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矢飞蝗第63章 万历遇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3章 万历遇刺

小说:神矢飞蝗 作者:黄鹂传书一 更新时间:2018-05-17 21:59 字数:4256

  白发苍苍的户部尚书陈有万年有七十,要不是楚党舵主熊梃的力荐,他这辈子是不可能混到了一个部级正官的。在内阁王锡爵那里签军令状的时候,他小小心脏快跳到了嗓子眼:我的个娘啊,十万太监八万官,乡绅大约二十来万,总共就是这么多募晌对对象,十天之内要募晌二百万两,意味着官绅平均得捐五两。我大明实行低工资制度,一般官员如果不贪不占,只能勉强能养活自己,哪能一次性拿得出五两银子?更何况朝廷已经连续发了四个月的食盐和胡椒粉,没发一分银子。而贪了的占了的,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露白,谁不怕被锦衣卫盯上追究他的大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官绅之中,当然以京城之中居多,但陈有万第一天上午在四个募晌点转了一圈,感觉情况很不理想,官绅捐最多的捐五十两,这个五十两就是王安捐的,王安捐五十两无非想起个示范作用,但其作用毕竟有限,一般官绅不过捐个一二两,少的也有只捐几百文的。下午,陈有万本来还想在募晌点上转转的,结果因为没有一点底气,连转一转的勇气也没有了。但到了晚上,当他听到部下报告了苗凤被抓典型的事之后,眼前一亮,凭感觉,他知道转机出现了。

  一连十天,陈有万都是吃住在户部,先几天是京城募晌点上的银子不断解来,后几天是地方上的募晌源源不断解来。每天晚上,陈有万都是亲自与负责辽东给养的监军太监李大章办理交割。

  十天之内,户部能募齐二百万两银子吗?王安也怀疑。王安自己捐了五十两,是想作个表率,但他也知道这个表率的作用很微妙。因为他太清楚,作为决策层,国家不可能强捐,所以户部的文告只是号召官绅捐款,一没有定对象,二没有定额度。接到魏忠的报告,得知魏忠要抓苗凤这个典型后,他的心时才感觉这次募晌稍微有了点转机。这几天,他密切注意到募晌的进展情况。

  苗凤被抓典型的信息迅速在官绅之中扩散开来,引起震动,官绅们不得不对捐晌的事重新检视一番。官绅们看了巡查部门查办苗凤的这番旁敲侧击,才明白这个自愿捐款其实是个强捐,有怕惹麻烦的,觉得第一次捐少的,又第二次补捐,有认为可以不捐的,也来捐了。所以第二天,各募晌点都是格外热闹。各地官绅看了《邸报》,捐晌的积极性才被充分调动起来。

  情报源源不断地传回王安的耳里,王安这才稍许心安。

  刚刚晚上,皇上见十日之期已到,感觉心里不踏实,这才亲自过问募晌的情况。

  王安直没有找到向皇上汇报的机会,如今见问,这才汇报了情况。

  万历听了面有喜色,心忖魏忠果然是个可堪大用之才,又问募晌最后结果如何?

  户部统计的结果到底如何?王安心里也没有底,所以连忙带人来到了户部。

  万历说:“我等你的好消息。”

  王安从乾清宫出来,立即起轿望六部大街而来。

  王安到户部视察工作时,陈有万刚与李大章刚刚办完今晚的银两交割手续。

  陈有万陡然见王安来了,吓得冷汗直冒,连忙跪地不起:“王大人,下官该死,下官在内阁立下军令状,十日之约已经到期,军晌尚没有募齐,请王大人降罪。”

  王安因为心里有了底,所以估计陈有万此举之中有得瑟的成分,于是一笑:“现在当务之急是募晌,不是处分人的时候,起来吧。募晌最终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陈有万立即汇报说:“报告王大人,已经募晌一百八十万两,估计还有些在路上。这次不是苗凤这个案子抓得及时,抓到了点子上,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效果。因为第一天的京城四个募晌点捐晌效果很不理想,但第二天来捐晌的官绅明显比第一天多,而且捐得也多。甚至有官绅感觉第一天捐少了的,第二天又来捐晌。”

  看到陈有万渐渐面带喜色,王安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这才有点笑容说:“你们辛苦了,你们是大明的功臣。皇上在等消息,所以……”

  王安一语未完,陈有万忽见魏朝匆匆赶来,与王安耳语两句,王安神色大变,招呼都没有打就匆匆离去,情知宫里出了大事。在场人谁都不敢问,也不敢议论。

  因为魏朝先耳语时只说“宫中出现刺客,皇上受了惊吓。”王安匆匆上了轿子,出了户部大院,这才细问魏朝:“皇上不是在乾清宫等我消息的吗?乾清宫三道岗哨,难道刺客什么来路?难道是从天下飞来的不成?”

