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者游戏第十八章 人性,无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 人性,无情

小说:侍者游戏 作者:花先生的白狗 更新时间:2018-04-17 09:26 字数:5314

  白娇娇很是慌张,boss的两次进攻足以让她灰飞烟灭。她不敢停留,因为,远远地她可以听见boss厚重的脚步声,地面都在震颤,还有隐约的嘶吼。不知道跑了多久,忽然白娇娇感觉有一只手抓了一下自己的一角,她毫不犹豫,转身反手一枪托就砸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手缩了回去,白娇娇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是个男人,身材矮小,长相猥琐,即便疼痛的捂住头,眼睛也在白娇娇身上四处乱瞄。

  白娇娇想着曾宁如果碰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强硬!

  “看什么!当心挖下你的狗眼!”白娇娇呵斥道。猥琐男人果真向后缩了一下,但是他一直盯着白娇娇,过了许久,他咧嘴笑了,露出一口黄牙说:“别吓我了,如果你真的是个狠人,刚刚就该给我一枪了,而不是用枪托砸我。”

  “或者,你根本没有子弹!”说着,猥琐男人,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白娇娇见状,直接冲天上开了一枪。猥琐男人,果断又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的观察白娇娇,白娇娇心里腻歪,眼前这个男人就像只草原上的鬣狗,富有野心却胆小。但是心里想着,白娇娇脸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示。

  “不想死就滚开。”白娇娇又喝一句。

  “刚刚那一枪你该打在他脚下的地上,而不是冲着天空。”猥琐男人身后的黑影中,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猥琐男人听了似乎很是惧怕,赶紧弯腰说:“爷,我抓到一个嫩妞,正要献给您呢。”

  白娇娇看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穿着深色的运动服,但是依旧勾勒出他富有肌肉的躯体。他用富有侵略性的眼光扫视了一下白娇娇,然后看向了猥琐男人,飞起一脚踢到他的肚子上,冷哼一声说:“抓到?连个女人都搞不定,真是废物!”猥琐男人硬生生的挨了一脚,疼痛的脸颊都扭曲了,却哼都不敢哼一声,只是向后蹭了蹭,想努力远离强壮的男人。

  “干嘛?离我那么远干嘛?”但是强壮的男人并不打算放过他,走上前去,抓住他的衣领,啪啪啪就是一顿耳光。猥琐男人被打的连连惨叫:“没有!爷,我没有!”

  “喂!你别打了!”白娇娇看得不忍心,不禁开口。

  “哦?心疼了?”强壮的男人听言,丢下猥琐男人一脸坏笑的说:“看上他了?没想到小妹妹你的口味那么独特啊,这么丑的男人你也看的上。”白娇娇咬了咬嘴唇说:“这种时候你们是伙伴,不该相互帮助吗?”

  “伙伴?”强壮男人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疯狂的大笑,他提起猥琐男人,抓住猥琐男人的头发,让那张丑陋且满是伤痕的脸面对白娇娇,他说:“这么一个废物也配做我的伙伴?兄弟们!让这个小妞看看我的伙伴在哪!”男人忽然提高音量,白娇娇此时才发现,强壮男人身后已经站了十几个手持尖刀的男人,每个人都一脸坏笑的看着白娇娇。白娇娇赶紧举起步枪,对准这些人。

  “看看,看看,你们吓坏我的小宝贝了!”强壮男人肆无忌惮的笑,突然他收起笑容,从背后抽出一把尖刀抵在猥琐男人的脖子上狞笑说:“宝贝,想不想看看,人血从脖子里喷涌而出的样子?很刺激的哦。”

  “不要!”白娇娇尖叫。

  “不想他死吗?把你的枪丢过来。”强壮男人说。

  白娇娇犹豫了,她不是傻瓜,知道这只步枪是自己现在保护自己的唯一的东西,一旦失去,但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去死,她还办不到。她看了看那个猥琐男人,又看了看手中的枪,犹豫不决。

