆手说:“没有什么指示,刚才省厅打来电话,让我们全力配合解放军同志的行动,把你们的装备送一套过来交给解放军同志,这次行动,由他指挥,你们配合他!”

  “什么?我们配合他,这是地方治安问题,属于我们的事啊!”熊伟杰嘟囔到。

  “你嚷嚷什么,如果你们有本事,就不会出现人质劫持问题,不思上进,还有脸在这挑肥拣瘦,这是省厅下达的命令,如果你不愿执行,就给我滚蛋……”娄子龙生气的说到。他到不是嫌聂飞插一脚,主要是聂飞帮自己出谋划策,自己却没有保护好人家是家属,实在是打脸。

  熊伟杰大声说:“是,全力配合解放军同志!”

  龙有逆鳞,狼有逆毫,碰之则死,触之则亡!杨兰就是聂飞的逆鳞,碰了,就得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生命。

  不一会儿,熊伟杰带着装备来到聂飞跟前:“兄弟,你看看这些装备称手不?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很难过,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职!”

  聂飞苦笑道:“没事的,告诉兄弟们别往心里去,眼下是消灭罪犯,解救人质……”聂飞没有用抓捕这个词,而是消灭,这两个人聂飞一定会灭了,这是他们必须要承受的代价。

  聂飞看了看装备,战术背心,九五步枪,九二手枪,战术头盔等等,聂飞没有全部拿上,只是穿起战术背心,拿起了九五,其他的让熊伟杰送回去了。对于聂飞这样的兵王来说,武器,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对付没有枪支的恶势力,可有可无。

  娄子龙来到聂飞身边说:“同志,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聂飞会意的点了点头说:“各个路口严密监视,三个狙击点也全力搜索,如有发现,第一时间通知我……让防暴队撤回来,去……”说到这聂飞停顿了,他看着地图上标好的检查口,脑子里飞速运转,突然一道灵光乍现,他指着一个靠近工业园区的检查口说:“让防暴队快速到这里,狙击组也全部撤到这寻找狙击点,我们也马上动身去这里!”

  熊伟杰看了看地图说:“兄弟,这是一条死路啊,如果我是嫌犯,要不去市中心,那里人多,我们不可能大规模围剿,要不出城,完全脱离我们,去这里,完全无路可退啊!”

  聂飞看了看满脸疑惑的众人,认真的说:“是,熊队长说的有道理,市区人多,但他们只想脱身,不是制造混乱,到市区无疑对他们不利,再说出城,那里完全没有遮蔽物,他们无法做到顺利逃走,唯一可取之处就是这,这里地方宽敞,厂房多,利于他们隐蔽,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劫持人质是为了换取逃走的机会,这可以起降直升机……”

  熊伟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还真是这样,出城对他们不利,虽然也可以起降直升机,但他们没有隐蔽的地方,而且路上变幻莫测,他们不敢赌!”

  正在大家商讨时,对讲机传来了呼叫声:“五号检查口呼叫,五号检查口呼叫,一辆面包车强行闯卡,车上有人质,我们无法有效射击,现已驶入城东工业园区……”

  “明白,明白,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注意观察嫌犯动向,确保人质安全,我们马上过去……”熊伟杰命令到。

  “局长,我们过去吧!”熊伟杰询问娄子龙。

  “好,出发去工业园区……”娄子龙大手一挥,浩浩荡荡的队伍向城东工业园区驶去。

  来到地方,聂飞捷足先登来到警戒线,那有个谈判专家在和嫌犯对话,按照法律,只要出现人质绑架事件,谈判专家首先介入:“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做无谓的抵抗,想想你们的家人,他们该多寒心啊,人质是无辜的,请你们放了人质,有什么条件我们会满足你们的……”那谈判专家滔滔不绝的说着,聂飞感觉都是在废话,这样穷凶极恶的人,你和他们谈感情,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聂飞转身问熊伟杰:“问问狙击手准备好了没?是否观察到人质和嫌犯?”

  熊伟杰拿起对讲机询问着,对讲机那边回答到:“已经就位,人质被绑在椅子上,无法有效锁定嫌犯!”

  熊伟杰无奈的看了看聂飞说:“兄弟,他们的角度太叼,我们的狙击手无法有效狙杀……你看要不要地面进攻?”