  魏朝在王安对面坐定,这才小声汇报说:“王大人刚刚走,黄祖敬过来说郑贵妃病得不轻,要见皇上。皇上闻言,二话不说,立即叫福乐春传太医,自己带了几个小太监匆匆乘辇车直奔翊宁宫。辇车刚刚拐进过道,墙外突然飞来两个蒙面人,直奔皇上。几个小太监虽然跟柳成炳学过武功,但一没带兵器,二没应对突发情况的经验,全都吓傻了,忘记了呼救,只是本能地用肉身去挡。这两个刺客武功非同一般,一刀一个,八个小太监全以身殉职了。皇上月光之中见飞来两个刺客,吓得也忘了呼救,以为八个小太监会抵挡得一阵,看到八个小太监眨眼之间身首异处,只得跳下车来大声呼救。幸好正在巡逻的许显纯闻声从围墙上飞身过来,以一敌二,施展太极推手的功夫一拳荡开两名刺客,三人在过道上大战一场,许显纯将两个刺客活捉。”

  “皇上现在怎么样了?”

  “皇上现在乾清宫,许显纯和福乐春陪着。许显纯已经断了两个刺客的筋络,废了他们的武功。现在刺客押到柳成炳办公室,正在审。没有惊动任何其他人。”

  “都是些吃干饭的家伙,今天不是许显纯,真的就出大事了。”王安进宫,见警卫林立,撇了一下嘴又说,“郑贵妃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一个小小的感冒,天天看太医。感冒了,总有个头痛脑热的,就是神仙来治,也要几天才能痊愈,哪里这么娇贵,动不动就叫皇上?”

  王安责怪郑贵妃,魏朝当场不敢插话。等王安说完,魏朝才小声说道:“王大人,下官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话?说错了我不怪你。”

  魏朝方道:“俗话说没有家贼不引外鬼。皇上今晚本来是要在乾清宫过夜的,刺客是如何得知皇上的行踪的?下官斗胆说一句,难道是郑贵妃因为皇上久不立福王为太子,心存怨恨,有意请人惊吓皇上,再借此说事,给皇上灌迷魂汤,好早立福王为太子?”

  “你别胡说!”王安伸手捂住了魏朝的嘴,小声说:“我去探望皇上,你去柳成炳那里。如果柳成炳今晚审不出结果,你立即将人押到轩园居,交给魏忠审,他有办法的。这个案子一定要审个水落石出。”

  魏朝听了一喜,心想王安心里肯定是认同了自己的说法,只是不会当着他的面承认。不然不会有这个捂嘴的动作。

  许显纯正在乾清宫值班,见了王安,忙上前行礼。

  王安神色凝重地问:“你既然与刺客交过手,以你的武功造诣,应该知道刺客的路数?”

  灯光之下,许显纯尴尬地一笑:“报告王大人,刺客的武功不是出于中原,也不是西域,应该出自东北,路数诡异,招式刚猛。两个刺客使用长刀短匕首,那浸毒的匕首应该是用来行刺和行刺不成自尽的,要不是被我活捉,那两个家伙应该自尽了。不知柳侍卫长现在审得怎么样了?”

  王安感激地说:“你辛苦了,你为国家立大功了!”

  王安来到寝宫,万历服了丹药刚刚睡下。

  福乐春一帮太监见了王安,立即跪倒一片。

  福乐春诚惶诚恐地跪地请罪说:“王大人,下官擅离职守,让皇上受了惊吓,险些酿成大祸,罪该万死,请王大人降罪。”

  一向和颜悦色的王安脸色铁青,厉声责道:“福乐春,身为乾清宫的总管,皇上遇险,你不在身边。擅离职守,麻痹大意,险酿大祸,你还有脸自请处分?你按规定自行处分,请人执行。”

  福乐春叩头三响说:“下官所犯之罪,应打三十大板,关禁闭七日。下官立即执行。”

  福乐春起来,立即吩咐几名手下说:“你们几个来执我的法,如有徇私,与我同罪。”

  看着五六个小太监极不情愿地将福乐春押往禁闭室,王安这才进去探视万历。

  王安来到龙榻边上,叩头请罪:“王安来迟,皇上受了惊吓,臣罪该万死。”

  万历刚刚睡,但哪里睡着着?见王安来请罪,想挣扎着起来,结果起不来,只得问:“刺客的事,不关你事。王安,户部募晌情况怎么样?”