  “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我还不想死。”猥琐男人痛哭流涕,鲜血混着眼泪在的他的脸上肆意的流淌,强壮男人,听得心烦,直接给了猥琐男人一脚,让他跪在地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憋回去!”强壮男人冲着猥琐男人咆哮,疯狂的殴打他。

  猥琐男被按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他边流着泪,边看着白娇娇,白娇娇看得懂他眼神所包含的含义,是求生的欲望。他无力的张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到底丢不丢?”强壮的男人似乎失去的耐心,冲着白娇娇大叫。

  “你别打了她,我,我,”白娇娇无力的垂下了手。

  “嘭!”一声枪响,震彻了整个夜空,强壮男人惨叫一声捂住肩膀倒了下去。白娇娇惊喜的向身后看去,一个身影疾驰而来,她无比熟悉的身影,曾宁!

  曾宁似乎耗费了很大的体力,他跑过来,挡在白娇娇身前,用枪瞄准这些人。

  “还好,提前开了一枪,准头也不错。不然真是要出大问题了。”曾宁说,同时观察着这些人。他感觉白娇娇抓着自己背后的衣服,一阵湿润的感觉。

  白娇娇在哭。

  “抱歉,我来晚了。别哭。”曾宁心中一股无名的火焰瞬间升起,他柔着声音安慰白娇娇。白娇娇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抓紧曾宁的衣服哭泣。

  “臭小子。”强壮男人推开围在自己周围的手下,怒目瞪向曾宁。

  “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放狠话,不知道血腥味会引来丧尸吗?”曾宁冷笑;“赶紧滚吧,下次我会跟你算账的。我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强壮男人咬了咬牙,狠狠地说:“我们走,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曾宁昂起下巴。见那群人走远,曾宁不禁长吁了一口气,赶紧转身去安慰白娇娇。

  “他们怎么你了?”

  “受伤了没有?”

  “这次的确没有时间跟他们纠缠,那只boss就快要追过来了。下次,下次,下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相信我好吗?”

  白娇娇摇头,抽了抽鼻子,把眼泪擦干,推开曾宁走到那个猥琐男人的面前,蹲下。

  那群人并没有带走他,他被丢下了。曾宁目光深邃,他知道白娇娇要干什么,但是他并没有阻拦他。

  猥琐男人以为又要打他,护住头,把身体蜷成一团。白娇娇把背包转过来,翻出一瓶云南白药跟一卷绷带还有一块面包放在猥琐男人的面前。

  “你,你没事吧,拿起这些离开这里吧。”白娇娇轻轻的说,仿佛用力一点,眼前的这个人就会瞬间崩溃。

  仲联维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幸运过,从小就因为丑陋而被其他人排斥,长大后也做着最卑微的工作,忍受着周围人异样的眼光。灾难发生后,他幸运的活下来,但是自己却落入这群恶棍手里,每天都被他们羞辱欺凌。自己仿佛是一个畜生一般,任由他们驱使,也随时都可以抛弃。他从不认为这个世界会有公平,他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明,更不认为这个世界会存在神明的东西,如果真的有,那么为什么不来拯救他!

  但是今天,今天,天使之门仿佛对他洞开了。那个如同天使一般的人儿在冲他微笑,即便身处黑夜,她的笑仿佛也带着光芒,带着温暖。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这微笑,这光,这温暖。却发现天使离开远去了。

  曾宁皱眉拉去白娇娇说:“走吧,没有时间了。”他指了指远处,那只boss的身影已经出现了,狭小的巷道根本无法容纳他巨大的身躯,它于是就挥舞触手,生生破坏出一条可以让自己通过的路。

  白娇娇点点头,背好背包,端好枪,发现曾宁已经跑出去了。她回头看了下躺在地上的人,扭头奔跑去追曾宁。

  “你不怪我。”曾宁放慢了速度,让白娇娇赶上来。追上曾宁,白娇娇沉吟了下,还是问出了口。

  “怪你什么?”曾宁笑了。

  “那个人最开始就袭击了我,并且还跟那群人是一起的,虽然他们抛弃了他,但是怎么看这个人都不值得我救,但是……”

  “但是这才是小白啊。”曾宁打断了她。

  “什么?”

