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者游戏第二十四章 伯茨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章 伯茨冈

小说:侍者游戏 作者:花先生的白狗 更新时间:2018-05-17 10:07 字数:3239

  梵蒂冈的空气无论何时都带着一丝清冷,伯茨冈走出房门,身上仅仅是件薄衫,作为十字禁卫军第二兵团的兵团长,获得过勇者剑士的男人,他的身体壮硕的不像话,薄衫完美的勾勒出他健壮的身材。他咳嗽两声,立刻有勤务兵跑过来把他的佩剑递给他。

  他每天早上都要练剑,这已经是习惯了。

  横劈竖砍,伯茨冈一板一眼的练习着入门剑术,单调而枯燥,但是伯茨冈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规规矩矩的练习完整套入门剑术。接过一旁勤务兵递来的毛巾,伯茨冈忽然发觉营地门口有些吵闹。

  “去看看什么事?”伯茨冈随口吩咐了一句,就不再管了,扭头回自己的房间,打算换上铠甲去监督新兵训练。

  但是没有走两步,身后一个温和轻轻的声音传来:“伯茨冈团长。”

  “一定要狠狠的抽守门卫兵十几鞭子!”伯茨冈一边腹诽一边转身。很是不满守门卫兵的工作效率,什么人都敢随意的放进来。

  转过身的他看到来访的一群人不禁缩了缩瞳孔。

  黑色大衣下是绣着白色十字的黑色军服,为首的男人,不过他的年纪有些小,或许叫他青年更合适。不过比起他的年纪,伯茨冈更在意的是他胸口别着的一枚徽章。

  黑色的十字长剑造型的金质徽章。

  整个梵蒂冈最让人讨厌的组织,异端审判局。

  梵蒂冈每个人都晓得它的臭名昭著,跟它沾染上关系除了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梵蒂冈人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组织的外号是什么——神圣的墓地。

  而里面的执行官一般都被戏称为侩子手。

  伯茨冈不知道自己又是什么事会跟异端审判局扯上关系,不由得低头沉思。

  青年见到伯茨冈没有回应,又再一次叫了他一遍:“伯茨冈团长。”

  “嗯。”伯茨冈回过神来,抱歉的笑了笑说:“不知道几位来我的第二兵团的驻地有何贵干。”

  “找个人,我们有调查需要他配合一下。”男孩的声音中天生的带着一丝清冷,伯茨冈听了不禁有一种想要打寒颤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他强撑起笑容说:“哦,那么不知道执行官先生要找哪个人呢?”

  青年浅浅的笑了一声,瞬间绽放出来的魅力让伯茨冈都晃了一下神。

  “我找的人就是您。”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皆是一惊。

  ——————————————————————————————————————————————————

  青年自然就是曾宁,他从科加斯那里接手了一队见习骑士,加上伯茨冈的详细资料。真正的了解到伯茨冈这个人,曾宁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角色。

  全军比武大赛的冠军,被授予勇者剑士的称号,终生的。

  自己算是跟那些十字禁卫军的人交过手,自然知道一个普通的士兵是什么样的水准,全军的比武冠军,曾宁用脚指头都能知道自己处理不了这个家伙。所以曾宁本能的继续求助自己的大靠山科加斯,但是科加斯却拒绝给曾宁提供格外的力量支援。

  “虽然一个兵团长死了就死了,但是做事情要有底线你懂吗?你以为他没有任何背景就能做到一个禁卫军的兵团长?你只有一天时间一次机会,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么多,如果这次不成功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是科加斯的原话。

  不过科加斯虽然这么说,但是却还是给了曾宁一个东西。一罐熏香,专门放在马车中的奢侈品。当然,它不是纯正的熏香,它是慢性麻醉药,对于那些难以处理的棘手角色,又不能直接投毒杀死的人,就用这个东西。

  伯茨冈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回过神来,他又不是初进军队的新兵,多年的沙场生涯早让他知道如果对付这些人。

  “不知道执行官先生想用什么样的理由来请我到异端审判局呢?”伯茨冈笑了笑,来稳定他这一方的军心。他必须这样做,如果让手下人知道自己的长官被异端审判局无缘无故的带走的,无论之后他会不会来,这都会对他的声望造成 很严重的影响。

  “我记得我似乎跟你们局长没有什么来往吧?”伯茨冈哈哈一笑:“怎么忽然想起来请我去做客了?”听了这话,伯茨冈手下的兵都松了一口气,如果别的部门来访来好,但是异端审判局这个组织太特殊,每个进入到十字禁卫军的士兵最基本的保证都是最虔诚的信徒。这个时候爆出他们上级被异端审判局叫去的喝茶的消息,伯茨冈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自己以后的仕途就算完了。

  想到这里,伯茨冈沉吟了一下说:“那不知道执行官先生要以什么理由请到你们局里呢?”