  聂飞顿了顿说:“先等等,让狙击手时时盯着,已有情况马上汇报,让谈判专家过来,我和嫌犯对话……”

  聂飞来到喊话器跟前,厉声喊到:“迪奥,你这个孬种,有本事出来和我一对一,对一个女人下手,亏你还是泰拳高手,我看你是徒有虚名吧!还有撒里海,你个汉奸,倒卖老祖宗的东西,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杨兰听到聂飞的声音,眼泪掉下来了,哭喊到:“老公,我不怪你,这辈子能和你结婚,我值了……”

  撒里海气急败坏的过去扇了杨兰一个嘴巴,怒声骂到:“你个臭女人,别他妈的嚷嚷,小心劳资宰了你……”说完把杨兰的嘴堵上了。

  迪奥一听,冷冷的笑到:“哈哈哈,原来她是你的女人,你个臭条子,敢派人查我们,我看你这个女人颇有些姿色,如果把她卖到境外的窑子里,你说是不是很爽,哈哈哈哈……”

  杨兰一听就怕了,呜呜的摇着头,她不怕死,但是那生不如死的感觉谁都害怕。

  聂飞压着心里的怒火,恶狠狠的说:“好啊,我看你咋把她卖出去,我告诉你,劳资不是警察,劳资是解放军,是特种部队的人,我可没有那么多不杀你的规矩,劳资的人已经封锁了所有出境线,而且已经秘密潜入到你的地方,准备对你的家人进行血洗,放心,没人会发现那是解放军做的,还有撒里海,你的家人也被我的人控制了,我说了,我不是警察,我是特种部队,我们的遵旨就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不信,可以拭目以待……”

  其实聂飞这是在赌,赌他们的心里防线,只要他们在乎自己家人的安全,就不会轻举妄动。很显然,聂飞赌对了,撒里海已经害怕了,他只是求财,如果为财弄的家破人亡,他接受不了。

  相对迪奥比较硬气,他气呼呼的说:“你是小人,对付我就行了,干嘛去对付我家里人!小人,小人……”

  “哈哈哈,小人?你他妈不是小人,你抓了我老婆来威胁我告诉我你不是小人?劳资这是以其人之身还之其人之道……”聂飞冷笑着说到。

  “好,那你们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加满油,我要离开这,只要出境,我就放了你女人……”迪奥紧张的说。

  聂飞嘴角挂起一个诡异的笑,慢悠悠的说:“别妄想了,边境线已经封锁了,你逃不掉的,你应该明白解放军的遵旨,尤其是中国特种兵的遵旨,不会为了自己的家人跟任何恶势力妥协,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出来和我一对一,如果你赢了,我保你平安出境……”

  兵者,诡道也!对于聂飞的这个诱饵,迪奥不怎么看好,因为他明白中国特种兵,就像聂飞刚才说的,不会为了自己的家人和任何人妥协。

  撒里海看了看迪奥,战战兢兢的说:“哥们儿,我看我们还是投降吧,特种兵不好惹,他们真的会开枪的……”

  还没有说完,迪奥怒吼到:“懦夫,你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吗,我太了解中国军队了,哪怕我们现在把人质放了也不可能有活路。”转头看了看杨兰说:“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不如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哈哈哈……”说着就向杨兰走去。

  杨兰嘴被堵着,恐惧的看着迪奥,一个劲的呜呜呜……她不害怕被对方杀了,但害怕被对方侮辱了,那样,自己还能配得上聂飞吗?

  撒里海一把拉住迪奥说:“你不能这样,只要她没事,我们就没事,我不相信他们会不顾人质的生死,但如果现在人质出事了,不但我们没命,恐怕你我的家人也要遭殃,她是我们的护身符,只要出境了,你咋样都成!”

  迪奥恶狠狠的看了看杨兰说到:“暂时放过你,如果你男人敢耍花招,看我咋弄死你。”

  聂飞此时心急如焚,但又不能茫然行动。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聂飞走向娄子龙,敬礼说到:“首长,我想一个人进去会会他们,再耽搁下去我怕人质出意外!”

  娄子龙也明白聂飞此时的心情,毕竟那是自己的新婚妻子。

  “这样会不会有危险,那可是个泰拳高手啊!”娄子龙也明白聂飞不简单,他也懂泰拳的厉害,但他不知道的是,对于聂飞来说,尤其是天鹰大队的人来说,泰拳,也就那样。泰拳不同于其他搏击术,他的进攻主要来源于腿,和跆拳道和柔道相似,但真正的泰拳可比那些阴狠毒辣多了,招招致命,稍不留神就会受到重创。就像以色列的搏击术,说是搏击术,不如说是击杀术,因为以色列的搏击术出招狠,快,多的都是一招毙命。世界多个国家都让自己的特种部队学习以色列搏击术。中国也不例外,像天鹰这样的特种部队,把西方的散打,以色列的搏击,泰拳,跆拳道结合自己的中华武术和硬气功,独创出属于自己军队适用的搏击,所以对于泰拳,聂飞不敢说知根知底,但也相差无几。

  聂飞认真说到:“这个请首长放心,我心里有数。”然后转身对熊伟杰说:“熊队,麻烦你通知狙击手,只要抓住机会,就击毙撒里海,那个泰拳高手交给我!”