  “这才是小白啊,那个善良的小白啊。”曾宁说,他边跑边看着白娇娇,白娇娇看得到他眼里的真诚。他说:“就像你无条件的支持我一样,我也支持你做得每个,额,不会威胁你的生命安全的决定。”

  白娇娇“扑哧”地笑了:“你就不会说得再深情些,总是破坏氛围。”

  曾宁耸耸肩说:“有些愚蠢的,威胁到安全的决定,我绝对会阻拦你的。”

  “还好,曾宁,还好,是你陪我活下来。”白娇娇轻轻地说,曾宁似乎没有听见,不过虽然危险迫在眉睫,但是曾宁却一直扬着嘴角。

  孔雀翘着腿,优雅的窝在沙发里品味着红酒。面前一个侍者恭敬的站着,面上是兔子的花纹。

  “整个试炼已经接近尾声。估计会有多少人进入游戏?”孔雀抿口酒,问。

  “整个中国区人数无疑该是最多的。”兔子回答;“但是具体人数还是要看试炼结束后了。最后的区域boss战可是会淘汰很多人的。这是历年的经验。”

  孔雀点点头说:“怕就怕那群傻新人,看不懂任务说明,去跟boss拼命。这次的难度是怎么样?”

  “B。”

  “B?”孔雀一愣,随即坐直身体说:“什么鬼?历届最高也才不过D级,这次直接跨越了两个级别?你怎么做的事?”

  兔子听了这话立刻单膝跪下说:“这是三级侍者意思。”

  “那个老鬼?他想干嘛?”孔雀听了这话,又坐了回去,眼神中闪烁出一丝迷惑。

  此时的曾宁灰头土脸的在大街上奔跑,不时的回头开上两枪,他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千面丧尸boss认定了白娇娇,穷追不舍。

  “我们该怎么办?”白娇娇跟在曾宁后面,有些气喘,长时间的奔跑让她有些体力不足。

  曾宁不用看,光听声音就知道白娇娇的情况了,他自己也有些体力不支,脚步略微有些虚浮,这个千面丧尸的速度虽然不算快,但是走路是肯定是找死,长时间的奔跑对于这两天完全没有好好吃饱饭的两个人来说,确实是个很大的挑战。曾宁边跑边思考其中的原因:“怎么会这样?我们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它吗?不会,小白东西身上东西我都知道,那么是什么?张天也开枪吸引它的注意了,为什么呢?难不成?身份!”

  曾宁恍然大悟。

  他苦笑着对白娇娇说:“估计是我们的身份吸引它了。”

  “身份?”白娇娇瞪大眼睛,不是很理解。

  “我们是参与游戏的人啊!”曾宁说着,打开腕表,果然,计分排名上只有三个人有分数,而且曾宁跟白娇娇的分数遥遥领先。

  “我们是参与游戏的人,这个boss也是侍者用来考验我们的,所以可以理解它为什么一直追赶我们了。你看这个排名上,只有三个人有积分,你排名第一,当然它的目标就很明确了。”

  “那怎么办?别人不出手,我们就一直跑下去?”白娇娇很焦急。

  “不会,侍者不会坐看这种事态发展下去的,boss的目地是用来考验我们,你见过考试已经发了答卷,却让考生缺考的考试吗?”

  曾宁喘着气说。果然曾宁刚刚说完,两人的脑海中就响起了声音:“全体生存者注意!从现在开始计时,十分钟内积分为零的生存者给予抹杀处罚,boss的坐标将在腕表上进行标注!另外,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未抵达战区的生存者有十九人,给予抹杀处罚!”