  王安立即汇报说:“报告皇上,截止到今晚,户部已经交割辽东监军百八十万两银子,余银尚在解款途中。”

  万历露出一点喜色:“这次募晌,魏忠功不可没呀。王安你识人用人,的确叫朕佩服。”

  “谢谢皇上的肯定。”王安猫了一眼万历又说,“皇上今晚遇险有诸多巧合,臣疑心刺客有内外勾结?不然不会这么巧,谁会知道皇上的行踪?”

  万历听了淡淡地说:“王安,朕昨晚得一梦,梦见一个身长丈余的红人手执一柄红剑前来找朕报仇,说朕的祖先杀了他的祖先百十口。朕问他要怎么报仇?那人说‘我既要你的命,也要你的江山!’朕问他叫什么?他说叫女真第一勇士努尔哈赤。我们聊不得几句,努尔哈赤仗剑刺朕,一剑正中朕的胸口,朕醒来感觉胸口隐隐作痛。朕看这次女真作乱与播州杨应龙和宁夏哱拜作乱不同,杨应龙和哱拜拜不过要朕的地皮,努尔哈赤要朕的命和江山。听说努尔哈赤勇不可挡,能文能武,以一部《三国演义》当兵法,奇谋迭出,屡败辽军。此人不可小觑,若不早日擒杀,恐为我大明心腹之患。”

  王安听了一怔之后说:“皇上是连日为建州女真的事操心了。努尔哈赤祖上投奔大明,后世祖因反叛被建州卫斩杀。此人曾是李成梁的养子兼警卫,所以皇上,大臣之中对李成梁不是没有非议。若李成梁此次戴罪立功诛杀努尔哈赤,那谁也没有话说,若剿灭不了努尔哈赤,皇上应诛杀李成梁以激励前线将士,以振军威。”

  万历叹息一声说:“李成梁世代为大明重臣,努尔哈赤造反,不是他能够掌控的。目今正是用人之际,诛杀大将于军不利。何况李成梁经营辽东三十年,其在辽军中的地位无人可代。”

  万历刚刚说完,魏朝探头探脑进来了。

  王安立即说:“柳成炳那里审出结果没有?你向皇上汇报。”

  魏朝闻言,立即跪在皇上的龙榻之前汇报说:“微臣刚刚到柳侍卫长的办公室,但见里面通火通明,两名蒙面刺客分别吊在两间刑讯室里,军士正在用刑。结果问了柳侍卫长,柳侍卫长说两个刺客还是零口供,看他们的长相,高鼻深目大块头,像是东北人。”

  王安听了接着汇报说:“臣的意思,柳侍卫长今晚审不下来,着即交给魏忠去审,一定要查出幕后指使,给皇上一个说法。”

  万历听了,思考一会说:“依朕看来,此案只是个个案,与郑贵妃无关。她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军国大事?所以此案宜低调处理,不宜扩大打击面。这两个刺客,很可能是努尔哈赤派来的。查一查他们在京城是否还有同伙?这才是当务之急。如果柳成炳今晚审不出结果,交给魏忠去办,越快越好。”

  “皇上英明。”

  王安退出来,望了魏朝一眼,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打心底佩服皇上临危不乱,思路清晰,处置恰当。只是对皇上提到的那个怪梦,他也感到这个梦相当吊诡,只是因为案子没破,现在他还不敢断言皇上的预测是否准确?这两个刺客真是努尔哈赤派来的吗?如果是,那皇上这梦,真的就是天底下最怪的梦了。难道皇上是因为努尔哈赤的名字中有个“赤”字才在梦中生发出来的这红人红剑吗?如果皇上这梦应验了,这两个刺客果真是努尔哈赤派来的,那皇上这梦对大明可是个不祥之梦啊!王安想到这些,一时之间内心相当惊骇。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神矢飞蝗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