  “行,你自己小心……”熊伟杰拍了拍聂飞的肩膀,给了个肯定的眼神。

  聂飞来到喊话器那:“迪奥,我给你一个挑战我的机会,只要你打败我,我和我老婆都做你的人质……”

  杨兰一听聂飞这样说,呜呜呜的摇着头,她不想让聂飞受到伤害,就像聂飞不愿意看她受到伤害一样。

  迪奥看了看撒里海说:“看好这个女人,她是我的……”说完直径走了出去。特警,武警,民警看到走出来的迪奥,赶紧把枪架了起来,准备随时击发,聂飞示意他们不要紧张,他是真怕这些人一紧张会走火,到时候局面就不好控制了!

  聂飞越过警戒线来到迪奥面前,冷冷的说:“今天,我让你后悔动了我女人!”

  迪奥在泰国的地下黑拳赛也是一个人物,他傲慢的说:“哼,就你?等会儿把你打残,让你看着我咋样糟蹋你女人,不止我一个,还要找更多人来表演给你看,哈哈哈……”

  聂飞的脸越发阴冷,冷冷的说:“动手吧,让我看看地下拳王的实力!”

  说完,迪奥一个助跑,右腿一弯就顶向聂飞的胸口,这是泰拳的特色招式,也是狠招之一。聂飞发出一个冷笑,一个助跑从迪奥下方滑了过去。迪奥刚落地,一个后鞭腿踢向聂飞,本来是可以躲掉的,但聂飞想接下这一脚,他要试一试迪奥的功力。“砰”,迪奥一脚结实的踢在了聂飞的后背,踉跄的走了几步,嘴角溢出来一丝血,聂飞心里有底了。在一般拳手面前,迪奥可以说是一个高手,但就刚才聂飞接的那一下,聂飞敢肯定,五招之内杀了迪奥。

  杨兰看着受伤的聂飞,大声的呜呜着,泪水流满了她那精致的面颊。她想冲过去,想抱着聂飞,哪怕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同样紧张的还有熊伟杰他们,没想到这个泰拳高手能两招就让聂飞收伤,不知道让聂飞过去是不是错的。

  迪奥傲慢的看了看聂飞说:“中国特种兵,不过如此,看来我要提前享受你的女人了。”说着一记鞭腿就踢了出去,前面聂飞是为了试探才接的一脚,现在,聂飞该教训这个傲慢的家伙了。聂飞一个后空踢,结结实实的踢在了迪奥的大腿内侧,刚落地,一个助跑来到迪奥面前,一拳砸在迪奥的胳膊肘,“咔嚓”一声脆响,迪奥的胳膊呈反九十度角,折了。脚下一个猛踢,又一声脆响,小腿也折了。迪奥发出惨烈的叫声,他怎么也想不通,刚才还柔弱的聂飞,此刻为什么这么生猛!那一招接着一招,太快了,压根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KO了。

  秒杀,这是所有人心里发出的一个声音!只用三招,招招到肉,那些特警们看着迪奥的胳膊,感觉自己的胳膊都疼,“嘶”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实在太强悍了,这难道就是天鹰的实力?一个泰拳高手被人家秒了?他们哪里明白,聂飞只用了一半的力度,如果全力出击,一招就取了迪奥的命了。

  聂飞来到迪奥面前,此时的迪奥已经疼痛难忍了,四肢断了两肢,那酸爽,啧啧……“泰拳高手,也不过如此,我说过,动我的女人,你是找死!”

  迪奥害怕了,多少年了没有这种感觉,现在他害怕了,聂飞的身手太恐怖了,自己和人家就不是一个级别,以前感觉自己够厉害的,现在看看,简直就是笑话。

  “我现在投降,中国警察是不会杀人的,我投降……”迪奥战战兢兢的说到。

  聂飞冷冷的笑了笑说:“错了,我不是警察,我是军人,特种兵,不吃那一套。”

  迪奥又赶紧说:“解放军优待俘虏,也不虐杀俘虏的……”

  “呵呵,懂的到挺多,可你是俘虏吗?你是士兵吗?不是,你是人渣,是败类,是恐怖分子,对于你这样的人,解放军是不会优待的,你没有合法的护照就来中国,我怀疑你是间谍,对于间谍,世界各国的做法都是一样的……你不是劫持了我女人嘛,还要糟蹋她,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对我女人不尊的下场……”说完聂飞一脚踢了下去。

  “不……嗷嗷……”迪奥感觉自己窒息了,聂飞刚才那一脚踢在了他的命根子上,这下恐怕彻底给废了。

  全身的疼痛让迪奥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鼻涕口水混合在一起只剩抽搐了。

  聂飞又冷冷的说:“像你这种人,到地狱我都不让你做个完整的男人,因为你不配……”

  说完聂飞脚踩在迪奥的脖颈上,“咔嚓”迪奥瞪着眼睛不甘心的咽气了,他万万没想到聂飞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杀了他。外面的警察们也震撼到了。

  “乖乖,就这样把人给杀了?”