  “你看!”曾宁笑了。这时,从一旁的楼道里忽然冲出来两个男人,手持点燃的火把瞄准扔到boss的身上。果然boss 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过去了。巨大的触手猛然拍下,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堪堪的躲闪过去,而另一个倒霉鬼没那么好运,慢了一拍,虽然直砸中了他半边身子,但是整个人瞬间就化肉饼了。

  “开枪!”曾宁立刻回头,举起枪开火,白娇娇远离他两步也展开火力。没有十秒钟又有几个生存者赶到,有些人根本没有远程攻击的手段,几个胆子大的人只拿着一把砍刀就冲了上去,照着boss的大脚砍了两下,也是涨了积分的,不过还是有倒霉蛋被踩死了。

  曾宁看得眼皮一跳,现在赶到的生存者已经要突破三位数了。很多人赶来并没有动手,而是选择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观望。

  “十分钟时间到!零分者抹杀!”

  “抹杀!”

  “抹杀!”所有生存者忽然听到这句话都愣了一下,曾宁无言,拉着白娇娇后退了一些。

  “噗!噗!噗!”近五分之一的人忽然就被爆头了!整个头颅瞬间炸裂!鲜血混着脑浆四处迸溅,所有的生存者都呆若木鸡。白娇娇跟一些女性生存者更是捂住尖叫。

  曾宁冷眼旁观,他就知道会这样,侍者虽然展示了她的神秘感,但是绝大多数生存者对于她都是没有敬畏感的,虽然那些没有赶到战区的人也被抹杀了,但是又不在眼前,谁会认为是真的。只有这样,让所有人的亲眼看见侍者的能力,才会让所有的生存者更加听话。

  虽然所有的生存者都愣住了,但是boss可没有暂停,趁着这个机会,它又击杀了十几个人!

  “还击啊!”曾宁大吼,把所有的人给吸引回来,开玩笑再愣一会所有人都要被杀光了!

  生存者们回过神来,忍住心中的恐惧,继续还击,所有人都不敢偷懒了,努力的刷积分。

  “所有生存者注意!鉴于你们的劣质表现,排名最后的十五人,将给予抹杀处罚!”几分钟后,侍者再次发声。却让很多人的身子瞬间冰冷!

  “怎么这样!最开始不还说后五名吗!”一个生存者不甘的大喊,可是下一秒就被触手的尖端扫中,身子瞬间分为两节,而是侍者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

  “你们两个!把枪给我!这时一个壮汉从一边冲曾宁他们面前,抬手就要抢夺白娇娇手里的枪,白娇娇经历了这么多事,自然不会任他拿捏,冷静的后退一步,抬手一枪托砸在他的胳膊上。壮汉闷哼一声,强忍着疼痛继续伸手,可是忽然腿部传来一阵剧痛让他无法继续支撑身体,跌倒在地,白娇娇叹息,不用看也知道,是曾宁。

  曾宁刚刚一枪打在这个壮汉的大腿上。

  曾宁板着一张脸看着这些人,虽然每个人都还在战斗,但是却都斜着眼睛看着这里。

  曾宁走过来,拉开白娇娇,看着地上的这个壮汉,他疼得额头满是汗珠,刚想昂头对着曾宁放两句狠话曾宁却抬起枪对准他的手臂。

  “不不不”壮汉想到了曾宁想干什么,赶忙开口;“放我一马,求求你,没有下回了!”曾宁却没有管着这些。

  “嘭!”枪口吐出焰火,直接射进壮汉的肩膀,他惨叫一声,抱住胳膊在地上打滚。

  曾宁走上前两步,踩住他,瞄准他另一条好的腿,又是一枪。

  白娇娇已经不忍心看了,而所有的生存者都是心中一凛,谁都没想到这个年轻的,还明显的带着学生的味道的男孩下手居然这么狠。曾宁不是不想杀他,就在他瞄准这个男人的时候,侍者的声音就出现了,提示他试炼场景里击杀同届新人生存将会扣除一千点评分。

  曾宁虽然不知道评分是什么,但是一定是跟自身利益相关的。所以他选择打断他的两条腿。

  白娇娇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哧哧,小子,听得到吗?”这时对讲机响了起来。

  是张天!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侍者游戏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