  曾宁冷笑了一声说:“恕我不能在大庭广众下透露,爵士您到了自然就会知道我们以什么理由。”听了这话,伯茨冈心里暴怒,到了异端审判局还用什么理由,他们明显怀疑自己叛教!

  伯茨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直身体说:“我,伯茨冈.克莱德。教廷十字禁卫军第二兵团兵团长。我以我的灵魂发誓,我以我的生命侍奉天父,如有背叛,我愿我永生永世受到烈火的惩罚。”

  曾宁根本吃这一套,摇摇头说:“这件事不是我可以决定的,请您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伯茨冈的眼睛几乎冒出火光来,对于这种软的不吃非要吃硬的家伙他自然不会再客气。他急匆匆的道:“我好歹是一个兵团长,你说让我接受调查就接受调查?你当十字禁卫军第二兵团是什么地方!”

  此话一出,一队两百人的宪兵立马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将曾宁一行人团团包围。曾宁眼睛一眯,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些全副武装的宪兵。然后轻声说道:“伯茨冈团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伯茨冈负手昂头,一脸的傲然之色地说:“你们随随便便的就到我的兵团驻地要人,还是这个兵团的兵团长,我总不能袖手旁观,好歹也要有一点点表示吧!”

  曾宁冷笑,立马从怀中掏出一张羊皮卷摊开在伯茨冈的眼前,高声到:“这是异端审判局跟教皇办公室的联合逮捕令,教廷十字禁卫军第二兵团兵团长涉嫌亵渎教义,!伯茨冈,你搞出这出是要叛教吗!”

  伯茨冈个子比曾宁高出许多,曾宁拿出这张逮捕令,伯茨冈不得不低下头看。这让他觉得非常难过,他仔细的看着逮捕令上的钢印,确认是教皇办公室无疑,至于异端审判局那个,伯茨冈不用去确认,他们自己人出来抓人如果连个正式证明都没有,那也太丢脸了。

  周围的宪兵看到自己的团长大人的反应,都明白了明白这份逮捕令是真的,一时间不知道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伯茨冈,你要叛教吗?”曾宁凝视着伯茨冈,再次问了一句。伯茨冈面色铁青,浑身颤抖,过了好久,他才缓缓站直身体,挥了下手说:“都退下。”然后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曾宁说:“我跟你们走。”

  “感谢您的配合。”曾宁略微欠了欠身体,但是脸上冷漠得很。身后的两个见习骑士立即上前握住伯茨刚的两条手臂,要将他带上马车。

  “等下,您的佩剑!”曾宁拦住他们,说了一句。

  “我获得过勇者剑士的殊荣,这柄剑是教皇亲手赏赐的,任何人都不能废夺一个勇者剑士的佩剑权。”伯茨冈淡淡的说。曾宁皱了皱眉,没想到还有这一道说法,本能的看向一旁的见习骑士,他毕竟是异乡人。见习骑士点点头,曾宁无奈,只能点头同意。

  “谢谢。”伯茨冈点头致谢,然后他犹豫了一下说:“可以告诉我,我得罪了哪位大人吗?”伯茨刚已经想明白了,绝对有人在搞他,但是他想不通的是自己究竟得罪了哪些大人,可以手眼通天的拿到异端审判局跟教皇办公室的联合授权。

  曾宁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下,然后缓缓地说:“我只是个执行官。”

  想要你的人就是我啊!曾宁在心里默默地说。

  伯茨冈知道不会有结果,也不纠结,任凭他们将自己带上马车。曾宁转头看看身后赶来的伯茨冈的副官,开口说:“下午就会有新的长官来代职,希望你控制好你的军队。”

  副官一脸严肃,说:“我相信我们团长是清白的。”

  “这我可说的不算。”曾宁扶了扶帽檐,点头致意了一下,转身也上了马车。

  马车上,两名见习骑士坐在伯茨冈的两边,手牢牢的握紧剑柄,以保证第一时间应对意外。伯茨冈倒是显得坦然,见在自己的对面坐定,开口道:“现在异端审判局执行官都是年轻化了吗?你看起来的真的年轻,这么年轻就被科加斯那个家伙给派出来执行任务了?”曾宁抬了抬眼皮,但是没有搭话。

  伯茨冈却没有就此停住,继续问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不是梵蒂冈人吧?不对,你根本就不是西方人,你是东方人!现在异端审判局都敢用异乡人来做执行官了吗?我看你们局长才应该好好的查一场。”

  “伯茨冈大人,异端审判局怎么做事怕死还不用您来评价,以前的您没资格,现在么,恐怕更是没有。”曾宁不咸不淡的刺了他一句。果然,伯茨冈涨红了脸,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曾宁终于得到了安静,默默的闭上双眼。

  “还有多久?”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花先生的白狗 说:最近我会把以前的章节重新检查一边,清理一下错字,加个分割线,让场景转换更明显一点。提高阅读体验,感谢支持!花先生拜上。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侍者游戏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