  “他杀人了?”

  “特种部队真牛逼!”

  “他会不会被逮捕啊!”

  “逮捕你妹啊,人家特种部队是什么人,有这权利!”

  …………

  同样震撼到的还有杨兰,除了震撼,杨兰也担心聂飞杀人了会承受的结果,要不是自己,聂飞也不会杀人,都怪自己不争气……

  撒里海彻底慌了,拿着匕首抵在杨兰的脖子上,颤颤巍巍的说:“你,你别过来,不然,不然我杀了她!”撒里海看着惨死的迪奥,他可不想死,更不想那样惨死。

  熊伟杰拿起对讲机说:“狙击点,能否观察到里面的情况?”没有聂飞的命令,他们不敢贸然行动。

  “无法看清楚,只能看见解放军同志,人质和嫌犯躲在了我们的观察死角……”狙击点答道。

  “好吧,继续监视,无论何时,确保人质安全!”熊伟杰命令到。

  “是,队长……”

  聂飞看着紧张而凄美的杨兰说:“兰儿,你害怕吗?”

  杨兰泪眼婆娑的摇了摇头。

  “我说过,你是我的世界,不容许有人伤害我的世界,既然伤害你了,那他们就该去地狱忏悔……”聂飞深情的对杨兰说着。

  抬头看了看撒里海,聂飞冷冷说到:“你,打了她,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撒里海结结巴巴的说:“解放军同志,我错了,让法律审判我吧,我投降,都是他们那帮人的主意,和我无关……”说着把手里的匕首丢在聂飞的脚下,战战兢兢走了出来。

  说这撒里海也该死了,丢匕首就丢吧,还丢在聂飞脚下,丢脚下也就不说,还丢的有水平,刀尖朝自己那个方向,你说是不是作死,也许是坏事做多了,老天都在灭他吧!

  聂飞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冷冷的说:“法律没时间审判你,我替法律判你死刑,立即执行!”

  “啊?”还没等撒里海明白,聂飞猛的一脚踢在匕首把上,匕首“嗖”一下朝撒里海脖颈飞了过去,“噗嗤”插在喉结出,撒里海想说什么,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聂飞走到跟前说:“下辈子,做个好人!”轻轻一推,撒里海向后倒去。

  聂飞解开捆着杨兰的绳索,杨兰扑倒怀里哇哇大哭:“老公,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真的好害怕……”

  看着自己的爱人,聂飞抚摸着杨兰的面颊说:“老婆,无论发生什么,老公会第一时间来救你,我也舍不得你,你可是我的世界……”

  杨兰在聂飞怀里哭泣了一阵才收声,看着死去的撒里海,杨兰担心的问:“老公,你杀人了,会不会……”

  杨兰没有往下说,但聂飞知道她想表达什么,笑了笑说:“放心,一点事都没有,你还不相信你老公啊!”

  当聂飞带着杨兰走出来时,熊伟杰带人冲了过来,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

  “老弟,没事吧!”熊伟杰紧张的说。

  聂飞笑了笑说到:“没事,人质安全,嫌犯负隅顽抗,已经击毙……”

  “啊?兄弟,你也太牛了!你先安慰你爱人,我带人收拾残局……”说完熊伟杰带人走了。

  过去和娄子龙把情况说了一下,聂飞又打电话给他队长汇报了一下情况,鹰王只说让聂飞别管,后期他会处理好。

  处理完所有的事,聂飞带着杨兰回到了酒店,在酒店的阳台上,聂飞搂着惊魂未定的杨兰说:“老婆,在嫌犯对话时我说的话你不要伤心,因为曾经我是一名军人,那是我的信仰,但我不会轻易的放弃任何一个我的亲人!”

  杨兰抬头看着聂飞说:“我知道,老公,如果你为了我放弃你的信仰,那你就不是我爱的那个人了!”

  聂飞微笑着说:“那今天的表现来看,我在你心里是咋样的一个人啊!”

  “你是我的至尊宝,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就会踏着七彩祥云出现在我面前……”杨兰深情款款的说着。

  聂飞心里一暖,深情的吻了下去,两个人缠绵悱恻,又一次上演着少儿不宜的画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老兵之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